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3年3月26日 星期二

《青年學運,抑或成人學混?》雷諾

句句到位,滿是真知灼見的好文!!
請廣傳!!
───────────────────
星島日報 A19  |   每日雜誌 |   青年再出發 |   By 雷諾 |   2013-03-25
青年學運,抑或成人學混?

在七十年代,我們有青年人組成的工運;在九十年代,我們有大學生學運;而到了一○年代,香港竟然學上了文革,連不到十八歲的中學生都上街叫口號,批鬥那些決定他們課程的人。最神奇的是,社會對此不但沒有阻止,更是視之為偶像。

基本邏輯未穩固屢犯駁
十四至十八歲,其實在古今教育學中只是一個建立抽象思維的階段,至於談論政治,則需要大量基礎法制和哲學知識,而這些是連大學階段都不一定接觸到的複雜概念。一個連基本邏輯也還沒有完全掌握的中學生出來選擇政見、加入群眾政治活動,必然會因為這些知識的缺乏而被政黨團體所利用。所以社會才有參與選舉年齡,和所謂「同意年齡」,那正是因為人要過了那個年齡和階段才具備完全的自我判斷。
這些青年少參政的結果亦不出所料:被捧為政治神童的小朋友,在知識上和應有修為上屢屢犯駁;所批評的教材,自己也不見得有詳盡見解;對市面上那些偏頗、但與自己背後政黨同一口徑的教材卻絕口不提;口口聲聲民主自由,但對於教育界有否「政教分離」的質問卻支吾以對,漠視香港政治世俗化進程比現代標準還低這一點尷尬現狀;對於本來就概念模糊的辦學自主,更是無視國際慣例,盲目吹捧本就違反政教分離的辦學團體干涉課程的權力(學生抗議政府教育機關開科本來就是國際笑話);對於「三三四」的批評,也停留在看facebook的水平,只看到它跟「內地接軌」,而無視世界大學四年制的趨勢。
社會盲目支持漠視事實
但是,對於這些犯駁的小朋友,社會並不善意提醒,引導他們回到課室充實自己,而是趨之若鶩,視若神明。小孩子搞不懂民主的內容,整個社會就一同盲目,一起扭曲民主的整體概念,而所有政教分離、法治精神的深入討論,觸犯泛民要害的部分(也就是整個政教分離的討論)一律說不得,不然群起批鬥。甚至後來這些小朋友作出一些草菅人命、泯滅人性的阻礙救援的行為,社會不但沒有嚴責,而是急不及待的為其辯解,為他們速速漂白遮蔽。
然後,對於小孩子起初自認父母有政黨背景而後來又反口的事件,市民就當看不到。對於整個「學生運動」背後毫不忌諱公開操作的教會,更加視為理所當然。我們寧可無視事實,都要假造一群「受政府壓逼」而「自發覺醒」,卻在意識形態和行為上與泛民同一口徑的「神童」。社會病態到了一個只要口徑相符就甚麼都可以奉若神明的地步。在電視台對於這些小朋友的專訪中,雖然他們的父母聲稱鼓勵孩子「多方面看不同的觀點」,鏡頭一轉,書櫃上卻是清一色泛民派的出版物而觀眾完全不覺得有異樣。為何會這樣?
或者香港真正的悲哀,是那些見到小朋友出來抗議就趨之若鶩、齊齊膜拜這套犯駁理論的成年人;和那些覺得既然小朋友犯駁都人人支持,就索性教唆犯法的所謂法律學者。
 雷諾    留美物理學博士生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