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3年3月19日 星期二

何新--防範共濟會--《我对国家未来既乐观又忧虑》

                        中國前景秀麗,讓我們一起力防暗湧。
不過份悲觀,也絕不宜過份樂觀;保持頭腦冷靜,兼聽多思。
且用中國人的智慧來迎接未來十年的機遇與挑戰。

【批註:何新這3本書未看,但共濟會(Free-Mason的確存在(共濟會資料附文末)。有說,亞洲金融風暴(1997)後接連發生沙士疫病(2003),一波接一波衝突發展勢頭良好的亞洲區,也直接衝擊了九七回歸後的香港形勢(禍害延至今天,讓港人感回歸後生活今不如昔);而沙士惡菌來源神秘神奇,早便有論者謂跟共濟會或有關係,為其「生物戰」。
另,香港曾擾攘一時的2047組織,便是一個已曝光的分支機構,網站消失了,但應該仍然運作。
何新的幾點看法,有不同程度的認同。起碼,可以刺激思考。
中國人,團結起來,用我們的智慧迎接未來十年的機遇與挑戰!
----------------
日期:20130318 0443
《我对国家未来既乐观又忧虑》
全国政协何新委员36日下午小组会发言提纲

我先送给本组的各位委员三本书。有两本书是我对隐藏在西方经济政治和宗教体系幕后的一个神秘核心组织共济会的揭露和研究。还有一本是关于近代西方人伪造一个莫须有古希腊文明作为西方文明的母本的问题。供大家参考。
中共18大确立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新的中央领导集体,我衷心拥护。
但是毋庸讳言,新的中央领导核心所面对的是近20年来最为错综复杂的内外形势。这种错综复杂性,包括政治的、经济的、国际关系的,以及意识形态和文化背景等诸多方面。
我是多届委员,从七届二次会议到现在,除了第十届不是,我担任政协委员五届了。但我一直是孤立分子。第九届时候,我反对当时推行的大规模下岗,国企改制私有化政策,被免职一届。所以从大局着眼,我很少公开讲话。党的十八大胜利召开。中央建立新的领导集体。我认为国家前景光明,大有希望。但是我也对未来深怀忧虑。我为国家未来十年可能面临的复杂内外变局担忧。习主席鼓励政协委员讲真话,所以我今天再讲一点点真心话。
我们中国人应该看到,由于文化背景和意识形态的隔膜,中国人一直对世界很无知,在许多深层方面,至今仍然并不了解西方。许多中国人不了解世界上有一个有权势人物密集存在的秘密组织叫共济会,以为这只是一个莫须有的魔幻故事和神话。
当今世界处在大变革的前夜,处在形成新的全球格局和秩序的前夜。
2008年以来的全球金融危机深不见底,影响覆盖全球,不知会持续多少年。说中国一枝独秀就是误判。说世界形势主流是和平与发展也是误判。近两年国际形势似乎突变,南海资源问题,钓鱼岛问题,缅甸问题,朝鲜问题,中印边境问题,都可能引发局部战争甚至引发由于国际干涉导致的总体战争。其实这些问题由来已久,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我对政府工作报告有看法。我又要唱点反调。当前我国经济处在发生危险的边缘。许多群众不满。群体事件不断。老百姓有许多意见,我实时收集了一下政府工作报告直播时的网络评论,在比较自由开放的公开论坛上,尽管不断被删除,但是负面的声音远远大过正面的评论。
我的基本看法是领导人对当前中国面临的内外形势的真相以及问题形成的原因估判有误。特别是这五年,是形式主义严重的五年。在深化改革的口号下,一直强力推行新自由主义的市场改革政策,面对诸多重大现实问题,本届政府无作为、假作为。因此,五年前没有暴露的问题,现在都在陆续暴露。未来新一届政府很不好干。而当前中国与世界都可能面临重大变局。搞不好,未来十年会面临内外危乱之局。

有人说,通过三十年的改革和积累,近年国家外汇储备充足,国家有相当经济实力,国家机器的强大也能够在一定条件下维持社会基本稳定。还有人乐观预测,到2020年中国GDP达到多少,2050GDP达到多少,这些屁话可听可不听。问题是那时候的中国和世界是不是还会是现在这个样子?过去的十年、二十多年已经发生了多大的变化?当时的世界第二超级大国苏联今天还存在吗?
如果考虑到未来内外变局纷繁,存在诸多变数和难以预测的因素,包括:目前通货膨胀形势非常严峻(远远高于官方估计),社会中下层生计存在困难的人数在不断增加;城乡中存在巨大的失业、无业以及不稳定短期就业的人口(失业人数被严重低估);近五年来发生网络舆论革命,社会舆论被互联网上来自内外神秘政治力量的无形之手操纵和左右。
传统的舆论和媒体掌控方式在新媒体时代已经失效(电影《雷锋》收看率近乎零就是实例)。加之官府中政治腐败严重,导致民众中充满对党和国家不信任以及失望、抱怨的情绪。边疆分裂势力活动十分猖獗。以钓鱼岛、朝鲜为诱饵,存在爆发战争的可能性,等等。以上诸多不利、不稳定的因素,均有极大可能导致在未来的5——10年间爆发不测事件,从而改变中国历史的走向。对此不可掉以轻心。
我非共产党人,有一个话本来不应当由我说。但我个人认为,当今在政治上最严重的问题甚至并非腐败问题,而是党不管党,政府不治国的问题。
这个问题发生的根源是由于两个因素:第一是近年来不恰当地强调党政分家,党不理政。第二是政治改革的方向被错误理念和舆论所误导和绑架。
一讲政改,就讲一人一票,讲民选官。说透点,这不是为了民选官,而是为了民选党。
有人说中共现在只是执政党。这其实是一个别有用心的命题,是偷换概念,但是被津津乐道。美国的民主党、共和党是执政党,它们随时可以下台。但是共产党不仅是执政党。共产党是开国的党,建国的党,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共产党建的。
执政党可以轮换,可以随时下台,不会导致国体的改变,不会发生国家基本政治制度的改变。但是如果共产党下台,那意味着国体的改变,宪法的改变,国家全部基本政治经济制度的改变。是会发生天下大乱的变动。

西方为什么执政党和总统换来换去能保持社会不乱?因为西方基本制度中有一个共济会核心联盟的存在。这个核心联盟的高端是家族世袭,极为稳定,有一种贵族王室与银行世家传承千年不变的制度。但是发展中国家没有这个。
中国共产党是现今中国基本制度的核心,没有这个核心,放任玩什么民选官,中国必会大乱。我不是中共党员,也不是官员,我就要退休了。但就是这么一个现实。

现在自由派所鼓吹的所谓政治改革,所有说教归结于一点,其实无非就是劝说共产党准备主动退出中国政治舞台,劝说共产党交出执政权力和军队(这是军队国家化论的实质),然后把政权交给所谓公民们的选票——“还政于民,通过选票把权力交给大陆的民进党”——民主党、自由党或其他新政党。
所谓的军队国家化,实质无非就是共产党把军委撤销,交出军队。所以政改问题的最终实质就是,你共产党究竟要不要交权?要不要交出军队,交出国家?

当今所有问题,环境问题,腐败问题,人口问题,转基因问题,根本问题就是党的失职,政府的失职,党不管党,政府不理政。恰恰不是政府工作报告中所说的政府职能转换不够,不是政府应当进一步退出市场。为什么政府面对诸多重大复杂的具体国民经济问题放手不管?包括食品安全卫生问题、空气污染问题,饮水污染和毒化问题,野蛮拆迁问题,城管横暴执法问题,也包括大量的富人、贪官外逃,资产外流几千亿问题,以及物价飞涨的问题,等等——这些这么严重的问题多年来一直搞得民怨沸腾,可就是没人过问,没人去管。
执政者天天讲政府放弃职能不要介入市场,而要把这些问题的解决统统交给市场——市场能解决吗?解决得了吗?市场的原则就是优胜劣败,两极分化。唯金钱至上,利润第一。所以才发生这些问题。让市场发展自发解决这些问题,不是饮鸩止渴吗?这些问题不是发展中的问题,而是决策者世局判断有误,对发展方向和道路选择有误的问题。继续这样走下去,必将把中国引向一条危乱之路。

本次会议我提交了四个提案。
1)关于反对以大部制改革的名义将铁路系统公司化后,转为民营、私营后,让铁路成立中外合股公司,然后允许外资进入,兼并侵吞中国铁路已形成的巨大国有资产的提案。
其实发达国家的铁路很少民营化、私有化。中国为什么这么搞?
2)关于反对撤销科技部的提案。
我认为科技部不应解散,还应当加强。不能指望以后完全靠民营企业、大学搞科研,而应珍惜、维护中国的科研国家体系和队伍。这需要一个领导部门。
3)关于呼吁重新审定小学数学教材,撤销不合实际的艰深内容,反对强制英语化,减少少年儿童学习和精神负担的提案。
4)考虑未来水、资源、人口及环境问题,建议国家考虑将天津设为陪都,以及北京的部分职能及机构疏散迁离到中部地区的提案。

原则上我不反对大部制改革,不反对以城镇化为发展方向。但我认为这两件事都不是眼前的当务之急。不但不是当务之急,而且如果仓卒乱改,必会导致国本动摇经济混乱。
现在中国铁路运行秩序良好。匆忙并部,仓促搞什么公司化,民营化,进而引入外国大资本,外资化,铁路秩序必会在这种乱改中大乱。
铁路是中国经济的大动脉。铁路运输成本的提高,将导致全面恶性通货膨胀。铁路也是国防运输的命脉。如果铁路动脉系统引进外资,外资掌控,将意味着国防运输重大信息的对外公开化。
尤其在当前,中国可能面临外战。这个时候突然要搞乱目前运营良好的铁路系统,是不是别有用心?!
各位委员请注意,拆解铁道部,让铁路私有化这个主意不是中国人想出来的,是共济会控制的世界银行2004年给中国输入的建议。为什么我们现在要按这一套办?
还有城镇化撤村并城的运动,如果实施不好,处理不当,也会导致农村社会秩序的紊乱,会颠覆国本。
中国有庞大的失业人口,中国至今未出乱子,根本在于目前农村是稳定的。农村稳,则社会大局尚稳。农村稳定的根源,正在于农村土地不可买卖、不可流转。这是硬性的土地生存资源保护。农民工进可以入城打工赚取生活;退可以回农村种一亩二分地。故而农村农民至今没有出大乱子。
在庞大的失业问题没有解决的情况下,把农民手里的土地巧取豪夺地剥夺过来,使得以后农民工进不能择业养家糊口,退不能归农种地种粮,进退失据,那么失去土地的农民除了死路一条的悲惨命运,便只有揭竿而起了。如若盲目推行以城镇化为名的农地私有化,中国必会大乱。城镇化搞不好是亡国之政。这个主意也是来自外部,来自国际共济会控制下的世界银行。
所以我认为,当前的迫切问题根本不是搞什么大部制,搞什么城镇化,而是亟需整顿国内经济秩序,重新选择经济发展道路,统筹国内经济全局,梳理、解决严峻的现实经济问题和改善民生问题,着力要解决目前物价上涨过快、农民工失业多和从业就业难,以稳定人心、安抚社会的问题。

我呼吁新政府坚决放弃过去十年来以房地产作为国民经济主干拉动GDP的错误政策,切实面对和解决下层百姓哀哀求告导致生存困难的那些民生问题——这些现实问题极其复杂棘手,不是通过抽象的制度改革和职能转变就能够解决的问题。这是一些年以来决策、政策和发展方针失误的问题,是多年积累的问题,无法通过什么政改或私有化方案解决。
最后我想讲的一点意见是,注意近二十年来的智能化电脑革命及其相关科学技术的革命,正在改变世界文化,正在改变社会制度的组织形态,改变世界的经济和政治。其意义怎么估计都不过分。而目前中国人,包括领导方面,对此认识非常不足。最重要的一点是,电脑智能化技术的革命,已经使得全球新秩序,全球金融及经济政治一体化成为可能。旧式的民族国家视野已经不够。当今围绕中国问题发生的所有重大经济政治和文化问题都具有全球性意义。
其实世界上一直有一只看不见的手,一个注视着一切的眼睛,它控制着诺贝尔奖,控制着联合国及国际组织,制约着西方大国政府。它影响着15世纪以来的世界秩序和世界未来。这就是那个神秘的集宗教、金融、政治和文化于一体的共济会国际体系。中国的发展和强盛对共济会国家的世界体系构成挑战。为了应对这种全球化挑战,中国也必须寻找和制订一套自己的全球化战略。
我并不认为中国应当与共济会的世界体系相对抗。事实上,中国与共济会体系包括那些主导世界的金融大亨过去多年也一直存在合作关系(例如香港的许多大亨达人,包括李嘉诚先生据我所知都是共济会高级成员)。当今的世界市场基本上完全被共济会金融体所控制,中国不可能遗世独立彻底摆脱出来。以后也只能继续寻求合作,但是应当是既斗争,又合作。如非万不得已,也应当尽量避免发生激烈的对抗和战争。

但是,多年来共济会势力用多种方法渗透进中国。输入软件,输入经济政治改革方案,让中国进入陷阱。譬如,近年喊得很响的所谓反垄断就是一个糊弄中国人的欺世之谈。全世界的资源市场、金融市场都早已被共济会的跨国托拉斯、康采恩(例如高盛和摩根集团)所垄断。国际共济会控制着世界的大部分金融体系、企业体系、认证体系甚至意识形态控制体系——世界五百强都是垄断的托拉斯集团。为什么他们的枪手却只攻击中国的国企搞垄断?无非就是为了拆散中国的国有大型经济体,让他们的托拉斯进来控制中国经济。
还有设置汇率升值陷阱,让热钱滚滚流入中国,以加剧中国的国内通货膨胀——这些举措后面都有深远的战略意图。有人说我是阴谋论。其实不让人知道商业、政治和历史中充满阴谋这本身就是一个阴谋。中国人在走向世界、融入世界的时候,首先应当看清楚这个世界,看清楚面前打交道的真正对手究竟是谁。这是我不能不说的。
我就讲到这里,也许所说都是谬论,那就立此存照吧。谢谢各位。

附:
何新 - 个人经历 何新没有读完大学,但他曾被中国国家权威机构中国社会科学院聘为研究员。他不是共产党员,但在理论方法上却信仰马克思主义。何新194912月出生于浙江温州苍南,5岁随父亲定居北京。他在北大荒生活过9年。在这9年中,他从事过多种职业。当过农民,铸造工人,由于写信反对江青而成为反革命,挨过斗、坐过牢。这个时期最戏剧化的一段经历是1970年,他在北京流浪了一年。流浪的目的,是为了能够在当时重新开放的北京图书馆里阅读书籍。在这流浪的一年中,他经常每天只能吃两个烧饼一碗豆腐汤,栖息于地下防空洞。但在北京图书馆的阅览室里,他阅读了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黑格尔的著作,以及意大利思想家克罗齐的美学著作和南斯拉夫政治家德热拉斯的著作。
1975年以后,他成为黑龙江省一个小县城友谊县的教师。1977年恢复高考,他被录取到黑龙江一所大学,但不到一年,便自动退学,回到北京。他认为自己已不必要在大学里耗费4年时光,谋取一个文凭。命运证明他的自信是对的。1979年他应聘到中央财政金融学院任代课老师,教授古代汉语及古代财经文选。一年以后到中国社科院。先在科研局作零活,由于陆续发表了一些有影响的论文,引起了学术界的注意。1981年他受聘担任历史学家黎澍的助手。1982年以后开始独立从事研究工作,先后在近代史所、研究生院、文学所工作,被聘为助理研究员(1985),副研究员(1987),研究员(1990)。这些职称,每一次都是由于他在学术上的杰出表现而被中国社科院学术委员会破格特别批准的。
1991年何新进入中国政协,被特殊安排为专职委员。他除了以大量精力从事历史、考古、语言、神话方面的研究外,同时也密切关注着对于中国国家发展、民族生存最紧迫的现实经济、政治和国际关系问题的研究。并随时将其研究成果和建议,直接向党和国家领导提出报告。 1990年秋,他应日本著名人士德间康快之邀访问日本,会见了后来成为日本首相的参议员宫泽喜一。归国后就日本对华政策动向向国家最高领导作了汇报。在归国后写的研究报告中,他在国内最早地揭示了世界上三大货币经济集团(美元、马克、日元圈)的分化和崛起。
19923月他应古巴亚太研究中心和驻华大使格拉先生之邀访问古巴,卡斯特罗专门安排会见他,与他共进晚餐并在中国驻古大使的陪同下,极其破例地与他进行了9小时的长谈。回到中国后他将古巴经济、政治社会情况向中央作了实事求是的报告。并提出了援助和贸易的建议。卡斯特罗曾希望他到古巴担任亚太研究中心主任。
1993年在日本富士电视台专程安排下,在北京对他和美国未来学家托夫勒联席进行了特邀采访,在与托夫勒的对话中,何新展示了他对21世纪人类前景和面临问题的预测和展望。

===================
世界上最大的神秘组织——共济会(主宰世界的神秘力量)
共济会又称美生会,美生会员称之为『兄弟』。「美生」为英文MASON(水泥匠)之译音。共济会正式出现的最早记载始于1717年的英国。起源可溯至中世纪的石匠和教堂建筑工匠的分会,入会仪式可能溯至公元前10世纪,是世界上最大的秘密组织因大英帝国的向外扩张而传至世界各地。共济会于1721年开始筹备编纂自己的宪章。当时的新教长詹姆斯·安德森牧师完成了这项工作,安德森根据共济会的古代条文《传统宪章》进行编纂,1723年正式出版第一部共济会的宪章――共济会章程,这部宪章分为历史、责任义务、通则三个部分。宪章中将共济会的英文名(Freemasonry)解释为一批自由石匠,这些石匠上通天文、下通地理,并洞晓造物主的奥秘,跟神只差那么一点点,正是那帮试图建造通天之巴别塔(The Tower of Babel)的石匠。在神变乱了他们的口音之后,他们分散到世界各地,荒废了造塔大业。从此他们把掌握到的伟大学问深藏心底,默默无闻地从事地下工作,他们在耶路撒冷建了所罗门王的神殿,中世纪时更是造了无数的教堂和其他石头建筑。他们秘密结社,互称兄弟,精诚团结,同舟共济。
很多为我们熟知的名流如歌德、马克.吐温、莫扎特、孟德斯鸠、歌德、海顿、萨德侯爵、莫扎特、菲特烈大帝、马克·吐温、柯南道尔、加里波第等无不是共济会成员。在美国建国时,签署《独立宣言》的56位美国开国元勋中有53位是共济会会员。历任美国总统中从华盛顿开始,只有被暗杀了的林肯和肯尼迪不是共济会会员。英国王室里的共济会会员比例也很惊人,乔治三、四、六世,爱德华七、八世等等统统都是,查尔斯和戴安娜是新世纪(New Age) 会员,而新世纪正是共济会的一个小派别。
英国共济会于1753年分裂为古典派和近代派,双方长期对立,直到1813年才告和解,在19世纪中叶之后英国的共济会迅速丧失其社会改革的锐意和先驱性。而共济会给英国带来的另一大负面影响则是丧失了肥沃的北美殖民地,北美独立运动的先驱者几乎全部都是共济会会员。时至今日,全球已有四十多个共济会分会,共济会的会员大约有600万名,其中英国约100万、美国约400万、法国约7万。不少历史学家认为,共济会是支配世界的阴谋组织。从法国革命、美国独立,到俄罗斯革命、以色列复国等历史上的重大事件,都是由共济会促成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的日本,也很流行共济会世界战略的说法。多数的历史学家也证明了共济会会员曾在这些事件中活跃过。
支撑现代共济会运营是一个名为路西弗的基金会(Lucis Trust),座落在纽约市联合国广场第666号,成立于1922年,早先的名称是Lucifer Trust,该组织至今还一直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常驻机构。路西弗(Lucifer)正是撒旦被判上帝之前的名字,意为明亮之星。而在幕后支配路西弗基金会的主人正是世界金融界的主宰——罗斯柴尔德家族。
罗斯切尔德(Rothschild)家族创始人——梅耶·A·鲍尔(Mayer Amschel Baur  
世界金融历史上最著名的法兰克福犹太家族――罗斯切尔德(Rothschild)家族,是现代国际金融史上最神秘最富有神奇色彩的家族。十九世纪中叶,英、法、德、奥、意等欧洲主要工业国的货币发行大权均落入了罗斯切尔德家族控制之中。在控制住欧洲主要国家的金融后,罗斯切尔德家族开始把触角伸向大西洋彼岸的美国。美国南北战争以后,罗斯切尔德家族开始全面部署控制美国的计划。在金融业,罗斯切尔德家族一手扶持了摩根银行和库恩雷波公司的创建,在工业界有洛克菲勒,资料显示这些大鳄的背后无不是罗斯切尔德家族的资产在运作,J.P摩根、及老约翰.洛克菲勒等无不是在罗斯切尔德家族的巨额资助下才壮大起来的!
共济会与美国金融霸权
一个鲜为人知的事实是美联储是完全私人性质的中央银行,政府在美联储占有的股份是零,美国政府根本没有货币发行权(不像英国的私人中央银行英格兰银行,政府还始终保持20%的股份)。1963年肯尼迪总统遇刺后,美国政府最终丧失了仅剩的白银美元的发行权。美国政府要想得到美元,就必须将美国人民的未来税收(国债),抵押给私有的美联储(Federal Reserve),由美联储来发行美联储券,这就是美元。美国将中央银行称为美联储也颇有一段来历。由于18世纪末期中央银行的名称始终与英国的国际银行家阴谋联系过紧,因此美联储的总设计师保罗.沃伯格用联邦储备系统(Federal Reserve System)的名称来遮人耳目。实际控制美联储的是与共济会关系密切的私人银行。美联储的股东结构比较隐秘,其八大股东列名如下:
1.柏林和伦敦的Rothschild罗斯柴尔德银行
2.巴黎的Lazard兄弟银行
3.意大利的以色列摩西Seif银行
4.纽约的Lehman兄弟银行
5.纽约的KuhnLoed银行
6.纽约的Chase Manhattan银行
7.纽约的Goldmansuchs银行
8.阿姆斯特丹的Warburg银行
另有近300股东,且多有亲属关系。其中家族势力最大的是洛克菲勒家族。他们都是共济会的成员。共济会操控的以华尔街为主的国际游资自20世纪80年代起相继扫荡了日本、拉美、东南亚及俄罗斯,由于共济会的进攻武器美元是当今世界结算货币,因此国际游资缕缕得手。

另有資料如下:
共濟會 (有附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