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2年5月7日 星期一

一清:是谁制造了陈光诚?--!!另一篇好文!!萬勿錯過!!

!!另一篇好文!!萬勿錯過!!
由內地見過陳光誠的傳媒人談他──到位、真實、在行。

http://www.m4.cn/space/1161235.shtml
一清:是谁制造了陈光诚?
2012-05-04 18:27 一清 四月网
======================

核心提示:美国对于中国的异见人士从数年精心塑造到像丢弃一件废物一样处理中国的带路党和汉奸,这样的故事,希望陈光诚能记下这个教训也希望与陈光诚有个同样经历且一直在陈光诚事件上推波助澜的李建军一类的所谓的民主斗士们记取,在当今世界,那些个翻脸比翻书更快的西方某些国家,他们的驻华大使在秀这秀那后,并不专注于美中关系的发展而只记得在中国四处找茬、捣乱当他们的走狗,是有着不可测的风险的,应该不会有更好的下场。
================================

陈光诚是个盲人,说实话,我对他很同情。
从陈光诚的履历上看,这个人有值得肯定的地方,作为一个自幼失明的人,能坚持学习,并取得学历,这很不容易。他生在农村,长在农村,有这般的学习能力与意志,应该说,陈有他很不错的一面。
陈光诚本可以在大学毕业后,按照当初求学时的愿望,老老实实地做他的医保健工作,从其聪明劲以及学习能力上看,一定会在这些方面有所成绩,也会有一个好的人生过程。
不知从哪一天起,陈光诚慢慢就走偏了,走得不再像当年东师古村村民所看到的那个陈家聪明的三小子了。他偏执,他任性,甚至发展到目空一切,进至于认为自己是可以左右中国甚至世界政局走向的那种神人、奇人。
陈光诚不该有这些想法。

关心陈光诚的故事,是在他结束刑期后,有一帮人在沂南县公安局闹腾,说是要见陈光诚,又是《谏临沂当局书》、又是《致沂南县委县政府书》什么的,动静还闹得挺大,为首的似乎是山西一个叫李建军的人当时国外的一些媒体都对李建军等人探讨陈光诚的事作了报导,大多是说陈光诚如何挨打,还说到对前去探视的也人大打出手等等。在看了有关著名记者李建军在沂南遭殴打的网贴以及海外的一些报导后,对陈光诚的事情关心起来,便很理性地向当地政府提出要求,去探视陈光诚。可能是我们的要求没有像李建军那些记者(后来弄清楚了,是个假记者)那样咄咄逼人,很快就得到了批准。我们一行有五人,顺利地进入了沂南县双猴镇东师古村。在那里,我们见到了在家休息的陈光诚。
陈光诚看到了我们的到来,很激动。大意是,谁让你们来的?并说,我的事,不可能是你们可以调解的,我陈光诚的事,只能由联合国来调解,任何人都不可以调解,我只相信联合国,相信美国会来救等等。还有另外类似的话
当时,陈光诚很激动,我们一直安慰他,希望他冷静一些,既然我们能来看望你,就证明你过去提的一些问题是可以探讨的,也要相信政府会妥善处理好相有关的问题。
聊过一阵后,我将陈妻袁伟静拉到一边,希望她做一下先生的工作,不要太激动。因为我曾经是一个甲肮患者,我看着陈光诚说话时手发抖,我担心他也患有这样的病,因此想让小袁劝劝先生。同时鼓励他,尽可能地与当地政府协调,不要走极端的路径,对抗起来,谁都受不了,毕竟,我们这些小老百姓都是要过日子的。我与小袁说到,光诚的一些想法有些幼稚,联合国不可能来处理他的事情的。我这样明确告诉她这几乎是不需要告诉的道理,只是希望通过她来劝陈,美国人以及西方一些报纸的报导,未见得是真诚关心你们的生活状况,也许他们只是借光诚的事,做着另外的文章,或者就是制造一个向中国政府施压的工具,从而达到他们让中国不稳定的目的。我说,小袁,希望你多劝劝光诚,冷静一点,即使是从他的身体状况出发,也不宜于将自己放在一个与国家对抗并寄望于美国和联合国来调停他的所谓矛盾的这样一个位置上了,这样的局面,是作为我们小老百姓不可控的。
我觉得部分地说服了小袁,从眼神里看得出,小袁是个很善良的姑娘,属于贤妻良母那一类的。她当然陈述了她的一些想法,但她的态度还是柔化了的,她对于我们对他们一家的处境以及所提建议表示感谢。在这样彼此可以交流的情况下,我再次提出希望她能让光诚冷静些,而且我们也表示,愿意就他的一些想法与当地的各相关部门作进一步的沟通与协调。

事实上,从陈光诚家里出来,我们又到了镇上、县上、市里,就有关陈光诚的事情,与多方交换了意见。我们看到,各级政府和相关部门都为这事挠头,因为他们实在没有应对一些媒体,特别是海外媒体集中抹黑沂南甚至临沂的经验。但看得出,他们对我们企望着软化陈光诚态度,以期达到坐下来协商,本着有错改错、有事陈事的原则,来处理好民众都很关心的这件事
再后来,听说发生了与陈光诚有着同样经历的所谓的维权斗士李建军(建军伟业)就陈光诚事件所发的系列微博,将污言秽语直指中国政法最高层的事件,使事情进一步恶化,且加之美国等一些西方媒体的造谣生事,我等小小的博客人,实在无法进入这一事件了,我们原来希望让陈光诚入院诊病,并进一步在缓释对抗的情形下,一步一步改善陈的处境的想法,便落空了
后来,过春节了,我们没有了陈光诚的消息,以为陈自己有了些许的改变,或者生活就归于平静了,再后来,就发生了陈光诚进入美国驻华大使馆的事。

当此一刻,陈光诚在我心中的印象就算是彻底毁了。
现在回过来想想,到底是谁制造了陈光诚呢?

据我们的了解,陈光诚的陈姓在当地村里有很长的历史,与其他村民也有一些历史上的纠葛,本来这也就是个很正常的中国乡村故事,很难说清究竟谁对谁错。但是,陈光诚自年幼双目失明后,性格渐渐变得偏执,其他村民既有忍让也有较量,由是矛盾变得长期化。据村民反映,陈光诚与村里的矛盾自其违反计划生育政策超生后,变得更加尖锐。对此,我们进入东师古村的一些人都表示可以理解。违反计划生育政策属于一票否决,当地干部在这方面有较大压力,可能采取了一些过激手段,落在陈光诚这样较为特殊的个人头上,进一步加剧了矛盾和对立。但这不是问题的全部。问题的全部是,当陈光诚在某市读书期间,结识了一些民运分子,并接受了他们的几十万元的经费,在一个乡村生活着的盲人,突然接到了这样的一笔巨款,他能做些什么和信些什么,这就有了必然的结果,也就注定了陈光诚此后的一些所谓维权的故事。不难想象,在北京为了2元钱的地铁票,如果没有一些势力的恿掇,他陈光诚会执着地将这官司打到底吗?显见得地铁维权,是附着了很多其它的故事的。当然,陈光诚一开始并不是今天我们所看到的只希望美国或谁来救他的陈光诚,陈光诚一开始就被某些人盯中了,想将他打造成一粒棋子。陈由是改变不了被人利用的命运。我们在事后的讨论中认为,从本质上讲,我们并不认为陈光诚有完整的理论和深刻的思想,不像某些为了某种理念而愿意献身或投机的政治活跃人士。我们认为,陈光诚是在与当地领导、村民有矛盾、冲突后,被海外民运分子利用,通过他寻找攻击中国人权状况的素材,并从经济上资助,使得陈光诚觉得自己终于有了靠山。此外,西方社会给予陈光诚的奖项也促使了他的膨胀。这一次,陈光诚进入美国大使馆,就成了陈光诚与美国同唱的一台大戏了:在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开始的前一天,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以非正常方式将陈光诚带入美国驻华使馆。戏是热烈地开锣,陈光诚以为到了梦境到了乐土,到了一个处处鲜花人人笑脸的自由世界,梦圆了,天亮了,兴奋了。且在与那个戴着绿帽子的美国国务卿希拉里通话时亢奋得称真想吻你。但是,在停留6天后,陈光诚不得不自行离开大使馆了——他像一个被人无情地遗弃的物件,被美国人给涮了,抛弃了。
到这个时候,陈光诚应该想些事情了,美国能救你吗?联合国会来调停你吗?美国人是会算帐的,他们虽然口口声声残疾人的利益什么的说得天花乱坠,但是,这6天里,美国人一直在算,让你去了美国,他们得花多少钱养你呢?帐算过后,他们决定像抛却一张擤过鼻涕的脏纸一样将你抛弃了,虽然一直以来,他们就是你的梦想,而且也是他们精心地塑造了你。

美国对于中国的异见人士从数年精心塑造到像丢弃一件废物一样处理中国的带路党和汉奸,这样的故事,希望陈光诚能记下这个教训,也希望与陈光诚有个同样经历且一直在陈光诚事件上推波助澜的李建军一类的所谓的民主斗士们记取,在当今世界,那些个翻脸比翻书更快的西方某些国家,他们的驻华大使在秀这秀那后,并不专注于美中关系的发展而只记得在中国四处找茬、捣乱,当他们的走狗,是有着不可测的风险的,应该不会有更好的下场。

陈光诚先生,你也该醒醒了。如果可能,我还是希望你捡起你那按摩的手艺,做一点有益于自己有益于他人也有益于家人的工作,这应该比什么都好。对那些以民主斗士面目出现在你面前的一些人,你最好远离他一点,这都不是什么好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