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2年5月25日 星期五

無人機美國境外執行任務挑戰國際法

美國霸權──專職殺人的無人戰機
【批註:奧巴馬是歷史上最好戰、最血腥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諾貝爾和平獎頒授予他,於今天愈來愈證明是個大笑話!
無人戰機之自大(隨意進入他國領空)、自私、不仁道(用「機械(飛)人」來殺人),已有不少論者指出;而奧巴馬任內,無人機之出動遠比好戰的布殊多。
下文質疑用於暗殺的無人機會否挑戰國際法?而奧巴馬更擬將無人機的出動權下放!!作者文末的質問值得欣賞!!
美國的反恐愈反愈恐,拉登死後,又說庫索是「頭號敵人」;為了出兵出機的「合理性」,美國,會永無止境地製造他的「頭號敵人」。
───────────────────────
信報財經新聞 A24  |   時事評論  |   By 何偉業  2012-05-25
無人機美國境外執行任務挑戰國際法  
 
美國白官反恐顧問布倫南(John Brennan)直指阿拉伯半島阿蓋達分支(Al-Qaedain the Arabian Peninsula, 簡稱AQAP )是也門的癌症腫瘤,對美國國土安全構成重大威脅,這惡性腫瘤必須切除。
如以治療癌症比喻美國抵禦恐怖分子的威脅,美國過往的軍事策略就如外科手術切除腫瘤、放射治療消滅癌細胞,或以化療方式破壞癌細胞;但在殲滅癌細胞的同時,也無可避免地殃及池魚,禍及正常細胞。

正常細胞同受損害
事實上,過往派遣常規軍隊進駐越南、阿富汗和伊拉克的代價太大,就像電療和化療雖可有效消滅癌細胞,但正常細胞也同時被殺——平民百姓也因軍事行動和近十年的反恐戰事,無辜受到牽連損害。為要減低因醫治癌症帶來對正常細胞的損害,醫學界就發展出標靶治療法(Targeted Therapy),專門鎖定攻擊癌細胞而不損害正常細胞。
美國以無人駕駛機(Unmanned AerialVehicles,簡稱Drones)在中東也門南部、阿富汗邊境與巴基斯坦西北部、非洲之角索馬里和世界其他地區執行任務,就是以同樣原理鎖定擊殺阿蓋達分支的恐怖分子。
筆者稱這種軍事新思維的轉變為: 「反恐標靶治療法」。
近三年以來,美國奧巴馬政府相比起前任總統喬治布殊任內大幅採用無人機進行軍事行動今天更把無人機授權予中央情報局(CIA擴大境外打擊阿蓋達組織,情況值得大家關注。
美軍行為引起不滿
阿蓋達頭號人物拉登被殺一周年,美國公布一直以五百萬美元懸紅追緝阿拉伯半島阿蓋達分支的主要策劃人庫索(Fahdal-Quso),最終他在也門南部給無人機擊斃。對美國而言,擊斃庫索是反恐的另一重要勝利。美國政府聲稱,庫索是背後策劃2000 年攻擊美國驅逐艦「科爾號」導致十七名海軍陸戰隊成員死亡、2009 年聖誕節策劃以「內褲炸彈」試圖在美國底特律機場炸毀美國民航客機的人物。
其實,這並非美國偶爾使用無人機的獨立事件。
2011 4 月, 奧巴馬准許派遣無人機「掠奪者」(Predator)參與北約的軍事行動,前往利比亞攻擊卡達菲的部隊設施;同年9 月,亦以無人機在也門擊斃美國公民、伊斯蘭教士奧拉基(Anwar al-Awlaki)。
現在美國公開宣布將擴大無人機在世界各地的反恐和其他軍事任務,並由中央情報局接管顯示美國在軍事上對付境外敵對勢力的思維有根本上的改變。採用無人機背後的理念,顯然是要減低美軍在常規戰爭的人命損失,撫平國內人民因反恐戰爭痛失家人的怨憤。此外,也可避免美國駐軍引發當地人民的不滿情緒,特別是出於宗教和文化傳統所觸發的衝突。

涉嫌踐踏他國主權
從「九一一」美國遭遇恐怖襲後攻打阿富汗和伊拉克的十年教訓,由於部分美軍濫殺平民、虐待戰俘、肆意褻瀆伊斯蘭聖典《古蘭經》和先知穆罕默德的傳統,已經令阿富汗和伊拉克人民對美國進駐當地非常反感。
加強使用無人機不但可把美軍的傷亡減至零,同時也可把軍事力量收藏於一個相對隱藏和遙距的位置,繼而可避免因當地居民視美軍——非穆斯林的異教徒——進駐當地而觸發更多反美的情緒和衝突。
不過,須要注意的是,無人機在美國境外執行暗殺任務是否合乎國際法已經是一大疑問,亦有踐踏他國主權之嫌。人權監察組織對無人機由中央情報局全權接管深表憂慮,須知道,中情局從事情報工作是以美國國家利益立場出發,對外透明度不高,亦毋須向非美國國民和政府交代和問責。
已有報道責難無人機的軍事行動錯轟醫院和平民設施,情況並非如美國政府聲稱能準確瞄準攻擊目標。當美國擴大使用無人機參與反恐和其他偵察任務的同時,美國軍人和國民的確經歷到國家比以往「更安全」,但這種安全感卻往往建基於美國境外遭受轟炸的平民的生命安全之上。
單以2011 年計,美國在巴基斯坦的無人機襲擊已多達二十次,數千巴基斯坦民眾上街抗議美國使用無人機轟炸他們的國土,造成無辜人民死傷和侵犯國家主權。

由此觀之,奧巴馬的無人機軍事策略雖可換來本土的正面「評價」,但缺乏監察的軍事行動,對身處動盪的也門和巴基斯坦的人民來說,只會帶來更大的威脅和災難。
出於研究的關係,筆者感慨昔日的也門曾有「快樂富庶的阿拉伯樂土」(Arab iaFelix)之譽,我們要問,為何今天卻視也門為罹患癌症的病人?
此外,值得大家關注的是,奧巴馬在批准擴大使用無人機的同時,有否履行其諾貝爾和平獎得主為世界帶來和平的任務,還是他已帶領世界進入戰爭新世代——悄悄開闢了新一輪無人機的軍事競賽?

作者為香港教育學院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 何偉業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