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3年3月2日 星期六

文揚《中國企業為什麼不對偽經濟學說不?》

【批註:文揚批評搬「平原學」(自由市場經濟學)在坑中國的「中國經濟學者」。茅于軾是其一,釣魚島沒有GDP即是他的偉論。另一人是亞布力中國企業家論壇的「首席經濟學家」、主張中國全面市場化的張維迎
──────────────────────
中国企业为什么不对伪经济学说不?
文 扬  2013-2-28

一年一度逢元宵节举办的亚布力企业家论坛,自比为中国的达沃斯论坛,自诩为中国企业家的思想加工厂、思想智库。
今年是论坛的第十三届年会,像往年一样,又有一些被称为新思想、新观念的东西从论坛上传了出来。在思想产品严重短缺的中国,从这个顶级加工厂出产的东西,无论是些什么,还是会很引人注意。
企业家们的发言,不乏精彩之处,的确具有拿出来参与交流和碰撞的价值。尤其是所在行业的前沿问题,这些问题从身处一线的企业家口中谈出来,即便带些许矫饰和水分,也不会太离谱。
但这个论坛另一个人群——那几位著名经济学家,却一如既往地离谱,每次看他们的发言,那种观看中国男足踢球的痛苦感又上来了。
如此难以容忍中国的著名经济学家们,出于多个理由:
首先,历史作证,至少有二十多年了,那一套西方经济学理论,或称自由市场经济学新古典经济学,无论是应用于解释现实,还是应用于预测未来,在中国从来没有真正成功过。
理论的功能就是解释和预测,好的理论就是用最少的基本概念解释最多的经验现实。反观自由市场经济学,人们看到的恰恰相反,中国的自由市场派经济学家们实际上并不管中国的经验现实是什么,他们一直在忙着改变中国的社会和经济,直到能够符合他们那套理论!
面对一座高山,一种理论家会设法建立一套高山学理论,用来解释和预测各种山区现象;而另一种理论家会设法把高山铲成平地,以便符合平原学的理论。前者尊重现实,也懂得理论的局限,绝不迷信经典;而后者呢?他们坚持其平原学家的立场,宁肯闭眼不看高山,甚至企图推倒高山,也决不接受高山学其实不是因为别的什么,仅仅因为他们只懂那个玄玄乎乎、半真半假、貌似真理的平原学,一旦出了本学科的小圈圈,他们什么都不懂!
不仅如此,越是什么都不懂,连自知之明也没有,却越是拥有巨大的话语权。多年来,中国经济学家们的话语权,远远超出了他们的应有,而且从来不是因为他们的理论真的解释并预测了什么,只是因为山里人不大了解平原的事,同时也或多或少被平原学那种虚假的精确性给迷惑了。其实,在平原世界,平原学从来没有像在山区里这么高的地位,它也只是被细分的万千专科中的一个,真正的平原学家们也不会凭着那一点极狭隘的专门知识就妄谈其他,例如政治、历史,甚至军事和战略。
再做追究,那一点平原学知识,中国的平原学家们也并不真正懂得是怎么回事。如果他们多少懂得这套学问是怎么制造出来的、出于什么目的、服务于哪个集团、哪个阶级,他们至少不会这么自负和虚妄了,至少会在每次应用平原学于山区时首先承认理论的局限和现实的复杂;至少不会说出钓鱼岛没有GDP,只是统治者的事与人民无关之类的呓语,也不会像亚布力论坛那位首席经济学家那样,每次讲历史无论中外都能讲成是同一幕好人大战坏蛋、坏蛋总也不死、最后靠理性经济人大起义获得最后胜利的动画片。

可以说,自由市场经济学本身算是一门不错的学问,自成体系且具有科学甚至数学的精确性,但也仅此而已。一旦超出它的适用范围,带有解释其他领域问题的企图,就是伪经济学,超出越多、企图越大,其伪越甚。在西方国家是如此,在中国更是如此。
本届亚布力论坛,经济学家们热议的一个题目是,如何打破既得利益集团对改革的妨碍,论坛鼓励参会者解放思想,大胆创新,提出有力度的见解。其实,一个首要的问题就在论坛自身:在思想观念领域,伪经济学恰恰就是最大的既得利益集团,恰恰就构成了对思想解放和观念创新的最大妨碍。中国最高端的思想加工厂要想多出思想产品,出好的思想产品,至少要有能力对伪经济学说不!
这个论坛13年了,一群地地道道的山里人,在中国这个崇山峻岭中靠喝山泉吃山货成长发展起来的中国企业家,每次还都一如既往冒着天寒地冻,放弃与家人在正月十五的团聚机会,不远千里地奔波到中国东北的一个遥远的山区小镇来听那几位著名经济学家以其昏昏使人昭昭的平原学话语,取回假经,拿回假药,不觉得可悲么?
当然,如果讲者和听者其实明知道经是假经,药是假药,不是不能说不,而是不想说不,盖因念假经卖假药背后还另有企图,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那就算我少见多怪,以上都是白说。
最后说一句,果真如此的话,至少看起来还有点理性经济人的意思,至少看起来不那么初级,那么可惜地抹黑了挺好的亚布力。
2013227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