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4年11月21日 星期五

專訪港浸大校長陳新滋:學生不是顧客 校園不是學店

專訪港浸大校長:學生不是顧客 校園不是學店 | 中環一筆
2014-11-20 江迅 獨家
這幾天,香港浸會大學校長陳新滋贏得陣陣掌聲。有說他是「香港教育界一片姑息主義濁流中的清流」。
|江迅

掌聲響起來。這幾天,香港浸會大學校長陳新滋贏得陣陣掌聲。有說他是「香港教育界一片姑息主義濁流中的清流」,有說他「挺身而出,是敢於言說的英雄」。
陳新滋校長
日前,在香港浸會大學畢業禮上,有少數學生無視典禮的莊嚴,在典禮台上舉起黃傘,身為校長的陳新滋要求對方收起黃傘,但竟為對方拒絕,陳新滋遂拒絕頒發畢業證書予對方,他嚴正指出畢業禮是莊嚴場合,呼籲同學自重,要尊重場合、尊重其他畢業生、家長和嘉賓。1119日,他在校長辦公室接受零傳媒訪問。
1113141517日,接連4天,每天有三場不同專業的學生畢業典禮。畢業典禮,是大學生辛勤過後,夢寐以求的儀式,是人生重要里程碑,過程理當莊重和肅穆。香港「佔中」運動爆發50多天來,有學生在畢業禮上高舉黃傘表達所謂「爭取真普選」訴求,多間大學校方對此沒加阻止,予以啞忍,有的甚至以「有創意」評價之(傳者按:是香港科技大學校長陳繁昌)。學生的這一舉動,在浸會大學卻遭校長陳新滋嚴肅指正。
17日的畢業典禮上,繼續有學生撐黃色雨傘出席,有一名學生更在台上向校長陳新滋單膝跪下,呈交黃色雨傘,以表達抗議心情。陳新滋看了他一下,收起雨傘放在一旁,這位學生已離去。校長事後澄清說,沒有拒絕頒發證書予該畢業生,「我依然樂意給他頒授證書」。
陳新滋前天在畢業禮上強調,大學是政治中立的,畢業典禮儀式莊嚴,學生行為不莊重,干擾了畢業典禮的氣氛,影響了其他同學和家長的情緒。學校不允許學生撐傘或帶氣球上台,與政治無關,是希望畢業生尊重典禮和所有參加者。如果允許學生在畢業禮撐傘,就開了壞先例,今天畢業生拿著雨傘上台,若他們是八旗子弟,將來拿著八枝旗走來走去,那怎樣處理?他「欣賞」畢業生戴上絲帶表達意見,這樣不影響他人。他說,讚賞同學的崇高理想、偉大抱負,但典禮儀式莊嚴,神聖不可侵犯,希望大學能保持政治中立,「大學殿堂的尊嚴要受到尊重」。
陳新滋在畢業禮上引用梁啟超《自勵》一詩中「獻身甘作萬矢的」詩句,欣賞同學的崇高理想,但認為他們社會經歷未夠,若他們像詩句「十年以後當思我」,以後回想當初的做法時,便「覺得學校今天沒做錯」。以此表明,為了堅守大學的莊嚴,縱使今日受到不少批評也甘心獻身,相信學生在十年後回想,會明白校方並沒做錯。

然而,這一事件竟引發一批學生和校外年青人對陳新滋的肆意攻擊。浸會大學學生會還發表聲明,不滿陳新滋勸學生自重的言論,呼籲參加畢業禮的同學攜帶黃傘上台,並拒絕領取由陳新滋頒發的證書。
不過,也有網民在網上留言:「美國大學生在畢業禮上搞事,會被保安即場送走,永不頒發畢業證書」「希望香港這些年青人在工作、吃飯、睡覺、上廁所時,也別忘了打一把黃傘。別丟了自己的理想」;「陳校長有足夠理由拒絕頒授畢業證書給一些不懂禮節的學生,這是學生們人生最重要的『課程』之一,正所謂:『人必自重而後人重之,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有浸大校友發起名為「支持陳新滋校長還我畢業典禮莊嚴」的聯署信。

正如有評論說,「在畢業典禮上表達政治訴求是不恰當的,就像在電影院不應該使用手提電話一樣。一邊看電影,一邊講電話,邊上人就會受滋擾,因此電影院不容觀眾使用手提電話,一經發覺,場務人員會作出勸喻,讓客人抉擇,一是停止使用電話繼續看電影,一是出外繼續使用手提電話。簡單如電影院亦有本身規則,莊重嚴肅的畢業典禮更是不在話下。參與畢業典禮的一眾畢業生及其親友,他們最關注的是畢業典禮本身,而不是個別學生的政治立場。他們並不希望不相干的事情令儀式蒙污,情形就如在看電影時不想被滋擾一樣」。
在網絡上一片爭議聲中,陳新滋接受零傳媒訪問。以下是訪談摘要。

問:在畢業典禮之前您是否知道學生會有這些動作?
答:其實星期五已經有位學生上台撐了傘,但我當時還是把畢業證書頒給了他。那只是一個學生,如果人多了就會亂,破壞儀式的氛圍。我認為學校不應參與任何政治,學校應該是包容的,所有政治立場我們都應該包容,這是最重要的,但表達自己的政治訴求,不能干擾別人和影響正常秩序。

問:星期五的畢業典禮上,您已經對一位學生的行為作了包容,這是重要細節,你事先是否想到星期六、星期一,學生會有更激烈舉動?
答:我們有心理準備,一定要有大原則,大方向,保持會場儀式的莊嚴。其實他們在唱國歌時的舉動也是不尊敬的。美國人當年反戰,但在聽到國歌的時候,還是肅然起敬的。我們打球時,球賽開始的時候,就算你平時罵總統,一唱國歌,大家就紛紛站起來,非常尊敬。

問:為什麼香港大學教育造成這樣的後果,回歸以來教育政策是否應該有所反思,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答:其實有段時間,我一直在反省,我們的確有一段時間在教育上曾盲目仿效西方。在十幾二十年前,在國外也好,香港也好,來了一批人,教育我們如何教學生,如何跟上時代。通常他們是做生意的人,他們用做生意的方法來看教育,把「顧客至上」的觀念運用到教育,顧客是學生和他們的家長。當時我非常反感,我覺得學生絕對不是我們的顧客,不然學校不再是學校,而是學店。

問:不是學校而是學店,能不能再作些闡述?
答:靠商業推動學校發展,用商業的模式,對我們的傷害很大。學校每年都有評核老師,但如果老師為此而只著重取悅學生,這樣他們便學不到什麼是對、什麼是錯。孔子說:克己復禮為仁,「仁義」這兩個字在中國文化中佔有很高的地位。孔子的仁是包括「孝悌忠信,禮義廉恥」,仁、義缺一不可。孟子又說,「惻隱之心,仁之端也,羞惡之心,義之端也。」這個羞惡之心,就是自己知道自己做的不對。有些人就為了自己的一點利益,而做傷害別人的事情,不懂得羞愧。我覺得要推動中國文化,中國文化裡面有很多好東西,遺憾的是,香港回歸以後把中國歷史不當作必修課了,中國歷史上有很多很偉大的人,很有影響的事件,幾百年幾千年的歷史留下來的,在我們手上把這些放棄了,就是把中國最美好的東西放棄了,這是很令人痛心的現象。

問:香港學校出現一種不可思議的現象,校長怕學生,老師怕學生,不敢站出來說話香港一所中學是否要升旗禮,校長竟然提議讓學生表決,結果卻取消了升旗禮,這種教學理念和政策,您怎麼看?
答:我覺得作為一個教育家,我們應該看什麼是對,什麼是錯。小時候我們讀孟子的書,裡面說的很清楚:「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就是說,自己要反省,前面一句是:「自反而不縮,雖褐寬博,吾不惴焉」,就是說反省自己覺得理虧,那麽即使對普通百姓,我也不去恐嚇。那麼「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就是說,我自己考慮我是對的,就算對方有千萬人也不害怕。這是我做事最重要的原則。

問:您怎麼回應學校民主,教學民主呢?         

答:民主當然重要,問題是,什麼是民主?譬如學校,最多的人肯定是學生,假如民主投票,學生的意見一定代表了學校意見,以最多人的決定為決定,就變成學生作主。事實上,大學教授經驗最多,在西方,大學教授最受尊重,決定都由大學教授作出,很少有學生投票,是「教授治校」,而不是「學生治校」。當然學校要聽取學生的意見,正如我們學校中每個重要的委員會,都有學生代表,都有學生參與,他們有很多渠道表達意見,我們都很重視,但他們也必須尊重其他人的意見,我認為這是我們履行教育的重要部分。
而香港科技大學的陳繁昌就說學生有創意!
向陳新滋校長致敬!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