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4年11月26日 星期三

「香港中文大學港美中心」 揭秘:實際上是美國國務院駐港機構之一,與領事館平行。──中大,走樣了!

「香港中文大學港美中心」 揭秘:實際上是美國國務院駐港機構之一,與領事館平行
中大連校長沈祖堯都有問題──中大,走樣了!
─────────────
20141125日 星期二
劉廼強﹕梁美儀揣着明白裝糊塗
 
1121日《明報》發表中文大學大學通識教育主任梁美儀〈通識教育與佔中陰謀論〉(「通文」)。當中「佔中陰謀論」點着名衝我來的,用到「這若不是蓄意造謠抹黑,就是胡亂臆度的無稽之談」的攻擊性字眼,我有責任反駁這關乎「佔中」本質的嚴重指控,除了清我的名譽之外,更有助讀者對「佔中」、「通識教育」和中文大學「港美中心」的密切關係有更全面的認識。
我細讀了2300多字的「通文」,除了重複的敘述我「爆料」之外,筆鋒一轉,就燒到教育評議會主席蔡國光校長身上,對我「造謠抹黑」、「胡亂臆度」、「無稽之談」的具體內容,「即將大學的通識教育與外國陰謀連上關係的講法」,竟然沒有提出事實駁斥—— 對,完全沒有,零。但「感覺就是現實」,在讀者印象中,我「造謠」已經坐實了。「詖辭知其所蔽,淫辭知其所陷,邪辭知其所離,遁辭知其所窮。」我藉此機會,把梁教授沒有講的事實,向大家全面展視。
 
不說大家不知,香港各大學現職人員中最老的,是一位中文名叫侯儒楷的老外Morton Holbrook III(註1)。這位老兄以70多歲的高齡,並且在現職前通過浸會大學於珠海鍍金幾年之外,畢生從事外交有關工作,向無學術經驗,他憑什麼資格代替比他年輕起碼10歲的前任,出任中文大學港美中心主任?
古今中外,外交界和情報界是分不開的。從目前公開的資料,侯儒楷曾經是現任美國駐港澳總領事(大使級)夏千褔(Clifford Hart)(註2)的直屬上司。夏千福的公開資料更多,夏的軍方背景,已是眾所周知的事實。2013年港美中心就跟美領事館合辦了一次公開活動。
絕對不能蒙混過關
一個70多歲的老將,以一個絕不尋常的方式在「雨傘革命」的籌備期間,與他的前下屬一起出現在香港。以我們所知,同期出現的還有一個50多歲,以博士研究生身分活躍於「佔中」學生中間的Dan Garrett(註3),資料顯示他直至20116月仍是美國國防部Division Chief。這都是偶然的現象嗎?
當然不是偶然啦。這裏為了回應「通文」,我們暫時聚焦於跟梁美儀有直接關係的港美中心。港美中心之吸引關注,始於今年2月底,港美中心向各大學發通函,要求推薦「精英」學生參加3月中舉行的一個名為「Let's Talk Youth Summit on Hong Kong Elections」的兩日一夜工作坊。有參加者透露這其實是「佔中」培訓計劃部分。據今年4月出版的《紫荊雜誌》披露,該工作坊,參與者實際上是由一些政黨要人、國際學者及神秘的政治人物,包括陳方安生、鄭宇碩等授課,教授學生如何面對大型示威抗議活動中的「談判策略」,並為香港普選定下所謂的「不可退的底線與立場」等。工作坊本來還打算發表「聯合聲明」,但沒有成功。今天各「佔領區」中,應遍佈工作坊的門生。梁教授,這活動的背景和成果你不會不知道吧?
我「港美中心壟斷了香港8所大學通識教育教材的講法」,這指控是有事實根據的,如有不實之處,梁教授大可直斥其非,卻絕對不能以「荒謬」、「笑話」、「謠言」、「恐怖政治」等標籤栽贓於我,蒙混過關的。
梁教授說了一大堆什麼「中文大學自1963年建校開始已注重通識教育,而新學制中的通識教育基礎課程,完全由中大的老師團隊經多番研究討論後設計而成;教材編寫親力親為,絕無美國基金贊助撰寫,更無被任何校外團體主導教學方向。」這根本與我的指控無關,但既然梁教授擺了出來,我們不妨看看一些公開的官方資料。(註4
 
Fulbright Program
2007年,香港商人鍾普洋捐了130萬美元,特區大學撥款委員會提供同額的配套基金,通過美國國務院的Fulbright Program全盤委託自動請纓(volunteer)全盤負責的中大港美中心在香港開展了Hong Kong General Education InitiativeHKGEI)。據官方介紹,這計劃的目的在於支持香港各院校於2012年「三轉四」時所必須的通識教育課程,以維持香港的「高度社會自由」。計劃的思路是要通過課程去「強化(學生)個人(身分)認同」、「有能感」(efficacy),「同時為他們提供作為香港衍化中的公民社會一分子提供能力。」回顧一下這些歷史材料,讀者對於今天香港大學生的心理狀態當有某種「心領神會」之感。
香港8家大學全部參與了該計劃,它的運作方式是由駐港美領事館負責從美國物色學者,幫助各大學準備其通識教育課程,並且進行試教。鍾普洋同時委託了一個神秘組織Creative Initiatives Foundation(註5)及其CEO專人負責協助8家大學作有關的戰略及計劃工作坊。
梁教授,根據以上官方資料,請問我說「香港中文大學設有一個叫『香港美國中心』的機構,壟斷了香港8所大學的通識教學教材」,有沒有說錯?這些資料你最熟悉,為何要扮傻去蒙騙大眾?
到這裏,大家都想知道多一點Fulbright Scholar Program(註6)究竟是什麼一回事。這我們也有官方的公開資料。簡而言之,它是美國國務院直屬的一個學術計劃,Fulbright Act of 1946成立,並非什麼NGO,在香港是通過港美中心和中美學術交流委員會協助運作。從該法例的相關條文顯示,這赤裸裸是美國人在冷戰時期推出來的戰略計劃,目的是向全球推銷美國人的價值觀,對付共產主義的挑戰,適用於「處於從極權過渡到民主政制而處於過渡期的國家」。港美中心就是這麼一回事,它實際上是美國國務院駐港機構之一,與領事館平行。
「荒謬」、「笑話」、「謠言」,讀者應心裏有數。至於「恐怖政治」,梁美儀教授,你應該比誰都清楚!
 
(註1http://www.zoominfo.com/p/Morton-Holbrook/48700927
(註2http://www.linkedin.com/pub/clifford-hart/18/a72/53b
(註3http://www.linkedin.com/pub/dan-garrett/5/5b6/4b2
(註4http://www.hkgei.org/
(註5)該組織的網站已經打不開
(註6http://www.cies.org/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