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4年11月11日 星期二

大學不成大學,傳媒不成傳媒,大中小幼稚園教師不成教師,是今天香港的最大危機!

大學不成大學,傳媒不成傳媒,大中小幼稚園教師不成教師
是今天香港的最大危機!
───────────
【陌生的大學,陌生的新聞界 】屈穎妍
2014-11-11

 那天,在無綫新聞看到商人顧明均先生的訪問,解釋他何以婉拒浸大頒他名譽博士,指出今日這世界如何「大教壞細」,痛斥大家難道沒看到警隊盡忠職守……我動容了。
 這位低調商人,原來已給浸大捐了一億元。問題不在錢,在痛心。
早前,俊和發展集團也因為不滿大學學者及學生參與佔中,決定終止港大、中大及理大的獎學金。事件曝光後,我看不到有社會反思,反而見到有中大講師在網上宣布:「那家建築公司,一年才給兩萬元就可以在媒體也文也武,我就很氣很氣。我的朋友為了哄我,就在WhatsApp說:『我們這個group,每人夾一點,都有啦!』於是,就着我處理這件事情。我把簡訊和這個瘋狂意念告訴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他理順了一些行政手續後,已口頭上答應獎學金計劃……由本學年起,中大新傳學院將設立一個『正直的人』獎學金。形式非常簡單,中大新聞系的學生,可以隨便交一份他們做過的報道,而主題,就要跟『社會公義』有關……被選中的同學,就會得到一萬元獎學金。」
 我不質疑發起者的熱誠,但我為「捐兩萬元就也文也武」的心態心寒,更何况,誰定誰是「正直的人」?如果學生做了個「為警察爭回公義」的報道,能不能拿下這獎學金?新聞,是判斷誰正直誰不正直的嗎?我迷惘了。
 早前藍絲帶活動出現打記者事件,有學者對新聞如此詮釋:「宣傳性質的活動、讓記者有危險的活動,可以不採訪。」我奇怪,那以後新聞發布會可以不去了,因為都是宣傳的;字典也該刪除「戰地記者」四個字,因為太危險。
 忽然驚覺,原來我已經不懂新聞。
 秋風中,一個又一個荒誕大學畢業禮在進行,打傘、柴台、叫喊、送臀、打叉……我在想,大學教育,究竟所為何事?滿腦子學問,卻連尊重都不懂,這就是今日的教育結果?
 這天,我送了封辭職信給我兼教的浸大新聞系,我痛心,因為這是我陌生的大學、陌生的新聞界。請辭,是因為不想教,更因為不懂教。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