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3年8月16日 星期五

港媒、港時評,就繼續沉淪吧!內地社論時評佳作頻頻,反映當代中國人的識見及視野--社评:“阵痛”要多久?埃及开弓没有回头箭

內地社論時評佳作頻頻,反映當代中國人的識見及視野
港媒、港時評,就繼續沉淪吧

http://opinion.huanqiu.com/editorial/2013-08/4248831.html
社评:阵痛要多久?埃及开弓没有回头箭
2013-08-16 02:36 环球时报

世界舆论强烈谴责埃及安全部队14日血腥清场导致大规模人员伤亡。官方公布的死亡人数已经达到525人,穆兄会提供的死亡数字则上升到4500人。这些谴责和争吵都成为埃及局势混乱的一部分,它们能为埃及社会反思和从僵局突围提供什么刺激与动力值得怀疑。
  这是一场很难清楚确定责任人的血腥冲突。美国已经带头发出谴责,从而与这场屠杀划清了界限。几个月来为搞掉穆兄会不遗余力、与埃及安全部队关系密切的副总统巴拉迪14日宣布辞职,从而也同当前的暴行脱离了干系。客观而言,把埃及的乱局归咎于某一两个人或某支单一力量未必公道,从西方政府到埃及时下活跃的政治家们,都不能侈谈自己的良心是平静的
  奥巴马没有宣布对埃及军方实施像样的制裁,而只是取消了同埃及的联合军演,与其当初压向利比亚和叙利亚的排山倒海般制裁相比,这个所谓制裁实在拿不出手。欧洲国家也是动嘴不动手,埃及军方看样子很有可能逃过一劫
  埃及军方手上沾了鲜血,但它们主要是穆斯林兄弟会成员及其支持者的血,而这股力量在西方看来对中东局势是破坏性的。埃及军方的功罪因此有了模糊性,这也是埃及局势在8·14惨案后仍打不开的死结。
  穆兄会在埃及和中东有广泛群众基础,骨子里很大程度上却是反西方的。民主来自西方,但一民主穆兄会等极端力量就上台,这让民主在中东进也难,退也难。阿尔及利亚、巴勒斯坦都被这个难题折腾过,现在是埃及。
  这场流血冲突估计只能被当成埃及走向民主的阵痛大事化小,而且从道理上讲,它也的确是阵痛。埃及在无路可走的情况下走了当下的政治道路,不可能不付一些惨痛代价。
  开弓没有回头箭,埃及已经不可能回到穆巴拉克时代,人们也未必想往回走。他们只能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向前方的不确定性。
  不发达国家的政治转型目前在道路上过于贫乏,它们关于变革的全部想象力资源几乎都来自西方政治教条。西方对第三世界国家的政治指导千篇一律,就是鼓励那里的人们搞选举,完全不问世界各地的政治文化传统差异。对有可能把那些国家推向动荡,西方政治家和精英们没有做一对一的规避性设计,没有设身处地地为那些国家着想。
  更有甚者,西方一些人根本无视选举过程给一些不发达国家带来的社会痛苦,把在全世界树立西方政治体制的权威作为最高目标。尤其是当西方遭遇新兴国家经济挑战的时候,他们认为这样的政治巩固对西方至关重要,埃及这样的动荡是他们完全可以接受的代价。
  尽管这样,埃及的悲剧不能简单看成西方政治阴谋的结果。西方是不负责任的老师,但埃及社会应有自己的判断力,和自我化解国家内部尖锐利益冲突的政治能力。很遗憾这一切埃及都没有,它天真莽撞得像个孩子。埃及是谁,从哪里来,今天站在哪里,明天向哪里去,这些基本问题对狂躁中的埃及年轻人来说实在太复杂,无法找到理解它们的切入点。
  埃及人必须冷静下来思考。没有人会对埃及人民的命运真正负责,他们只有依靠自己。如果说大动荡已经彻底剥夺了埃及人思考能力的话,那么他们只能在这个内部纷争和国家间自私自利盛行的世界上随波逐流了。▲
---------------
http://opinion.huanqiu.com/editorial/2013-08/4243689.html
社评:惊人血腥在失序的埃及谁也挡不住2013-08-15 02:36 环球时报

  埃及军队14日对长时间占据广场抗议的穆斯林兄弟会支持者强行清场,酿成严重人员伤亡。到昨晚为止,军方公布已经死亡95人,穆兄会宣称死2200人,伤万人。法新社的一则报道称,该社一名记者在一处停尸房内看到124具尸体。
  世界媒体纷纷描述昨天的开罗像是战场。值得强调的是,埃及之前已发生多起军警同示威者的流血冲突,本次清场之前西方舆论均劝诫埃军方要克制行动,后者也表现出尽可能避免流血的愿望。但如此大规模的伤亡还是在世人眼睁睁的注视中发生了,谁也没有能力阻止它。
  这不太可能是埃及最后一次大规模流血冲突,现在已经有人预言埃及的内战。情况未必就会那么糟,但阿拉伯世界从派系杀戮自杀爆炸的各种乱象都极可能在埃及上演。相信没有埃及人愿意经历这样的混乱,但国家政治进程的自我控制有着极高的挑战性,埃及大概没这种能力,下一步政治事态的横冲直撞将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
  埃及成为美好政治愿望同现实结果南辕北辙的突出例子。两年半前埃及人一举赶走了穆巴拉克,在西方指导下搭建了普选政治框架。人们普遍以为选举就是民主,但接下来却发现,没有经济、社会发展和制度建设支撑的民主是空的。埃及社会迅速撕裂,国家既失去了以往的威权,也从选举中一时找不到任何可以重新凝聚社会的力量。
  所有人都知道国家要避免混乱,但是混乱就像决堤的洪水一样,像雨后大片疯长的蘑菇一样,就是堵不住,除不清。同样的选举设计在西方搞得好好的,拿到埃及来用却令人绝望地乱成一团。所有解释都无法像数学论证那样精确,人类的社会科学太神秘莫测。
  现在对埃及下一步的形势预测全是悲观的,在世界观察家的眼里,它的混乱看不到头。人类已有的消除政治混乱的手段对它似乎都不适用,埃及军队和临时政府,以及西方世界都急迫希望这个国家稳定下来,埃及大多数民众更有同样愿望,但这却是一件很艰难的事。
  埃及缺少大家都愿服从的力量。军队被证明了不是,通过民主选举出来的领导人和政党也被证明了不是。那么还有谁有能力发出让全体埃及人都愿意洗耳恭听的号令呢?西方也常常没有这样的人,但那里的法律和制度形成裁决社会各种争议的权威,这样的权威是几百年发展积累出来的,有些也经历了血的代价。今天的发展中国家获得制度权威很难是一步到位的,严重失序将是伴随民主进程的最大风险。
  埃及的混乱不是为穆巴拉克独裁政权翻案的理由。穆巴拉克欠埃及一份改革,从而使国家在他之后毫无抓手,只能碰运气一样四处乱撞。埃及当前没有路,民主选举开辟不了国家的新局面,而走回头路,让军队成为当年穆巴拉克一样的威权化身同样是非常可怕的事。

  埃及的动荡也是西方世界的尴尬。这是一个穆巴拉克时代对美国言听计从的国家。对埃及最近两年多的路线图,西方实际也给了大部分设计,但现在事情清清楚楚搞砸了。西方指导发展中国家政治转型的权威必将因埃及案例的失败而大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