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3年8月17日 星期六

「調理農務蘭花系」大起底 林慧思是其要員;粗鄙極端 反對派打手

背後隱蔽的大故事被抽出來了

文匯報 A02  |   重要新聞  |   2013-08-15
「調理農務蘭花系」大起底 林慧思是其要員
粗鄙極端 反對派打手  

小學教師林慧思辱警事件引發起全城關注。傳媒事後揭發,林慧思曾加入社民連,還是極激進組織「調理農務蘭花系」(下稱「蘭花系」)成員。這是一個行為粗鄙,手段粗暴,立場偏激,鼓吹「港獨」的極端組織,過去屢次挑起事端,製造暴力衝突。表面上,「蘭花系」雖自稱是「民間自發」的組織,但從不缺乏金錢,令人質疑龐大經費從何而來。事實上,「蘭花系」近大半年來發揮了「承包」激進反對派髒活、粗活的功能,並在「佔領中環」密鑼緊鼓之時愈益高調,正是為反對派擔當爛頭蟀的角色。林慧思辱警,實非單一事件。  ■香港文匯報記者 文平理

 今年以來,香港政壇突然湧出了不少新的激進組織,例如「調理農務蘭花系」、「香港人優先」等,這些新出現的激進團體與社民連、「人民力量」等激進反對派不但在政治立場上雷同,而且行事偏激更猶有過之。林慧思所屬的「蘭花系」在去年底當局推出新界東北發展規劃後於今年1月成立,以所謂「團結農民,維護本土農業發展;推動本土化,港人優先;勇武抗爭,不平則鳴」為宗旨,意圖推翻東北發展計劃。

充當爛頭蟀 「承包」髒活
 不過,事實是,「蘭花系」的核心成員既非新界農民,亦非從事農業相關工作,當時已有分析指他們以所謂「維護農業」為名,鼓吹暴力抗爭才是真。及後,「蘭花系」行動也由「護農」變成打擊水貨客,再變成狙擊政府施政與特區官員。
  事實上,「蘭花系」近大半年來確實發揮了承包激進反對派「髒活、粗活」的功能立法會議員黃毓民及陳偉業非法組織遊行及衝擊警方防線,被裁定非法集結罪成,分別判囚6周和5周,黃陳兩人此後並沒有再參與任何激烈抗爭,甚至連其同道、社民連主席梁國雄也明哲保身,改由一班社民連憤青,又或是案底等身者衝在最先(見另稿)。
  正是在這個時候,「蘭花系」開始走出台前,為激進派擔當了最主要的衝鋒陷陣工作,到不同意見者的活動上「踩場」,肆意挑釁警員,衝擊警權,將辱警行為現場拍片並放上網,製作各種粗鄙侮辱官員的宣傳品等「髒活」。
  在林慧思辱警事件發生後,「蘭花系」不斷在網絡上抹黑、攻擊那些批評林慧思的人士。在84日「香港家長聯會」等團體舉辦的「支持警隊嚴正執法 粗鄙文化遠離校園」集會上,「蘭花系」成員更暴力衝擊集會,粗暴打壓市民的言論自由,並且與現場警員發生激烈的肢體衝撞。
 周日特首梁振英到天水圍出席居民大會時,也見到「蘭花系」成員在現場喝罵搗亂,至此開始受到社會注意,有不少網民更指,「蘭花系」行徑與黑社會「踩場」無異。

自導自演辱警 阻撓施政
 過去,這些工作主要由社民連、「人民力量」等負責,但隨著黃毓民、陳偉業、梁國雄都有案底在身,已經不能如以往般身先士卒,加上這些組織始終是以政黨面目示人,還要顧及基本的道德底線,有些事都不方便說、不方便做,「蘭花系」的出現正好為反對派「承包」了這些工作,為反對派打擊特區政府擔當爛頭蟀的角色,而他們也得到了發展的空間和資源。
  是次林慧思辱警事件,本來不過是林慧思與「蘭花系」戰友自編自導自演的一場辱警鬧劇,誰知引起了軒然大波,也將「蘭花系」的面目暴露於人前。
  「蘭花系」等極端組織的出現絕非偶然,而是伴隨著反對派策動「佔領中環」而衍生出來。他們以激烈的衝擊和粗暴的人身攻擊作武器,千方百計遏制不同意見者的聲音,打擊警隊的尊嚴和威信,阻礙特區政府施政,在社會上製造對立,令香港社會變得高度政治化。反對派為了明哲保身,於是將大量的髒活外判予「蘭花系」等團體,為他們提供所需的支持,讓他們走到挑戰警隊的最前線。儘管「蘭花系」的行為引起市民的反感,但他們其實不為意甚,原因他們只是「承包商」,為反對派政黨服務。預期在「佔中」發動之前,這些極端的組織也會不斷湧現,激烈的衝突行為也會更加激烈,值得社會各界警惕。
 
-----------------
文匯報 A02  |   重要新聞  |   小資料  |   2013-08-15
組織用廣東話粗口命名  

據悉,「調理農務蘭花系」設有「內閣」,核心成員約有數十人,包括幹事莊明堅、Barry Ma、林匡正、林慧思、李錦雄等。
  該組織的名字取材於廣東話的粗口諧音「×你老母爛化×」,會員制服上印著「調理農務 天公地道」八個大字,它的面書(fb)的留言也是粗口橫飛。由此可見,「蘭花系」走的是低俗、粗鄙的路線。「蘭花系」也主張激進對抗,甚至以充滿煽動性、暴力的宣傳去鼓動支持者。
  舉例說,它的面書上經常出現一些用刀刺向特首的圖片;在地區宣傳時,他們更將特首的照片印在大幅橫額上,並讓支持者以一把膠刀刺向橫額上的特首,再拍照留念。核心成員Barry Ma在面書上慫恿支持者,一見到「青關會」的人就衝上去襲擊他們「唔使怕醜」,這些顯示「蘭花系」是一個主張暴力威嚇他人的組織。
  同時,「蘭花系」也是一個擺明車馬主張「港獨」的組織,多次在街頭派發鼓吹「港獨」的宣傳單張。它的所謂本土行動,都是以挑動兩地對立、製造族群撕裂為手段,是一個行為粗鄙,手段粗暴,立場偏激,鼓吹「港獨」的極端組織。 ■香港文匯報記者 文平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