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3年8月16日 星期五

泛民及毛孟靜雙重標準--毛孟靜去信保安司在先,「退休龐警司」回敬在後;又多一把正氣的聲音

問題在於:泛民及毛孟靜的標準原來很浮動及彈性
對警察、對自己完全是雙重標準
毛孟靜去信保安司在先,「退休龐警司」回敬在後
又多一把正氣的聲音
--------------------
【註:這封信也算是恐嚇?前線警員豈不天天被網絡暴民恐嚇?毛孟靜是否濫用警力呢?】

 退休警司給毛孟靜議員的一封公開信

 毛議員:

當我第一眼看到閣下寫給保安局局長的信時;我的感覺是寫這封信的人實在太過武斷,太過不分青紅皂白;是個完全沒有分析能力的人!但是當我看到一個熟悉名字出現在我眼前的時候。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個名字竟然是你!這一封信已經把在我記憶中,毛孟靜記者的良好印象徹底的抹掉了我現在看到的是一個完全變了質的毛孟靜;從記者到現在成為議員的你,竟然連本質也變了!變成一個無知,無恥,更無德的人!我衷心的替你感到悲哀!!
 當我重複的看完你這一封信之後,我差一點連肚子裏的隔夜飯也要嘔出來了!毛孟靜呀,毛孟靜,請問今天的你,究竟變成一個怎麼樣的人呢?是政治染污,是思想染污還是金錢染污呢?或是三者都有呢?難道這一句話:「政治是最黑暗最卑鄙的」是真的嗎?難道所有搞政治的人都是這樣卑鄙無恥的嗎?看來,活生生你,已經給了我一個真實的答案了!謝謝。
我在警務處任職30多年,一直以來都是政治中立,只懂得為市民服務,是沉默的大多數;到今天還沒有登記做選民,因為我從來對政治都沒有興趣!你們要選些什麼,我也不會參與。但是,今天我要脫離沉默的大多數了!看了你這封信,我覺得我要站出來說出我的心底話了;我要參與你們的遊戲,我要呼籲我們沉默的大多數站出來與你們這些不知所謂的政客較量一下;為香港為國家做點好事!我要呼籲所有的警務人員,包括所有的記律部隊人員,所有的沉默的大多數連同他們的家屬和好朋友,立刻去登記做選民;用我們神聖的一票把那些亂國亂港,別有用心的政客通通趕下台!啊,對不起,我差一點忘了給你介紹我是誰!
我是一個退了休的警司;在我三十多年的警務生涯中,有二十多年是在刑事偵揖科工作,包括兇殺組,有組織及嚴重罪案調查科,風化組以及分區刑事助理指揮官等等。我的名字叫龐衛龍。如果你要給我聯繫,請你通過PPRB或是電郵給我。
 看完了你這封信,我有以下的問題想你來回應一下:-
(一) 這個所謂老師的林姓罵街潑婦怎麼會得到你的認可和青睞呢?
 (二) 究竟你在發出這封信之前,你到底有沒有看過,聽過這個潑婦老師怎樣辱罵正在執行任務的警務人員呢?我相信你應該不是一個這樣草率的人吧!?如此一來,你是認同這個不知所謂的林老師用粗言穢語來辱罵警務人員了!如果這個不是老師,我們的反應不會這樣大的!警務人員在街上執行任務被人粗言穢語辱罵,已是見怪不怪的事了;但是這一次竟然連有學識的文人老師都加入辱罵我們;不但如此,這一種無恥的行為竟然還得到了你,立法局議員的認同和肯定!如果不是如此,你也不會尊稱這個潑婦為林老師;也不會用抹黑林老師的字眼來做你信中的標題了!對吧?
 (三) 但是,如果你是沒有看過,聽過這「林老師」潑婦罵街的整個過程而草率的發出這封信;那麼,你根本就沒有資格去做一稱職的議員!

 (四) 我可以告訴你,當你認同了這個「林老師」辱罵警務人員所用的詞彙的那一刻起,你以後出街將會受到我們三萬多個警務人員的辱罵!我們不會加多或減小,我們會用林老師用過的詞彙來罵你!因為你跟我們一樣,都是香港的公職人員;只是我們是警察而你是議員而已!我可以向你保證在你往後當議員的歲月裏,你將會嘗試到被人辱罵的滋味;就讓你慢慢的享受吧!我們這樣做,只是以其人之道還自其人之身,所不同的是,我們把角色調換了!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證,當我們穿上軍裝或是上班的時候,不但不會辱罵你,還會保護你,尊敬你,因為這是我們的職責,也是我們的專業操守哦!只是當我們回復市民身份的時候才會......!哈哈,想起來也覺得過癮哦!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