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2年6月7日 星期四

幾則有別於「主流」傾向、有關六四的感想──之二

幾則有別於「主流」傾向、有關六四的感想──之二
!!不知六四過程者,千萬別錯過此件!!
!此件重要!
【批註:尤其是青少年,請帶包容開放的態度,試聽聽「另一些人」又如何說?──論事,要還原當時已處於「暴動」、存在你死我亡這張力下來考慮!
六四要談,可是,聚焦在暴動衝突最烈的那幾小時之外,必須要深入而詳細地扣問:這個結果,是如何一步一步給推出來的?】
─────────────
這是劉廼強博客中有關「六、四」的部份討論,供參考:

蝦餃看六四──

現在這個地盤,是老餅自說自話。這樣的六四討論,究竟會有多少人注意?他們只會聽支聯會的煽動語句。竟然有網友提出他對六四的看法,蝦餃也匯報一下多年從不同渠道打聽出來的故事版本。
八十年中,蝦餃人在北京,生活好幾年,只是工作原因,沒及在那年留下,也可以說一生憾事。對北京及北京人,卻是永遠有一番莫名情感。
那年之前的一兩年,神州已開鬧這些事情,很多人也不以為意,因為對北京人來說見怪不怪。
如果看一下當時學生的訴求,也是非常明確。貪腐問題,早就出現;那個時代,叫作官倒,因為一切都是官家。他們的訴求也有著人民的支持,所以在開始的時候,甚至在悲劇之後,很多人都在支持學生。直到老百姓後來從不同渠道,多知道當時的一些背景
今天到神州,跟一些上了年紀的人討論,他們的看法,絕對跟支聯會說法不一樣。支聯會也可以找不少跟他們同調的人作門面,騙一下無知港人。這樣的人,在神州大地,要多少有多少。一是會收到外面好處,二是跟老共仇深似海;有機會讓他們說老共不對,他們也樂意作一個順水人情。
老共當時處理這事的手法,確實也是非常拙劣。因為從49年開始,他們就從來沒有聽過人民的聲音,也不會理會人民的訴求。他們就是人民的代表,正確無比,為啥要聽雜音?也是這樣高傲輕忽態度,鑄成大錯。
對於一些老革命,他們是怎樣想都不會明白辛苦一輩子的革命,一心為人民,原來人民是會那麼不喜歡自己。打倒官倒的口號傳出,更廣泛的提出體制改革等,甚至有結束一黨專政等呼聲,這些都刺激了那些老革命的神經。
他們當時收到怎樣的情報,繼而作出激烈的反應,這是歷史的一個謎。因為事件就是在這樣糊裡糊塗之下急速惡化。《人民日報》4.26 聲明,是一個決裂的聲明,說明跟那些搞事的學生,已經沒有緩旋地步。根據之前老共的做法,包括反右,文革,這樣的聲明一出,就是戰號吹響。充滿鬥爭意味的老共,誰怕誰?
這個聲明,後來多方都在抵賴,將責任推在他人身上。這個聲明,肯定是歷史的一部分,日後要還原清本它的本來面目,就是誰發,發聲明的情報基礎等。
聲明之後,全國一片譁然。因為從國人看來,那些娃娃示威,真的是小兒科到不得了,何須這樣對待。所以說,那個時候,幾乎全國都是站在娃娃學生那邊,強力要求政府收回成命。
在這樣的角力底下,情況出現了很多變化,這些變化,就是外力插手。任何一國的內部糾紛,如果有外力插手,就會非常複雜,更何況中國?而老共有著保衛中國,抗禦外力的傳統,也是他們的正統與法統。任何事情,一旦牽涉到有外力插手,就會給老共非常名正言順的借口大力打壓。
那些娃娃學生可能不知,但在娃娃背後有不少明白事理的人,看著擔心。他們也在現場不斷勸喻,但誰理會?
最明顯的外力插手是當時已經準備回歸的香港,突然大力支持。而老共的情報顯示,CIA有很多關連,這問題就非常複雜。沒有香港外面的財力支持,娃娃們不可能待在天安門廣場那麼久。猶記當日,司徒華發起支聯會(是5.19之後,首次香港百萬人上街之後他趁勢推出的一個機構),在港大力募捐。港人多年都支持神州事情,以前寄油寄布寄錢,現在則在港捐款。當時收到的捐款,真的不計其數。那些捐款有多少,怎樣應用,司徒華一生從不交待。

有了錢就好辦事,天安門學生露宿廣場,港人馬上連夜送上塑料紮露營數百或上千到廣場。聽一下當時娃娃生怎麼說?當時一罐可樂要幾塊錢,那時是對娃娃來說非常大的數目,他們根本不可以喝。但到了天安門,隨便喝。對從未見過外面世界的人,這跟共產黨提出的烏托邦天堂有甚麼分別?鬧革命也不過如此吧?
這是港人外力插手,導致日後悲劇的一個因素。支聯會,在這問題上,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當今的支聯會主席,李卓人,當年就是親携巨款,在北京飯店給人抓著。最後要當狗熊一樣些認錯書才可以脫身。當時北京也不想多開枝節,想利用這個機會,向香港人示好。否則關鍵時刻,關鍵巨款,有甚麼好說?鬧革命不是哭哭啼啼,更不是那邊當狗熊,這裏當英雄。

另外一個最大的暴力爆發點,就是當中南海情報知道美國也在鼓動學生,就更讓老頭鐵定心腸幹下去。後來看很多人士事後復述:不少廣場學生,甚至學生領袖,跑到機場去哭送美國的領事或大使回國。學生鬧事,中國內部問題,為甚麼竟然會有學生跑到機場哭送外國使節,且那是對自己從來沒有懷過好意的國家?事後證明,老共的情報非常準確。根據李潔明,當時的華府駐華大使,他可以清晰了解到廣場發生的事態。美國大使館在建國們外,他憑甚麼會看到廣場發生的事?誰向他報告
事情已經到了一個不流血沒法收拾的局面。究竟是誰在背後煽風點火?

暴徒也非等閒,他們非常清楚解放軍入城的路線及他們的裝備。首次入城,只是做樣,做點聲勢,讓對方見好知收。所以首批入城的部隊是輕裝甚至不帶武器。我們看見非常溫馨的畫面,北京百姓跟部隊街頭閒話家常,勸他們不要入城。軍令如山,誰也沒法改變,怎麼勸都是沒用。但部隊也在是釋放一個良好的願望:娃娃走吧,軍令如山,何苦相逼?
根據我找到的資料,第一滴血流的不是學生,是軍人。題就不可收拾了。暴徒是有目的的針對輕武裝部隊來進攻,目的就是要挑起部隊的殺性。
之後發生的事情,不用多說。只是在問,整件事情,誰在不斷挑撥,意欲為何?

當時的部隊甚至中國政府,從來不知道傳媒的威力,更不知道人造衛星即時傳遞畫面的殺傷力。他們只是按著以前的做法行事,一切按著人家預計好的路數行棋。這局棋,猶如中國以前一齣電影的名字,《一局沒有下完的棋》,一直在下,不知甚麼時候才分出勝負。
作為一個中國人,當然是希望中國棋手勝。但不少港人,特別是支聯會,他們卻希望中國棋手的對手勝。這是最根本的分別,也沒法妥協。

結語
六四是中國人的六四,不是私房菜,也不可能給任何人士獨自包攬,包括對事件的看法,評價等等。這是一個非常頗大的歷史謎團,內中牽涉很多不同人,不同勢力的恩恩怨怨。
今天的情況,我們還未有到要開這個歷史鍋的地步。我們要前進,我們要放下包袱,不會為了一些誰也說不清的歷史謎團來浪費時間浪費精力。時間到的時候,只會有個了結。如果說要平反,這個問題,從政府很多文獻中,早就平反了,也不會對它有甚麼大動作,因為我們不想糾纏於那些歷史謎團中。
但要政府去歌功頌德這場暴行,確實不可能,我們又怎對得起那些因為執行軍令而給暴殺的子弟兵?
支聯會,當年蝦餃也支持過,但知道另外的故事版本之後,我的一句話,等著歷史審判吧!

 ──────────────
另一位網友說:

中共領導人很多想法都沒有考慮前線人員的境況,當年為甚麼沒有頒令宵禁,在戒嚴情況下,一般都會頒宵禁令的,特別是動用武力強制清場,很多情況都應該預計得到,頒宵禁令就是限制閒雜人等出現,面對復雜情況,敵我識別是很重要的處理不好,會造成誤傷,或被敵所算,還有就是流彈,向天開鎗,子彈落地還是會傷人的!這個內地軍警很不在意,他們很多時都有向天開鎗示警的習慣,幾年前東莞就有公安嗚鎗示警流彈打死人,澳門也有人曾經因此受傷。
中共領導人經常說解放軍是仁義之師,這話說說可以,不能說得太多,也不想想軍隊是用來救人還是殺人!說我冷漠也是這樣說,那車軍人明顯不合格,我是說那車軍人竟然可以任人將他們連車帶人推到路中心,造人肉路障,這些軍人怎可上戰場?反而那坦克車駕駛員才是一個軍人應做的,我不軋死你,就被你燒死,當然是軋死你!一個好簡單問題,如果敵人押著一批戰俘衝峰,你守陣地開不開鎗?戰爭法是這樣說的,不可以不加區別地殺害平民,但沒有說不可傷及平民,這當中有甚麼分別?何謂人民?何謂敵人,你阻礙軍人執行任務,傷害軍人,不是軍人的敵人是甚麼,那個見到有人向軍隊扔樽,被軍隊開鎗射殺感到難以理喻的學生領袖去含奶嘴!遇到這種情況,不要以為舉高雙手就無事,走得快好世界,你不扔樽,你旁邊的扔不扔?年前有個日本記者被緬甸軍警鎗殺,最後翻查紀錄片段,日本也沒再追究,這種情況和去戰地採訪差不多。
不知是否受六四影響,年前烏魯木齊的軍警表現教人不滿甚至憤怒!不要受外國傳媒影響,聽聽烏魯木齊民眾的聲音,那些暴徒燒車,砍人,在場的軍警都沒有及時開鎗制止,令到不少民眾死傷,在那些黨政領導人心目中,難道我們的生命價值連暴徒也不如?!最後民眾就只能靠自己,上街出門都帶武器(棍棒)傍身。

2 則留言:

  1. 媒體流傳有關李旺陽死狀的照片也太鬼異了吧?像很明顯的他剎.但大國政府如有意解決他,又應該不致於此,會做得這樣難看? 期待有很多的資訊.

    回覆刪除
  2. 讀之,一般人都有疑問。有媒體說是暗殺,把李暗殺,誰會得益?有待更多訊息發放。

    這則留言有一個小問題。「大國」、「強國人」這類字眼已經成為負面語詞,是居心叵測者用來污衊及矮化自己民族的用字;也把自己中國人的身份變為冷眼旁觀的他者。

    在這裏留言,只要不太「水果」都可以;留言態度宜端正,就事論事,實事求是即可。冷嘲熱諷的字眼,睥睨一世的態度,大可不必。這網站以正氣為主。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