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2年6月18日 星期一

六四新論--附 國情階段性思考整理

下文值得注意
是因為涉及對當前中國「往那裏走」的思考
──用「新角度」檢視過去,鑑往昔、思今日

文章指出: 被六四教嚴重洗腦的香港人完全不明白。六四具體運動被鎮壓,但六四分子除少數外,沒有被罰,有些還當權。六四分子其實沒有那麼大的民間支持。
【批註:(2012年六月中)階段性總結如下──薄熙來事件一石激出千層浪。為了拉下薄這對手,溫的出頭(文革餘孽說)曝露了中共現高層原來打算把黨引向「名存實亡」的方向走去!!這是個很不簡單的曝露──不管那人是因而歡慶(如美國政府「全資擁有」的FL功)及憤慨(2012年清明祭毛的人比過去幾年多,只是新聞都不報導。相關報導網上視頻很易找到)。
而某系倒薄時動用了美英之力(剛好同期發生了官方表現極之不濟的陳光誠事件),讓一般人驚覺當前執政團隊不只親美,是已發展至被美國「食定了」的態勢(見《改开集团已蜕变为美国资本大财团在中国的代理人---评薄王事件和陈光诚事件》一文)。不只此,還讓人警覺:原來中國已被嚴重滲透!以上層及偏上層(如所謂的公知、教授)至為嚴重……王義桅的《美國成功「鉚合」中國》(又名《把中国「美国化」美国成功解除了威胁》)便把問題點得更透。
好幾篇大文章,都於薄熙來事件後於網上瘋傳(沒有刊出機會於當代已封殺不了流通量)。文章內容已超乎薄個人的是非生死,探究中國當前更深層次的矛盾與危機。
以上,是因薄熙來事件而起的重大「露底事件」。對國情重大而直接的影響如下:1)重新思考「中國往哪裏走」──例如:是時候更社會主義一點了嗎!重慶模式提出「共富」;已不是溫家寶及汪洋所言,要等,等「餅做大了再共富」。倒薄、批重慶模式,令人對今天的高層是否有決心共富起疑心。也從而對當前的「改開」有所反思。
2)薄事也令人留意從前未熱起來、卻已於2000年後急速發生的事實──當前的經濟「改開」模式及程度、乃至利益分配原來有問題!例如,對太子黨及先進國家於內地的資本掠奪(各式基金)沒有嚴防!再者,在親美大方向下,有人連實質日用品的輸入也沒有把關;例如,讓美國轉機因大豆嚴重傷害中國的大豆市場。
3令人對內地左派的觀點意見重新提起興趣。未有粗暴的打薄之前,「專制」這印象只屬於左派;打薄後,觀感逆轉。
4)派生出來的結果,是對文革的重新審視。對文革的重新審視,也出於右派對大饑荒等議題的出招(誇大死亡數字),於是引來左派反彈,讓整個社會有重新審視文革,思考用「全負面的十年浩劫」(不分領域,不分時間階段)來描述文革是否恰當。

「改革開放」到現在仍然是正面詞;可是,打薄後出現的「改開集團」卻帶貶意(鼓吹把國家資產「賣光」、行完全私有化的自由市場經濟體系)這就是近來浮現的國情認知的新角度(「改開」角度)。下文,便用這角度來審視六四;把六四不再定格在天安門廣場(此處沒流血),乃至有流血衝突的木墀地;而是把六四放在中國局勢及世界政治形勢(右派是主流)下來審視。
行文者可能並非來自學院,文筆有點民間氣息;在不那麼精彩的文字中,卻到位地點出了六四的「多元」性。即使讀者未必認同下文的分析,可是,它確是近來新形勢下,國人重新思考「中國往哪裏走」的具體反映!文章本身有一定的時間意義。】
────────────────────
下文原出處為「華岳網站」
平反六四为谁利益,六四到底是什么
作者: 溫暖陽光(...) [199615:11877], 14:37:50 06/10/2012:
- 論劍談棋 豪杰盡聚 - 華岳論壇 - http://www.hua-yue.net/ http://washeng.net/HuaShan/BBS/shishi/b5current/199615.shtml

64是什么,64代表人民吗
如有人说当时邓不代表人民,所以64就代表人民。按照这个逻辑,难道蒋介石不代表人民,汪精卫就代表人民?
文革结束以邓的意思是:还要搞社会主义,只是以前四人帮搞得不是社会主义。说明当时多数工农认同社会主义,如果不认同,那邓直接说搞资本主义就可以取得支持了。当时任何精英欺骗老百姓必须打着社会主义牌子,说明如果不说搞社会主义改革就无法执政,这说明资本主义很臭,民意不支持搞资本主义。邓当时也是赌一口气:你毛泽东说我不行,我偏要搞我那套证明我比你毛泽东还行;邓可能按照觉得按照苏联那套搞,再加上一些市场因素能搞好。邓于是把毛泽东重工业高积累的政策转到轻工业上,把以前积累的东西发了一些奖金,工人农民都以为邓的社会主义不错,总是当时的工农都认为搞社会主义不错,反正不搞资本主义。当时农民还没有被64私有化思想的那些人搞到血汗工厂,觉得这个社会主义有奔头;工人觉得社会主义铁饭碗加上增长工资,还不用怎么听领导的也不错,当时工农是要搞社会主义的。反正64前工农不支持资本主义。
邓没搞社会主义民主,而且可能对子女文革受罪感到对不起子女,因此造成了腐败,(这种腐败比现在市场化好的多)但当时这些腐败的人还没有要把国企私有化给自己。当时工农对腐败不满,但知道的不多,加上自己生活有保障,都是无所谓的状态,就算要反腐败,只是在社会主义的状态下反腐败。64当时的领导者是:一些右派精英被美国洗脑,认为搞新自由主义经济加上美国那套就能好,他们是64的领导者,这些人暗中勾结美国情报机关要推翻社会主义当时赵想利用学生推翻邓,他本人代表的势力受新自由主义影响,想通过和学生唱双簧搞自我政变推行类似于叶利钦的那套东西64参与者:学生很多人是想变成资本主义,还有一些人被忽悠去反腐败;有一些人是去北京凑热闹,比如当时我认识一个军校学生去偷偷去北京看着玩,回来被开除,有的人觉得好玩也跟着参与;还有一些是认同毛泽东思想的反腐败的人,他们被骗去了;还有一些做生意的人也去支持64的领导者利用城市里的部分群众对腐败不满(当时基层基本保持毛泽东时期干部作风,腐败不厉害,一般人不咋注意)的心理打着反腐败的旗号达到他们推翻社会主义,把生产资料私有化的目的,总之是把一些群众当炮灰。但当时的知识分子比较右,想推翻当时变成资本主义的学生也有不少。
64没有被镇压前社会上广泛认为64是要把中国变成美国那样的资本主义,(我当时上高中,接触的人也不少,有军队的、同学、工人,家长,他们都认为64就是要把中国变成资本主义)所以多数工农和普通干部邓主要群体都不支持:工人当时有稳定工作,基本福利都有,大多数感觉变成资本主义就会失业,所以不支持;当时大学以外的学生基本不支持64因为学生能考上大学可以分配不错的工作,不能上大学当兵也能有个固定工作,上中专或者技校也同样能有稳定能分房子的工作,所以感觉64如果成功自己就无法分工作了,反正也心里不愿意64成功,并且大部分在校生的家长都在政府或者国企等处有固定工作,学生们觉得64如果成功家长就失去工作,当然不会支持(比如我们班当时大都不支持,有个人就说:我家有好几个党员,我不支持)一般普通干部和工人都有稳定工作,领导腐败也不厉害,他们不支持;军队的中下层军官基本上是毛泽东思想教育的,谁再有本事也不可能让他们忽然变成支持资本主义,认同毛主席的还是多数,军队当时保持这毛时代作风腐败不厉害,军人就是靠国家给钱过日子,没形成既得利益集团,如果推翻社会主义和共产党,觉得自己前途渺茫到社会上不会干别的,所以大都不支持(38军某师长那是特殊,不代表多数人,也许有什么内幕。以前家里在军队,所以认识很多军队的人,比较了解中下层军人想法);农民生活当时觉得有奔头,(当时打工能赚钱,但没有现在资本家这么凶恶)而且农民也有毛时代的爱国主义,反正觉得跟美国人动乱肯定不是好事,多数也不支持;军队的普通士兵当时复原就能分配一个稳定的国企工作,如果64成功自己的前途就破灭,所以不支持,而且当时有很多士兵在北京被打骂,心里很愤怒,后来要镇压时候他们有的就自己想开枪(当时社会上当兵的一般属于混子比较多,我当时的同学就告诉我到北京如何被打骂,心里比较仇恨)。所以64当时的方向不具有民意基础。
我们看,大多数社会中下层成员都不支持64的方向,64不具有成功的民意基础,64根本是空中楼阁,不可能成功。64就是在不具备民意基础的情况下,共产党内上层要推翻社会主义实现个人野心的领导和一些被美国新自由主义洗脑、和美国情报机关勾结的学运领袖学者相互勾结唱双簧,忽悠了一少部分群众做炮灰,去实现推翻社会主义和共产党的牌子,把中国变成叶利钦样式的资本主义,甚至殖民地目的上层知识分子的政变活动。就一些不掌握绝对权力的上层领导勾结一些上层学生,不具有民意基础,如何能成功呢不具有民意基础的高级知识分子政变是不可能成功的。64的目标根本不代表人民。

64的多数人被清洗了,只是党内高层不愿意平反才不能平反?
具有64思想的党内领导人和基层的多数根本没有被处罚,反而掌握了大权:当时64被镇压,和邓小平同时代的党内老干部和普通群众都认为邓小平这套有问题,必须改变了,这是邓小平经济改革遇到的问题不能进行下去的问题。但是改革是邓小平取得领导权的命根子,他不能不搞经济改革,老干部和毛泽东时期培养的干部有些反对经济改革,那邓小平还要依靠右派知识分子,因此邓小平为了经济改革能顺利进行只能重用思想上同情64或者具有64思想的人64之后大部分具有那种思想的学生都参加了工作,现在很多人都到了关键岗位,他们是被邓小平默许,加上党内右派的提拔的情况下占据了关键位置现在党内认同64那套私有化方向的人现在掌握着政权。我们看,现在不少经济学家和关键岗位的人具有64思想,说明共产党高层很多人很想平反64。后来实行私有化国企改制让很多人侵吞了国企,美国势力也给我国上层洗脑,这些人侵吞的公有资产必须推翻宪法才能合法,这些人很想政改推翻宪法,平反64就说明现在私有化市场化的道路是对的,这就更容易政改,所以现在既得利益集团很想平反64达到自己的目的。所以现在是上层和很多人要平反64,但有老干部和民间老百姓的阻力。
民间反对64的群众是如何来的:这些年苏联解体和各国新自由主义私有化失败让很多群众看到了这套经济政策的罪恶,他们不愿意让国家动乱和自己受害;最近这些年的经济政策就是64的政策,很多工人下岗、农民去血汗工厂、普通市民没福利会很艰难,所以很多人不支持64那个经济改革方向民运的名声也不好,很多群众都反对;现在和64时期不一样,现在新自由主义私有化失败,全世界金融危机,虽然上层不想左转,但世界还是左转的趋势,中国百姓自然不支持64方向。中国共产党和苏联共产党不一样,中国共产党夺取政权以后毛主席总是发动群众运动,发动群众运动就锻炼了底层百姓,底层百姓也知道了一些资本主义罪恶的概念,原来群众没见过资本主义就只是嘴上说说资本主义不好,后来经历了这些年改革的迫害,这样让群众实践和以前的教育相结合,就很容易明白资本主义的罪恶,比如80后以前上学的学生(包括80后)上学时期起码学校教科书上有说资本主义罪恶、阶级的内容,这让他们脑子里存在着这种概念,后来工作以后受到压迫自然就明白了资本主义有什么不好。(苏共解体以前并没有实行资本主义,群众没看过资本主义什么样,也就不恨,所以叶利钦他们上层政变时候群众漠然,因为群众听他们忽悠会觉得也许比苏联更好。中国这个改革是诈骗,打着红旗虽然骗了不少人,但也让人具体感觉了资本主义的罪恶,这样反而给他们政变造成了阻力)。
 
64成功现在中国就好了?打下去64造成腐败?
64具体运动被镇压了,但64具有64思想那些人掌权了后来中共执行的经济政策就是按照64那些人的方向进行的,现在这些严重问题就是私有化新自由主义造成的,所以现在的严重问题本来是64思想造成的。64当时世界正在右转,如果64成功了,中国就彻底变成叶利钦的俄国,中国的国企必然被瓜分,那些瓜分的财富必然合法化,那中国殖民地资本主义就成功了,共产党的红牌子被推翻,现在根本不用政改,所以64如果成功,中国现在就成了拉美,中国更坏,并且着一些都是合法的。现在他们掠夺是非法的,所以要政改)现在等于你的房子被抢,你还有宪法这个房产证,64成功等于你连房产证都没有,你永远无法收回房子。64思想就是现在汉奸卖国、坑害工农的根源。
64的某些人看到国企工人不支持他们,他们恨国企工人,于是他们想到私有化国企,让国企工人下岗,然后逼迫国企工人支持他们私有化。他们的想法是:我打着共产党旗号让你下岗,然后我忽悠你跟着我推翻共产党。不过工人没那么好骗,国企下岗工人大都成了最反对极右政策和政改的。很多国企工人偏偏不上当,国企工人看到了这些人的阴谋,这些人用下岗来忽悠工人,工人偏偏相反就支持共产党的牌子不让私有化合法。很多民晕精英思想严重,以为工人农民很好忽悠,其实现在普通工人和普通干部很多提起私有化就骂,而且骂W(),这说明毛主席说卑贱者最聪敏是很对的。极右势力那套只能忽悠一些书呆子学生,你如果跟街头痞子说私有化国企是为了他好,他立即骂你。极右势力为了不让人信仰共产党就鼓吹什么都不信,结果工农最实际,很多工农啥也不相信,所以极右忽悠一点没用,他们看得很清楚,他们只能忽悠写书呆子大学生。他们打着共产党牌子忽悠人也有害处,他们必须表面上宣传民晕和美国勾结,这样普通不谈政治的人都有这个思想。(我有个女同学,我本来跟他谈左派的事情,但说起民主运动,她立即说:你们不要妄想和美国勾结搞乱中国)
64当时虽然没有什么群众支持,但当时人们思想被忽悠的右,也没有群众和他们上街对抗,资本主义的危害也没有显示出来,所以当时是中国政改成功变成资本主义的最好时机64失败让极右势力错过推翻宪法变成合法资本主义的最好时机,拖延了30年左右,世界形势发生变化,资本主义在中国危害很大,民间左派产生了,现在他们打着群众的旗号闹事,就会有民间左派提出和他们相对的口号回复社会主义,他们就很难办所以64失败让极右势力错过了最好时机,才让左派迎来了一定的复兴,才让极右买办的政改不容易成功。(那时候没有什么群众和他们直接对抗,他们忽悠很多人似乎掌握群众,显得他们代表群众,现在他们再忽悠群众,也会有民间左派和他们对抗,他们就很难显得代表群众了。以前他们可以装作代表民意,现在他们只能靠政权来强行推行,就失去了很多合法性。现在他们有了腐败财富,他们说选举民主,民间左派可以提出公决宪法公有制,公决腐败财富,选举国家和企业领导这些比右派更民主的措施。
有人说,64那些私有化没错,只是没政改造成的。请问,如果你的经济政策没错,你不对现在问题负责,那为什么你说成绩是你的呢?为啥俄国和拉美实行了类似美国的政治框架,但之行了私有化政策之后也出现和中国一样严重的问题?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你们经济基础变了,你们就成了蒋介石,你们的政治根本不是共产党,所以根本不是什么共产党牌子造成的问题。毛泽东的体制产生毛泽东的经济,难道毛泽东体制会产生蒋介石经济?

反对平反64就等于跟邓小平绑在了一起?平反64谁的利益最大化?
党内买办势力在私有化初期打着邓小平牌子可以阻挡左派群众和干部反对他们的思想,但因为邓镇压64和坚持党的领导,现在邓已经成了政改的阻碍。现在党内极右势力否定邓小平就可以让人认为共产党毛和邓没好东西,只有走极右美国64的方向才是正确的,所以现在这个阶段极端反邓对极右势力大领导最有力,这就等于体他们清除障碍。(比如最革命的周群等人只骂邓,从来不说别的极右领导,这让人很疑惑他们的目的)只有搞臭邓小平,64才具有合法性,那么政改推翻牌子实现合法的极右买办资本主义才可以。总之现在这个时期专门反邓对政改的温最有力现在专门反邓的目的就很可能是为政改派做事。
右派里有不少群众认同邓小平,如果有上层公开反邓,那右派就可能分裂,所以极右势力派一些人利用左派拥护毛的心理忽悠左派专门骂邓,这可以让左派群众为他们火中取栗。所以乌有之乡后来不怎么谈邓让极右势力气急败坏。
邓小平的想法可能是:对毛主席不服气,认为自己的那套对,他想在社会主义框架之内搞的比毛主席好,这样显示自己伟大;邓小平虽然不坚持工人阶级领导,邓小平说的四项基本原则是不推翻共产党的牌子,邓小平也不认同买办和汉奸。总之,邓小平就是维护共产党牌子,但具有右派思想的一个犯错误的领导。邓小平死以后国企改制、各种私有化盛行,那些人都打着邓小平牌子,但他们也拿不出邓小平说那些话的证据。邓小平最坏也是像蒋介石那样还具有一些爱国民族主义思想的领导,他还维持共产党的牌子(宪法像房产证,如果这个没了,那没办法了再变成社会主义了)现在的极右势力是为了自己和美国老板的利益搞政改分裂中国,他们就相当于汪精卫。现在最凶恶的买办极右势力为了自己的利益跳出来搞私有化政改分裂中国,这还不如邓小平,当蒋介石和汪精卫斗争的时候,共产党当然也支持蒋介石.现在反邓最符合买办势力,所以打着反邓旗号平反64就是忽悠左派支持极坏的买办势力。说反对平反64就等于跟邓小平绑在一起极其可笑,这就好像说毛主席的共产党反对汪精卫就等于跟蒋介石绑在一起一样可笑。
64领导和大方向是反动的,地下被利用的群众是好的,所以我们反对平反64,但也对那些无辜死去的人表示哀悼。比如杜月笙参与412大方向是错的,我们不能因为有不少善良的工人被忽悠去危害革命,就认为杜月笙这个行动是正确的,应该平反。
邓当时可能也根本不像现在精英忽悠的那样,邓秘密报告要搞资本主义:那些说邓秘密谈话的没有任何录音和文件,只是他们自说自话,邓的回忆和出版也没有说过要搞资本主义;现在精英忽悠说邓有秘密谈话,那完全是打着邓的旗号为他们反人民的极右市场经济政策找借口。

64大方向是反人民的,平反64就是为了买办政改,所以某些人就不要忽悠了,也不要把大家当傻子忽悠。如果有人忽悠平反64,那我们也可以提出平反文革,如果他真心实意的,那他应该同意平反文革。(现在某些人幻想再来64,那是做梦,当年那些人还没有财富和罪恶,现在有了那么多财富和罪恶,再来64就等于为权贵推翻宪法。你们还用民主忽悠,你们就不行了,因为你们推翻宪法树立自己宪法就不是民主的,群众完全可以提出在没收腐败财富、企业产权属于人民的公有宪法和私有宪法之间公决,这等于公决腐败财富。群众提出对财富民主,你64就无法同意,如果你不同意,那就是反民主。) ...

1 則留言:

  1. 這篇文章指出: 六四具體運動被鎮壓, 但六四分子除少數外, 沒有被罰, 有些還當權. 六四分子其實沒有那麼大的民間支持.世人尤其是被六四教嚴重洗腦的香港人完全不明白.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