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2年6月15日 星期五

李旺陽為誰而亡

【批註:同情李旺陽。因而知道下文未必為一般人接受,但,值得多聽一種意見。
搞政治,有極殘酷的一面(香港加入激進陣營的青少年「善良」地不知道有這一面)。當年越戰的金蘭灣事件,乃至近年(無可能發生的)北韓擊沉美製南韓艦艇的)天安艦事件、以及當前的敘利亞屠殺,都疑點重重。李旺陽之死也作如是觀。
別少看已運作得相當成熟的外力(如CIA。伊朗的核科學家也可以在伊朗境內被逐個暗殺)。外國力量對中國地方的滲透及介入,別以為是沒可能。
始終解答不了一個大疑問:李旺陽之死,誰得益???值得深思。
────────────────────────────────
李旺陽為誰而亡
(原出處)華岳論壇 [天下論壇] 發送悄悄話

一些人在追問湖南邵陽民運人士李旺陽突然死亡的真相。其實,真相明擺著,李旺陽是他殺的。
62歲死亡的李旺陽兩度入獄,前後坐了23的牢,可以說是個人付出了巨大代價。按照那些對李旺陽百般推崇的人的說法,他坐牢時吃了許多苦頭。既然如此,這次李旺陽出獄後,本身貧病交加,那些關心自由、人權,關心李旺陽這個民主斗士的人和團體,都應該暫時不要去打擾他,讓他好好休養生息,過幾年安穩日子,至少也該讓他好好養一段時間的病吧?但實際上不是這樣,李旺陽出獄不久,就有香港的記者千方百計去采訪他,讓他再度發表許多指責中國大陸的言論這不是在把可憐的他再次往火坑上推嗎?
隨著時間的推移,六四已經越來越被中國大陸的年輕一代淡忘。因此,又到六月這樣敏感的時刻,希望繼續讓六四話題發酵的人,迫切需要一些刺激性的資料需要找到李旺陽這樣的人來重新勾起人們對那段歷史的記憶。筆者來自大陸的未經證實的消息說︰就大陸官方本身來說,在六月和中共十八大前這樣敏感的時刻,明顯是維穩為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大可不必此時讓李旺陽這樣的敏感人物出事,更何況,以官方機構的力量真要置李旺陽于死地,完全可以借他接受香港媒體采訪再度發表有關言論而抓他入獄,何必要在醫院這樣的公共場合謀害他?因此,有大陸官方人員猜測,李旺陽早不死晚不死,在監獄關了這麼多年都沒有死,偏偏在64日剛過的第二天這種極端敏感的時刻死去,剛好能夠成為六四追隨者們發泄怨恨的導火索,如此過于湊巧,實際上說明他是被敵對勢力設法搞死的,目的就是為了在六四敏感時期給大陸政府栽贓,以煽動起人們反大陸和仇中共的情緒。只是因為大陸官方還沒有找到敵對勢力插手的證據,李旺陽之死的真相確實還有待調查,所以才不敢這麼公開說。
筆者是不太願意相信這位大陸官方人士的猜測的,畢竟,沒有證據的猜測自然難免被說成是瞎猜和造謠。不過,客觀上,我覺得,如果不是相關媒體急于去采訪剛出獄且重病纏身的李旺陽,如果這些年來民運人士們不對李旺陽給予過高期待使他承受過大壓力、急于消費他的價值,而是能夠從關心人權、關心同志的角度出發勸他暫時謹言慎行,多加保重,養好身體,那麼,李旺陽是不會這麼快就再度入獄、剛出獄又遭遇意外死亡的橫禍的。從這個角度來講,不管李旺陽那天晚上究竟是如何發生意外的,客觀上,他確實是遭遇了他殺,而導致他殺元凶,恐怕正是他的戰友,這些急于把李旺陽樹立為新的在大陸境內的斗士象征的人。

現在,有些人始終在宣揚說當年六四過程中死了多少人,可是,也難免讓人質疑,當年六四中的那些風雲人物,說民主奮斗說得最起勁的人,最後往往都安然出境到美國這樣的天堂里去了,下地獄的都是他們口中百般推崇的無名英雄客觀上,這嚴重削弱了民運領袖們的公信力,有些鼓吹民主、自由、反抗中共最起勁的人,自己始終是處于安全地帶,卻習慣于煽動別人去做炮灰,這難道還不虛偽嗎?就像李旺陽,才剛二度出獄,病還沒有養好,就有人迫不及待地去采訪他,讓他發表就是砍頭也不回頭這樣的以死明志的言論,把他塑造成甘當民主烈士的悲壯形象,然後他真的就不明不白的死了。這難道還不是授人以柄,使人相信李旺陽實際上是自己戰友同志們的利用物和犧牲品嗎?這樣做對得起吃了23年牢飯的李旺陽嗎?這種情況下,就是大陸官方說李旺陽其實就是被敵對勢力故意謀害栽贓的,也會取得許多大陸百姓的相信。
如果是這樣,李旺陽死得真可憐。現在有些人給予死後的李旺陽以很高評價,似乎是期待出現更多的李旺陽,也就是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夠為了他們口中的民主自由去和中共作對,最好也是不明不白的都死了,這樣就可以給中共政權抹上更多罪證,就好像現在達賴陣營不惜違背佛教禁止殺生的教義而肯定僧人自焚一樣。只是這樣做,未免對這些不明不白為民主而死的李旺陽們太不厚道也太不人道了,這也可能把民運引入接近恐怖主義手段的可怕歧途。中共現在把中國打造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中國大陸實力蒸蒸日上,李旺陽所在的湖南也因經濟社會蓬勃發展而為周強積累起良好的政績和聲望,而民運卻不斷地走下坡路,要是再滑入到栽贓、玩陰謀、搞恐怖主義的泥潭,那就更加窮途末路了。 
-----------------

頭條日報 P22  |   港聞  |   幸福摩天輪  |   By 潘麗瓊  2012-06-13
李旺陽「炸彈」   
李旺陽自殺疑案,疑點重重。任何有良知的人,聞之都會憤怒和痛心。
  正因如此,此冤案已成為政治籌碼和狙擊政敵的炸彈。多名人大及政協表態,去信要求中央徹查事件,甚至即將離任的周一嶽都公開談論此案,可見政客深諳「李旺陽之死」是一把「良心的尺」,不表態,就會被視為與奸官「蛇鼠一窩」。
    泛民明白「李旺陽之死」的政治威力,看見死前毫無知名度的六四無名英雄,竟可在召集二萬五千名市民上街為他申冤,於是發起全球聯署行動,盼收集十萬人簽名,並要求梁振英在七一當日,轉交訪港的國家主席胡錦濤,以促請中共徹查真相。」行動不僅是要求徹查冤案那麼單純了,而是借此作為政治武器,打擊梁振英的民望。
    李旺陽變成了泛民的一隻棋子,去「將」梁振英的「軍」。稍有常識的人,怎會不知道香港作為特區政府,難以向中央施壓?把希望中國改善人權的訴求,與候任特區政府的威信捆綁一起,又是否合理?
    香港民間向中央施壓,是正當表達言論自由,但挾民意迫梁振英表態,甚至迫他向胡錦濤施壓,即使放在普通人的層面上,也是強人所難,更違反了言論自由的原則,伏爾泰說:「我未必同意你的觀點,卻會冒死捍衞表達觀點的權利。」不表達觀點也是言論自由。
    我贊成要求中央徹查事件,但是否要特區政府捲入漩渦?
    巿民在要求徹查李旺陽之死的同時,又是否意識到,民意正被政客騎劫,作為與候任政府政治鬥爭的工具?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