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4年9月22日 星期一

《值得做漢奸嗎?》劉廼強--震驚,敬希一讀及廣傳。Dan Garrett是誰,看下文。Morton Holbrook III、Clifford Hart Jr.都在香港活動!!

彼此意見不同可以協商,收錢做事、「企硬」則是另一回事了。
收錢為外人破壞國家民族利益、在港蠱惑青年,這種人,叫漢奸。
下文重要!!敬希廣傳。
Dan Garrett是誰,看下文。Morton Holbrook IIIClifford Hart Jr.都在香港活動!!
─────────────
《值得做漢奸嗎?》劉廼強

在以往,一般市民對外國勢力干預香港事務,大多只憑感覺和猜想所以反對派不單肆無忌憚,更經常「惡人先告狀」的反駁:「你們這些『五毛』,說我收錢,有什麼證據?」好了,通過最近黎智英的「黑金門」反對派,特別是公民黨的「紀錄門」爆出來的資料外國的干預,不但有眉有眼,網絡分明,玲瓏浮突各神棍政客倉皇失措的回應,結果是越塗越黑。對我來說,這基本上都應該是見怪不怪的了,但這回我也不能不震驚。
第一點使我震驚的是,漢奸竟然有這麼多。我們見到有些年青人動不動就揮動「米字旗」、「龍獅旗」,會罵他們:「你們要爭民主的話,也用不着抱着殖民主義的腿不放!」然後心底裡還多少會原諒這些書也沒有讀好的不懂事小孩子。但是我們今天見到數十名大學教師、法律界人士、前高級公務員站出來支持反政改的罷課和「佔中」,而他們不但明知有外國勢力介入,而且還收他們的錢,跟他們開會,與外國勢力的代理人,甚至代表一起策劃這些顛覆特區政府種種跡象說明,這些受過高深教育,有一定的社會經驗和社會地位的中年人,是在有意識地主動與外國勢力合謀奪取香港管治權,而置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和香港的繁榮和穩定於不顧的,這些人如果不是「漢奸」,我怎樣也想不出另一個更加適合的稱謂。而且我們「捉奸在床」的漢奸還原來有這麼多,還未暴露的,恐怕還不少!
第二點使我震驚的是,外國勢力竟然如此赤裸裸的公然介入香港的政改。公民黨的「英語小組」會議,公民黨至今亦沒有否認有這會議,只否認「有任何形式的會議紀錄」。這份爆出來的非官方會議紀錄部份內容,已經通過一些與會者拙劣的否認而間接證實了。當中有一個發言十分湧躍,字裡行間經常表他代表美國某些方面的Dan Garrett
紀錄顯示,Dan Garrett宣稱「這次回美國向頂頭上司匯報目前香港所處境況及我在港推動的工作進展。華盛頓要求繼續在香港推動民間、社會力量爭取民主訴求運動,尤其是推動青少年在社運扮演先鋒角色。」Dan Garrett又指,目前各方勢力與中國政府的抗爭都到了臨界點,很容易就會爆發,美國堅定支持罷課行動,正與鄧美晶的「社會主義行動」密切聯繫,推動鄧的「全港罷課大聯盟」的一系列抗爭行為。Dan Garrett更在會上「保證」,「美國會保護學生領袖,包括赴外國留學、定居。」
Dan Garrett是何許人?紀錄沒說,爆料的「民主真兄弟」也沒說。公民黨「查證之後發現,Dan Garrett是城市大學博士生。 大家能相信公民黨這些所謂專業精英們,於他們的「查證」中,竟然這最基本的社交媒體LinkedIn都沒有上嗎?欲蓋彌彰,根據LinkedIn的權威紀錄,這位城市大學博士生是一位五十出頭的衰翁,2011年才進城市大學修讀博士學位,之前他曾在美國不同部門從事過接近30年的情報工作,來港之前的職位是:美國國防部Division Chief,高級間諜也。此君既不年青,但又未到退休年齡,突發雅興來港求學。同一時間,另一個也是突然變身為學術界的老特務,壟斷了香港八家大學通識課程開發和試教工作的中文大學港美中心主任Morton Holbrook III以及他的舊下屬,「顏色革命」老推手,美駐港總領事Clifford Hart Jr.(夏千福)都一同聚首香江還加上介紹黎智英與緬甸軍方,於「七一」遊行前再來港與其遊河密會的美國防部前副部長沃夫維茲難道這都是偶然?回溯一下,背後已經步署多年了。
第三點使我震驚的是,原來不但大學領袖,連尚未成年的中學生頭頭也是外國勢力的同伙。起碼開會的學生領袖們絕對不是天真無知,受了蠱惑。他們是完全知道「真普選」、「佔中」、「罷課」等是什麼一回事的,還要為虎作倀,籌謀獻策,簡直就是蒙着羊皮的小惡魔。原來價錢也不貴,跟他們的前輩柴玲、王丹、吾爾開希等一樣,不外就是受美國保護,「赴外國留學、定居。這樣他們就黑心把身邊的朋友、同學出賣,推上火線犧牲,他們自己就跟開會的成年領袖及其子女一起,悄悄退到後邊,開溜到美國。不過這回這些壞學生可沒有當年柴玲等人那麼幸運,「黃雀」之後,老鷹已經到位,而美國沒有當年那麼有錢,因而也不會那麼慷慨。
上邊這番景象,可謂矚目驚心。可以預見,正在展開的一場政治鬥爭,將會十分激烈。而且戰場就在我們家門口,我們多少都會遭受損失,香港也會遭受重大損失,弄得不好,往後我們社會與國家可能要付出很大的代價。香港是我們中國人的主場,而今天我們國家已經不容易欺負,所以不管怎樣,這場鬥爭中國一定會勝出,但這極可能是雙方都會傷亡慘重的慘勝。
事已至此,香港在劫難逃,我們唯一能做的,只有努力把損失降至最低。這個問題我已經思考了好幾個月,仍然堅持為己為人,唯一出路是與中央團結,合作,共禦外侮。即時來說,還未捲進賣國賣港漢奸核心的教師、社工、律師等,要看清形勢,明辨是非,臨崖勒馬,理智地把屁股坐穩於國家和社會整體利益這一邊。這裡我特別呼籲自命走過民主回歸路線的朋友,世上任何政治領導都不可能永遠風光於舞台上,也沒有任何政黨能永遠執政,但國家民族的利益卻是永恆的。在任何情況之下,也不管什麼原因,背叛自己國家民族利益永遠都是萬惡不赦,都不會有好下場。這是當年「文革」才剛結束幾年,我們民主回歸派力排香港主流意見,堅決支持國家在港恢復行使主權的基本理念。今天我們之間可以對政府有這樣那樣的不滿,但一到國家民族利益,任何矛盾都要暫時放下。現在普選已經垂手可及,為了一些技術枝節背叛國家民族,值得嗎?

中國人相信「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因此「愛國不分先後」。請掉頭向民主回歸方向邁出一步,救救孩子,也救贖自己的靈魂!

2 則留言:

  1. 漢奸一般老奸巨滑,香港年青人向外國傾斜,也許是殖民地奴化教育的結果;九七回歸後,奴化教育仍舊進行著,甚至於變本加厲,因為學生的老師,老師的老師早被奴化了,這樣的老師,老師的老師自然只能帶引出這樣的青年,可是年青人比較單純.容易受人擺佈,相信大多數青年朋友都還不是漢奸,他們的老師,老師的老師(教授),以及一些政客則大有可能!

    回覆刪除
  2. 怪只怪中央政府对香港太放鬆,太不作为而为反对势力有机可乘,現在应该撥乱反正,严正执法!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