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4年9月30日 星期二

為甚麼要用催淚彈,指指點點之前,請看《一位警長的分享》前線訊息!請廣傳!

香港前線最辛勞的警察,向你致敬!!
請把此件傳給警務人員,讓他們知道,市民明白,市民支持你!
───────────────────
我們這些安坐家中的人,要讀一位警長的分享》的前線訊息
尤其是尊貴的從政者如羅范椒芬之流,有感性卻沒讀資訊者。
憑傳媒有心佈置的圖片,你不清楚事實,不需急於指指點點。
=======================
一位警長的分享

經過昨天整日整夜的工作,很想與大家分享我的感受。
首先,我絕對認同大部份示威者是和平及有理性的,亦很想向那些為我們擋下擲過來的水樽,那些堅持和平信念且力竭聲嘶去叫人保持和平理性,及那些擋在我們面前,勸止示威者的恣意辱罵的市民示威者,表達衷心的謝意。
 我昨日原被指派到添馬路政總的出入口作人群管理,在那裏的人很和平,為他們的理想靜靜的坐下來。其後,約下午三時左右,因添美道/夏慤道有市民激烈的衝擊警方防線(即後來大部份人士聚集的地方),我們一隊約35人被指派到那裏保衛我們的防線。
路途中,見到金鐘的夏慤道已聚集了至少幾千人,而到那防線時,見到有示威者帶了口,眼罩,亦用保鮮紙遮蓋作雙重保護,我知他們已作出過衝擊。我們馬上作出支援,我站在最前線隔著鐵馬,並拿著長盾牌,以防止示威者越過我們的防線。
我在最前線,見到他們退到鐵馬12米外,我預知他們又再準備衝擊,而我的上司亦有此感,便拉起警告旗,用擴音機不斷警告停止衝擊。可惜,某部份示威者不理警告,多次作出衝擊,我們,包括我亦多次向衝擊者施放胡椒噴劑。不過,因他的裝備,胡椒噴劑起不了效果,他們返回後處,抹了抹又再回來。在不斷的警告以及使用胡椒噴劑的情況下,示威者仍作出衝擊,直至有一次,示威者將在我之前的鐵馬舉至腰間與我們角力,防線就要失守了。
後果會是怎樣?被舉高的鐵馬或會傷害到我們或示威者,又或者在防線失守後,人群會從一個小缺口湧入,他們或會被倒下的鐵馬絆倒產生危險。當我覺得無能為力的時候,便聽到一聲爆響,並見手擲催淚彈擲到我前面的衝擊者處。之後,在我之前的人群四散,換了一刻的平靜,隨之而來的便是水樽空襲,這些水樽擊中警車使警車損毀,也擊中我們同事的身體。這些水樽可能是出自不和平的示威者,也可能是來自無辜受到催淚煙的示威者。
我不能想像會有什的後果。可幸的是有示威者向擲出水樽的方向舉起雙手,示意叫擲水樽的停止,也有市民跳起及用手為我們擋開水樽。很感激他們和平理性的行為,再次致謝。
其後黎智英,陳淑莊,李華明等到了我們的防線前,用擴音機呼籲市民冷靜(當然也對我們遣責一番),其後我們的防線得以保衛, 我們亦留守在那裏,而防線沒有再被衝擊。
之後,我們知道有多處地方也被衝擊,並擲出手擲催淚彈,情況或者與我先前一樣。
我不知道高層的想法,我估計他們因多處曾受衝擊,且人群聚集在夏慤道所有行車線,交通被癱瘓。所以他們決定了用防暴隊去清場(但用的只有手擲催淚彈及防暴槍發射的催淚煙),我見防暴隊由夏慤道(金鐘向上環方向推進)行去,不斷發射催淚彈,將人群驅散。當然,效果並不理想,人群並沒有散去,亦引起一陣抗議及指責。
清場不成功,人群依然聚集,但大致也是和平理性的。我依然留守在原處,累,餓,被奚落恥笑和侮辱。我只能罵不還口,緊守自己的崗位。期間,我聽到有團體及一個自稱是黃洋達的人分別用擴音機指稱警方使用了橡膠子彈去傷害示威者(其實實情並沒有),作出了譴責,又牽動了本來平靜的示威者的情緒,我們又捱罵。
稍有休息時間,見到whatsapp好多謠言,如有解放軍坦克入港,懲教消防加入清場,甚至有人說零晨十二點不離開的視為暴徒,會以武力清場。
在崗位期間,曾多次聽到有同事的警車被市民圍困,要其他的同事去營救。到零晨兩點左右,我便親眼目睹某部份示威者的行為。
當時,我又從通訊機得知有同事的警車在夏慤道的警察總部外被圍果,且見到有人在天橋(夏慤道警察總部外的天橋)上向下擲下水樽。其後,見到有同事營救,並擲出手擲催淚彈驅散示威者,解救了同事。但換來的是群眾一浪接一浪的口號,指警察濫用暴力,以及可恥。
那時,我按著我身旁同事的肩膞,與他們一同承擔市民的指責。我對長時間工作,沒有預期的下班時間,肚餓以及接受指責辱罵。我沒有怨恨,真的。我只是抬頭看著天空,我在想,上帝是否在看著我們人民與人民互相的仇恨,祂會怎樣想呢?
說了這麼多,我希望道出我的所見所聞,還希望提出幾個問題讓大家思考。
1)有人說我們設立的警察防線扼殺了市民的集會自由,他其實可以從其他地方進入防線後設立的示威區。若果是你,你會否衝擊?
2)對著一些不理會警告,定意要衝擊警方的人,你會怎樣做?你要考慮的東西是,不能即時拘捕他,因主要目的是防守,以及人手不足,又不能走出防線去捕捉他,也要制止他的衝擊,但又不想令他受傷,而你手中有胡椒噴劑(但沒效果),警棍以及手擲催淚彈,手槍。我不是給你限制,實際上,我們只有這些東西,你會如何選擇?還是有其他的方法?
3)接上題,如何平衡那些和平與不和平示威者聚集在一起的處理方法?你認為,和平示威者是否需要承不和平示威者帶來的後果?
4)最爭議的問題?若有混亂或有某些示威者施以暴力,有否需要清場?
可能各人有各人心目中的答案。這些問題亦令我深思的問題,奈何我不是決策者,我只能將我的忐忑,不安與難過交給主耶穌。

最後,給某些示威者的話:
我專重你們遊行示威的權利,我明白你的角色。但你們有否專重我們?有否明白我們的角色?
我著起制服,便是一個專業的警務人員。就像醫生一樣,醫生不會不救人或選擇救人,甚至對十惡不赦的人不作出施救。這便是專業。你們叫我們罷工,辭職或取病假或過來你的地方,這是侮辱我們的專業,亦都侮辱了你自己,因為你為著你個人的目的,已容不下別的聲音及理念。
我明白你們的角色,我明白你的理念,但抱歉我不會站在你的角色。但請不要在遊行示威時向我質疑及挑釁,因為你說什麼罵什麼,我亦只能有口難言,罵不還口。
請你明白警察的角色,我們不是你的敵人,或不要將你的理念強加在我身上,我不接受就當我是敵人。
請不要要求我在迫不得已向你噴發胡椒噴劑時,故意噴在你的胸口處。因為我若不制止你,對我,我同事及其他市民會有危險。
請不要對我說,你們的角色有思想,我們的角色沒有思想。
請不要對我說,你們是滿腔熱誠有理想,我們是冷血無情沒理想。
請不要對我說,你們有良心,我們埋沒良心。
請不要說你的角色是人,我的角色是狗。
請不要盡信謠言,用耳朵去判斷事件。
最後,請你不要因為我們的角色不同而辱罵我,甚至侮辱我的家人。
對於我而言,你們的說話不能傷害我,因為我的難過與不安已轉交了主耶穌。但我為我的同事感到憂心,他們內心有很多負面情緒,甚至怨恨。因為有很多我們受到的冤屈,永遠也不會被報導,而且他們面對上述的說話,只能啞口無言,有苦自己知。救主憐憫,叫平安喜樂落在各人的心上。

以上是我個人的經驗與感想,謝謝各位耐心的細看。也很感謝各弟兄姐妹支持和鼓勵,叫我感到主愛滿神家,謝謝各位。 

13 則留言:

  1. 你的分享是確信的。继續為搗亂社會和平的人祈禱。

    回覆刪除
  2. 支持為港堅守法治的警察們!

    回覆刪除
  3. 辛苦你們了! 尊業及克制的警隊!請繼續保持維護HK秩序,治安,支持警隊!

    回覆刪除
  4. thx for your professional service. God bless! May peace with you.

    回覆刪除
  5. 支持香港警察,維護香港秩序!

    回覆刪除
  6. 支持警察,加油,加油

    回覆刪除
  7. 多謝你的分享, 令我們沒有到場的更瞭解當時未知的事實, 警察加油!!

    回覆刪除
  8. 全力支持香港警察執法 !

    回覆刪除
  9. 警隊所受的辱罵,我們是感受到的,多謝你們還守著崗位,全心全力的支持你們,希望你們家人平安,支持香港警隊!支持警隊你們執法!加油!加油!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