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4年9月30日 星期二

常洛闻:香港“占中”,诉诸马路民主就能解决问题?

是內地年青記者寫的,好文!!香港,真的在末落!
「这些(下文指:要玩自拍式的happy,有催淚彈便哭便投訴「暴力」)固然是普通人都有的弱点,但既然打了革命的旗号,就要有革命的觉悟。政治需要忍耐和妥协,革命需要决绝和牺牲,两样条件都不具备,又想拿到两种行动的好处,不知道行动的初衷,到底是要达到什么目的?」──詳見下文
────────
常洛闻:香港“占中”,诉诸马路民主就能解决问题?
2014-09-29 09:24:59

928日,香港学联以及“占中三子”借学生围政府,进行罢课的机会提前发动“占中”。我当时就在现场,在采访这条意料之中的突发新闻时,发生了不少耐人寻味的事情。
我到达现场的时候,行动刚刚开始,还以学生为主体。泛民主派的何秀兰等立法会议员,一向以反共为己任、涉嫌替外国输送现金给立法会议员的壹传媒主席黎智英,“占中”发起人戴耀廷等等轮流登台鼓噪。本地电视台的报道充满悲情,我的微信当中有几个群组以香港知识分子和早年从大陆来港的知识分子为主体,也对学生表示了相当的同情,多数认为争取民主值得自豪,手段倒在其次。

“占中”发起人戴耀庭等等轮流登台鼓噪。
戴耀廷(左二)等人登台鼓噪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群越聚越多,警察反而成了弱势。借着声势的倒转,部分人开始越过高速护栏,占据马路,并高喊口号,要求港府高官全数下台,引入公民提名,一人一票进行“真普选”,释放因袭警被捕的黄之锋。
下午三点,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梁振英、政务司长林正月娥召开记者会,再次讲解人大的决定和政改目前的进程。示威达到第一个小高潮,各种反政府、反共旗号也开始出现,示威人群的构成开始复杂化。
下午三点,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梁振英、政务司长林正月娥召开记者会,再次讲解人大的决定和政改目前的进程

梁振英:占中是违法的胁迫行为
到傍晚时分,示威人群的人数达到顶峰。除了现有口号之外,还出现了新的口号:“开闸”,意味要求政改方案引入公民提名;“开路”,意味要求警方允许示威人群进入政府总部区域;“dismiss”,意味要求防暴警察撤退。警方没有升级武力,但对展开冲击的人群喷射胡椒喷雾,同时开始部署镇暴部队。
入夜后,示威人群展开第二轮冲击,试图进入政府总部和立法会大楼。警方的防爆部队释放投掷式催泪瓦斯,并用盾牌将人群推回到警戒线以外。
截至发稿时,警方没有做出进一步的清场行动,但对峙仍在继续。
到了这个阶段,我所在的群组出现了意见分化。港人多默不做声,经历过内地的学生事件,从内地来港的知识分子多对学生运动表示同情,认为警方没有必要使用催泪瓦斯,还对这种违法抗命的形式表示容忍和赞赏。

事情进展到这一步,已经很难让人用单纯的眼光去审视时态发展。以下仅是我的一家之言:
首先,从拍到的照片和现场的组织情况,比如设备的分发、口号何时由何人带领等等细节来看,这次示威并非临时起意。暂且不说几位领军人物的背景是否真如传媒所讲的一般纯洁或者可疑,单就现场情况看,绝非是单纯的学生运动这么简单。香港本地传媒一再呼吁警察手下留情,学生运动没有敌人,但混杂在学生当中的人,可能并非希望学生运动能够善始善终。
其次,占中也好,围困政府也好,阻塞交通也好,都是违法行为。香港自诩法治社会,司法独立也是香港能够立于世界的重要基石,但如此大规模、有计划、有组织地践踏法治,竟然还能够得到大面积的同情和支持,我相信除了政府的问题,香港社会本身是不是也因为怨气过重而找错了发泄对象?毕竟能够影响香港大部分普通人生活的并非北京或者特区政府,而是掌握着香港市民经济的大财团。
第三,就香港本地而言,争取民主值得鼓励,但民粹气氛并非今时今日刚刚形成。如果所有的不满都诉诸马路民主,挑动民意来逼迫政府,那么一个如此微小、如此发达、但又高度不平衡的脆弱经济体,生产力和创造力又在哪儿?民主热浪之后,要如何生活?
第四,民主权利是基本人权,不管普世价值的说法是否为人接受,民主是必不可少的人权追求,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暴力冲击行政立法机关,对抗政府,胁迫中央,是否也是“普世价值”的必要组成部分?让我想起了曾经有一次采访游行,泛民的一位议员半路离去,理由是理发师的预约到时间了,必须赴约。在今天的游行中,也有大批参与示威的市民一开始高高兴兴拿手机自拍,催泪瓦斯一发射,痛哭失声手足无措。这些固然是普通人都有的弱点,但既然打了革命的旗号,就要有革命的觉悟。政治需要忍耐和妥协,革命需要决绝和牺牲,两样条件都不具备,又想拿到两种行动的好处,不知道行动的初衷,到底是要达到什么目的?
第五,我是内地背景,这一点在香港具有天然的道德弱势,因为在香港人看来,内地既不民主,也不公平,更不自由,也就不可能先进。如果真的从内地的角度考虑,香港作为华人社会最先进入发达社会的经济体,在民主发展上做出如此糟糕的示范,北京会作何感想?内地会作何感想?

不少内地来港多年的朋友对我的想法不以为然,他们认为利用民众的力量争取民主是值得自豪的伟大壮举,但是对文革有所耳闻的人恐怕都会对上街喊口号,给对手扣“独裁”、“专制”帽子,利用武斗夺权这种画面非常熟悉。中国内地用很短的时间做到别国没有做到的事情,自然也付出了别国没有经历过的惨痛代价,所以如我一样在改革开放后出生长大的人,所见所闻,大多数是执政党自我反省之后,进行改良,社会不断进步的情况。
而香港本地社会撕裂到这种程度,民众对贫富差距巨大、产业不平衡、人口结构不合理、工作制度不健全、社会治理与现代先进思想逐渐脱节等问题仍然视而不见,将所有不满和造成不满的原因都一股脑推给政治体制的不健全,是不是因为这样最容易接受呢?
值得一提的是,人大通过的是一个框架,立法会仍然可以在政改咨询第三阶段对框架进行否决。如果香港社会能够真正理性地冷静下来,让代表香港各个阶层的政党都能够以较为理性的方式沟通,使泛民、建制的力量能够逐渐平衡,同时利用好现有的政治制度,让特首能够做好沟通中央和地方的桥梁工作,那么政治制度的不完善能够逐渐改善,中央与香港的政治互信也不至于如此低落,很多社会问题能够更好的解决,某些势力的煽动也不至于这么容易起作用。如果每次都将诉求交给马路,将命运交给示威,香港的前途恐怕就不那么光明了。


http://www.guancha.cn/ChangLuoWen/2014_09_29_271903.shtml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