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4年9月24日 星期三

在罷課一事上,李國章比忙於上汪明荃節目的沈祖堯更有格!更似一個中文大學校長。

在罷課一事上,李國章比忙於上汪明荃節目的沈祖堯更有格!
更似一個中文大學校長
───────────
2014-9-23  李國章發聲明:我關心  稱中學生罷課最令人憂慮

行政會議成員、中大前校長李國章以「為何現時才發聲?」為題,發聲明強調「李國章會關心」罷課,衷心希望年輕人反思,繼續與中央對抗是否明智,聲明全文如下:
君子和而不同,在政改諮詢期間,我一直沒有發表意見,因為我認為不同看法都應該受到尊重,說到底,言人人殊,見仁見智,沒有人可以說只有自己那套才是完美的。
當人大常委會對香港政改作出決定後,我繼續保持沉默,因為我希望先檢視一下,這個決定對香港民主發展的意義,然後才發表我的意見。
 但當我看到校園變得政治化,年輕學子可能沒有看清全面真相,我就覺得,不可以再沉默。
中學生罷課是最令人感到憂慮的。有學校表示,針對學生罷課已有安排。我相信學校有能力自行處理,也應尊重學校自主。然而,孩子罷課,萬一有人叫他們參與佔領中環,做違法的事,你認為大部分父母都會處之泰然,視若無睹嗎?
不同的成長階段需要不同的生命體驗,中學階段最重要的始終是努力讀書。莘莘學子應該通過學習,多聆聽各方意見,建立自己的一套批判思考方法。
至於大學生,他們已經是成年人,有自己的想法,也能為自己的選擇負責。眾所周知,多年來,走課在大學校園是普通不過的事,甚至可以說是大學生活的組成部分。再說,罷課是否一種犧牲,實在不能一概而論,還須看程度而定。我們必須承認,犧牲也有輕於鴻毛,重於泰山的分別。
日前,被問及罷課看法時,我輕輕回應:「誰會關心?」(Who cares?) 本來,最正常不過的答案是「父母會關心」、「老師會關心」、「校長會關心」。事實上,「李國章會關心」,我的確關心,因我不想看到、不願看到、不忍看到莘莘學子在一時氣憤的情況下,做出損害自己前途的事。我衷心希望,今日的年輕人認真反思,繼續與中央對抗是否明智?到了2047年,我們這一代大多不在了,要承受對抗的後果的,只有年輕的一代;有可能要面對「一國一制」的局面的,也是他們呀。
無可置疑,的確有市民對人大常委會的決定有些不滿。但這個決定,究竟在民主路上是進步還是倒退呢?
1. 由現在的1200人增至5 百萬人能夠投票選特首,肯定是個進步,那怕這個進步未必盡如人意。
2. 我們將會有2-3名候選人可供選擇,假如所有候選人都不合意,市民可以投白票,這也肯定是個進步,那怕這個進步未必可以討好所有人。
3. 香港人可以按選委會四大界別和38個組別的框架,去探討和決定提名委員會的實質組成方法;這表示我們可以開拓更多進步的空間。
然而,如果我們不能通過政改方案,繼續由1200人選出特首,便會原地踏步,甚至連2020年的立法會選舉,恐怕也不能實現全面普選。
 任何有識之士都會意識到,人大常委會的決定確實改進了現有制度,就算英、美兩國政府都沒有提出任何異議。
我衷心希望那些反對人大常委會決定的朋友們,能平心靜氣思考幾個問題:
1. 你們追求所謂的「國際標準」,但事實上,世界上哪有甚麼「國際標準」?每個國家的選舉方法都不同。香港有其獨特處,我們應自求我道。
2. 港人重視法治是社會的核心價值,但你們公然倡議非法行?,衝擊香港法律,這真的對香港好嗎?
3. 你們為何堅持己見,將一己追求的理想強加在七百萬香港人身上?
4. 你們拒絕參與商討、重回對話,香港前途怎麼辦?
可以預見,近日立法會個別會議上不斷謾駡、人身攻擊、大吵大鬧的情況將會繼續,類似情況更可能擴展到社會其他角落。但這除了可以成為茶餘飯後的話題外,對改善政制、經濟及民生又有何幫助?我們更應該做的是有商有量,多考慮對方立場,為建設香港共同努力。即使大家對內地的處事方式有不順眼的地方,但跟中央溝通總比對抗好。
知我罪我,個人榮辱,何足掛齒?重要的是大家一起好好改善經濟、民生、追求社會和諧,建設更美好的香港。這才是頭等大事。

李國章教授
 行政會議成員
 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三日
--------------
風骨何在   梁建鋒《傳媒人心聲》
2014-9-16

  香港大學與中學罷課在即,年青人知識不足,思慮不周;卻熱情有餘,反叛十足,故有些學生投入罷課不足為奇。可悲是教育界領導們,不是趨炎附勢,便是但求名哲保身,連起碼的業職操守均欠奉,更無從談學者風骨。以中大校長沈祖堯為例,可說是在政治風潮面前為求自保而是非不分的典型。

  有學生團體因為某一政治理念發起罷課,於一名大學校長而言,當然沒權也沒有義務去左右學生的政治思想,罷課與不罷課也是學生的自由。不過,這完全不等於校長就要跟著罷課學生而起舞鼓掌。身為大學校長,維護學校的正常運作,以及保障所有學生平等學習權利是其基本職責。沈校長要做的是重申校方處理缺課的既有規定和程序,並且要採取行動確保不同政治取向的學生不會在校園內受到任何一方的政治壓力或欺凌。簡單地說,學生有權罷課,但不罷課的學生也不應受到滋擾。

  令人極度失望的是沈校長先是說會支援罷課學生,然後又開腔反駁前中文校長李國章有關罷課的評論。李國章指學生罷課是做戲,要真正有犧牲的話便應退學,留空學位給想讀書的人;沈校長反駁指學生減少上堂已經是犧牲。在此不必議論兩位校長誰是誰非,只想點出沈校長弄不清自己是現任校長的身分。李國章作為普通市民可以隨意評論,但現任校長便應保持中立,因為校園內並不是只有罷課學生,學生政見多元,不罷課的比罷課的相信還更多校長在此時作出挺罷課的政治表態,故然可以討好某部份學生,然而治校的公正性卻毀於其手上。這已經不是第一次沈校長討好政治活躍學生而放棄治校基本原則。

  香港社會陷入民粹危機,激進學生在個別傳媒助威下,批鬥能力之強曾拖垮港大校長是事實,有現任校長恐「前車之鑑」,可以理解。不過,大學的校長不單是向全體學生和教職員負責,也負有為香港社會培育下一代精英的責任。在社會和大學最需要你承擔責任,把持公正的時刻,卻只顧個人的榮辱而獻媚,實令作為校友者悲痛不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