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1年9月7日 星期三

科學館館長 給行政長官的公開信

一封走漏眼的公開信
也是V煞事件的段續發展


批註:這是一封可能被忽略的公開信。是朋友TF提醒才細看。
非常可惜由於公開信寫得不夠細緻(假設讀者都知道91日諮詢會有何爭議),加上涉及上下級處事的不合拍,粗看會被誤為是私人糾紛的大事化。然而,細看,及明白91日V煞衝擊諮詢會的細節及後續討論(即梁國雄部份報章說謊製造輿論),便知此文意義非淺!
這位有正義感、長期不忿傳媒及政客「屈」人(扭曲事實)的周劍峰先生,終於不吐不快了!他讓大家清楚知道:傳媒及政客可以單方面詮釋每件事、主導社會對事件的解讀,原來是因為部份高官(如公開信內的主管陳己雄)作風官僚、事不關己便懶得管,實行明哲保身,並要求下屬也跟他一起明哲保身。事實有沒有公告天下,道理能否伸張,他並不關心。
91日發生了遞補機制公眾諮詢會暴力事件為例,梁國雄把暴力合理化的方法是「屈」(誣蔑)林瑞麟,指當天出席者均由官方策動及組織;依他邏輯,他們才會粗暴地搗亂假諮詢──而這明明不是事實!!於是,這位周劍峰挺身致電電台澄清,一正視聽。因為他在場,於是所言擲地有聲!可惜,他的上司陳己雄卻……詳見公開信。

最近,也只有曾偉雄敢於企硬──當然,他的下場,有目共睹:天天被傳媒抹黑及攻擊!《AM730》的漫畫把他及李少光畫得極醜。
周劍峰的公開信可見,政府之敗,之弱勢,是部門內充斥著陳己雄之流的人。只做門面功夫、明哲保身。──忽然想起王光亞的說法,認為部份香港公務員沒有「以主人翁態度來考慮香港的未來」。做事不上身,不上心(打份工而已),明哲保身。

撐周劍峰──他在網上(如所謂的知識份子《信報》網)被圍攻(例如,說他做戲、凡政府官員都不可信……等等等等)。公務員不應有原罪,撐敢於向暴民化的示威者及政客說不的公務員,尤其是警方!!

====================

科學館館長:給行政長官的公開信
行政長官先生

我是一個行將(明年)退休的公務員,我對政治不感興趣,但我對政府內部一些行政運作長久以來導致很多事實真相未能讓公眾知悉、讓不實報道或傳聞在傳媒泛濫而誤導市民的情況,實在不吐不快。
政府時常給人弱勢或有理說不清的形象,無論做多少公關都無補於事。為何會這樣?根本原因只有一個,就是因為官僚未能在事故發生時第一時間走出來(timing是十分十分重要的),把全部真相毫無保留地告知公眾,反而任由一些不實傳聞在傳媒發酵,焉能不敗!
91日發生了遞補機制公眾諮詢會的暴力事件,當時我在現場(科學館演講廳內)。翌日,起牀看電視新聞,報道說所有與會者都是政府邀請到場支持政府;當時我的感覺不是唐英年所說的「completely rubbish」,也不是李少光所說的「totally rubbish」,而是「completely totally rubbish」。
當天據我觀察,諮詢會未開始前,除了記者席已差不多坐滿,有人仍在登記入場,但兩幫不同派別的人已在起哄,互相指駡;諮詢會開始後,凡有人發言,必有另一方報以噓聲。難道反方都是政府邀請到來的嗎?當天早上我駕車上班,電台有phone-in者堅稱與會者都是政府邀請到場;我因此忍不住致電澄清,講出我親眼所見的事實。後來,該節目主持人訪問當天的主角梁國雄議員,他仍然指控與會者都是政府邀請到場支持政府的,直至主持人引用我的話與他對質時,他才承認「場內是有我的人」。
事後,科學館的署理總館長(按:即陳己雄指摘我不應未經請示,就以官方身份致電傳媒。我多番解釋我在節目內多次澄清只是以個人身份講出所見事實,但他仍堅持我不該透露公職身份。然則,不透露公職身份,又如何解釋為何我在現場?最後,他仍堅持下不為例。
現今香港社會雖說有言論自由,但講真話難,身為公務員要講真話,更是難上加難!我期盼有那麽的一天,人人都無所畏懼地說真話(特別是傳媒),不要為了迎合某一方的利益、價值或意識形態而不說真話(甚至假話)。我們可以見到這一天嗎?

周劍峰
香港科學館館長(拓展)
201195日 《信報》

3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