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3年1月9日 星期三

宋鲁郑:写给南方周末,法国何以烧车迎新年?

文章寫得很有道理。思考及反問句尤其好!有腦!
宋鲁郑、寒竹是近來留意的優秀時評人,反映內地有西方生活經驗的知識份子的水平
────────────────
宋鲁郑:写给南方周末,法国何以烧车迎新年?
2013-01-08 14:08作者:宋鲁郑我要评论(11)

核心提示:在我看来,中国媒体和西方媒体最主要的差距就是缺乏国家利益的自觉、自律(这也和它们对西方了解不够有关)。

辞旧迎新之际,各国无不以各种方式迎接新年的到来:放焰火、寺庙敲钟、登山许愿、街头狂欢。不过,迎新年之独特,恐怕还要公推一向以浪漫、出奇而著称的法国。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法国出现了在新年之夜烧车的现象。2005年巴黎郊区骚乱后,每到新年就烧车的数字更是逐年增加。到今天,似乎已经成为迎新年的保留节日和新的民俗。
当然,法国政府自然不待见这种新风俗,为了遏制更是竭尽手段。不仅派遣大量警察戒备,甚至为了不刺激恶意烧车人登峰造极,逐年打破上一年烧车的数字记录,2010年新年时,当时萨科齐政府的内政部长决定:不再公布新年烧车数字。因此法国公众至今知道的最后一个新年烧车数字是2009年的,那一年的新年年夜一共有1147辆汽车被烧,是六年间的最高数字。尽管如此,这种新民俗却依然愈演愈烈。
于是2012年社会党重新执政后,面对新年来临的挑战,一方面在全法国各地调动5万名警力,大力整顿新年烧车行为,告诫公众故意烧车违法(只是故意和非故意的界限何在?烧车违法还需要政府告诫吗?法国是不是要来一场普法运动?),绝不能让新年烧车成为一种被公众舆论容忍的习惯。另一方面也承诺要在新年后立即公布警方统计掌握的烧车数字。
果真是说到做到,201312日,新年第二天,法国内政部就公布:今年新年年夜,被人为烧毁的车辆达到1193辆,警方实施的逮捕人数达到339人。法国警方还提供一些更具体的数字:在1193辆被烧汽车中,有907辆是被人直接点燃的,其余是被蔓延的火间接烧着的。
比较反常的是法国新任内政部长瓦尔斯没有拿今年烧车数字和以往进行比较。因为他认为过去的数字并不准确,过去为了压低数字,常常没有包括那些被蔓延之火烧毁的汽车。
不过,有一件事内政部长瓦尔斯没有提及。就在大量警察云集香街、应对烧车时,四名枪匪借机抢劫了巴黎最繁华地段(全球闻名、特别是中国游客熟知的老佛爷附近)的苹果专买店!高达一百万欧元的苹果产品被抢!这不妨看作新年新政所付出的一个代价。
应该说,做为新政府的新年新政,在做出如此努力和付出相当代价之后,竟然仍未能阻止烧车创造新的官方纪录(前任政府隐瞒的数字在没有修正之前,只能按官方数字排序),实在是出乎世人预料。人们不由要问,新年烧车为哪般?
公认的结论是:新年烧车的背后,体现了法国底层社会一部分人的不满和抗议,体现了一部分年轻人与警察所代表的国家体制的决裂,他们从不满走向破坏财物等暴力犯罪行为,把烧车等胡闹行为,当作向政府集体示威的一种形式。

问题在于,法国不是一个有着民众充分表达渠道的国家吗?何以他们不通过这些合法的渠道来表达自己的不满,而一定要诉诸暴力呢?要知道,每当中国发生类似事件,自由派学者都把责任归于中国缺乏民众的表达机制并主张要向西方学习的啊。
更重要的问题在于,不管这些人为什么一定要用暴力表达不满,但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他们如此激烈的抗议方式之下,他们的不满却就是得不到解决,以致烧车这种暴力违法行为愈演愈烈? 
显然,以本人看来,表达方式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还是问题的解决能力。一个社会如果丧失了解决问题的能力,再完善的表达方式也无济于事。我们不妨想想希腊等国的危机率先爆发以来,不得不推行大规模节支政策,减少福利开支,大幅裁减公务人员。为此,民众发起声势浩大的游行示威,甚至不惜诉诸暴力。只是过去屡屡有效的手段在今天却失去了任何功效。原因很简单,政府已经山穷水尽,再也无法满足百姓的欲求了。
所以今天的西方,就如末日博士著称的鲁比尼所认定的哪样处于制度失灵的状态。
我们不妨看看,美国为了应对危机,迄今为止已经投入三万亿美元救市(小布什时代两万亿,包括救助各大公司和国会批准的7000亿美元救市资金,奥巴马时代也投入上万亿美元刺激计划)以及四轮量化宽松,而欧盟投入的规模也不低于美国。结果如何?到今天,美国和欧盟这两大经济体还在危机中,而且还在进一步恶化。奥巴马刚上任时,面临着全面的经济危机,而他连任时,马上面临的是财政悬崖。虽然在最后一刻两党达成妥协,但两个月之后,债务上限又要突破。而2011年两党围绕债务上限的博弈导致美国国债务历史上第一次被降级。而中国危机来临时一共才投入6500亿美元(四万亿人民币)就成功摆脱全球经济的影响。
所以下面的数据就一点不令人意外:2008CNN进行调查时发现,66%的美国民众不相信民选出来的政府,2010年当CBS和《纽约时报》进行同样的调查时发现,不信任政府的比例迅速飙升到81%!也难怪,2008422日,小布什总统还在新闻发布会上信誓旦旦的声称:现在并不是经济萧条,只是低迷期。到当年的79日,他的一个首席经济顾问还称经济低迷不过是精神衰退。可是话音未落,一场百年一遇的金融和经济危机迅猛地席卷全球,美国的心跳通用汽车破产、金融霸主的象征花旗银行资产缩水90%,被道琼斯指数除名、代表美国硬实力的华尔街五大投行全军覆灭。

我们不妨再看看今天的法国。奥朗德担任总统第一次发布新年讲话,竟然这样声称:我们的国家需要所有领域的投资:工业、农业、住房、环境、健康、研究、新技术。这可丝毫不像一个发达国家的模样啊!
可是今日法国的国债占GDP的比重已经超过90%,国家掌握的国有资产全部被拍卖也只能偿还40%的债务,这个时候的法国还哪里有钱去投资呢?但是没有投资,法国的经济增长和降低失业率的目标就难以达到。这也是为什么,尽管他声称2013年一定要降低失业率,但法国随后的民意调查显示高达75%的民众不相信,右派报纸《费加罗》报做的调查,怀疑的比率竟然高达91.1%。这是不是可以称为一个国家政治诚信或者管治能力完全破产的社会、国家和制度?
不管是美国还是欧洲,问题的根源还是在于制度。现在西方也有越来越多的人进行反思。美国前总统卡特一席话,颇令人寻味。卡特2012年年末参加三亚财经国际论坛表示:他本人很讨厌攻击中国的言论,但很不幸,这就是美国政治生活运转的一部分,幸好选举结束后,这些言论会自动消失。

美国保守派评论家大卫·布鲁克斯在《纽约时报》更有如下的评论:现在大家把民主奉为神圣的信条,殊不知建国之父很少谈民主。他们是以共和的原则来建构国家。民主与共和的一大区别在于:民主相信多数人,共和则对人性高度不信任,要设计一套制度来抑制变幻不定的人性所可能带来的破坏力。
今年的法国烧车迎新年,还意外地让中国民众了解到西方信息透明和知情权的真相。原来为了避免刺激烧车人的激情,竟然可以不统计被蔓延之火烧毁的汽车,直到最后甚至干脆就明令不再公开烧车数据。当然,后来的新政府又选择公开了,而且还透露过去的政府瞒报。只是,为何同一种制度,同一种法治,就可以有公布和不公布的两种完全不同的选择?其依据又为何呢?

或许国内的民众会颇感诧异,但对于我们长久生活在西方的人来说,却已是见怪不怪。知情权和透明度是要随着国家利益或者打着国家利益为幌子的政党利益、个人利益而起舞的。
大名鼎鼎的CNN,堪称美国最强大的软实力。1989年,苏联谴责美国入侵巴拿马,竟然是有关人员先通知CNN驻莫斯科办事处,然后才通知美国驻苏使馆。可见其影响力。海湾战争爆发时,萨达姆都要依靠CNN来获取信息。但在CNN表面客观、公正报道的面具下,却扮演着美国政府喉舌、为美国利益服务的作用。比如海湾战争期间,美国国防部利用CNN散布美国将由科威特东海集结进攻的假消息,最终却由西部陆路攻入科威特。
同时,CNN还提供假消息,成功瓦解伊拉克军士气:美军投向伊拉克的885500吨的炸弹中,命中率仅有30%,但在CNN的画面上展示的却是所谓精确制导炸弹的威力,从而尽显美军无与伦比的实力。如果这还只是掩盖真相的话,至于散布萨达姆受伤、副总统被炸死、高层领导叛逃、51师师长率部投降则都是赤祼祼的造假了。
 为了成功打击伊拉克,CNN的记者还被授意更改新闻,但对于那些不遵守规定或者不合作的记者则受到排挤甚至解雇。比如任职长达二十年的CNN新闻总裁伊森·乔丹(Eason Jordn)就因在世界经济论坛上发表言论说,在伊拉克遇害的记者是因为联军把他们当成敌人而被攻击,随后就被迫辞职。
CNN的做法可以解释何以半岛电视台后来成功崛起。正是由于CNN无法在事涉中东问题上保持客观、公正,导致其公信力下降。特别是在九一一之后的阿富汗战争中,即使CNN采访到半岛电视台也采访到的新闻,也不能播放。

如果说CNN在对外冲突中站在国家利益一边还情有可原的话,那么面对国内事件又是如何处理的呢?
美国发生严重的金融危机以来,社会矛盾迅速上升,尤其是风起云涌的占领华尔街运动直接把矛头指向金融帝国的心脏。在这个时候,美国的媒体一开始无视它的存在,试图封杀。后来该运动愈演愈烈,甚至跨出美国走向世界。媒体再也封杀不住。但其把报道的焦点却是占领华尔街运动中出现的负面现象:吸毒、偷盗、性乱、暴力事件、组织混乱、糟糕的卫生条件。在将其污名化之后,又寻找时机强行动用警力进行清场。当然,美国还竭力防范任何国外敌对势力的介入。
后来,更爆出惊人内幕: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占领运动当作本土恐怖主义威胁,派出反恐密探调查,甚至借助渗透占领运动中的卧底线人,取得情报,然后将部分内容转告相关企业。FBI发言人回应时则强调,他们有责任彻查任何与暴力威胁有关的严重指控,但不会违反司法部和部门自身的规定,针对符合宪法的和平示威集会作出调查。反而间接证明了他们将占领运动当作暴力威胁有关的活动,视之为违反宪法的非和平集会。

所以在我看来,中国媒体和西方媒体最主要的差距就是缺乏国家利益的自觉、自律(这也和它们对西方了解不够有关)。这尤以《南方周末》为甚。美国总统奥巴马第一次访华时,曾钦点做为独家专访媒体,其用心不难洞悉。尽管如此,当南方报系欲收购破产的《新闻周刊》时,却被美方宁愿一美元赠送一家和媒体毫无干系的企业,也坚决回绝了开出极优条件的南方报系。这一方面体现了美方对南方报系并不是真正信任(试想一个忽视本国国家利益的媒体怎么会捍卫美国的国家利益),更重要的体现了美国对媒体控制的高度重视。
不妨想想,西方深陷百年一遇危机,可有一家媒体把矛头指向制度,进而要求以中国为榜样的政改?反观中国的不少媒体,明明今天的中国是1840年以来最好的时期,是1840年以来最好的制度(纵向对比),更是三十年全球表现最佳的国家(横向对比),但何以却动辄就把出现的严重性远远逊于西方的问题上升为制度,更可笑的是坚持还要以弊病丛生正在苦苦寻找出路的西方为师呢?这也是新年发生的《南方周末》风波令人齿冷之处。【傳者按:原南方新年獻詞要求中國政府以西方為師!】

法国的烧车现象,当然在法国也有不同的解读声音。一些社会学研究者指出:法国不仅在新年出现烧车,在国庆节,足球赛,大选后,都出现烧车事件。除了表达不满和愤怒,一些生活无聊的郊区青年人也因为觉得着火汽车好看,烧汽车好玩有趣等等。
还有一种看法认为:一些车主为了骗取保险公司的保险费,而把自己的老汽车烧掉。他们选择在新年之夜烧自己的汽车,是因为保险公司对这天被烧的汽车案调查较宽松。
除了骗取保险费以外,法国费加罗报文章还认为:在全法国每年被烧掉的4万辆私人汽车里,有相当一部分汽车是由于不同原因被烧的,其中百分之十五到二十是偷来的汽车,还有为了报私仇而烧仇人汽车的现象。
不管是生活无聊的郊区年青人感觉烧汽车有趣也好,是为了骗取保险也好,是为了掩盖罪行灭迹也好,是为了报私仇而烧仇人汽车也好,都向我们展示了一个西方的、民主的国家之真实社会生态,堪称当代的浮世绘,或者是当代拍案惊奇。
不过,非常耐人寻味的是法国广播电台。法广一向最擅长的是把中国发生的任何一件大事、小事都上升为制度,但在报道烧车事件时,却有这样的结尾:新年烧车已经成为包括法国在内的一些欧洲国家的一种社会现象,这种现象背后的深层原因复杂,不能一概而论,并过分地进行政治性解读。看来真的是外(不是中外)有别啊。
法国是否能够找到解决烧车迎新年之道,无需中国人费心。重要的是,它提供了一个了解西方、反思我们自己的一个契机。这才是法国这个新民俗对我们的意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