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3年1月12日 星期六

长沙市救助管理站「打記者」是假新聞!

长沙市救助管理站「打記者」是假新聞!
內地部份傳媒作風每下愈況,長沙打流浪漢一如當年南方系炒作「縫肛門事件」,是如傳媒人「屈」出來的新聞。被記者抹黑的人很慘!
懇請花點時間看已被刪的、黄范文長文:
看記者如何無法無天!並了解真實的國情!

【批註:一件CCTV已用正規節目澄清是假的「縫肛門事件」( http://hongkongfirst.blogspot.hk/2012/02/2010.html),因傳媒、包括港媒炒作及不提已澄清的新發展,至今仍被坐實為真事,被不少香港中學生在作文時引用。
點子正:內地「辟謠黨主席」!以下是他的各博客及微博 http://space.m4.cn/dianzizheng http://www.weibo.com/333598818 http://blog.sina.com.cn/dianzizheng http://blog.163.com/dian_zizheng/ 專門打假。被傳媒屈何其容易,因為他們把事理簡化。而打假說明因為要辨明是非黑白,篇幅卻比較長;只要民眾懶於深究來龍去脈,刻意矮化中國的假新聞便不脛而走。此件歡迎廣傳!!】
───────────────
点子正:长沙救助站风波的另一个视角
2013-01-11 17:13作者:点子正
【核心提示:点子正前注:下面二篇文章是黄范文所写,现在已经删除点子正专门找来是供各位思考,来看看另一个视角中的长沙救助站风波,兼听则明。】


點子正 微吧
《我對三湘都市報對長沙市救助管理站報導的真相揭露》

写在前面的前面,此文是愤怒中所写,言辞激烈惹人反感,后还有一篇文章,是很多网友给我建议和我交流后,我冷静地思考的。
写在前面:今日,也许有朋友在网上看到了关于记者卧底体验长沙救助管理站的新闻,文中声称遭遇各种黑暗待遇,此处,我作为绝对真实的知情人,用真实身份,向所有心系百姓民生,希望得知事情真相的朋友们解释整个事情真正的真相和缘由。文中言辞颇有情绪,逻辑或有不顺,请诸位海涵,全是在下愤怒陈词所致,见笑。
三湘都市报,长沙市近几年不知道排到哪个末尾的报纸,由于买的人越来越少,近些年总是靠制造新闻和噱头,来妄图吸引人们的眼球,导致自己的声望越来越差,其实买的人也不见多。长沙市区的朋友应该都清楚,真正长沙主流的报纸媒体都有哪几家。
长沙救助管理站,大家尽可以去了解,就可以清楚该站的工作情况,在全国而言都是有名的有作为的。

正文:
 原来只是风闻,当今社会上有些媒体,打着正义的旗号,却没有为百姓做实事,甚至是借着百姓的悲剧来沽名钓誉,谋得利益。今日见得三湘都市报之行为,令在下大开眼界,方知什么是无耻,什么是没有职业操守。
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三湘都市报某栏目,策划一次卧底行动,那个卧底的记者貌似是叫做戴鹏,此人于17日深夜,不惜血本化装成流浪汉,为什么叫做不惜血本?他穿得破烂不说,用黑颜料摸黑脸上,再把自己用水浇透。在这样的大冬天,晚上0度的气温,确实本来应该敬佩此人的决心,但是后来发生的事情,绝对证实不是这样。
这位全身湿了的主,在坡子街附近,打了110电话报警,要求救助。110巡警立即出警,很负责任地在第一时间送到了长沙市救助管理站。注意,这是110送来的,公安是执法机关,救助站不是执法机关,是没有行使强制力的职权的,所以流浪者接不接受救助,是必须自愿的。而大多是情况,110送来的都是比较特殊的流浪者,比如说精神上有不正常的,或者是有失忆症的老人,或者是智力不健全的残疾人,或者是病得很厉害的,因为其他的流浪者,都有能力自己去寻求救助,而且救助站都有进行巡街主动救助。
接着说,这湿了的主送到长沙市救助管理站时已经比较晚了,至少是差不多11点了吧,他身上是湿的,冷得发抖,进到救助管理站的第一时间,救助管理站的工作人员,马上就送来了一件棉大衣给他裹着,工作人员和警察亲自为他扣上扣子。这里不是我故意树立政府工作人员高大形象,相信当时的监控里面也看得到。救助管理站在求助人员进入站点的第一时间就要进行求助者信息登记,因为很多流浪者不止在一个地方流浪过,也不止在一个地方接受过救助,了解他们的信息,可以知道他们曾经得过什么病,有什么异常,需要如何处理,家在哪等等。
 开始的时候,这位一副怪模怪样,工作人员问什么他也不说,一副不配合的样子,演技相当不错。工作人员这个时候当然会很诧异,因为这个人是自己报警要求救助,而在现在却有什么都不说。大家注意,后来发现,这个记者的包里面和口袋里面是有录音笔的,他这个时候估计是故意不合作,以为能录下点什么。结果从进来开始,工作人员态度一直都很好,言语也非常客气温和,沉默了一段时间,见没有把柄可以抓,就开始大喊大闹,也没有任何逻辑性。因为救助管理站的工作人员有着长期工作经验,对于这种大吵大闹,又没有实际要求的求助者,往往可能有心理和精神上的问题,注意,特别注意,此时是有长沙市精神病医院的医生在现场的,长沙救助站都有医生值班的,方便第一时间处理和救治救助者。
对于这样的救助者,一般是陪着他,让他闹,等他闹累了,再去问他的需求和信息。结果这个记者见这一招不管用,管理人员没有作出任何违规行为,就越闹越激动,情绪突然变得很暴躁的样子,还把手伸入口袋和包里,准备拿什么东西出来。
我看他当时情绪突然很激动,手往身上摸,我还以为他要掏武器什么的。这是当时在场精神科医生事后说的,该记者包里和口袋里都有东西,求助者不是犯人,救助站不是执法机构,没有搜身的权利,也一直尊重着救助者的权利,注意,从该记者进来到现在,救助站除了给他应有的服务,包括衣服神马的,根本就没有侵犯他个人的意思,連东西都没碰,也没问,其实这是很危险的,因为有一部分流浪者精神不正常,暴力倾向严重,即使这样,救助站也只能求助公安来帮忙先保证安全。
这个记者在伸手摸东西了,不知道摸什么,也许是摸电话,或者是录音笔,而在这个时候,由于该记者一直的古怪行为,工作人员和在场的医生和保安,都觉得这个人可能有精神病倾向,一直都保持着警惕。见他突然激动,手伸入口袋摸东西,在场的医生,注意,是精神科医生,以及工作人员,连忙上去抓住此人的手。大家可能会有疑问,抓住这个人的手的过程中是不是有动手或者过分的肢体行为,我的回答是没有,证据就是监控,包括后来三湘都市报该栏目的编辑和负责人过来了,在后来警察的在场公证下查看监控录像时,发现确实没有多余的行为。第二,也不可能有多余的行为,因为这个记者很会来事,假摔得非常到位,见工作人员终于动手了,有戏了,马上卧倒在地在场的医生也参与了这个过程,足够可以证明,这不是暴力地对待救助者,而是确实是必需的行为。
被控制住后,注意,控制并不是拷他和绑他,因为救助站不是执法机构,也不是什么其他场所,实在没这工具。大家可能问,那照片上的那位五花大绑的怎么说,那是此事之后马上送来的一个求助对象,是110送来的,人是警察捆的,因为是个精神有问题的人,乱打人,所以只好先捆着,还是用担架抬来的,如果只是暴力执法,也没有必要这么费事担架抬着过来吧!
疯也疯完了,手段耍尽也终于逼得工作人员有肢体接触了,这个记者就亮明了身份,说自己是记者。大家想想,一个穿成这样,大冬天一身湿透,包括刚才在救助站那样的奇怪甚至有精神病嫌疑举动的人,在被制服后突然又说自己是记者!你信么?是的,当场的每个人都不信,甚至可能更加相信此人病得不轻。
估计是这个记者自己一方面很冷,一方面怕真被送到精神病院去,他自己开始急了,各种牛X地说神马自己是记者,是卧底,赶快放他走,否则就怎么怎么样,当然,这里是怎么样,大家自己可以想象,我就不多描述了。最后知道这个记者说了自己是谁,家在哪里,家是浙江的,当时半夜,救助站工作人员为了证实其身份,打电话给此人远在浙江的家里,此人的父亲跟工作人员一再解释,才确定此人不是精神病,也不是流浪汉,而确实是记者。
那说到这了,是不是就结束了,远远没有。大家可以换位思考一下,救助站的值班人员,陪这位耗了这么长时间,结果这位是欺骗他们的感情,还是用这么卑劣的手段,还是居心不良。你会就这么让他走么?不会,救助站的工作人员,当时就报了警。这里就是那个记者报道里说的所谓警察走了救助站的管理人员就无法无天了,他以为警察不在,就没人可以证明他的一派胡言,当时的监控都记录了一切。
后来,警察来了,报社的负责人来了,救助站的领导也来了。
非常可笑的是,这个记者开始痛哭流涕地诉说这他的悲惨待遇,工作人员怎么凶啦,怎么虐待他啦,怎么毒打他啦。还说身上这件棉大衣还是路上的好心人送给他的。
简直就是放屁。大家在前文中已经读到,棉大衣是救助站的工作人员亲手给他穿上的!当时给他送棉大衣的工作人员当场就质问了他:你就不记得了?这件棉大衣明明是我亲手送给你的!
大家可能被这个记者误导,觉得这些工作人员都是跟得黑社会的,五大三粗。其实这个送棉大衣的工作人员是个本科刚毕业的小姑娘,这个记者刚进入站里,接待他的也是个女孩子。所以,试问一个这样有学历和素质的女生,怎么又是他口中讲的暴力恶魔呢?
穿着人家小姑娘好心送来的衣服,还要睁眼说瞎话,血口喷人,这位记者,你有良心么,你有羞耻么!
当然,大家众说纷纭,还是得要证据,在警察在场的情况下,站内的工作人员打开了当时的监控。而监控证明,就是记者在说瞎话!根本就没有动手打人!在场的人人可以证明,不是单方面的说辞,警察,医生,都在。看到后,报社的负责人也只好灰溜溜地走人。试问,以记者当时那种态度和口气,哦,对了,此间那个记者一直在威胁来着,威胁要把救助站搞臭,威胁工作人员放他走。大家都知道,如果你真有精神病嫌疑,怎么可能随便放你出去危害群众?
当时报社的灰溜溜走人,也没再吵闹,不就是证明他们自己理亏么!搞报社专栏负责人气势汹汹而来,还以为大事已经成了,结果发现搞成了这样,才灰溜溜的走了,不然他们当时会善罢甘休?大家自己想吧。
当然,这只是报社负责人识时务,但是那个无耻的记者,在走了之后,把脸洗干净,换了一身衣服,带着一帮子人,注意,是带着一群人,至于那群人是什么人,据说都是记者吧。强行再次冲入救助站求助大厅,来干嘛?闹事。
这下巧了,接待处值班的依然是那位小姑娘,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半夜,一小姑娘值班,突然一群大老爷们气势汹汹闯进来!
然而,小姑娘很勇敢,当即就指认出了那个换了张皮的记者,还质问他怎么又来了,还好有墙和玻璃挡着,这帮人也只能闹闹。
大家想一想,如果这人真是个记者,用实事说话的记者,在自己理亏后,还会这么嚣张的回来么?
 这简直就是地痞流氓!聚众来斗殴。一个记者,居然要用这样的手段,一个记者,居然用这样暴力而低级的方式做事,简直就是侮辱了记者这个头衔。我曾也做过记者,但也不会想到,有这样如同流氓恶霸一般,恼羞成怒后还带人来闹的记者!
此后,救助站还没来得及要说法,三湘都市报就恶人先告状,怀着无比阴暗的心,用恶毒的言语制造假象,率先在公众面前发声了。看到那么多不知真相的群众,我痛心疾首。
记者本来应该是监督的角色,也是向社会宣扬美和善良的角色。试问,如果人人都如同这个记者,那么社会还有谁敢相信谁,还有谁能保留对美和善的希望?
还有多少真相被掩埋,还有多少真相被歪曲,还有多少好人在这样的歪曲下成为了众矢之的。那位记者,你敢对质么,你睡得着么,你敢对你的子孙后代说你做了件堂堂正正的事情么?你敢摸着自己的记者证发誓你说的都是实话,没有半点虚言,没有半点保留,全部经得起推敲,没有可以误导人民的情绪么!
我恨的不仅是你歪曲事实,更恨你为了利益不折手段欺骗民众,传播负面情绪,恨你利用弱势群体来为自己的团体谋利益,来沽名钓誉,恨你打着所谓正义的旗帜,做的确实流氓恶霸才做的事情。常此以往,还有谁不怕你们?还有谁敢放开手做事?还有谁敢行善?
真相一定不会被你们这种人掩盖,真正用心为民做事的人终将会被人民看到。
在下情绪太激动,恕无法继续再写下去,如果有任何疑问的朋友,我一定尽我所知地解答。我叫黄范文,这不是我的马甲,是我的真名。我黄范文虽然年轻,但扪心自问,于天地无愧,不怕别有用心的人攻击和针对。为了让正义和真相得以伸展和清白,如果觉得有疑问,请问我,如果觉得知晓真相了,请转发!
现在正在开新闻发布会,不知道具体情况如何。看了网上那么多网友,问都没问就信了,我突然有了一种难以言语的失望。家父一辈子做事光明磊落,是一个正直的人,在民政行业,半辈子都在为人民做实事,从最开始的抗洪救灾,放着家里老婆小孩不管天天上堤坝考察灾情,到着手参与制定长沙最低保障制度,到现在的全国领先的救助管理站和儿童保护中心的建设。家父没有传给我什么,唯一颗良心。难道家父几十年如一日服务,勤勤恳恳每天六点多起床几乎没有迟到请假过一天的工作换来的就是这样的不信任和诟病?那些在网上不知真相开口便骂的网友们,你们凭什么这么说,你们了解这个工作么,我敢打赌你们很多人之前都没听说过救助管理站,对于这个平时无人关注和关心的平凡岗位,难道就因为那种无良记者的几句假话,你们就可以指责一个在努力救助着你们平时都不关心的人群的机构?用你们的心想想,用你们的智慧来断一断。
我的力量是渺小的,我竭尽全力地在之前我从未接触过的微博上,在三湘都市报的首页,想去辩驳每一条没有经过自己的考证就恶语相向的评论,但是,却是如此的无力。此刻,媒体仗着自己的宣传资源,可以把白的说成黑的。我们总是在说自己被政府骗了,大家有没有想过,是不是有可能某些时候是被那些被利益和名誉驱使的媒体给骗了?如果你们选择不信任作为自己的态度,我请求你们都不要信,包括媒体的话也不要轻信,用自己的智慧去思考。
那个叫做戴鹏的记者,做了婊子还要立牌坊,你敢和我对质么,你敢光明磊落地站出来么,站在当时在场的所有工作人员面前,站在你的父母面前对质么,躲在网络和媒体的后面算什么?你当时那种聚众闹事的嚣张劲儿呢?
我不才,也暂时没什么能力,不过纵使口裂舌碎,也定不会屈服在你们这种流氓恶霸媒体的手段下的。
更新,刚找到的视频资料。上文中由于情绪问题,或有逻辑不清等问题,大家海涵。现在不带个人情绪,奉上视频一段,大家明鉴 http://t.cn/zj3WCZV

=============================================

此文乃是该救助站站长之子@黄范文 所写,我本着兼听则明偏信则暗的观念转发,供大家参考。

首先,敢作敢当,之前的帖子贴上,不是炫耀也不是什么其他的,只是单纯让大家了解发生了什么以及我当时的愤怒情绪,为本文做个铺垫。http://t.cn/zj3BlQY
我是个普通公务员家庭的孩子,祖父母都是农民,父母是农民的孩子。从农村到城市很不容易,有很多人为此付出和改变了很多,而父母都有同样的一些东西却是一直都没有忘记,那就是做人要做得问心无愧,别人的点滴之恩一定要报答。我母亲是一名医生,勤勤恳恳工作数十年,从来没有问人家要过什么,争过什么,甚至有农村来的家人介绍的乡亲们来看病,若是钱不够的都是她主动代为垫付,虽说没有为国家做什么大贡献,在自己的岗位上也都一直在认真工作。我父亲原是一个语文老师,教中学,栽得一方桃李之后,觉得人生在世还应该能为国或者为民做一些更直接的事情,所以离开了教师岗位,成为了民政部门的公务人员。
父亲到民政局的时候,我才几岁,刚上幼儿园不久。儿时对于父亲的工作的印象,首先就是陪我的时间少了好大一块,显然,老师有假期,公务员没有。然后就是某些时期晚上经常回得很晚,身上总是有泥泞。因为父亲进入民政行业的第一个工作就是抗洪救灾。
9698年的洪水,大家小时候应该都有印象,十分凶猛,吞噬了许多生命。父亲的工作不是去堆沙包垒洪墙,但是也要上一线,去了解去考察灾民的受灾情况,也要淋雨,也要趟泥泞,也要冒着决堤的风险,然后才是根据受灾情况申请国家的拨款与灾民重建。小的时候也偶尔跟父亲去过洪水退了的受灾地区,目睹了在自然灾害和贫困面前,百姓是多么的无助,一贫如洗的人们是多么的无奈,也目睹了多少失去家园的人们依然笑着重建家园的希望。就如同对于人民解放军对于灾民来说一样,民政工作人员的到来,也让他们有着一种安心和希望。当时小,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却不是很理解也不是很懂父亲带我去看这些景象的意义。
99年后,洪水灾害在湖南地区少了很多,而最低人民生活保障体系的建设工作在全国铺开。当时的记忆是父亲总是在通宵写东西,饭桌上总累着一叠叠文件。一切都是新的,国家在变强,可以有能力来解决更多人的生存问题了。同样的,父亲在规划低保的工作中,走访了很多的贫困家庭,当然,也带我去看了不少贫困家庭。过年只有两天了,家中连一点吃的都没有,一间破屋,床上就垫着一层单被。不忍直视,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心中满满的无奈,当然,这种无奈是我大一点之后才明白的。苦,有些人怎么那么苦,天灾人祸,一件可以接着一件,怎么运气就可以这么不好呢?这不公平,同样是人,老天为什么要把别人仅有的一点点希望都一次次拿走?在此同时,这也从侧面震撼了我,那些人们对未来的希望和从不气馁的心态。是的,他们有他们的生活,他们也是强者,比某些国家一年自杀那么多人的人要强得太多。对于他们而言,对自己的希望,也就是给家人希望。
很多朋友看到这里,也许会说,那赶快给钱给他们啊,让他们吃饱穿暖啊。是的,我当时也是这么天真的想的。不过,事与愿违,事实往往有着各种无奈。父亲当然也想多救,多给,但是,政策有限制,国家资金有限,怎么样能让更多的人更公平地享受到保障就成了一件复杂的事情。有的拿了还想要,有的明明达不到这个贫困的标准,却也想拿。有的人确实是苦,而有的人好吃懒做的嫌疑更大,人性的种种阴暗,毫无疑问为这份工作添加了另一层无奈。也让在成长中的我曾产生过深深的疑惑,为什么世界上的美好和阴暗总是都来得如此的明显和准时。对这个世界,我爱得深沉,因为有如此多我难以割舍的美好和感动,而我又恨的很,因为美好的中间总是有着如此多顽固的阴暗。
到了2008年初,也就是冰灾的时候,父亲调任长沙市救助管理站主任。当时的救助管理站,我实在不便露骨地刻画当时的状况,大家可以想一想中国某些时期臃肿的管理机构,人在职不思作为,但求无事得以终日,不思进取。父亲是个雷厉风行的人,做事情风风火火。在他的一意孤行下,救助站的各项工作也马上被抓了起来,现在的一批年轻的救助站工作人员,全部都是父亲当时提拔培养的,他说,年轻人有冲劲,对于这样存在很久的机构来说,是能产生很好的影响的。此后建立流浪儿童保护中心,尽力在体制之内进行最好的救助。
对于家父在救助站的工作成果,我不想说得太多,以免有大力树立正面形象的嫌疑。我重点想说的,是救助工作中困难的部分。
首先,这是个冷衙门。这个冷不在意其他,而在于社会上的人们其实很少关注。说得直白一点,很多人都只是在被问到或者被宣传的时候才激起了些许爱心和关怀,感动了一下自己,此后,就再也没想过这个事情。而流浪者和救助对象,往往在这个大城市的各个角落流浪,单靠一个站点的那么一点点人,根本就不够。这需要社会普遍的关注和协助,这也是为什么国外很多相同性质的机构其实是民间组织的原因。
其次,尴尬的职能地位。
救助站不是执法机构,法律没有赋予其强制力,所有都是建立在自愿救助的基础上的。
由此带来了两个问题,第一,有些流浪者并不单单是流浪者,而是有着精神上的疾病和心理上的缺陷,甚至有不少有着攻击性和暴力倾向。而救助工作人员不是执法者,他们没有保护自己的措施,所以他们的人生安全其实是经常存在着风险的。不要以为我说的夸张,就曾出现过救助对象伤人和打人,甚至趁管理人员不注意利用打火机等在救助站内纵火等行为,好在及时发现,没有酿成大祸。所以很多救助工作人员都是高度警惕着在工作,遇到有疑似精神不正常的,只能自己多加提防。有些人可能说,搜身?不行,这是警察可以做的事情,救助站员工绝对没有这个权力。所以,很多时候都要借助公安的力量,但是公安有公安的事情,哪能保障时时刻刻到位呢?
这也就造成了视频中出现的状况,医生和工作人员觉得求助者疑似精神病人,高度警惕和紧张,并且发现记者的包和口袋里鼓鼓的有东西,这个时候精神科医生才要求他把口袋里东西给他们看看。而记者当时情绪马上激动,并伸手进入口袋,才有了医生和工作人员都以为他要掏武器的感觉,毕竟旁边还有其他的求助对象,所以才第一时间上去控制他。要控制么?必须的,因为谁也说不好他如果拿出凶器伤人会造成什么影响。那么要控制就必定会进行身体接触,这也就是所谓的肢体冲突了。
其实大家应该可以理解这个困难了,又要提防人身安全和其他人的安全,又没有国家法律支撑来许可进行强制性的举动。

第二个问题,流浪者不愿意接受救助。
一些人可能会说,不愿意接受救助,肯定是受到虐待了。我只能说,大家心理不要太阴暗,工作过程中都有视频监控,而且工作人员,包括老师和医生,都是有一定素质的,又不是暴力狂,没有进行施暴的理由。
一些人可能会说,那肯定是待遇不好。我只能说,毕竟救助站不是宾馆,不可能保证吃香喝辣,但是也绝对绝对不是给低劣食品给求助者吃,或者让他们穿不暖睡不好。因为这个物资全部是由国家统一规定发放的,也不存在贪污,因为日常用品并不是很值钱,而且很多有标记什么的,也卖不出去。待遇不好,确实是一个原因,但是不会是主要或者唯一的原因。
那么为什么有些人不愿意进行主动救助?分几种情况。
很多流浪者从事乞讨或者其他的零工,平时收入每天其实还是有的。进入救助站,国家的法律只能保障基本的饮食,让你不饿着,不冻着,并没有钱发,那么相对于在外面有收入,能自己选择吃什么做什么的生活来说,对很多人是一种吸引。有很多人是到了没有收入的时候,进救助站避难,度过这段时期,自己又要求出去。所以流浪者流动性很大,也是难管理的原因之一。
其次,救助站只是个过渡机构,它的职能不是养着所有流浪的人,而是帮他们度过暂时的困难,帮他们联系到家人,送他们上回家的路,从一个城市送到他们的故乡,再由他们的故乡的站点接着送回家,这才是救助站的职能。救助站的容量有限,不可能让所有人长期住着,问清楚原籍和家的所在之后,就要送他们回家。那么真正的问题是,这些人在家里都没法过活,或者已经没有家了,那怎么办?这已经不是救助站的职责范围了,救助站也没有能力去帮助他们。
然后,就是本地新闻也曾多次报道过的,有些流浪者精神异常,有些被迫害症的症状,总觉得有人在追他,连记者的摄像机都怕。
最后,就是中国某地区的违法盗窃人员,为了不引起民族矛盾,有些未成年人犯罪是不能在当地定罪的,只能送回他们族人所在的地方,而明明是罪犯,却要不是执法机构没有自我保护手段的救助站来管理,是一件危险而无奈的事情。
冬天很冷,家父从去年就开始经常晚上要上街去巡街,去帮助救助对象,很多救助对象自己组成了集体,住在一起,不愿意进入救助站,救助站工作人员也不会吝啬物资,被子食物衣服尽量发放。
那么问题根源到底在哪?
首先,物质上的问题,国家实力还没有强盛到像一些西方国家那样覆盖范围那么广,条件那么好,或者各个方面都管到。
更加重要的是精神上的问题。
这个社会日益增长的人与人之间的不信任感和暴戾阴暗的情绪。在这个方面,媒体难辞其咎。媒体现在更像是匈奴单于的鸣镝箭,他们射向了哪里,民众就会几乎无条件信任地打向哪里,直至消灭那个目标。真的很羡慕媒体,能够得到这么多人的信任,是我想都不敢想的幸福所在。也是为什么我恨媒体的原因之一,因为他们并不珍惜民众,并没有百分百履行好自己的只能。就是要射,麻烦分析准目标。不然不但没有起到有效的监督作用,还会传播不良无意义的情绪。人民的情绪,积累起来,就是洪水猛兽。人言可畏。
我虽然不算是正规的媒体人,不过我一直坚持着,不管我看到这个世界上多少黑暗,不管我身处怎样的阴暗。只要是我暂时无法促成解决的,我都一律吞下自己消化,而尽量去传播正面的,积极的东西给我能影响到的人。只有这样,社会才会朝着正面的,有希望的方向走。你抱怨一句,我抱怨一句,人心很脆弱,会被压垮的。
今天从下午四点,到现在晚上十一点,在电脑前没吃没喝地守着,看着,我很累了。也非常感谢那些对我的文章进行回应的朋友。不管你们是支持哪个方面,不管你们是怎么想的,至少,你们心中还怀着希望和梦想,还捂着人间的温度,让我欣喜不已,也为我蓄积了我坚持信仰的能量。
传播正面能量,不要再随意彼此伤害,伤害这个世界了。
不为别的,只为问心无愧,父母带我到这个世界,传我良心我不敢忘。世上人民养我教我,天地之德,所得恩情不敢忘。我爱这个世界,只恨自己力薄,如能以吾体材,融世人心与心的不信任之冰,如能燃我脂膏,明亮对于美好和未来的希望,吾滴血寸肤,请尽取之。
=================================================
 以上为作者@黄范文 写的第二篇。

再附@点子正 在此次长沙救助站风波中的围脖质疑:
 (圖片另附)
四问@三湘都市报 @戴鹏 进救助站棉大衣是谁给的?救助站先给你保暖披大衣为何不说?先装聋做哑后开口说话承认是记者为何不报道?说远在浙江父亲电话是证明记者身份为何不报道?你对得起半夜看你湿身送棉衣的救助站妹纸吗?那个被捆老人是警方捆绑精神病患者你们同事已到已知为何不报道?
五问@三湘都市报 @戴鹏 媒体用词准确是常识,你们报道说围殴可视频却像制服请问有区别吗?你们报道说路过群众给警方救助站打电话到底是群众还是你们记者自己打的?@戴鹏 微访谈说记者要说真话,可你们为何不报道救助站先给你披棉衣的妹纸?你说救助站说你父亲电话泄露隐私,你为何不说你早已亮明记者身份?
媒体走转改是好事,但要警惕媒体碰瓷
传播正面能量,不要再随意彼此伤害,伤害这个世界了。--黄范文
 点子正点道为止,点到为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