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3年1月17日 星期四

文揚妙文──《鱼翅还是粉丝,这是个问题》

文揚妙文──「南方報系」:粉絲充魚翅
(文揚轉了幾個彎,請耐心細看,是到位妙論!!
要兜圈,是因為「南方系」有其複雜性:是狡猾的岳不群、似港《明報》及香港電台。
近來南方系出手差了,才露出如香港水果報的本相。)

【按:喜見中國民智大開!!
海外時評人宋魯鄭文揚談南方報系是有外國生活經驗、真正見過世面的中國知識份子、時評人談民主自由及新聞自由。二人的識見反映中國有希望──真正有識見的中國人在不斷增加。
知情者都知道南方系此次是「露底」。南方周末事件在內地絕非一面倒以撐為主批評及揭穿南方系「以普世價值妖魔化中國、新聞造假」者眾(參見「南方系惡行大起底」──只有香港傳媒才別有用心地狂捧它(各大報章及最新一期的《亞洲週刊》)。甚至不惜發佈網上假消息來蠱惑人心──例:有午間新聞插一句「有消息指習近平支持南方系」,卻在之後的正點及晚間新聞沒有了;如此重要的領導表態只在午間神秘閃現?!這,就是港式的新聞(自由)造謠。
───────────────
《鱼翅还是粉丝,这是个问题》 文 扬

18号央视《焦点访谈》栏目一个题为傍上鱼翅的粉丝 的新闻调查,将中国社会原本就已错综复杂的鱼翅战争中另一个更加诡异难解的战场展露在了国人面前。
原以为,鱼翅战争只是贪吃鱼翅的一方与呼吁环保的一方就鲨鱼翅的消费与反消费展开的一场博弈。看了这个新闻才明白,现在已经是另一场不同的博弈了,一方是人数倍增的鱼翅消费新军,另一方则是用粉丝冒充鱼翅以应付这个新兴市场的餐馆商家。
中国的事,总是会让常识判断失效。
表面上看,大家似乎避开了对真鱼翅的争抢,倒是符合了环保呼吁的初衷。可是,粉丝以鱼翅的名义取代了真鱼翅堂而皇之登陆国人餐桌,这又是一个什么性质的问题呢?
从消费者方面来讲,其实并不是真的响应了环保,甚至是你越是呼吁拒吃我越是要吃,之所以本想吃鱼翅反而吃了粉丝,完全是因为无知无识,只要面子不顾其他。而从商家方面来讲,则正好借坡下驴,拿粉丝冒充鱼翅,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无知无能在先,我无德无品在后,谁也别说谁。
主流经济学认为,市场总是对的,消费者永远追求物美价廉的好商品,商家以次充好以假乱真也许得逞一时,但消费者心明眼亮,无良商家终究会被市场所淘汰。但这个假设真的永远成立吗?假若消费者并不那么心明眼亮,市场本身恰恰就是需要假货次货,至少是不拒绝假货次货,商家又该怎么办呢?
最现实的选择:继续默认市场永远正确,不顾其它只管一味迎合市场,商家正好可以以次充好,牟取暴利。
或者,商家也可以坚持自己的道德原则和做人品格,自愿担当起社会责任,承受暂时的损失,逐步引导市场恢复其应有的去伪存真、去劣存优基本功能。
但这么做,商家又图什么呢?
再次触碰到了那个更具有普遍性的问题:当社会被市场所取代,如波兰尼所说,社会市场成了市场社会,那么,市场一旦发生沉沦和变质,整个社会也必将随之沉沦并变质。在这种情况下,谁来承担起保卫社会、拯救社会的责任呢?
鱼翅市场原本有问题,但仍属于社会市场问题,还可以通过环保宣传等社会手段逐步加以解决。而一个变异的、扭曲的、被无知无能和无德无品共同营造出来的粉丝市场,却是一个典型的市场社会问题。社会无力抵抗劣质市场的腐蚀。

鱼翅市场只是一个正好冒出来的案例。性质与此类似但规模更大、更为重要、更具有社会影响的变质市场还有很多,比如赝品淘汰了真品的文物古玩市场、假货取代了真货的珠宝首饰市场等等。
一个尤其特殊的市场是,被伪劣舆论、冒牌意见、虚假信息甚至各种谣言所占据的媒体舆论和思想产品市场。
就像假鱼翅商家一样,这个市场中的知识商家意见商家观点商家们心里也明明知道:新兴的大众消费群体缺乏鉴别和判断能力,但却热衷于追逐那些表面华丽、充满诱惑、似是而非的说法,随时准备响应那些让他们产生浪漫感、虚幻感、非现实感的粉丝体号召和呼唤。

最近刚好在网上读到一篇如散文诗般优美的新年贺词【傳者按:這就是所謂被篡改了的南方周末新年獻詞。】,随手摘几句:
今天,已是能够梦想的中国,今天,已是兑现梦想的时代。经历过宪政缺失的文革梦魇,我们花费三十多年的时间来逐渐回归常理与常情。从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到个体户、乡镇企业到民企,稍稍归还国人自主安排生活的权利,我们便创造了繁华城市,收获了满仓粮食。
我们重新体认什么是真,什么是假,是其是,非其非;我们重燃对公义的热爱,对自由的向往。面对暴虐强力,我们双手相握,一起走过艰难时刻,迎接生活转机。
今天,我们终于可以从厚厚的历史尘埃中挺起胸,从琐碎的日常生活中抬起头,重走先辈的宪政长征,重温先辈的伟大梦想……

不难看出,粉丝体的贩卖者们实际上也做了一个与鱼翅商们同样的现实选择:将民粹进行到底,不顾其它只管一味迎合大众,贩卖者正好可以名利双收,甚至还有望建立起某种社会权力。其内在的辩护也是一样,这事不赖我,你市场无知无能在先,我商家无德无品在后,两家扯平谁也别说谁。
有一点不同:鱼翅商家并没有制假贩假的自由,而是有相关法律法规的规范和管理;但知识商家的制假贩假,却有个言论自由大旗的保护,所以尤其猖狂。
要鱼翅还是要粉丝,在当下中国社会,这真是个问题了。▉

2013111
─────────────

【末注:因為「有自由」,南方系連索馬里也讚,甚至暗示中國不如索馬里。──這些「崇尚自由」的觀點,以及「散文诗般优美的新年贺词」,就是文揚筆下的「粉絲」。
中國門戶開放是不歸路,西方式假民主、雙重標準……等滲入中國也是不歸路式的必然事實。怎樣才對國家發展有利?因應我們的國情,我們需要些甚麼?凡此種種,都要國人培養辨識能力,冷靜地自找答案。】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