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3年1月23日 星期三

《你們只是記者而已——閭丘露薇沒資格批柴靜》

花邊新聞 一知無妨

【批註:鳳凰台南方系內不少新聞從業員心浮,急於成名及做知名公知。
被美國用獎學金「改造」了的就不用說了,人前人後強調自己是「香港人」的鳳凰台閭丘露薇便天天扮「自由公知」,正業不踏實,刻刻想出位。近日更借「諷刺同行」而把自己炒熱了。
閭丘露薇經手的新聞,不少都不是報導,是「評論」,甚至公然捍衛美國國家利益──她在利比亞新聞報導中,借「報導」之名在鏡頭前呼籲中國向利比亞出兵。
中國的民智大開,不反映在如閭丘露薇般的「普世」記者身上。
下文作者是個普通網民,提及的「哈爾濱塌橋事故」,熱議時剛好身在東北,見證了記者傳媒的偏頗炒作。
─────────────
你們只是記者而已——閭丘露薇沒資格批柴靜
http://opinion.m4.cn/2013-01/1199148.shtml
2013-01-23 10:24作者: 方便朋

之所以寫這篇文章,是因為看到了最近閭丘露薇和柴靜的爭端。
  閭丘露薇在這裡不斷強調:採訪就是提問,看清事實,找出原因。如果一個記者,做新聞只關心新聞中的人,而不是背後的原因,那就變成了一個單純的傾聽者,這是不稱職的。她認為,新聞採訪只關注人的做法安全討巧,受益的是媒體人本身,卻不是公眾。
對此,我很不認同。至少國內的記者,現在都應該去像柴靜那樣,努力還原事實真相本身。閭丘露薇的話看起來貌似很對,記者應該找到新聞背後的原因,可是問題是,你們只是記者而已。正是因為這種不合時宜的觀念,使得國內記者很多時候變成了妓者,空有態度,卻總是讓人很無語。
記者並非是救世主,受專業以及各自邏輯水準、認知水準的限制,記者們很難找到所謂的事實真相,他們甚至帶著預設的立場去採訪,看起來找到了所謂的原因,實則謬以千里。這一點,已經有無數事實可以加以佐證。記者們總是熱衷於去深挖新聞,找到原因,卻總是忽略了專業性的需求,忽略了他們所謂的常識往往不是事實。我就不提八毛門、縫肛門以及綠茶門之類的事情了。出現這些謬誤,根本原因在於記者們對於專業知識匱乏的領域不求甚解,以想當然的思維方式去應對專業問題,最後自然會出問題比如哈爾濱塌橋事故,我問過很多專業人士,記者們的爆料很多東西都是有問題的。
別的不說,有媒體報導,在橋體裡看到了編織袋、泡沫等材料,露出來的鋼筋有些非常細,據此質疑建橋單位有偷工減料的嫌疑。這個報導剛出來時我一個學橋樑的同學就在痛批。以下是文章引用:
 泡沫板是什麼呢?我們把它叫苯板。用這幾公分的苯板來填塞這個縫,伸縮縫。工藝要求這個縫不能進混凝土,必須要保留這個縫才有伸縮量,這是非常好的一個做這個縫的材料。
這個縫用苯板填塞以後,和梁之間會有一些小縫隙,那我們這個小縫隙,就把一般的柔性材料,像編織袋、土工布把它裁成條,把那小縫隙都塞上,避免在澆築混凝土的時候混凝土落到那個縫裡邊。
至於鋼筋,橋樑按設計本來就要用到多種規格鋼筋,有的主要受力,就要粗,有點是箍筋,那就細了,所以露出來的鋼筋粗細各不相同,多數鋼筋是採用點焊法來連接,這種工藝效果要好於綁紮。

事實上,記者們一直無法解釋一個明顯的事實:既然橋樑品質那麼差,為什麼橋樑重重擊打在地上沒有碎呢?
在這裡,我不是說要規避所有的問題,比如管理問題:怎麼就讓超重那麼多的貨車上橋了呢?只是要說,記者們把過多的注意力放在了不該注意的地方,最後的結果就是放過了真正的原因,這樣,真相也就杯具了。

類似的事情還有很多很多,有的時候記者甚至成了專業公敵,追根溯源,也就來自於這個閭丘露薇強調的找出原因。中國有句古話,沒有那金剛鑽就別攬瓷器活,記者們想要挖出他們想要的原因,卻又缺乏相關知識,於是乎只好捕風捉影,以炒作代替專業的解答,最後什麼東西都歸到什麼體制、改革之類的大話空話上。事實上,記者們也不可能精通各門各類的知識,但是他們起碼可以有一個審慎的態度,努力還原事實本身,至於原因是什麼,觀眾們和專家們去解讀。或者,記者們也可以把問題提交給有關專家,對各方意見以及各方做法甚至各國做法進行對比,而不是熱衷於去當一個評判者,動輒擺出一副救世主的樣子,似乎無所不通無事不通。

你們只是記者而已,幹好自己的活,不要熱衷於去搞你們不瞭解的領域,成熟一點,不是壞事。

PS:很多人總說不準確的媒體監督也是一種倒逼。我一直都很反對這種說法,就拿哈爾濱塌橋事故來說,就那幾輛大貨車,拿到國外上橋也排成一列在外道,橋就算不塌,也要傷筋動骨。主要問題是貨車超載,自然要加強管理,但是全社會都在追責品質問題,照這樣下去,塌橋事故遲早重演。
還有記者總在強調,你們不知道在中國做調查記者有多難。我就笑了,哪行哪業不難?員警要冒的生命危險不比你們少,還長期被你們黑;搞航太經常幾天幾夜不睡累死累活搞點成績也被你們黑;搞工程有家不能回呆在破地方吃沙子也被你們黑;做醫生的戰戰兢兢動輒被整甚至被殺也經常被你們黑……有誰不難呢?難,不是你們動輒胡說八道的理由。我挺柴靜,就是因為她身上很少有那種戾氣,起碼,她知道要努力尊重事實。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