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2年7月31日 星期二

劉廼強大作《這是選舉工程呀,蠢才!》

下文是高手之作,精闢、透徹!冀望教師中學生一讀!
政治,比大家想像中複雜;選舉「文化」,就是這樣!!
是中學生不要做別人的棋子請找回自己的生命軌道
一個陽光、前景無限的中國人的軌道!中國,等待著你用正能量去建設!
─────────────────────────
《這是選舉工程呀,蠢才!》  劉廼強

行文之際,外邊街上有家長游行抗議示威反對國民教育,據報人數有幾萬之多。國民教育這個題目,我早就談過了,當時「言者諄諄,聽者藐藐」,今天半個特區管治班子都在救火,我倒反而沒有什麼興趣談下去了。

原因不單是我習慣不作時事評論,只帶領討論,討論一開始,我便功成身退。這一回情況十分不一樣,這不但不是討論什麼國民教育,壓根兒就是99日立法會選舉反對派選舉工程的一個重要構成部份。這甚至不是陰謀,而是已經廣泛宣傳的陽謀。
最明顯而直接的是教育界功能組別的選舉,教協張文光一早宣佈退出,由馮偉華替上,但他突然稱病退選,現在由教協當研究的葉建源倉促出戰。面對上屆選舉得票率不差,這次選舉不單已有經驗,並且一早蓄勢的對手何漢權,葉建源於宣佈參選之後,第一件事就是聲言會繼續發起行動,反對洗腦式國民教育。以教協在家教會中長期積累下來的影響力,隨便組織一批家長參加游行示威,抗議任何議題,都應該不是大問題。

更重要的是,整個反對派現在都缺乏議題。反對派以往只有「民主」這單一議題,但是今天普選時間表已經有了,再也難炒作起來;於是轉把「民主」與「社會不公,官商勾結」等接駁起來,但諷刺的是,尤其是梁振英當選之後,反對派已經公然與「地產黨」全面合流,一起鬥共產黨,這議題也已自動被淡化了。鬥共產黨的行動於「李旺陽事件」中達到高潮,但調查報告一出,有兩次自殺不遂前科的李旺陽證實死於自殺,證據確鑿,這結論得到國內外專家的認可,連之前不斷在他身上拿到好處的妹妹於收了二十六萬元賠償之後也不再鬧下去了那位根本不是律師的所謂「維權律師」也自動失蹤,反對派只好收科。於報名參選之後,反對派手上已經再無議題。當中只有民主黨還有大量樁腳可以依靠,民協也只能見機收縮戰線,退回九龍西根據地,其它小黨,好歹就只能炒熱國民教育了。

西方的選舉工程理論發展到今天,已經走火入魔。他們的「屎片醫生」從天天盯住民調走勢,得出的結論是選民根本不管什麼政綱,最有效的手段是拋出對手醜聞,而最佳的競選議題就是製造恐慌。
我並非心理學專家,但從經驗和日常的觀察,恐慌的威力的確十分巨大。小孩子不聽話,有時什麼懲罰都不管用,但說一句「你如不聽話,今晚『咬烏』會捉了你」,說的和聽的其實都不知道「咬烏」是什麼,反正一嚇之後,小孩大都不敢繼續淘氣。美國拋出一個誰也說不清的「阿爾蓋達」,便可藉此東征西伐,設秘密監獄,施酷刑,死人以百萬計,什麼人權,連對生命的基本尊重都談不上,但內內外外都沒有人敢說半句。

我剛在路上聽到人民力量的助選隊伍在喊話:「我們在不知不覺中,已經到達了生死存亡的邊緣!」這就是標準的製造恐慌手法。不過扯到「生死存亡」實在太誇張離譜,所以相信很難引起共鳴。但是「洗腦」便不同,首先,這名詞源於韓戰,美國指中國對美國戰俘進行洗腦,因而「洗腦」從一開始便與「中共」聯想在一起,認為中共擁有某種特殊方法,可以改變人的思想,做出一些有違倫理道德的事情。「洗腦」有此難以言喻的神秘性,已經到了像「咬烏」、「阿爾蓋達」等的層次,我相信,任何時間作民調,大概還會有一兩成人認為他自己不怕「洗腦」,但是若問他們怕不怕子女被「洗腦」,害怕的人會達到接近百分之百。各人都可以就「洗腦」盡量發揮想像力,當中一部份會從而產生一種原始性的恐懼(primal fear),和激烈的反應。

事實上,所有科學研究都指向世上根本沒有「思想控制」(mind control)即俗稱「洗腦」(brainwashing) 這回事,[1]正如沒有「咬烏」、「啫啫魚」等一樣;事實上「阿爾蓋達」是否存在過,或者今天還存在,也是存疑。「洗腦」只不過是香港時下某些人本來已經存在的反共、恐共情緒經過媒體加速發酵的集體投射,游行示威是從而產生的群眾歇斯底里(mass hysteria)反應。
群眾歇斯底里不單是不可理喻,並且是有傳染性的。對待個人歇斯底里,有時還可以給他一個耳光,讓他警醒,對待群眾歇斯底里可不能這樣,只能以絕對的理智、冷靜,甚至靜默來回應,甚至短時期逆來順受,讓受影響的人自然慢慢清醒,回復理智

如今距離立法會選舉只有一個月多一點,到時群眾的狀態如何,誰也摸不準。反對派當然會認為形勢大好,盡力催逼,但是這樣做的話,很容易引起反彈,同時群眾於過度刺激之後,也有可能提早甦醒,反而不美。如何拿捏,着實費功夫,得難掌握得宜。
對於建設派來說,當前的惡劣形勢並非大難臨頭。我們千萬要記住:反對派狂熱的群眾其實只是社會中的極少數只是他們有組織地集中表現,短期贏得媒體的曝光而已,社會上絕大多數人還是清醒的。建設派冷靜對待的好處,首先在於使處於激動狀態的群眾無處着力,反對派的操盤者於狂燥之下催逼過度,很容易會墮入越位陷阱,引起廣大市民的反彈。其次我們要清楚,處於歇斯底里狀態的市民始終是少數,他們的偏激行為,只會使廣大市民產生另外一種恐懼和反感。建制派一向都只能依靠鐵票,缺乏開闢新票源的能力,反對派狂熱群眾事實上是幫了建設派一大把。首先,這促使許多支持建設派,但投票意願不高的選民出來投票,希望藉此壓抑歪風;與此同時,只要建設派處理得宜,許多游離票也會被反對派狂熱群眾推過來建設派這一邊。

因此,於面對選民時,建設派候選人應該充滿自信,氣直理壯的表達支持國民教育,並且以大量科學理據和事實告訴選民,不單國民教育並非洗腦,而世界上根本就從來沒有洗腦這回事,有只有像反對派群眾短期的失去理智集體歇斯底里現象。與此同時,我們要揭穿反對派短期以反對國民教育作選舉工程議題,贏取選票和議席,長期目標是反對中國、反對一國兩制,聯同外國敵對勢力和「地產黨」去鬥共產黨,把香港從中國分裂出去的圖謀。
普選說到底就是相信市民有明辨是非的抉擇能力。我們建設派更加要相信香港市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中央政府是有決心和有能力支持特首和特區政府依法施政,維持香港的繁榮、穩定和發展的。沒有這基本信心的,就不配作建設派。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