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2年7月13日 星期五

C型包圍,對中國真的不危險嗎?--中國尚未意識到危機的逼近

C型包圍,對中國真的不危險嗎?
中國尚未意識到危機的逼近
【批註:香港一般人未必習慣用下文的角度去看當前形勢;然而,仍把此文傳上。連以下這種角度也一讀,並細心想一想,才叫做真正的開放多元。
否則,一如香港的言論自由──貌似百花齊放,根本只得一種聲音。
下文寫於2009年,文中談美國直接及間接圍堵中國;這些圍堵於今天20127已不用虛張聲勢,是實事。美國帶著「重返亞洲」計劃圍堵中國,力度已由駐兵,發展至2011年開始的密集軍演。至於東南亞小國被美國撐腰下的搞事,已由口頭上的,升級為招標開採石油、派軍艦跟你對峙等實質衝突。下文於2012年閱讀,更見作者有遠見。
2011年初,鳳凰台的鄭浩在時評節目大刺刺地「罵」內地傳媒及學者炒作圍堵說!他鄭浩本人,認為圍堵根本不存在。鄭浩本人曾受美國基金資助「做研究」、其實是被滲透及收買了。內地自2000年開始,這類針對傳媒及大學「資助培訓」項目極多(學院中人如復旦大學的沈丁立);這一群人(記者、主播及公知、大學講師),都在2005年前後開始發揮作用,專職在內地言論平台上自賤自殘、並造謠。近年尤甚。
下文寫得合情合理,不少扣問發人深省、擲地有聲,不宜錯過,尤其是中學師生:國與國的關係,不如我們想像中簡單。是複雜的角力。「從國家民族出發的角度」,應受到重視。
──────────────────────


未来十年惨不忍睹:中国尚未意识到危机的逼近
作者:戴旭 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上校,國防大學教授
(此文虽长,值得一读,希望网友们能将其读完)

很多人都是死到临头才看清事实真相。整个晚清,清醒的只有曾国藩的幕僚赵烈文一人。他1867预言国家将亡的时候连曾国藩都不相信。因为这个时候,洋务运动刚刚开始,一切都呈现出欣欣向荣的景象。但赵烈文从当时官府明火执仗、社会两极分化、百姓穷困潦倒、朝中大臣无能的情况,当然还有外敌虎视眈眈的外部背景,推断清朝将在50年内灭亡。结果44年清朝就瓦解了。后年是辛亥革命100周年。直到1911年,清朝也不相信王朝会完垮掉,但仅仅因为一个士兵走火,革命就爆发了。秦始皇当年何等英雄?几个新兵一挥手就把秦朝推翻了,当时没有一个人料到这么强大的帝国,会突然完蛋。苏联解体前,也没有几个人预见到。所以,现在我在这里杞人忧天,也不会有多少人相信。
中国之所以没有特别强的危机感,一是我们到处喊和谐、和平,这本来是说给世界听的,却把自己的人们麻醉了。大家谁也不愿意想战争了。前不久在《环球时报》的那个关于未来十年发展的研讨会上,除了我跟王小东,谁都不提战争。复旦大学的沈丁力先生还从很高深的角度,论述了中国为了不会有战争。环球时报和稀泥,把我关于中国已被包围的文章跟他放一起发,交给中国人民自己去判断。
第二,就是因为还有个同病相怜的俄罗斯。美国在搞中国的同时,也在肢解着俄罗斯。美国要想控制世界,必须搞掉中、俄,控制欧亚大陆。中俄无论谁先倒,另一个都会唇亡齿寒。美国经常搞计算机推演,二战结束以来,美国制定了一千多份战争计划。现在,我们也来推演一下美国的大战略目标实现的情况:
如果中国先被肢解,分裂成78个小国,将会和日本印度韩国一样,成为美国的盟国。俄罗斯也会趁机夺取,像它在近代史上一样。这样,为了争夺中国,美俄双方将大战。美国将会组织一支亚洲联军,配合北约,东西夹击俄罗斯。俄罗斯会孤注一掷,中国也可能成为俄罗斯核武器袭击的地方,人口大量消灭,但俄罗斯也会同归于尽。美国又是一举两得,一箭双雕。享受中国的廉价商品,骗取中国的巨额外汇,美国还是不满意的,因为对于美国来说,其最大利益是肢解中国,然后让分裂了的中国,彻底倒向美国,占有中国的人力资源,平时成为为美国和西方世界打工的奴隶,战时作为盟军士兵,成为美国称霸世界的炮灰。这个命运比清朝晚期还悲惨……
如果俄罗斯先被解体,分裂的俄罗斯小国,也会和独联体那些国家一样,一个个加入北约,然后,从东西两边掐断对中国的石油和天然气供应。由于之前中国的海路已全面失守,海上贸易和能源通道控制在美国及其印度和日本盟国手上,此时中国只能束手就擒,接受为西方打工的地位。这很类似忽必烈征服中原之后,不杀汉人,而让汉人为他们交赋税养活它们的做法一样,也就是门蒂斯先生的G2安排。
美国已经从肢解苏联中得到巨大的好处,那些分裂了的小苏联,几乎都倒像美国,为美国提供政治支持和资源,以及安全纵深和盟军。苏联不解体,是一块压向美国的大石头,苏联解体,是美国砸像俄罗斯和未来中国的一堆石块。
同样的道理,中国不解体,对美国构成战略压力;中国解体了,就是威胁日本、印度、俄罗斯的一堆石块。可以这么说,中国、俄罗斯解体了,美国的全球帝国地位就奠定了。因为欧洲已成破碎地带,印度本来就破碎,日本被骑在身下,美国还有什么敌人呢?至于伊斯蘭世界的恐怖袭击,只是全球帝国的治安事件。
只有从美国最深的战略动机出发,才能看透美国对华战略。看透美国对华全面战略包围,同时又组织针对中国的第五纵队的目的。
可以看到,台独力量,香港民主派,法輪功;民运分子,达赖集团、热比娅集团,总后台无一不是美国,无一不是接受美国的政治、军事、舆论和经济支持。而美国支持这些中国分裂力量的目的,也只有一个,那就是让台湾和香港,不要融入大陆的统一发展进程,让大陆继续分裂,由外向内,最后解体
中华民族真的又到了最危险的时候。黑格尔说:一个民族有一些仰望星空的人,他们才有希望。中国有几个这样的人?仰望星空的人,寥若晨星!中国太多的人,都在梦中。各有各的梦。
当年曾国藩听了赵烈文的分析,叹了一口气,说我日夜望早死,他这么大的官,都觉得无力回天,又不愿意看到国家抽心一烂”“土崩瓦解的局面。
我们可以看看中國的地图。我们一直认为是雄鸡形的。那就按雄鸡形理解。在中苏对峙的时候,我们是把东北部看做中国头部的,把西部看着中国的尾部。但是,现在,我觉得应该反过来看,西藏是我们的头部,新疆是我们的咽喉,东南沿海是我们的心腹,南海是我们的爪子。本来琉球还有一只爪子,清朝的时候,被日本砍掉了,现在也没有收回来。西藏为什么是我们的头部?因为我们的太空基地和很多战略设施都在这里。未来军事竞争、技术竞争,就是玩太空。没有太空工业,就没有国家的未来新疆呢,是中国从中亚到内地的石油和天然气通道美国为什么支持达赖和热比娅?就是放长线钓大鱼,有朝一日,用这两把刀,斩首中国,当然,握这两把刀的手,还是美国的手。美国不是想不想的问题,是时机成熟不成熟的问题。
让我格外忧心的,除了上述国家经济构成、外部危机因素之外,还有就是军队改革进程太慢了。新型军队的口号,就我一个人在提。用鹰击战略取代刺猬战略的口号,就我一个人在喊。转型要从陆军形态向海空复合型转型也我一个人在提。我这么小的一个芝麻官,有什么用呢?
外部的情况,危如累卵。其实最大的危险还不仅仅在于外部。

马克斯·韦伯批评当年针对德国统一后盛行于德国的政治市侩主义和弥漫在国民中的软乎乎的幸福主义。我们今天中国有没有这两种主义?我总是觉得今天的中国和拿破仑死后的法国一样,当时的法国,民族没有了灵魂,国家没有了方向,军队不会打仗,也不敢打仗了。
中国胖乎乎的国民被小财富腐蚀了灵魂,变得贪图享受,意志萎靡,懦弱不堪,全国到处灯红酒绿,纸醉金迷,洗浴中心之多,纵欲之风之盛,超过罗马帝国晚期。精英阶层厌战、怯战情绪浓烈。党政军办公大院,哪个不被高级饭店包围?一些贫困县也大盖楼堂馆所,这是什么?是中国的肿瘤!为什么不用这些钱投入高科技?七品官上路都开丰田霸道,小乡长也车接车送,一年中国光是吃喝和公车费用就是几千个亿,相当于一百多艘大型航空母舰。
学界掩耳盗铃,官场追名逐利,各界道德沦丧。南宋时有人问岳飞,天下怎么才能太平?岳飞说:文官不爱钱,武官不惜死,天下太平矣!看看今天的够级别、有实权的文官不爱钱有多少?武官呢,不惜死的有多少?原海军副司令王守业,大肆贪污,情妇一大群。窥斑见豹。有个很漂亮的穿军装的女演员,到处唱今天是个好日子,赶上了盛世咱享太平!海洋都快丢完了,还享太平!商女不知亡国恨!
19世纪初,美国刚刚崛起。他们的民族精神是什么样子的呢?我们看看他的总统的一个演讲就知道,他说:如果我们要成为真正伟大的民族,我们必须竭尽全力在国际事务中起巨大的作用……懦夫,懒汉,对政府持怀疑态度的人,丧失了斗争精神和支配能力的文质彬彬的人,愚昧无知的人,还有那些无法感受到坚定不移的人们所受到的巨大鼓舞的麻木不仁的人──所有这些人当然害怕看到他们的国家承担了新的职责,害怕看到我们建立能满足我国需要的海军和陆军,害怕看到我们承担国际义务,害怕看到我们勇敢的士兵和水手们把西班牙的军队赶出去,让伟大美丽的热带岛屿从大乱中达到大治……如果我们不参与这种必须以生命和珍爱的一切去获取胜利的激烈竞争,那么比我们野蛮强大的民族将甩开我们,控制整个世界。因此,让我们勇敢地面临生活的挑战,决心以男子汉大丈夫的气概去完成我们的职责,用我们的誓言和行动来维护正义……只有通过艰苦危险的斗争,我们才能取得我们民族进步的目的。
在这段话之前,他拿同时代的中国做对比我们决不能扮演中国的角色,要是我们重蹈中国的覆辙,自满自足,贪图自己疆域内的安宁享乐,渐渐地腐败堕落,对国外的事情毫无兴趣,沈溺于纸醉金迷之中,忘掉了奋发向上、苦干冒险的高尚生活,整天忙于满足我们肉体暂时的欲望,那么,毫无疑问,总有一天我们会突然发现中国今天已经发生的这一事实:畏惧战争、闭关锁国、贪图安宁享乐的民族在其它好战,爱冒险的民族的进攻面前是肯定要衰败的……
罗斯福说这个话的时候,中国刚割了台湾,赔了巨款。上面慈禧过着六十大寿,底下人民也自得其乐,居然不思卧薪尝胆。
这个时候的中国人是什么样的?看看一个叫副岛种臣日本人对中国清朝政府的评价:
谓中国海军之可虑,则实不足以知中国也。盖中国之积习,往往有可行之法,而绝无行法之人;有绝妙之言,而绝无践言之事。先是以法人之变,水军一旦灰烬,故自视怀惭,以为中国特海战未如人耳……于是张皇其词,奏设海军衙门,脱胎西法,订立海军官名及一切章程,条分缕析,无微不至,无善不备。如是,而中国海军之事亦即毕矣。彼止贪虚有其名,岂必实证其效哉?又何曾有欲与我日本争衡于东海之志哉?
日本早已看透清政府办海军止贪虚有其名,岂必实证其效的本质。所以,下决心向中国开战。
1931张学良因为丢了东北,被中国人唾骂,于是到欧洲游历,暂避风头。1934年他回来,比较欧洲和中国的社会,他说欧洲的物质文明建设给他留下深刻印象,主要是三点:一是公民拥戴领袖,领袖忠诚无私;二是西方学者精于学术,有铁棒磨成针的的精神,反观中国,教师为金钱,学生为文凭,对国家的贡献只限于摇旗呐喊;三是人民在和平的口号中麻木。欧洲虽然也厌战,但备战也急到万分,中国居然没有一点备战意识。说和平对内是可以的,对外则是骗人的,当今世界的、能奋斗才能生存。这一年,蒋介石对中国的评价是这样的:现在,绝大多数中国人的精神状态是浑浑噩噩,毫无生气。在行动中表现为好歹不识、是非不辨、公私不分。由此,我们的官员虚假伪善,贪婪腐败;我们的人民斗志涣散,对国家福利漠不关心;我们的青年颓废堕落,不负责任;我们的成年人则淫邪险恶,而又愚昧无知;有钱人纵欲放荡,花天酒地;而穷人则体弱污秽,潦倒于黑暗之中。所有这些导致政府的权威和纪律扫地以尽、荡然无存,终于引起社会动乱,使我们在天灾和外敌入侵面前束手无策,无能为力。此时,中国已丢了东三省,日本军正站在山海关上,眺望中原,中国人居然还是这个样子。

今天,2009年的中国人,比那个时候的中国人好到什么地方了?有一种车,2500万美元,全世界只有5辆,3辆在中国!可是,这么富有的国家,面对周边所有的挑衅,没有一次有雄性反应的,美其名曰韬光养晦鲁迅时期,阿Q只一个,现在到处都是!现在很多中国人不仅不敢迎接战争,连谈论都不干谈。一些国家屠杀华侨,不敢动用军队。当年祖国遭入侵,多少华侨救祖国,现在华侨遭难,我们却不能去救,作为军人我真是仰天长啸!连去年某太平洋岛国动乱,外国媒体猜测中国可能会派军舰接侨民,我们的学者一连几声反对,认为不可行,不可能,吓得尿裤子。军队就是为国家利益为人民服务的,怕什么呢?军队是让别人怕的,可是我们自己的那些号称足智多谋的学者,自己先害怕了,贻笑大方!
前两次中国被洗劫,从国策上看都是中国步步退让导致的1840年从虎门退到北京的圆明园;第二次是从琉球退到北平的卢沟桥总想息事宁人,结果引火烧身。它进一步,你拿点肉,它当然得寸进尺了。日本当年占了东三省以后,也曾经试探苏联,结果苏联派出朱可夫杀鸡用牛刀,用机械化军杀日本的步兵军,一下子熄灭了日本北上的念头,又沿着华北蹂躏中国了。这世界永远是欺软怕硬。今天,世界又在东海、南海、西南亚、中亚和东北亚对中国步步进逼了。中国还有什么地方可以退?还有什么多余的肉可以喂狼?
当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的时候,他们一边烧圆明园,一边想:万一有一天中国起来了,他们的青年,拿着跟欧洲一样的武器,到欧洲复仇怎么办?所以,当一个中国古董商给他们出主意挖清朝皇帝陵墓的时候,他们拒绝了。但是,一百多年过去了,那一幕永远也不可能发生了。中国人有那个志向吗?所以,有时候我一听到有些中国学者说,中国不能去救自己的华侨,不能去收回自己的领土、领海,怕人家说中国威胁论,就非常恶心威胁世界?你配吗?你有那个能力,有那个雄心吗?你以为你是汉武大帝的后裔还是成吉思汗的后裔?自作多情
915号,一个叫马克斯‧麦克亚当的英国人在《环球时报》发表文章说,中国人是世界睡觉冠军。说的是他在中国各个场合的见闻。这真是个敏感的人。一个一个爱睡觉的中国人,构成了爱睡觉的中华民族。一个爱睡觉的民族,又演绎了一部爱睡觉的历史。1840年悲剧为什么会降临到中国头上?那是因为之前中国已经在睡梦中失去了资本主义革命时代;为什么后来又是长达一百年的悲剧?是因为中国人始终睡眼朦胧,直到卢沟桥拂晓的枪声响起。
拿破仑当初认为中国是一头睡狮,我要说,拿破仑错了!他离中国太远了,没有看清楚。那不是一只睡狮,而是一头睡牛。
西方富裕了500年,美国也富裕了一百多年,依然精神抖擞。中国才改革开放30年,刚有一点小钱,就又贪图安逸地眯起了眼睛
前面说GDP狗的屁的时候,说了中国的工业结构,这是中国另一个致命的身体上的死穴。二战前,斯大林说:中国没有军事工业,现在只要谁高兴,谁就可以蹂躏它。从晚清到民国,中国一直就像一个富裕、漂亮、柔弱的寡妇一样,谁都可以掠夺她,欺辱她。今天,中国还是没有像样的现代工业,没有在高技术领域占有一席之地。航天工业最突出,也不过相当于美俄50年前的水平。航空工业不说了。几种主战飞机的发动机都是外国的。没有自己的大飞机。航空母舰就更不用说了,到我们造出来的时候,也不过是追上西方100年前的水平。美国的航天母舰现在已经在试飞了。
我们现在几乎所有的核心产业都是空心产业。我们现在的经济结构,这些构成GDP的财富,都没有保卫自己本身的功能,到最后都是人家的。甲午战争中国战败,日本得到了中国价值1亿两白银的战利品和2.3亿两的赔款,这笔巨款相当于日本当时7年的财政收入,外相陆奥宗光高兴地说:在这笔赔款之前,根本没有料到会有几亿日元,本国全部收入只有8千万日元,一想到现在会有3亿5千万日元滚滚而来,无论政府和私人都觉得无比的富裕!整个日本内阁无不弹冠相庆。战后,日本经济和军事实力飞速扩张,一发不可收。仅仅10年之后,又在对马海峡赢得对俄罗斯的海战胜利。
美国就不一样,它的所有构成GDP的东西,不仅本身就是财富,还能保卫自己的财富,还可以掠夺更多的财富,比如他的太空产业,它的信息产业,它的航空产业,它的造船、它的化工等等。它们的GDP,就像一辆坦克,可以开到世界上,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们中国的GDP呢,就像一台拖拉机,只能在自己的田野上收割自己的庄稼。国家的战争,就是GDP的对撞。我们的拖拉机,能撞得过人家的坦克吗?来上海的路上,我一直在看抗日战争史。就在上海这个地方,淞沪抗战,上海人打得很英勇,一点也没有娘娘腔。但是,蒋介石的70万部队,其中还有三个德式准备的师,最后被日本20多万部队打得落花流水。为什么?装备是很大的原因。整个抗日战争,日本投入的军队也就六十多万,中国人死伤了多少?3500万!因为没有钢铁构筑长城,只能以血肉筑成我们的长城。就是这样的伤亡,如果不是美国和苏联的合力,我们什么时候把日本赶出都不知道。日本说要准备和中国打百年战争,我看不是没有可能。当年法国和英国就打了百年战争,因为双方实力相当。中国有人有地盘,日本有工业,有精神。这样的教训还不够吗?为什么我们现在还不吸取教训呢?我都不敢想象,如果中国和日本的人口和国土条件换一换,会是什么结果?为什么我们就不如日本?
别的大国都有历史感,都知道1929年的美国经济危机在十年后引发了第二次世界大战,都在今天拼命发展高科技、制造业和军事装备,为什么我们就没有历史感呢?我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我们摸着石头过河,最后摸到了一大堆砖头。全世界把房地产列为支柱产业的就中国一家。我们的顶层设计者也不看看世界历史,哪个大国是靠盖房子发展起来的呢?现在很多地方的财政就靠卖地,要是不让它卖地,马上黔驴技穷,不知道怎么活了像上海和北京这样,具有雄厚技术和工业实力的城市,也去发展房地产业,真是莫名其妙。我们没有造成一种让高科技产业充满暴利的体制,房地产是支撑不了大国崛起的。大家去圆明园看看就知道了,那是世界最好的房地产。靠掠夺自己的弱势群体,不可能实现国家的复兴。从古至今,大国崛起,都是依靠外部资源,或者靠武力掠夺,或者靠技术合法赚取,以富裕自己的人民,然后富国强兵。美国全世界打来打去,为什么?就是夺资源,供它的人们享用;俄罗斯宣布北极主权,为什么?它已经有那么多资源,还拼命夺。就是为子孙夺。我们没有力量去世界夺,但我们要收回属于我们自己的地方。我们不能让和平的诚意和主张,变成别人束缚我们的绳索。我们要像正常国家一样行事。我一直主张,我们的军队,应该进行远征型改造,要能够保卫我们的资源和远洋利益。
我们要敢于迎接合理合法的战争,改善安全态势,刺激经济,振奋国民精神。新中国的稳定局面,和经济发展良好的时期,都是几场自卫反击作战的结果。狼是打走的,不是劝走的。
中国需要战略家,更需要坚定、勇敢和充满忧患意识的人民。世界上没有打不败的敌人,中国的面前也没有迈不过去的难关。最大的危险是看不到危险。我们的很多学者和官员,只看到鲜花美酒,GDP,眼睛盯着权位和女人,像一只短视的食草动物。
别睡了,朋友们!我们不能低级到只贪图安逸和肉体享受。我们不能为了钱失去所有的东西,我们不能穷得只剩下钱!固然,今天的时代我们可以有黄光裕,但绝对不能没有黄继光!我们必须知道,旧中国,在世界目前低了一百多年的头,新中国之所以昂着头,那是因为黄继光走在我们的前头!我们应该拥有高尚的目标和拥有一往无前的勇敢精神,敢于面对一切困难和挑战,敢于打破围堵,迎接胜利,为万世开太平,为子孙创造一个强汉盛唐式的新中国!希望在你们和我们的身上,我们不能属于我们的责任,交给下一代人! 

3 則留言:

  1. 請提議給中國政府:任何在生果刊物報章落大廣告的商業機構其中國業務,其商業財務稅務審批從嚴處理,謝謝

    回覆刪除
  2. 提壺灌頂,當頭棒喝

    回覆刪除
  3. 生於憂患,死於安樂。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