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2年7月16日 星期一

讀《未來十年慘不忍睹,中國尚未意識到危機的逼近》扎記--筆記:中國國情 2012-7-15

筆記──中國國情 2012-7-15
讀《未來十年慘不忍睹,中國尚未意識到危機的逼近》扎記

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上校、國防大學教授戴旭寫於2009年舊文《未來十年慘不忍睹,中國尚未意識到危機的逼近》,傳出後有青年朋友N回郵。
對N的回郵,擬作一些回應。屬健康的對話。
先把N有見地的回郵節選如下:
========================
转型要从陆军形态向海空复合型转型也我一个人在提。我这么小的一个芝麻官,有什么用呢?」
N回應:其實中國近年的海空軍發展已經是空前地快。殲10的出現,更加令中國的空軍由內需轉出口,成為在不少國家取F-16而代之的里程碑。
作為第三個首飛第四代戰鬥機的國家,也很難說空軍改革進程太慢--畢竟在一個基本引擎、煉鋼、集成電子技術都不夠的國家而言,海空軍的發展還是有很多基本技術要解決,而這些都需要時間。
同理,中國海軍始終連驅逐艦的艦形也還沒能定型,所以慢艦速度有限。其實是正常的。加上中國建艦越快,則周邊國家的反應越大。
這樣的背景下,與其建立大量次等艦艇勉強成軍,結果引來與比自身強的海軍開戰的危險,還不如像現在一樣溫水煮蛙,在發展技術的同時逐型建艦實驗,到真正定型之後才大量建艦也不遲。
現在052C突然增建六艦,就是中國的防空驅逐艦開始定型。但是我看中國要量產驅逐艦,還要看「052D」。至於航母,中國建艦一直都是高強度的鋼不夠,勉強生產也會造成巨大公害;加上對航母的???構型的技術不足,所以必須先以瓦良格摸索技術,再作成軍。
記得,中共和滿清的分別是:滿清的軍隊是從外國買的,而中共的軍隊是自己掌握技術的。後者的最終實力更大,但成軍時間卻更久。這點勉強要一步成天,可要小心一事無成。

「可是,这么富有的国家,面对周边所有的挑衅,没有一次有雄性反应的,美其名曰”韬光养晦“,鲁迅时期,阿Q只一个,现在到处都是!」
N回郵:對於某些自稱永不成軍卻自擁東海艦隊兩倍艦艇的「和平國家」面前,忍一下是沒辦法的事。
但對同樣妄想靠向美國就分一杯羹,卻沒有實力的國家...
我們可是油井建到他們的岸邊;這差不多就等於在說:一是打(反正沒有實力),想靠挨美國就拿土地的話,我就把邊界劃到你門口去,讓你安全航行的水域都沒有。

「没有自己的大飞机。」
N回郵正在研制,最近也開始推出了較大型的客機。

「今天,中国还是没有像样的现代工业,没有在高技术领域占有一席之地。」
N回郵所以集成電路製作是十二五計畫的首要技術之一。
而且,中國造船業的噸位已在世界前列。只是雖然建油輪貨船多,建戰艦的鋼鐵技術卻長期短缺。其他的工業,雖然不是歐美那種世界最強,但是沒有一席之地,也是個很誇張的說法。

開放改革三十年,我們的確是不能單單說韜光養晦。但是,在海軍要從無變有的同時卻面對兩個動輒百艘戰艦的「小國」的現實面前,是不是事事要硬打,要大躍進式建設呢?真的要有拼了命就算的選擇的話,那中國還有二砲部隊,最多抱著地球一起滅亡就是。但是,很多事情,我反而覺得是值得給中國時間去在這個困局中慢慢周旋的
=====================
回應朋友N──對戴旭類觀點的健康討論。

傳出《未來十年慘不忍睹,中國尚未意識到危機的逼近》時已提醒是2009年舊作(2010年已在「新浪讀書」張貼。文中也有「今年,2009年」之類的句子),是他寫於2009年的《C型包圍》一書的片段 http://vip.book.sina.com.cn/book/chapter_120427_75157.html戴旭的博客約於2007年建立 http://www.caogen.com/blog/index.aspx?ID=153於更早時期已提出要注意美國的「C型包圍」,催促中國要加強國防,不能只求韜光養晦

N朋友上述的回應全部同意而他數列的「進步」,與戴旭等人的言論大可並行不悖;N的材料更新,並沒有跟戴文之立意對立。追蹤中國左右兩邊的言論發展,戴旭一類(不只他一人)鞭策者的聲音,確是近六七年(尤指胡溫任內第二屆的近5年)軟爬爬、「暖風薰得遊人醉」的社會及政治氣氛的當頭棒。
2007年訪復旦大學,驚見美國出資創辦的復旦通識學院如何在價值觀之建立上「去中國化」,美資的這個學院登堂入室引入美國的普世價值,以美式普世價值為課程綱領。當時接待單位安排了沈丁立為香港來客做了一場以外交為題的講話,不聽猶可,一聽之下大吃一驚:他大捧香港傳媒包括水果報(水果報賣的不是言論自由,是黎智英收美國資金;任務是辦報蠱惑港人及滲透香港政治);大讚美國的醫療福利,再大踩中國外交政策;過程中只誇示自己的「豐功偉業」。他完全沒有講稿,不要緊;最囂張是一邊扯談一邊覆手機。回港後查他的底細,原來讀的是理科,受美國獎學金資助赴美,轉讀政治,博士論文談中國核武--這是典型的「美國操作」:用獎學金及學位收買人、並收集情報。沈丁立獲美國國際教育研究所、美國對華國際關係研究委員會博士後基金資助1989—1991年),在美國普林斯頓大學從事軍備控制與國際安全研究。1991年回國後,沈丁立便在復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工作。這樣的一個所謂上海學者,專攻軍事及地區安全,他對中國的建言有多可信(及多危險),可想而知。2007年的沈丁立已一面倒「惟『美』是尚」,完全否定美國對中國存多面性,也否定美國對中國有幾手準備。
要不是一場金融海嘯稍為打亂了美國的陣腳,美國對中國的滲透將更全面、更快、更成功。現在美國對中國的大優勢未改!作為關心及存寄望的中國人,惟有寄望薄熙來事件「激出的千層浪」,以及中國換屆在即的政治角力,「意外」地令一些藏在暗角的操作、滲透與吞食掠奪浮出水面,引起國人關注。

中國今天領導層的子女,都跟美國政治及經濟存在千絲萬縷的糾纏。極度親美的外文部長楊潔箎竟然跟希拉莉「私交甚篤」(「獨立」外交怎辦下去?)楊潔箎之女、及部份駐外高層竟以自己的子女跟希拉莉為同門為榮。溫家寶兒子在美國華爾街「學藝」回國後,用財技引官二代及外資合力「掠奪」中國企業及天然資源等財產(溫家寶之子的基金名為「新天域」。溫子賺夠了,現在被溫安插至中國航天部門任要職)。國家利益跟個人利益如何撇清?英美大國的滲透有多成功?會是個待挖的黑洞嗎?當前官二代的子女放洋留學,跟第一代出國留學的那輩人呈現完全不一樣的局面。

在上述的大背景下,戴旭文中提及的具體事實容或有變;可是,當中的憂患意識之提出,今天重讀仍感當頭棒喝!!中國,仍只可以多談大我。補一句,即使具體軍工已有進步;可是,進步的同時包括美國--去年,美國已發展「宇宙戰機」;互聯網作為美國五角大樓的軍事武器,也非七八年前的水平即是說,我們進步了,別人也沒有停下來!至於周邊小國的竄擾,也較幾年前複雜強捍--例如,菲律賓。
薄熙來事件的最大啟發,是讓中國民眾親眼見證左弱右強(重慶模式被打壓)。「文革餘孽」確是不可能存在、尤指不可能存在於「左」的一方。倒是「右」的一方行事手法有文革遺風。當前的中國非但左不起來,在防左的前提下,社會、政治的發展少了對稱的、左的諫言。左一點的力量在當前中國根本不成氣候。戴旭、羅援等,因而扮演了相當有意義的角色,是一種不可缺的平衡。

七月初去了一趟上海。每次內地行,定必看電視。看著看著,怎麼感到索然無味的呢?想想,看時竟生疑惑:是內地製作抑或台灣娛樂台?女主播的化妝及打扮「開始沒有內地味」--部份頗為俗氣?有質量的節目仍然是有的(朋友推薦電視劑《浮沉》、《重案六組之四》),卻在轉台再轉台的「隨機調查」中發現數量少了。轉台中碰上的,不少都是台灣化了的綜藝節目。--戴旭文中的憂患意識,值得立於座右,是精神上的鞭策警惕。

上海行回來後寫了感想一篇。文末謂:「不管有多少負面新聞衝擊,二十世紀下半葉至今,中國民智再開是鐵一般的事實!說的是民間,即使近年多了點躁動、總體上卻仍充滿朝氣的生活層面。對中國有信心不假,來自「民智已開」而且是「左一點」的那群人的水平令人開眼界!中國的所謂「右一點的知名自由派」近年要麼是被滲透了的移民回流派,要麼便是躁動、虛榮虛偽的「粗人」(談政治必佐之以黃色笑話);當中又以被歐美大國滲透一類為大害。

而對「民智已開」的信心,來自重慶模式之被人民維護及認同。民眾懷念薄熙來,不少是懷念惠民共富的重慶模式。薄熙來事件之發生,引來左一點,或根本不用分左右、以認同重慶模式為核心的民眾的反彈;網民的言論及態度,令「民智已開」得到印證。近日內地「自由派惡女記者」跟「左一點」的吳法天約架,從視頻可見(打吳法天的,包括粗人艾未未),「左一點」的吳法天頗斯文,而「自由派惡女記者」及其同伙,匪氣十足http://opinion.m4.cn/1169395.shtml)!

薄熙來事件的意義及作用已超乎他本人。事件的意義之一:折射出政治高層身邊竟然充斥「近身洋人」。而這批洋人,不少都疑似是間諜。由薄熙來、王立軍、乃至陳光誠事件,也驚見執政高層跟美英的互動竟含「默契」?!中國的國際形勢及策略是否存陷阱?值得注意。胡溫封去不少左一點的網站,可是愈封愈有,微博也刪之不盡。薄熙來事件令潛藏的、「中國往哪裏走」的隱患浮出水面。不是薄熙來事件,雖追讀國情,卻少留意「左一點」的人物及其言論;看過後,發現他們的「左」,一點也不令人討厭,反而比「自由派傳媒及公知」更照顧現實,更(在國家本位、愛國立場下)關切社會不公。

回頭說羅旭的文字。他所述及的具體資料或已更新,但中國遠未至於可以過遠離憂患意識的、「暖風薰得遊人醉」的日子。戴旭文章的精神,到今天仍合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