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2年7月24日 星期二

兩位海外港人的聲音:局外者清

兩位海外港人的聲音:局外者清

【按:最近朋友推介一個值得留意的博客。博主名蝦餃,http://blog.yahoo.com/hargawswiss/articles/page/1已移民外國。以下是他就"Honkie"這個字對留言朋友的回應。(沒有惡意的)留言者認為"Honkie"不含貶意。蝦餃不同意,予以回應,屬健康討論。英文留言太長不摘引了(可自行到博主頁內看),只想推介「蝦餃」,看他論港事國是。

是當局者迷嗎?近年推介的另一博主梁建鋒http://editorjoe.blogspot.hk/也是移民港人他跟蝦餃對港事反而有較澄明的看法。

梁建鋒與蝦餃不約而同地看出,香港當下根本就在搞文革,而且政教合一,政「報」合一!!說自己在「捍衛香港核心價值」的人是偷玩概念;他們事事一言堂、甚至不惜抹殺事實、誣蔑對手,手段極之文革。】
======================


保護民主  梁建鋒 「總編會客室」 Monday, July 09, 2012
  香港政治環境越來越扭曲,新任特首梁振英落區出席民眾座談會,卻被政敵組織示威者鬧場,終至座談會被逼腰斬,甚至有聲音指梁振英不該再到社區聽民意,免觸發更多混亂場面。特首到基層直接聽取民意,是民主政治的具體行為,卻被聲稱爭取「民主」之徒無理破壞。是非顛倒,竟能至此!
  「民主」這個似乎人人都懂得的政治術語,在現實好比萬花筒,不但千變萬化,拿在不同人手上更會變出不同的款色。在香港好使用高分貝和激烈肢體動作的「民主派」,口號永遠離不開爭取「民主」;可是其思想行維卻是沒有最起碼的民主素質。不論是三兩議員以拉布手法阻撓新政府改組架構,抑或用衝擊會場方式阻止特首落區,只不過是一種崇尚霸力的專制手段而已。
  泛民陣營往往會駁辯稱民主政治正是要包容不同聲音,讓少數也有權利表達。可是,目前香港的整體政治環境是少數綁架多數。議會精神本來就是少數服從多數,在香港的少數卻變成媒體的上賓;被媒體刻意地放大成為主流,讓整個社會天天圍繞著這一小撮人轉來轉去。
  空洞虛浮和抽象的政治概念掩飾著政客的真實意圖,「民主」變成了一種獲得政治利益的手段,而不是一種生活品質和理念七一遊行隊伍打正旗號要求回歸至英治殖民地,有網民稱這也是民主訴求的一種。難道打著「民主」旗號就能否定基本是非觀念嗎?今天的美國誰敢公開主張恢復黑奴嗎?民主也有道德底線的,美國也有叛國罪,個人自由或信仰並不是萬能擋箭牌。美國聯邦探員便不一止一次清剿國內極少數的獨立分子。
  港政客可以指鹿為馬,與傳媒普遍淪陷為政治宣傳機器有很大關係。獨立的傳媒本應是社會的是非標桿,是監察政客和政府的力量,反觀今日港媒大多只是政黨的喉舌。若要保護香港的民主發展,傳媒必先要與政黨脫鉤,新聞工作者亦應堅持最基本的獨立客觀原則,由「新聞製造者」回歸到「新聞報道者」的角色。
===================

蝦餃寫文章開網誌以來,從來沒有收到這樣長的回應文章。有讀者肯花那麼多的時間寫回應給蝦餃,蝦餃又怎能不理會?
思前想後,最後將這回應,提升到討論文章,當然就不是三言兩語那麼簡單。
謝謝這位朋友的表白與“身世”交待。相信蝦餃讀者群中,有不少像這位朋友的背景,都是曾經的Aberdeen 香港仔,現在因為種種原因,遠走他方。但對故土思念之情,終生難忘。也是這樣的背景,他們看蝦餃的文章,會產生共鳴。反之那些現居香港的朋友,蝦餃的文章,特別是有關港事的論述,就比較難打動他們。蝦餃寫文章的目的,只是表達個人看法,人家怎樣看,蝦餃從不理。很多人看我是這樣寫,就算當初開檔沒人看,我還是這樣寫。從不會因為讀者人數而改變。唯一改變,是知道有不少人盯著我,寫文章的時候要更小心,對一些不大清楚的問題,要多番求證才寫出來。
蝦餃文章,只是通過另外的角度看香港問題。有關港事討論,現在已經到了非黑即白的局面,要嘛是我的朋友,否則就是我的敵人。香港昔日的開放那裏去?我們多年來珍惜的所謂言論自由,原來是如此得啖笑。看一下我最近給人打氣的一首詩。文章看法不同,就要給人詛咒,擺設靈位,香港的殯儀館生意,肯定非常紅火。看到這種做法,除了氣忿,只能替人打氣,希望他不要氣餒。

這位朋友身居袋鼠國,袋鼠是盎格魯眾兄弟中,蝦餃感覺最沒有文化教養的一位。所以他們甚麼都無所謂,因為他們不懂。Honkie 這名稱,確是有侮辱成份,等於有人稱呼中國人為 Chinks日本人為 Japs 一樣。如果我們從今天開始,稱謂貴國民眾為袋鼠,你們會有甚麼感覺?
蝦餃日後會寫文章,從歷史角度看盎格魯眾兄弟的所作所為。這是一張期票,歡迎讀者隨時拿著這期票找蝦餃兌現。盎格魯數兄弟,除了老大那老米,就是花旗,楓葉,袋鼠與及奇異鳥。
香港的問題多籮籮,其實拆開來看,只有一個最關鍵,也是蝦餃文章經常臭罵的,蕃薯主義一切為盎格魯人的利益服務。我不能說他們是漢奸,因為我不知道他
們的民族構成組合,如果其中有一人是蒙古族或藏族或回族或其他少數民族,這個漢奸之詞,就與他們無關,他們更可以大條道理的出賣我們漢民族利益。
前段時間,香港鬧得沸沸揚揚的核心價值討論,一位身在廟堂高位的中文大學政治學高級講師,更在報紙自己的專欄上寫文章,說要誓死保衛香港的核心價值。當時我在人家的網頁留言,文革距今四十多年,想不到有人想在香港搞文革看近日香港的發生的種種,跟當年文革何其相似?以前文攻,現在是武衛,君不見那些肢體動作越來的多與越來的激烈?
所以蝦餃文章,質疑甚麼是香港的核心價值。如果連這個都沒法搞清楚,誓死保衛甚麼?當然,那些控制香港傳媒喉舌的一眾反對派,他們不會跟我討論。死保衛香港核心價值,跟文革時期,誓死保衛毛澤東思想,有甚麼分別?今天說人家違反香港的核心價值,跟當年文革隨時給人指為文反革命,請問讀者君,又有甚麼分別?
為了這個香港核心價值的解釋與定義,我跟神州網友討論他們的歷史感與世界觀比我們港人強得多。那位網友的分析,也讓我折服。香港的所謂核心價值,是移植盎格魯人的價值觀,就是將世界民族分不同等級。最高的當然是盎格魯人,之後是西歐的白人,東歐白人,日本人等不斷向外擴散。最低等級的可能是安哥拉的黑人朋友。港人要維護那盎格魯核心價值,就是要維持他們高於其他黃皮膚人種的地位。

看一下港人在香港對盎格魯人,歐洲人,大陸人,南亞人的態度,非常切合他的分析。

看到這種情況,真的欲哭無淚,原來我的同鄉,種族主義性格那麼嚴重,他們的人格那麼低下,只想一輩子當白人的走狗,從而分一點殘羹。
這也是蝦餃文章曾經說過,一天曾被殖民,一生不改其品,永遠都奉昔日主子為上。這是港人的悲哀,國人的悲哀,甚至是人類的悲哀。
港事討論,我會繼續,但近日我不想再給這些問題困擾打轉。這篇文章算是特例,之後我會回到我這幾天的文章思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