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5年7月31日 星期五

《沈祖堯校長,你慢慢來》王賢--市民都看穿了!

市民都看穿了!

728日港大學生竟然禁錮校務委員,過程中,公民黨余若薇用「奇怪的心態及目的」旁觀麥嘉軒被粗口罵、被圍。而港大校長馬斐森竟然對警方當晚進入校園表示遺憾(regrettable)學生失德壞品,他們自己要負全責之餘,背後有大人的手影。
728日之後的今天,讀一篇網上舊文:且看市民王賢早便看穿中大校長居心叵測。奉勸一句,公民黨各大狀、反對派政客,乃至中大校長等,不少市民心水清,早便看穿一切。而債,是要還的。
「奉勸一句:沈校長,你也慢慢來。雖然狐狸尾巴已經露出來,但明人不做暗事,你還是放下騙人的臉譜,不要拉別人的畫皮,掩蓋你的僞善了。」
------------------------
《沈祖堯校長,你慢慢來》  王賢
2015-6-15

香港中文大學校長沈祖堯先生,於六月九號發表最新網誌,借讀台灣作家龍應台所寫《孩子,你慢慢來》一書,舒發感想。讀完沈先生的網誌,起初有點莫名其妙,這樣邏輯混亂,牽強連貫的文章,怎可能是出於一個大學校長,一個教育家之手。但多讀兩遍,細心推敲,卻不由不佩服這位校長的城府之深和用心之苦。讓我們來看一看這篇文章的真正用心。
文章開首,匪夷所思地引述該書序中,作者買花的一個故事。在花店幫忙的小孩子,因手太小,總是不能把花束的結打好。孩子的祖母罵他做事太慢,作者勸不要罵,說她有時間,可以等。作者事後回想這故事,感嘆世事多難,孩子的成長可以慢慢來,她可以等一輩子。
沈校長是偷換概的高手,借這個故事,交雜一些作者教兒育女的陳述作爲掩飾,帶出他文章中最後三段要說的話。

現在讓我們看看這位教育家的言論:
沈校長說:“……我們自己的子女,和社會上數十萬年輕人,在成長時有了自己的想法和邏輯。我們一方面希望訓練他們去符合我們的價值觀和做事方式。另一方面知道他們必須培養出自己的道德觀和批判思維,有明辨是非的能力,並成為負責任的成年人。.”沈校長:請問這是那門子的教育理念。你的教育理念是要訓練學生符合你的價值觀和做事方式嗎?如果是這樣,你如何去培養他們的批判思維?這樣的邏輯你不覺得可笑嗎?你說他們必需培養自己的道德觀。甚麼是“自己的道德觀”?個人的道德觀必需被規範在社會的道德觀之內。我們的生活是整體社會的一部分,如果沒有整體社會認同,合乎整體社會利益和權利的道德觀,何來自己的道德觀。中文大學的部分畢業生,在莊嚴的畢業典禮上,做出可恥的行爲,就是把自己的道德觀凌駕在社會的道德觀之上。犧牲和不尊重其他畢業生的榮譽與權利。你認爲這是明辨是非,負責任的表現嗎?而你對此熟視無睹,難道你是同意他們的做法嗎?

沈校長說: 社會需要給予年輕人時間和空間,讓他們長大、成熟。(成熟的人應尊重別人,並為自己的決定負責。)要容許犯錯,讓孩子從他們的錯誤中學習”沈校長:你這話說得不錯。我們對年輕人要包容。容許他們犯錯。但包容並不等於縱容。你是教育家,你應該知道凡事都有一條底線。教育的作用,其中一點就是教導年輕人認識對與錯。法律的設立,就是在社會共識的範圍內爲對與錯劃出一條底線。任何人,包括年輕人,錯了就要承擔責任,接受懲罰。錯而能改,社會就必須包容。請問沈校長,沒有懲罰與教育,孩子能從錯誤中學習嗎?佔中時期的學生與年輕人,包括不少中文大學的學生,他們霸路,影響社會運作和大衆生活,毀壞公物,衝擊警察防線,多少犯法的事,假追求民主之名而行,你可曾對他們加以教育和譴責?縱容年輕人犯罪犯錯,只會貽誤他們終生。你這個教育家能辭其咎嗎?
政改審議在617日號就要舉行。山雨欲來,多少不管是受政棍蒙諞,或借推進民主之名,而別有用心行暴力之實的所謂“年輕人”已經密謀蠢動。沈校長不遲不早,在這時候推出這篇網誌,爲他們搖旗吶喊,向政府放話,要包容,要容許犯錯,可謂用心良苦。最後說:“孩子你慢慢來。你的時代,終會到來。”多麼慈愛,多麼關懷,多麼鼓舞。但言外之意,卻是呼之欲出。狗急跳牆之情,溢於言表。

奉勸一句:沈校長,你也慢慢來。雖然狐狸尾巴已經露出來,但明人不做暗事,你還是放下騙人的臉譜,不要拉別人的畫皮,掩蓋你的僞善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