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5年7月7日 星期二

《A股暴跌,焉知非福》沙烨、李世默

好文!!
A股暴跌,焉知非福》沙烨、李世默
沙烨 上海风险投资家;李世默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董事,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员
发表时间:2015-07-06 18:19:14

命运女神总是在人们最忘形的时候给他们迎面一击。
六月初,上证指数直跨五千点,媒体、基金经理、股评家们都在齐声欢呼国家牛市和一万点不是梦。转眼间股市飞流直下,短短十几个交易日,上证指数跌幅超过30%利益相关者们又开始叫嚷史上最大股灾的来临,不救市则导致全面金融危机。于是国家队入场,从降准降息,到召集券商入场,限制做空,停止IPO,直至为上证指数设置了4500点的目标。
政府的每一个表态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中国股民数已经超过九千万。凡有人群处,皆在谈股经。股民们每天盯着屏幕上的K线图,为你欢喜为你忧。朋友中的很多民营企业家,聊天时不为自己企业经营状况牵挂,只为炒股内幕消息兴奋。而在被VC投资的创业圈内,今年最大的话题是,“VIE,拆还是不拆”。

这是我们要建设的中国的蓝图吗?
股民们天天盯着估价,为其欢喜为其忧,这是我们要建设的中国吗?
当股票在人们的眼中成为筹码,企业的投资利润超过经营性利润,企业家的精力不在创造企业的长久内在价值,而更多想着在哪个资本市场可以快速圈钱,获得更高的倍数时,这才是远比股灾更大的社会问题。
如果把过去三十年的经济增长的因素分解,人口红利,投资增加和技术生产率的提高是三个主要因素。随着人口红利的逐渐消失,投资边际效应的减弱,很多经济学家开始断言,狼来了,中国经济的高增长时期一去不返。政府决策层受到影响,也希望用资本市场来激活经济,同时鼓励万众创新,互联网+
资本市场的确能提供企业融资的功能,可这是建立在一个合理的市场估值体系,并由专业的机构投资者主导的前提下的。资本市场作为企业和资本间的中介,为企业服务,而不是本末倒置地主导企业的发展。中国过去三十多年的经济起飞,从来不是因为资本市场的蓬勃发展。而是亿万的中国人民,在各类企业的组织下,付出了难以想象的艰辛和努力,生产和提供了国内和世界经济需要的产品和服务。无数企业家和员工甘愿从产业链的最低点做起,付出额外的辛劳,一点一滴地积累。
互联网能增加社会信息流通和优化资源分配,可在提高社会的生产率和促进就业方面的效果,还远没有定论。我们看到的大多的互联网创新增加的是人们的娱乐享受,而不是实在的经济产出。谷歌,脸谱,苹果这美国互联网三大巨头,总雇员不过十多万。整个硅谷的技术员工不会超过百万,喂不饱上海的一个浦东新区,更撑不起中国的整体就业增长。
资本市场和互联网只有当实体经济成功升级,我们有世界级的企业和产品,中产阶级成为主流时,才能迸发出最大的能量。如果实体经济一蹶不振,最终资本市场和互联网也会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中国经济的前途在于完成工业化升级的攻坚战。国家和国家之间的经济竞争最终在于产品和服务的竞争,没有捷径可走,对一个后发国家尤是。中国的工业化进程远没有完成,很多行业还是停留在低附加值的制造业,产业升级刚刚开始。所谓中等收入陷阱从来就是人民在通过提供简单劳动力完成最初积累后,未富志先衰,丧失了经济升级的动力和锐气。我们的人均GDP还只有美国的17%,即使按购买力平价(PPP),也只有美国的20%出头。中国人民聪明,勤劳,完全能够同过持续得提高技术生产率(TFP),再创二十年的经济高速增长。
我们曾经投资过一个光学制造企业。在企业家的领导下,从承包乡镇企业起家,加工光学镜头。通过二十多年的努力,不断提升产业技术。产品从光学镜头,到光电模组,车载镜头,体感镜头,客户从国产二线品牌手机,到一线品牌,和苹果三星。公司去年的员工上万,年产值将近百亿,管理层至今每周工作六天。这样的企业才是中国经济道路的雏形。这样的企业才是政府应该提供资源促进和培育的。
中国需要有一千家,一万家的这样的企业。当中国的中产阶级不再热衷于海淘欧美和日本的消费产品,当我们不再迷恋于讨论德国工业技术的先进,那时,中国才真正立于世界强国之林。
一八九九年,在美国工业全方位腾飞的开始时,当时的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在他的演讲,“奋斗的生活”中这样告诫和激励他的国民:让我们不要畏惧任何生活中的磨难,不管是精神或是肉体,国内或是四海,只有不畏艰辛,通过艰苦卓绝的奋斗,我们才能真正实现民族伟业。而在这之前的一八八五年,美国的制造业产出已经超过英国,居全球之首。
A股暴跌,焉知非福。风波过后,也许这是一个机会让我们思考,我们要建设的是怎样的中国。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guancha.cn/ShaZuo/2015_07_06_325818.shtml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