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5年6月5日 星期五

公民黨,究竟做緊乜?(一)至(四)--一個年輕黨員的爆料

一個年輕黨員的心聲:公民黨,究竟做緊乜?(一)

 湯家驊與郭榮鏗,跟隨大律師公會代表團去北京,引起我不吐不快…心情好複雜…都系時候出來吐真言了。
 第一件:湯家驊臨去北京,在電視節目中講到:‘知道我去北京,梁家傑向我千叮萬囑:一定要爭取公民黨同北京領導人會面對話,講政改方案。我問:公民黨還個乜嘢價?梁家傑想了一想說:撤銷831決議。我地幾個聽見就私下譁然。首先,‘傑哥’平日口口聲聲稱湯家驊為‘湯渣’,更何況就在前不久(421日)公民黨內部會議,‘傑哥’與Audrey(余若薇)仲講緊,要小心Ronny(湯家驊)同Dennis(郭榮鏗),甚至有人開口話兩個都系叛徒。如今又要人家去北京做功夫,好虛偽。其次,撤銷831決議,系人都知道這並非還價而是天價,公開整天將‘撤銷831決議’掛在口邊唔奇怪,不過到了叫人去北京說項,底牌原來都系‘撤銷831決議’,只有兩個可能:一是有底牌怎會俾你‘湯渣’知道?繼續虛偽。一是叫‘湯渣’去通知北京,大家分手啦。唔系話好想通過方案既咩 ?

 第二件事,郭榮鏗北京返來一落機,就講了一句話:明年公民黨要年輕化換代。這一次我地幾個聽見了是好高興。事實上,從傳媒報導聽到,呢句話在個場合講有啲無厘頭,外人不知就裡,但我們這班較年輕的,就好明白。說來話長…
我-古仔(化名)是公民黨的年輕黨員,X年前因為覺得眾位大狀精英,贏左反23條好威風,而且覺得民主黨太過基層,前線又太蚊型(當時前線未同民主黨合併)所以抱著粉絲心態加入。
X年來,‘因偶遇而相識’,雖然未至於到左‘因瞭解而分手’,但畢竟相處共事,確實會覺得同當初‘邂逅’,好似是另一班人。湯家驊最近在電視節目中講到:現在面對公民黨黨友,好像很陌生。我也非常有同感。事關親身經歷的事實說明瞭好多真相。他老資格都咁講,即系郭榮鏗的‘無厘頭’有理由。
 第一單令我感到詫異的,就是當年余若薇做頭,去同黃毓民他們一起搞‘五區公投’,當時感覺好似‘美女與野獸’,大家愕然,我才第一次明白,原來公民黨最最緊張的,並非‘推進民主’,而是如何‘推倒民主黨’傑哥同Audrey一心只想著做特首,根本無興趣發展地區,搞區議會選舉(即系我地無份上位,只有份做茄厘啡。公民黨運作從來都是幾個大狀說了算,開會習慣了‘四人講,十幾人聽’ 當時五區公投我們幾個都有異議,不過,幾時輪到我們發表?事後立法會選舉,公民黨得票超過民主黨,大家又一輪高興,我地都有份,自然放低左。

 政改問題搞到大家‘一頭煙’,似乎是歷史重演。其實大家心知政改問題並非好複雜,不過大狀們一心想的是,如何‘激’過民主黨,保個大哥位,佔中一早同學生搞埋一堆,原因在此。之前傑哥霸到飯盒會召集人位置,鄭宇碩又做到真普選聯盟召集人,‘雙召集’真系一時無兩。講真,就事論事應該接受方案。最近連鄭宇碩都私下講:如果這次通不過,‘袋住先’會變成‘無得袋’,真系‘蘇州過後無艇搭’,連鬼佬(指美國英國領事同國會議員)都勸話接受‘袋住先’系‘政治常識’。如果公民黨内部投暗票表决政改方案,同你輸賭咩都得,大比數支持。包括梁家傑!最近他立法會講‘就算我宣佈唔參選,你會俾個真普選我咩’,可以匯出真言啦。政改方案唔通過,他與Audrey 又點去參選呢 ?

 其實,傑哥是否真系大哥個位坐得好舒服?
--------------
公民黨,究竟做緊乜? (二)
20150522 (09:07 PM)

我在討論區發表我的‘不吐不快’,沒有想過有咁大迴響。網友一係就質疑‘真定假’,一係就話‘快啲有下文’… 仲有,公民黨內都有啲反響… 梁家傑多次強調要團結,唔好俾人分化,咁我是否應該繼續寫?
最後,我決定繼續寫,其中一樣就係唔順氣有人質疑我係度‘寫小說’,原本上次係篇文最後話,傑哥點様坐穩大哥個位,今回都係暫時唔講住。為咗證明我無作嘢,先講一件事:各位,或者記者,去問下公民黨,最近幾次星期二執委會,是否有幾個人經常缺席?佢地就係湯家驊,郭榮鏗同陳家洛。512日會上,講到民主黨何俊仁宣佈取消搞辭職公投,余若薇仲恥笑佢:‘預左嘅啦,此人諗嘢都唔用腦!’。
以上可以證明我唔係亂咁車。不過要取信於大家,同時就好容易失信於公民黨,所以我嘅處境都會幾危險。但係回心想,既然已經洗濕個頭,殺到黎先算啦。幾時見唔到我有‘下文’,即係‘鑊’左
講開湯家驊,郭榮鏗同陳家洛三個人,就順便講埋落去… 湯家驊既然已經系‘湯渣’,算啦,事實上已經好長時間缺席執委會,同公民黨漸行漸遠。郭榮鏗點解經常缺席,真係唔知道兼且有啲奇怪。不過佢同Tanya (陳淑莊)、Kenneth(陳家洛)行得比較埋。我地後生一輩嘅諗法,或許同佢地比較接近,所以郭榮鏗講‘年輕人換代’,大家好有共鳴。
上回講過幾個大狀根本無視區議會選舉同開闢社區,我地都冷左一截,好似加盟咗曼聯,但成日坐冷板凳一樣。實際上人人都盤算梗選舉問題,多過政改問題多多聲。區議會選舉逼近,公民黨都緊張,不過係緊張將來既超級議席(超級議席參選人必須係區議員)而已。高層大狀原本打算,係推出Tanya 參選超級議席,不過Tanya自己怕輸,寧願多番啲打理事務所嘅生意,所以改為推另一個姓陳既Kenneth陳家洛出戰。大狀們想法好簡單:你民主黨攞兩席超級,點解唔可以‘讓’一席出來俾我?做大哥一席超級都無,好無面。
但係一話陳家洛出戰‘超級區議員’,立即有兩個人激到紮紮跳。一個係黎志強,另一個係毛姨姨(毛孟靜)。黎志強本來係民主黨嘅‘老波骨’過檔,做咗好幾屆柴灣區議員,滿以為可以順理成章領銜選超級,點知余若薇認為佢唔夠班,無全港知名度,既老餅又猥瑣,加上連執委都被炒埋,擺明玩偏見。眼睇陳家洛‘飛黃騰達’,唔眼火爆至奇。
毛姨姨呢?當年競逐公民黨主席候選人,Kenneth打低鄭宇碩當選,最唔妥陳家洛嘅就係毛姨姨!點解樣樣都係你
嗱,成個公民黨成日講緊嘅,就係選舉如何自己上位,根本絕少有人真係討論下政改方案問題講親就係傑哥話:我地要團結,唔好俾人分化,不過對外就要擺出‘理性肯溝通’既形象,唔好俾人認為公民黨有為反對而反對’嘅假像(我以為‘為反對而反對’先至係真相 !)
余若薇同樣認為,政改問題影響選舉不大(梗係啦,無幾多名區議員),而湯家驊係報紙言論亦啱:‘未來選舉,就算要輸議席,都唔係我地個黨,而系隔離個黨。’

回應番我呢度個大題目:公民黨,究竟做緊乜?實際上就系自己盤算自己的選舉本錢同機會。原本今回要講嘅傑哥點樣坐穩大哥個位,唯有留番下回分解了。
-----
公民黨,究竟做緊乜?(三)

話左要講傑哥如何坐穩「飯盒會」個大佬位,不過,事情發展好快,剛啱傳來消息,呢個週末,政府邀請全體立法會議議員上深圳見李飛王光亞,不如兩件事一起講,反正事情都係有關係啫。
消息一出,傑哥的公開對傳媒回應,開頭話是傾向於參加,馬上又改口話,要研究下是否接受邀請!此言一出,立時令公民黨內竊竊私語:‘唔係話千方百計要同中央見面咩?又話叫湯家驊傳話俾北京,幾大都要想辦法溝通?’家陣北京請到你去,千載難逢機會來啦,點解又唔()累飯應 ?
我就話俾同黨聽,事實再次說明,我地黨啲大佬大姊,只有心機同民主黨拗手瓜,並無真心研究政改方案。理由好簡單:深圳會面消息一出,大家有眼睇,首先係民主黨劉慧卿「搶閘」表態,話 「唔修改831決議,唔會去」,實際上係大左公民黨一嘢;而大家有眼但睇唔到既係:公民黨內毛姨姨,陳家洛等人就一於唔想去,(即係唔想政改方案通過啦),但係飯盒會(終於講到飯盒會)啲人,比如Charles(莫乃光),李國麟,馮檢基,葉建源,梁繼昌等又好想去噃。
我當然冇同傑哥傾過,不過我估佢改口話要 「研究下是否接受邀請」,顯然是睇到劉慧卿帶頭口硬,我梁家傑點可以輸蝕?正一慌死執輸,寧硬勿軟。嗱,我地在入便見慣嘅場面,所謂政治就係咁樣啦邊個強硬邊個話事。呢度令我想起,剛剛加入嘅時候,差不多次次開會,都係湯家驊同吳靄儀嗌交,試過一次嗌到喊晒,結果一定係Margaret(吳靄儀)贏,因為佢夠強硬。(不過依家嘅Margaret就好低調,都係律師生意緊要)。梗係啦,兩架車對撼,邊個腳軟就閃開先,對面嗰個就贏囉。
傑哥如果真要做泛民大佬,現在正是大好時機,夠膽堅持,擺平不同意見者,好似死鬼司徒華咁樣,就稱得上叫政治領袖,起碼我地真心想做事嘅一班,一定支持;否則的話,只能夠做個水皮政客,出來講嘢好cheap,又前後矛盾。 聽有啲評論員在電臺講,我覺得都有道理,話政治領袖係走在群眾前面,迎風頂浪;而政客就係匿埋係群眾後面,見風使舵。我睇呢勻傑哥嘅考驗黎料啦。
今晚(526日)應該系開公民黨執委會,睇下結果點環境 ?
講番「飯盒會」,聽講啲飯盒一啲都「唔好食」,意思係入口唔好味加埋開口唔啱聽。如果真係要傾是否去深圳,大家各懷心事,把口又要講另一套;以前開會聽講有人在會上講如果要同京官見面:「我揾唔到個理由唔去噃」但結果居然變成係:我地要再次發起泛民聯署,實行捆綁反對政改。如是者你夠唔夠膽唔聯署?其他議員亦無選擇,人地人多勢眾,你孤家寡人;終於湯家驊忍唔住「罷簽」,當其時已經前後簽咗7次啦!我地班精明人都話:唉,越簽得多,即係話俾公眾聽,我地入便好多人想支持政改,傻嘅!
最落力搞聯署者,非傑哥莫屬,唔單只咁,仲要疑心越來越重,除咗一於唔信任黃毓民,馮檢基外(咁當日又同毓民一齊搞五區公投?),最近又開始懷疑Emily (劉慧卿),何俊仁,認為佢地同北京啲人有接觸(乜唔係你都好恨有接觸咩?),傑哥的原話係:佢地同北京有 「枱底交易」,關鍵時刻靠不住。(如果北京只係同你有枱底交易,是否又唔同講法?)搞搞下,我地有時候都搞唔清楚,究竟係想定唔想通過政改方案。
咁搞法,黨外啲人信唔過,黨內湯家驊,郭榮鏗又話係「叛徒」,鄭宇碩夠同北京有溝通好耐,都好難有真心偈傾,咁即係點,得番同余若薇?黨不成黨,政治領袖變成水皮政客,黎緊區議會選舉又會凍過水,我地仲有乜嘢心機啊?
-----------
公民黨,究竟做緊乜?(
余若薇破口大駡郭榮鏗

好多網友問,點解咁耐都未見有第四篇?唉!我都想繼續寫,不過近來黨內氣氛唔多好,有啲緊張… 我覺得係風聲緊。
 除左去深圳見北京高官,大家都有啲緊張之外,怕且呢幾篇‘究竟做緊乜?’都挑動咗高層嘅神經上星期嘅星期二執委會開會,有兩樣‘歷史性’嘅第一次:一個係宣佈收晒大家啲手機至開會,另一個係余若薇大鬧郭榮鏗。
先講收手機,大家都好奇怪,咁緊張?自然聯想到‘究竟做緊乜?’於是竊竊私語,我自然有啲唔自在,心想如果當做我係共黨五毛間諜,咁就慘啦。至於Audrey(余若薇)鬧人,大家繼續往下睇就知發生咩事。
關於‘究竟做緊乜’,Audrey曾經到處同黨友講:(究竟做緊乜)嗰啲故仔唔好信,對面有人故意抹黑中傷嘅!我真係想出聲‘更正’佢,其實咁樣講‘傻過乜’,事關‘人地’寫得出來嘅嘢,都唔係生安白造,黨友一樣都有眼見,你叫人唔好信,話係故意中傷,豈不是變成咗擘大眼講大話’?
黨內情緒欠佳,內外都掹到好行(意即拉得很緊)。顯然,Dennis(郭榮鏗)同湯渣,Audrey同傑哥都係想通過方案,所不同之處,就係前兩位同我地嘅想法差不多,就係一定要同北京give and take但傑哥同Audrey就係想大小通吃,眼前民意唔想蝕,通過方案又要贏,最好就玩沉埋民主黨,然後自己走去攞提名參選特首。你話佢地大貪又得,有私心亦係,或者叫好大野心,不過加加埋埋,就變成咗政治水準奇低。
幾個立法會議員,貌合神離已經係公開秘密。上星期執委會就爆發左余若薇大鬧Dennis呢一幕。事緣Dennis確實係想支持袋住先,但又怕公開講被人吊起來打,隔籬民主黨黃成智,搞簽名被視為作反,有版俾你睇,如是者未來靠公民黨上位嘅盤算可能泡湯,那麼當日加盟公民黨,現在貴為最年輕立法會議員之一,所作為何?所以唯有韜光養晦,揸頸就命,不過有時候忍唔住會流露真情。
導火線係Dennis之前向傳媒透露,話自己好想去深圳見京官。說話傳出來後,526日會上,Audrey終於發難,大鬧郭榮鏗自把自為,即場警告下不為例,再嚟就要黨紀追究,甚至清除出黨。(順便講,我入咗嚟咁耐,好似未見過什麼黨紀,如果真要郁Dennis, 唔知會係用邊條‘黨紀’?)
Dennis真情流露都唔係第一次,之前去完北京返港,落機話公民黨要更新換代,就真係有啲‘真過頭’,我地後生一輩,本來正直有理想,俾啲政治内耗搞到屈住屈住,仲俾人狂插排擠,我知道佢都好失望。當初佢同親大佬郭榮臻一齊加入公民黨,阿哥仲係核心分子,坐喺執委入便。後來見細佬發展幾好,又被‘欽點’為吳靄儀個接班人,最後好大氣力打敗叔父輩既王桂壎 當選立法會議員,阿哥辭左執委,只剩番普通黨員一名,專心做自己個建築設計師,家陣在大陸香港兩邊走,都發展唔錯。
講番轉頭,深圳會面京官之後,傑哥等人雖然公開明讚實彈,話大家雙方好坦誠,不過自己就無晒尊嚴,唯有準備否決方案之類。 不過,私底下又唔完全一樣咁硬淨。 聽旁人講起,有份去深圳嘅,聽到王光亞話:支唔支持政改方案會係是否死硬派嘅‘試金石’,不少人都互相問:咁投咗反對票,是否就係同北京撕破面皮,以后無埋回鄉證?起碼教育界立法會議員教協嘅葉建源就開咗聲,郭榮鏗有無開聲,我唔知,不過話心中無考慮就係假嘅。
聽幾個大狀成日掛在口邊,話高人講(高人即系李柱銘),北京最後一分鐘會轉軚,所以要等最後機會。另外啲高人話,深圳會面最最重要就正係話我們知,絕無呢個最後機會。兩邊都話係高人,我地應該信邊個?。
開頭都講咗現在風聲緊,有的白色恐怖味道,下一篇幾時有,唯有望天打卦。盡做啦!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