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5年6月15日 星期一

《第二次佔中?下一站港獨》劉廼強--鴻文兩篇,談政改,也談「本土」(港獨代名詞)力量已滲入港人生活。開明紳士再姑息港獨,是怠惰。

好文!!當頭棒喝!!廣傳!!
--------
《第二次佔中?下一站港獨》劉廼強

本周三立法會開始審議政改方案,對此,本欄的讀者對於方案將被反對派議員綑綁否決這不幸的結果,應早已無懸念。反對勢力下了死勁鬧了兩年多,千里來龍,在此結穴,這幾天正反雙方都在作最後動員,決戰局面將於表決結果出現之後馬上展開,用反對派的說法,就是「第二次佔中」。
「第二次佔中」跟第一次的主要分別,是前線主角換了。秀才作反,臨陣退縮的「三子」早就集體失蹤;「大台」動口不動手的學聯,也已告分裂,難以動員和領導。取而代之的是急於「上位」的「勇武」派,顧名思義,也就是沖動沒有頭腦的笨蛋。我同意時下主流的判斷,這回人數肯定大不如前,但暴力必然過之。
反對派於提出所謂「香港核心價值」論述時,似乎沒有考慮過,怕亂也是「香港核心價值」的一個重要單元,因而港人是極端反對暴力的。「上帝要其死亡,必先使其瘋狂。」我們可以研判,「勇武」派的抬頭,預示了反對勢力的沒落。反對派將越來越脫離群眾,終於徹底被香港主流所摒棄。形勢已經這樣明顯,我也在這裡挑穿了,但可以肯定的說,反對派必然會朝這死路走下去,直到大部份覆沒之後,才會轉向。
但是大家且慢高興,從各種民調綜合反映,反對勢力的路線雖然錯誤,但它的擁護者雖然短期有輕微收縮,基本盤卻沒有崩潰,而教育和傳媒兩大重災區更繼續天天有效率地生產新的支持者,於立法和司法部門協助及教唆之下,大軍覆沒之後,很快便能重整,以新路線,新打法重出江湖。
今年支聯會搞的一年一度維園「六四」燭光悼念晚會,「佔中」歌曲「撐起雨傘」取代了「六四」歌曲中國夢,台上學生代表還燒《基本法》,高呼「命運自主」、提倡港人修憲。對此,支聯會主席何俊仁表示理解,秘書李卓人說應該給予空間讓年輕人發揮這赤裸裸的顯示,「獨港」的「民主拒共」路線,已經拱手讓路給「港人自決」的「港獨」。
我們的開明紳士們到今天還誓神劈願的認為這些行為只是一小撮發育尚未完成的小孩子在胡鬧,不能當真。「港獨」絕對不成氣候,毋須大驚小怪,這樣做只會抬舉了他們。
我也同意,今天「港獨」羽翼未豐,不成氣候,但觀乎主流社會中,開明紳士的姑息,市民大眾的包容,反對勢力的支持和鼓勵,和天天製造新血,這樣下去,「港獨」不成氣候才是怪事。不信?讓時光倒流到1997年回歸之際,誰會相信港人身份認同會成為一個嚴重問題。這就是我們這個社會姑息、包融、鼓勵、支持、大力生產反共反華意識十多年的結果。經歷過苦果之後,我們要是還重複以往的錯誤的話,那就無可救藥之極了。
所以,「港獨」是絕對要反的,要有效反「港獨」,首先要清除今天彌漫着香港,從上到下無處不在,無孔不入的「獨港」意識。因為「久而不聞其臭」,中了「獨港」蠱惑的港人,自己不會感覺到「獨港」意識的存在,更不說要去清除它了。如果中央下定決心不丟掉香港的實際管治權,要香港的人心普遍回歸祖國,坦然老實的做堂堂正正的中國人,她首先要下大決心主動介入,積極清除「獨港」意識。
這樣做的一個重要切入點,是特區政府,包括特首和政治任命的主要官員,和十多萬公務員,特別是政務官員。上周,據稱有一千多名「公務員」於報章上刊登廣告反對政改。這極有可能是某些別有用心的人假借公務員的名義發佈虛假消息,但要是真有其事的話,這行動明顯違反了《公務員守則》,特別是第三章有關政治中立的定義,包括對特首和特區政府的忠誠,和不得進行任何使政府尷尬的活動。不管是那一個可能性,特首和特區政府對此都不能坐視很可惜,直至行文之際,特首和特區政府都沒有採取任何行動。任何一個機構,如果管理層不能管,或不敢管下屬,管理層事實上已經喪失了管治權。

另外一件同樣在上周發生的時情,是反對勢力通過法律援助,去申請司法覆核特區政府以公帑賣廣告宣傳政改,荒謬的是法院竟然受理。這案件已進入司法程序,這裡就不便就案件內容再作評說。問題是控辯雙方都在使用公帑,而一旦特區政府打輸了官司,那又怎樣?罰款嗎?從政府庫房提款,再交回庫房而已。已付了的廣告費用,誰來問責?反對勢力這一動作,目標很明顯,就是要特首或/及「政改三人組」引咎下台。
現在我們天天都在電視上看到各政策局的宣傳廣告,如果政府輸了官司,是否今後連這些廣告都不能賣了?要是這樣,大概全靠公帑支持的香港電台也不應該存在了!要是把這次司法覆核的邏輯推到極致,到最後,政府就算發一道通告,都在非法使用公共資源。

據云愛恩斯坦有一句名言:「問題的製造者自身不可能解決問題。」港人自身已經證明沒有能力解決「香港困境」,連擁有公權的特區政府自身都已經被「獨港」意識嚴重感染,更陷於進退失據,岌岌可危的惡劣處境。中央如再不出手,要香港自行清除「獨港」意識,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只會越清越糟,最後進一步惡化為「港獨」這更難收拾的地步。

--------
所謂親建制的「開明紳士」,再不能因怠墮怕戰而硬說「本土派不成氣候」!

香港戰不丹,球賽在旺角球場舉行。「球賽開始前,大會按慣例,播放參賽隊伍國歌,播放不丹國歌時,全場安靜,但播放代表港隊的中國國歌《義勇軍進行曲》時, 港人觀眾齊齊發出噓聲,其後還夾雜敲擊金屬物品聲音,把國歌聲完全掩蓋。
這樣明顯有辱國體的行為,竟然還有人(按:指親建制的「開明紳士」)替其辯護,……
───────────────
http://news.takungpao.com.hk/paper/q/2015/0615/3025535.html
政改不過責任在反對派
劉廼強  大公報    2015-6-15

最近愛國愛港各微信群組上廣傳一條「權威人士消息」,容有四點。第一,中央乃真心推動香港的民主發展。港府方案符合831決定,不會作任何讓步或調整。第二,廣大愛國愛港力量應該推動力爭立法會通過政改方案,一點希望都不要放過。第三,譴責任何破壞香港法律治安的行為和暴力事件。第四,原地踏步的責任在否決方案的一方。中央堅決落實一國兩制不會動搖,並繼續支持香港安定繁榮及經濟民生發展。
這條消息來源不明,但容沒有什麼機密,甚至可謂平平無奇,在客觀上倒挺能總結中央政府在香港政改問題上一貫以來的立場,我們應該細心咀嚼。
特區政府不會就方案作任何讓步,這已經再無懸念。五月三十一日跟立法會議員會面的時候,《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已經明確表示,人大「八、三一」決定,對以後各屆特首普選都有效,未實施、不可能改。原來反對派以及建制派中的「開明派」都以為會上中央官員會釋放讓步的信息,怎料到是李飛等把話得更白表明現方案已是最佳方案,否決之後,還是繞不過人大「八、三一」決議 。這些愿的港人只能繼續自欺欺人,李飛言論不能代表中央。
特區政府不能讓步,原因很簡單。在反對派眼中,只有違反「八、三一」精神的方案,才算真正的讓步。反對派動輒說最溫和的「三軌方案」特區政府都不予考慮,代表政府沒有真誠協商的意願。但事實上, 三軌方案」有「公民提名」和「政黨提名」,明顯不符合《基本法》要求。如果這個是反對派的底線,那任何討論都注定沒有結果。
既然一方面反對派不會滿足任何 符合《基本法》和人大「八、三一」決定的方案,另一方面特區政府已經充分諮詢香港各界,在「八、三一」決定允許的範圍內制訂了現方案,這個方案自然沒有任何讓步或調整的需要或空間。
對於現在香港的政治處境,林鄭月娥最近的總結很到位。她這次政改最大的「結」,是特區政府與反對派之間在憲制基礎上有分歧。憲制基礎上有分歧不但存在於特區政府與反對派之間,也存在於愛國愛港市民和反對派的支持者之間。無論表決結果如何,解決憲制理解上的分歧是「後政改」政治工作的重心,林鄭月娥亦表示未來特區政府的政治工作重心之一是「讓新生代明白憲制基礎」。
即使到目前為止特區政府對反對派立法會議員的遊徒勞無功,政改通過機會渺茫,但「廣大愛國愛港力量應該推動力爭立法會通過政改方案」,仍然是中央的基本態度。2017普選特首,為的不是塞住反對派或「國際社會」的嘴巴,按《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張榮順的法,通過政改方案是為了解決「香港困境」,為了香港社會七百五十萬人的整體利益。即使面對反對派的萬般阻撓,愛國愛港人士都不應灰心,在投票之前的最後一刻,我們都要繼續爭取成功通過政改方案。
假若政改方案不幸被否決,我們要清楚知道,2017年沒有特首普選的責任在反對派一方。但即使這樣,我們亦有信心,中央在失望之下,亦仍然會繼續堅決落實一國兩制,並繼續支持香港安定繁榮及經濟民生發展。
我們要有底氣,明確知道政改方案若被否決,責任不在中央政府或特區政府,而在反對派。有些愿的港人總是會,如果中央政府或特區政府願意作某些讓步,讓反對派「有下台階」,政改方案就能獲通過。
這些「開明紳士」貌似四平八穩,事實上心裡有奇怪的自卑情意結。最近,世界杯外圍賽香港對不丹,球賽在旺角球場舉行。球賽開始前,大會按慣例,播放參賽隊伍國歌,播放不丹國歌時,全場安靜,但播放代表港隊的中國國歌《義勇軍進行曲》時, 港人觀眾齊齊發出噓聲,其後還夾雜敲擊金屬物品聲音,把國歌聲完全掩蓋。
這樣明顯有辱國體的行為,竟然還有人替其辯護,認為這是香港球迷對「中國足協發出暗諷香港球隊有外援的挑釁性海報」的回應。這根本就是胡八道,即使在「海報事件」之前,中國隊到香港比賽都經常被噓。更何況,噓設計海報的中國隊是一回事,噓國歌是另外一回事,這樣都分不清楚,就不要隨便出來發表意見。
無論是什麼原因,侮辱國歌就是不對。「開明派」等這樣替港球迷開,跟怪罪被強奸受害者衣服穿太暴露沒有分別,而這種怪罪受害者的邏輯,在國外是政治最不正確的事。
林鄭月娥的很清楚,若政改方案遭否決,上屆特區政府爭取回來的普選時間表和路線圖將全數失效。這代表反對派否決政改的後果不是政制「原地踏步」,而是徹底的「退步」。香港的民主化,是我們民主回歸派從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三十多年以來一路下來爭取的目標,臨門一腳如果失敗,反對派的歷史責任港人絕對會記住。這也是為什麼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告誡反對派如果他們反對政改方案,只會在往後的選舉政治上把自己推上絕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