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4年10月17日 星期五

《香港,被自私與虛偽壓圬了,不只是政治》余 非--香港近兩星期是非顛倒至令人窒息。

《香港,被自私與虛偽壓圬了,不只是政治》余 非
2014-10-17 《大公報》

香港,被自私、虛偽、無知、無品等壓圬,不只是政治。
以下這宗小案混在佔中的日子裏,沒太多人留意。幾乎與佔中同時發生的927日,一名六天(921 日周日清晨)企圖在粉嶺麻笏圍強姦62歲老婦事敗逃走的男子被捕。強姦未遂男疑犯,是紅磡地盤25歲朱姓工人。
這宗新聞之值得在此一提,是疑犯年齡及照片一經公開,傳媒標題大致如下「圖姦六旬婦俊朗青年落網」,用「俊男」、「靚仔」來形式男疑犯的包括大報,小報索性稱疑犯為「男神」。至於最有公信力的大報,標題不敢下「俊男」字眼,內文卻說:「消息指朱樣子英俊,且有年輕貌美的女友,其女友居於粉嶺麻笏圍,朱在案發時疑正前往女友家,他向警員報稱在途中『飲大』而犯案。」言下之意,如非「迷失」,俊男不可能找老婦下手。傳媒只差沒說出口:明益你啦,62歲「老婦」。
上述港聞的調子,反映港媒的底子。927日前後連續數天,借有線及無線新聞互動台的直播,見證了香港電視媒體如何塑造、誘導、煽動暴亂升級。劉廼強描述得好:「從《蘋果日報》,到政黨,到學生組織,一整條垂直的產業鏈就是這樣運作。」(見《港大學生報的獨立狂想曲 》)而亦正亦邪,看得人思覺失調的香港媒體、尤其是電視,為數何止一兩家。有些被說成是紅色資本入侵的電視台,除個別節目,記者的新聞採訪及報導與傳媒主流根本沆瀣一氣。
928日六時後警方施放催淚彈。28日看直播至29日凌晨四時。有線直播,如同佔中的增援呼籲熱線,現場新聞完全隱去示威者對警方武力衝擊,只單向強調示威者和平、可憐、「手無寸鐵」。幸而網上媒體《時聞香港》及《港人講地》於事後有更公正的圖片及視頻披露,否則真相將被完全掩埋。

看直播跟新聞的心情壓抑之極,一邊看一邊要過濾港記者旁白的指鹿為馬。29日凌晨前後,主播及現場記者不斷灌輸「催淚彈很可怕、殺傷力很大」,可怕可怕可怕不斷在記者口中渲染,「又有市民不支倒地送院」...... 。事後證明,以萬人計的一場暴動,因催淚彈入院者不過二三十人,當中還包括警員。而一切市民傷者均無大礙。29日凌晨三時左右親見的一幕,六七名戴頭盔的防暴警員在天橋上被幾十名來勢洶洶、正在拉鐵馬、水馬的佔中者圍堵及斥喝。警員要拉走鐵馬。此時,有線現場記者的旁白大意是:防暴警員的出現,刺激起在場民眾本來已平靜的情緒,場面又再度混亂。類似的加入主觀判斷,令畫面傳達的事實被重塑的「新聞」不斷出現。發展至旺角首次清場時(巴士被開走的那天),以有線新聞為例,旁白大意是:佔中者「堅守」、「留守」陣地,有一些「反對者」「強佔、強拆」補給站;「面對(反對者)粗暴的強拆」,佔中者「安靜地手臂挽手臂圍坐在帳篷內」。有線記者及主播不會提醒觀眾,之所以可以留守,是帳篷外重重地圍了一圈警察。
上述是報導,那直播會中性些嗎?港媒的直播,成了佔中的宣傳機器。109日前後,只要離開電視媒體回到真實世界,便知普遍市民都看清「和平佔中」的隱性暴力成份,認受性急降。就在此時,佔中二子、政客議員及學聯號召新一波的不合作運動,並在金鐘進行大集會,想再次晒馬壯聲勢。像1010日這樣的一個集會,約9時半至11時正,無綫互動新聞台直播全過程,鏡頭近距離正對演講台。現場全程直播是「新聞報導」嗎?無綫互動新聞台第三聲道直播了非法集會講者的政治演說,卻無提供機會及相同時間给反佔中人士表達意見,平衡報導蕩然無存。至於所謂的新聞報導也膚淺,立場有前設,說受影響的商戶從不能在鏡頭前出現。最絕是記者一概只訪問席地而坐的佔中者,他們當然支持佔中啦!離開了,不再參加佔中的那些人原因何在?懶記者從不追訪。於是,整個新聞界變身佔中宣傳機器。 香港的「新聞自由」讓人窒息得透不過氣來。
總括佔中發展了十多天的一個普通市民的感受--壓抑!
 
壓抑來自整個城市多數忍讓小數,是非扭曲、指鹿為馬。傳媒及佔中者要醜化誰便醜化誰。周大福女高層辭職。最大眾化的娛樂圈也一律支持佔中,疑似不支持佔中的藝人定必打壓。由於安全,十多天來打著支持佔中的旗號,最醜惡的人性、自私、虛偽......,總之是平日要遮遮掩掩、在常態下會視為「醜惡」的,都敢於大剌剌地暴露。「開出一條救生通道是好,但,倘如此便達不到影響生活的效果(意即無籌碼)」引自930日下午9:57無線互動新聞,語出外表正常之四眼何女士。這些說法最初略稀罕,可是幾天後,侃侃然對鏡頭說:「如撤離,不就無籌碼了?」把綁架說得何其輕鬆自若、冷靜、理所當然!而當中,不乏外表正常健康的青少年。
在眾多民間上傳網上媒體的視頻中,「時聞香港」的喜記老闆被屈非禮十二分鐘足本視頻絕對不容錯過。看全過程之重要,不是要證明喜記老闆有否非禮,重點看片中的佔中青年,看一群可以面對六七人有理有力的悽涼訴苦,跪地哀求五六分鐘而無動於衷的「純」學生!然而,無動於衷仍不是最壞的,原來他們可以冷血到對情緒崩潰衝入去的苦主反咬一口,合力誣陷他非禮!看視頻看到那裏,震撼了!是恐懼之撼!香港,將有一兩代人就此玩完。一群被洗腦的「政治機器」、「不自知」的心狠手辣,是後佔中留下的長期隱患。這種已歪的人心如要扶正,不易。
 
我關心「人」。只要目的「偉大」就可以不擇手段,就可以不守法、不依規矩這種思維,已在青年、青少年心內埋下種子。大部份青年的正常人情,已被佔中搞手、可恨的偏頗傳媒,以及各式不知名的幕後政客扭曲了、非人化了。唱生日歌,是佔中者「和平」地嬉皮笑臉的手段之一,以1012建造工會金鐘遊行為例,工人指佔中影令金鐘及中西區的工程停工,工友手停口停。工友的抗議很斯文,只拉橫額讀宣言,佔中者卻圍上去用高吭的Happy birthday把對方的聲音蓋過。「非暴力」嗎?確是沒動手,卻無品。別忘了無品之外,有中學校長讓學生公投決定是否升國旗,有為數不少的學校容許學生在校內罷課,老師結黃絲帶--即是把政治表態帶入課室。而上述各種有違學校倫理,一律不用承擔後果。好一大批師生都嚐到了違規而不用受處分的甘味。
佔中一役,香港輸得最慘的是人的異化、人心的敗壞;而顏色革命的目的之一,就是要導人違法,並將違法用假學理(公民抗命)合理化,為一地之社會埋下長期不穩定、沒有法治的種子。
後佔中要努力的,尤其是對一整代的青少年,是人心、人格、人之常情之重建。 

4 則留言:

  1. 全對!學壞三日 學好三年,往後三十年香港有排煩!

    回覆刪除
  2. 個班學生正仆街!

    回覆刪除
  3.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B-TwopPYA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