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4年10月4日 星期六

有風骨,思路清!!敬希廣傳。擲地有聲!王言 回應 沈祖堯

有風骨,思路清!!敬希廣傳。擲地有聲!
王言 回應 沈祖堯
─────────────
一位盡責的老香港知識分子 :
王言,對中大校長沈祖尧的公開文章的回應。

王言回應如下:
1.      作为中大校长,你关心中大的学生,为他们的赤子之心感动,流泪,是理所当然。但同时作为中大校长,一个教育家,你是否也应负有指导和教育学生的责任?你在感动,流泪之余,有没有想到他们在没有警方同意,游行到礼宾府,是违法的行为;他们“重夺”公民广场,毁坏公物,是违法的行为;他们霸占“公民广场”,是违法的行为,警方几经劝喻他们离开,没有动用武力 (因为他们和平席坐),才导致他们“无助地”被抬走;他们上街,不管如何自觉,清理垃圾,但睡在街道上,阻塞交通,是违法的行为。你对学生这些违法的行为,非但没有指出他们的不是,教导他们,反而视若无睹,提也不提,更以感性的文字,表达你对他们的同情。沈校长,你以校长之尊,受学生尊重,你的发言是有很大影响力的。你这样表态,是你默认他们这样做是对的,你的立场是赞同他们以违法的行为,作为运动的手段吗?如果不是,那你是否有纵容学生之嫌?希望你能回应,以释公众的疑虑。
2.      你信中说看到学生被催泪弹驱赶,心焦如焚。你有没有看到示威者冲击警方防线,警方为免双方躯体接触,造成伤害,才投放催泪弹,驱散他们。你为甚麽不在信中对学生说明这个道理,呼吁他们不要冲击警方防线。你认为是警方做错了,所以心焦如焚吗?希望你能解释一下。(香港大学的校长说他不理解警方为什么要这样做,如果他说这话不是别有用心,就是他的智商太低。我绝对相信沈校长两者都不是。)
3.      你信中说:“我尊重同学们坚持以和平的方式表达意见的立场”,请问你真正认为他们这样表达立场的方式是“和平”的吗?你跟着说:“他们未能掌握全面的复杂情况”。这个你说得很对,我完全同意,因为这是一个有预谋,有组织,有计划的行动,操纵在在少数人和幕后者的手里,大多数“怀着赤子之心,争取理想”的学生是不会与闻真相,而只是被“摆上台”而矣。不知你以为然否?
4.      你呼吁大家给学生最大的忍让与宽容,你为什么不同时呼吁学生理性,不能用违法,更不能用影响社会运作的方式进行活动呢?你呼吁政府与学生展开对话,为什么不同时呼吁学生不要以不可能达到的要求作为对话的先决条件呢?请问你的立场是否偏颇学生,失于教导呢?

我绝对没有任何怀疑你关怀学生的真心与诚意。只是上面的疑虑,希望你能回应。如果你认为我一介无名之士,回应有辱你的校长地位,我是莫奈之何。但对你来说,如果不回应,那就有辱你的清譽了。

沈文如下連結可看到:
================
各位同學、同事、校友:

九月二十八日晚,我懷着沉重的心情,在個人網誌上寫上「朋友們、同學們、孩子們,請求你們立即撤離!

之前一天的周六下午,看着上百名「重奪」公民廣場的示威人士一個一個被帶走,他們當中不少是學生;看到很多學生領袖疲倦不堪、面容憔悴蒼白(也許是病倒了),無助地等待被帶走,我不禁熱淚盈眶。星期日傍晚,看到中環集結的群眾被催淚彈驅趕,其中很可能有我們的學生,令我心焦如焚。這幾天,我看着學生們在街頭席地而睡,被猛烈太陽曬傷、風吹雨打,卻仍然堅持走上街上,不但秩序井然,甚至自發清理垃圾,我又再次忍不住落淚。

我尊重同學們堅持以和平方式表達意見的立場。我為同學們的犧牲精神深受感動。縱使他們未能掌握全面的複雜情況,但他們只是懷着赤子之心,爭取理想。

我想我們應該給予同學最大的忍讓與寛容。我懇請各方要克制,切莫使用任何武力。我希望當局要酌情處理對學生的檢控。我呼籲政府與學生展開對話。讓我們以對話打破困局,共同探討未來的方向。

朋友們、同學們、孩子們,讓我們一同撫平香港的傷口,攜手同行。

沈祖堯

2014101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