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4年10月20日 星期一

2014-10-19日晚上8時至10時,維園「光復香港」集會即晚速寫

《「光復香港」現場速寫》
余 非
十月十九晚八時至十時,去了維園的「光復香港」集會。
集會由設備到組織都「簡陋」,完全民間自發。發起人是十多個普通市民。來的人是網上偶然看見呼籲──包括我。我們一家都關注「曾健超事件」中被停職的七位警察。心情沉重。18日晚上,在李偲嫣有份的「香港中學生家長反對佔中群組」查看七位被停職警員的消息,心想,一有行動便飛身參與。就在瀏覽群組訊息時,從留言回應中發現這活動。這充份反映,活動尚未建立固定平台,是真正無團體背景的市民自發。在十九日刊出的報章廣告,由十多位人士攤分廣告費。集會不接受捐款,辦事自掏腰包。
集會程序極之簡單,乾淨利落。以先報先得方式,讓一定數目的參加者在小帳篷前發言,每人三分鐘。用的是最簡單的手提擴音器,加一組喇叭。一眾普通市民的發言意料之外地精彩,事理清通明白,直指核心。氣氛相當感人。部份市民的發言不一定流利,卻是壓抑了二十多天、不吐不快的心底話。現場所見,不少人都說從未遊行,也不參加政事集會活動,此次卻非到不可,歎道理申訴無門。
集會市民發言重點如下。

絕大多數發言者極之關心七位被停職警務人員的情況!注意,關心警隊「總體」外,點名關心七位警員者眾,人心向背,一目了然。「正常市民」完全明白用尿、那怕是水潑警員是襲警,之後警員衝「那人」做的任何舉措都是「合理執法」──市民的整個理解簡單直接,粗糙,卻也更接近人之常情、事之本質,完全不依傳媒製造的論述走!有美國回來的市民上台發言,說在美國當警察,開槍如吃家常便飯。這就是「國際標準」。
發言者中有社工及教師親證,中、小學生,甚至幼稚園生被施教者政治洗腦。「學生不代表我們」,在當晚喊得很響亮。不少人也批評學生。道理簡單直接。最精彩的一位方先生的發言被網報《時聞香港》上載了,千萬別錯過。方姓市民大意是說,青年也者,過去不是你們的(前人打拼得來今天),現在「唔(不)輪到你地(們)」(意指仍在讀書,未貢獻社會),將來「唔知係唔係佢地」(不知道是否屬於他們。不一定成材),憑甚麼代表我們?!他的發言贏得雷動掌聲。民間智慧,一針見血。

十之八九談及大學生的市民,都說今天(搞事)的大學生枉讀書,完全不明白大學教授及學生何以充滿歪理。一位自言讀書少的市民,說自己的智慧高過那些所謂的大學教授(市民又掌聲雷動)。
有一位凌晨四時仍需上班的八十後女生怎也要去大會發洩一下。她說幸而沒有買黃子華的棟篤笑。她氣憤地說,(大意)藝人你們有影響力,但別用你們的娛樂明星效應來荼毒大眾,影響社會運作。說完便匆匆離開。
發言的有七八十歲、或六十歲左右的退休人士,都用心痛來形容當前亂象。不少老者更悽然淚下。他們抗戰也經歷過,但從未如此悲傷。有一兩位老人家因佔領者堵路巴士改道,二十多天沒離開旺角,不影響他生計(已退休),心情卻因社會失秩序而鬱悶。本來是福地的香港,不能破壞至此。
有幾位發言市民字字鏗鏘地說,下一次選舉,一定會出來投票,用選票掃走垃圾議員。

發言精彩可觀令二小時如二十分鐘,大家意猶未盡。於是下星期再來一次的呼聲,得到主辦者響應。
十時離開維園音樂亭要外圍的先走,近亭前的緊隨其後──由離開時要作此呼籲,可想人數絕非商業電台及《明報》等所報導:三百人。目測下最保守估計,一千人上下,應是實數。
不在現場者無法感受坐在當中那種終於「呼吸暢順」的寬裕喜悅。原來不只是自己,大部份人被壓得透不過氣來;也因而一個無組織、通知又發得急的集會,竟可召來千人。一如主持所言:會有幾十人嗎?我和同行家人一邊找也一邊如是想。大家,都忍得太久了。壓抑感不來自政治,大家都認為現方案無問題──這是被故意忽視的事實。最大抑鬱來自彷彿整個世界都是非黑白不分,無天理,壞人欺負好人、掛記者證就可以捏造事實、欺負執法者……理歪扭曲是非心,令半城人壓抑。壞孩子有糖吃,社會要由有閒去鬧的未成年學生控制;九斤之後是七斤,大學生、中學生紛紛指點江山。正常人都知道有問題!更不幸者,是幼稚園學生也被搞。帶幼稚園學生去金鐘上「洗腦政治課」的視頻看得人心寒(可到時聞香港或youtube參看。題為《幼稚園老師講故事:森林選舉@金鐘》)。

現場觀察,十成十的人都視電視傳媒如過街老鼠,對傳媒(尤指電視新聞)痛恨的程度深得讓我意外!市民點名批評有線、無線新聞互動台,說被一面倒的新聞逼瘋了!有幾位更說,看電視新聞看得落淚──欺人(警員)太甚了吧!電視新聞經「佔中」一役盡失民心,已至誠信破產的地步。別以為這是「親中」者很套路的說法,且聽發言市民的心聲及台下反應,都是打從心底裏爆發出來的不屑。記者們「微妙」的處理原來逃不過市民法眼,上述提及的方先生(說「過去、現在、未來」的那位),談了記者的現場採訪。他說,為何採訪要近距離走到執法警察的面前,鏡頭近至貼面呢?記者是在做採訪,抑或幫示威者一把?市民,何其明察秋毫。現場十居其九都批評傳媒,好奇傳媒有沒有拍攝?站起來一看,啊,原來早就走了。我們不是佔中集會,既無全程直播,採訪也半路拉隊收工。
整晚氣氛佳,在場人士不時自發地一次又一次朗聲感謝警察。集會進行期間,同一個天空,旺角在醞釀衝突。光復香港集會的意義,是個別、分散的普通市民在手機及網上流轉的憤慨,終於在壓力到頂下走入真實世界──維園。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