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2年11月17日 星期六

文揚《作為目標共同體的中國》

作為目標共同體的中國
文 揚

十八大之機,中國再一次向全世界突顯了自己。兩代領袖不僅順利完成了權力交接,並且以空前一致的話語,共同表達了對於當前的中國道路和未來將要實現之目標的信心和決心。
在世人眼中,中國整個國家,上下一致,目標一致,正在沿著確立的道路和方向,一個階段接著一個階段地大步向前邁進。環顧當今世界,在大國當中,能夠形成如此局面、保持這般姿態的國家,其實只有中國一個。
中國這樣一個大國,以人民富裕、民族復興和國家強盛為追求目標,具有完全的合理性,任何人都沒有理由反對。而既然目標已經確定,道路已經看清,所需要的,正是這種上下一致、共同努力、穩步前進的狀態,那麼,毫無疑問,當今的中國,肯定是做到了,也做對了。
十八大的話語裡,就是接過歷史的接力棒堅定不移走共同富裕的道路繼續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而努力奮鬥
長期以來,整個世界所流行的信條是,西方總是對的,非西方國家總是錯的。那麼,如果中國這個最大的、受到最多非議和批評的非西方國家,在一些最重要、最關鍵的國家問題上反而是做對了,成了做正確事情的代表,那麼,到底誰錯了呢?
為看清這個問題,不妨把以西方為標準的思維定式打破,將當今中國大步前進的良好狀態作為標準,做一番考察。

首先就是國家目標的問題。毫無疑問,當今世界處在全球化的發展進程中,各國都在力爭跟上這個進程,經濟增長、實現現代化是普遍追求的目標。除此之外,不同國家基於本國的不同國情,還有其他具體目標。
然而,顯然不是每個國家都像中國這樣,有能力將各大國家目標明確下來並全面落實為上下一致的集體行動。
在大國當中,美國是全球的領導者,美國的國家利益在很大程度上依仗其領導地位取得,因此,確保其領導力和全球霸權是其重要的國家目標之一。但是,這個目標雖然對美國至關重要,不可或缺,卻很難成為一個將美國朝野上下、各個階級凝聚在一起的共識。暫且不論其道義基礎如何,其政黨輪替和全民普選制度也決定了美國任何國家目標都難以保持長期不變、始終如一,必然經常處於分歧、搖擺、甚至左右衝突相互矛盾的狀態。
所有實行西方民主制的國家,也都是類似的問題,國家目標要麼是無法明確,要麼是無法一致。富人的國家目標不同于窮人的國家目標,左派的國家目標不同於右派的國家目標。雖然政黨輪替可以輪流照顧各方利益,卻付出了犧牲國家長期目標的重大代價。
一場金融危機和債務危機,已將西方國家內部這種一遇困難便出現社會分裂、每人都只顧眼前、無人肯為共同利益和長遠利益作出犧牲的富貴病暴露無遺。連三五年的小關口都闖不過去,還能指望這樣的國家實現什麼遠大的目標?
國家目標無法保持穩定和一致,實現目標的正確道路及各項政策的有效實施,也就無從談起。儘管綜合實力很大、競爭力很強,也還是左右搖擺,甚至原地踏步,直到將發展的機會喪失殆盡。
歷史上,西方國家也都先後有過整個國家上下一致、向著既定的國家目標大步前進的歷史過程,德國的統一和崛起,日本的維新和強盛,都曾令人印象深刻。但隨著歷史的終結,它們都在自由主義和福利主義的享樂中失去了那種局面和姿態,只滿足于作為分肥既得利益的利益共同體,不再是生機勃勃、奮進向前的目標共同體了。
作為一個後發國家,中國應該能夠從自己的道路和他國道路的比較中看清很多道理。既要逐步實行民主,又要保持政治的統一,既要努力登上民主的高地,又要謹防跌入民主的陷阱,從關於國家目標的橫向比較中,不難得出這一重大經驗教訓。
祝福中國!                                    20121116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