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2年11月26日 星期一

惡性拉布已淪為「少數人的暴政」

香港行的,偽裝為「自由民主」的暴政

惡性拉布已淪為「少數人的暴政」   [2012-11-24]
郭中行 資深評論員

 長者生活津貼撥款因少數反對派議員拉布接連受阻。與過去幾次拉布不同,這次拉布有幾個特點:一是針對的並非是政治議題或政府架構,而是純民生的撥款,而過去反對派儘管對政府諸多炮轟,但從來不會拿民生的法案撥款來「開刀」,這次梁國雄、黃毓民、張超雄等開了一個極惡劣的先例,而他們還自稱是關注弱勢。二是這次拉布連反對派的主流都不認同,民主黨先表示不認同拉布,就是公民黨也不敢公然響應,說明他們也知道拉布不得人心,但黃毓民、梁國雄等人仍然一意孤行,如此漠視民意在過去也不多見。三是幾名議員可以完全不理會主流民意,不理會大多數議員的意願,利用拉布就可令撥款遲遲未能通過,說明惡性拉布已經淪為「少數人的暴政」,這種趨勢最值得社會警惕。

逼政府就範 損長者利益
 所謂「少數人的暴政」實際是相對「多數人的暴政」而來的。「多數人的暴政」(Tyranny of the majority),是政治學對於「少數服務多數」制度的一種批判,批評制度中將多數人的利益置於少數持異見者的利益之上。為此,一個實行議會制的政府,往往會透過憲法向議會作出權力制衡,從而阻止出現「多數人暴政」。拉布正是其中一個主要手段。為了保障議會內的少數聲音,避免多數黨能夠在政策上不必聽從少數議員的意見,於是才有拉布出現,讓議員可以此作為制衡多數的武器,令議會能夠彰顯不同的意見,在不少國家及地區也有類似制度。目前本港立法會並沒有拉布制度,但《議事規則》也讓一些議員有操作拉布的空間,這也是事實。至於立法會是否應設立拉布機會,社會大可開放討論,但問題是反對派近年發動的拉布卻愈來愈與拉布的目的背道而馳,變成「少數人的暴政」。

 首先,拉布是保障議會弱勢,但反對派能否稱為議會弱勢卻成疑問。或者有人說反對派的議席少於建制派,這種說法似是而非。因為,本港立法會基本上只掌握否決的權力,在重要的政策或撥款上,反對派的票數已足以單獨行使否決的權力,所以反對派在議會內並非弱勢。更不要說,反對派在輿論上一直強勢,有《蘋果日報》等反對派喉舌、有反對派打手文人、有電台網台,在輿論上及政治上都並非弱勢。因此,反對派在議會內發動拉布根本是名不正言不順。既享有輿論及議會表決的優勢,更要以拉布作為籌碼,迫使政府就範,難怪政府處處捱打。不過,這並非拉布的原意,也不符合保障弱勢的利益。目前最需要長者生活津貼的正正是弱勢長者,他們竟以拉布去阻撓一項有利長者的撥款,不啻是犧牲長者利益以達到政治上的圖謀。在其他國家及地區會有政黨以拉布阻止政府派發福利的嗎?

主流民意被騎劫

 而且,在長者生活津貼上民意是相當清晰,儘管未必完全滿意政策,但都認為應及早發放,之後再檢討完善,當中沒有任何模糊之處。如果不是面對壓倒性的民意支持,公民黨、民主黨等也不會放棄拉布。但問題是,現在雖然只有幾名議員繼續財委會拉布,但只要他們繼續提出動議,財委會主席依然要依規程讓議員表決是否受理。只要拉布議員一意孤行,絕對可以無止境地拉布下去,更甚的是,立法會大會主席尚可引用《議事規則》授予的額外權力「剪布」,但財委會主席卻沒有。所以,在目前絕大多數議員希望能夠表決的情況下,財委會仍陷於拉布當中,這說明財委會以至整個立法會都被騎劫了、長者的利益被綑綁了、主流民意被強姦了。而造成這個情況的不過是極少數的議員,這就是名副其實「少數人的暴政」。

 這種「少數人的暴政」發展下去,將嚴重損害議會的程序理性,更會動輒令議會運作陷於癱瘓。對於激進反對派來說,根本不必理會中間市民的觀感,大可愈玩愈激,一些反對派不明就裡下死跟,結果被激進派綑綁在一起,最終成為了最大輸家。而議會嚴重內耗也將令政府施政舉步維艱,經濟民生更難改善,這是全社會都必須警戒及抵制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