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2年11月6日 星期二

《搞港獨就是不搞港獨 不搞港獨就是搞港獨》--港獨以「扮不存在的方式存在」

!!歡迎廣傳!!港獨已不動聲色地成形!!
港獨以「扮不存在的方式存在」──下文剖得極透徹!!
───────────────────
《搞港獨就是不搞港獨  不搞港獨就是搞港獨》 劉廼強 2012/11/3
最近香港和內地議論紛紛,都在談「港獨」。內地方面,不光是陳佐洱一再表態,連15年前退休之後長期低調的魯平都反覆高調發聲。反對派根據他們認為代表中央官方觀點的《環球時報》社論作判斷,認為中央既認定港獨是個假議題,香港根本不可能獨立,所以可以繼續鬧下去。特區政府認為港獨屬於「意識形態問題」,亦即只要港獨活動不沖擊現有法規,政府不管;換句話說,即是結論跟反對派殊途同歸,對港獨活動和言論大放綠燈。於是反對派便堅持港獨不是港獨這連「白馬非馬」都不是的謬論,繼續大張旗鼓的把不是港獨的港獨進行到底。
先不說魯平和陳佐洱對港獨的明確反對觀點,根本不可能作任何其它解讀。即便是《環球時報》社論,我讀到的訊息是:不管橫看豎看香港都不可能獨立,你們反對派就儘管鬧唄。這是香港人自己撒的屎,首先由你香港的「健康力量」自己去揩。要是鬧得太過份的話,最後還是有皇法的。
問題是,今天連特區政府都躲起來了,香港的「健康力量」除了三兩老頭力竭聲嘶的喊喊之外,已等於子虛烏有。我完全同意港獨真的是個假議題,因為反對勢力其實也不笨,通過港獨活動,壯大了自己,萎謝了愛國愛港力量,全面騎劫了香港社會,驅策着特區政府,長期一方面妖魔化了中國和這兩個字所包涵的一切,並敵意地予以隔離,同時又如取如攜地向內地提取利益,實際效果遠比形式上獨立了更好。這一陽謀,陳雲等都已經說得很清楚。說得玄一點,搞港獨就是不搞港獨,不搞港獨就是搞港獨。
那麼,不是港獨的港獨是否已經成了氣候呢?我們不要作主觀的論斷,就以香港特區政府對港獨的整體反應,港內外報導、評論,甚至內地的官方媒體和博客等言論,都眾口一詞的認為港獨不是港獨,於此可見一斑。港獨不光悄悄地成了氣候,簡直已經成了葛蘭西式的「文化霸權」(cultural hegemony)。人人都像被催了眠的不斷強調說「港獨不是港獨」,為政者便要當心了。
說得更白點:今天的香港是誰作主的?這裡先賣個關子,首先大家都知道肯定不是明顯弱勢無能的特首梁振英和他的問責班子。也不可能是被指為背後發號施令的中聯辦,因為根據上邊的前提推論,它發號施令給誰?要是對特首和特區政府發號施令,那不是廢話嗎?我們根本不須討論中聯辦是否和能否對特首和特區政府發號施令這無意義議題,而除此之外,中聯辦還能指揮誰?
立法會?今天的立法會是誰作主的?佔多數議席的所謂建制派首先起不了作主的作用,而且經驗證明中聯辦對建制派議員也不起作用,近期幾個風聞中聯辦插手拉票的關鍵議案,都因建制派不團結而沒有成功通過。立法會中是少數騎劫多數,是佔少數議席的反對派作主的。
至於司法系統,「法官治港」同樣是個假議題,因為法院不可能主動作政策性的決策,它是被動的對社會的各種爭議作法律上的仲裁。只是法官也是人,他們不單也有七情六慾,同時也有政治傾向;因此司法制度的天平只可能是理論上維持水平,於實際上它明顯傾向反對勢力和他們所代表和鼓吹的意識形態。
反對勢力和他們所代表和鼓吹的意識形態,主導着監督和制衡特區行政長官和各政府部門的力量,包括媒體、立法會和法院,也同時主導着整個法律界、教育界,形成了誰也說不清,但都心裡有數的所謂「香港核心價值」(而這「香港核心價值」連被標籤為中共黨員的特首梁振英都信誓旦旦要捍衛),以及排中國但不排外國的畸形本土意識(而這病態意識又被特首梁振英通過如只抓內地「水客」、「港人港地」、否認「中港融合」等政策措施加以強化和合理化)至此,港獨搞與不搞,「米字旗」、「龍獅旗」招展與否等,都已經沒有實質性的分別,因此也不存在取締與否的問題。
回歸15年後今天的香港,已經不知不覺地由反對勢力和他們所代表和鼓吹的意識形態悄悄地奪了權,作了主。上述的一連串近例,在在證明梁振英正被這港獨意識形態牽着鼻子走。梁振英這樣做,我雖然不贊同,但絕對能理解:梁振英還未上場,已經被反對勢力藉政府架構重組一役打殘了。他企圖在人事上層層讓步,廣泛招攬反對派人士,在他的班子中,廣義而且不團結的建制派比例是回歸以來最低的。但在反對勢力全球推行「投降不能免死,息事不會寧人」的愚蠢新政策底下,他這樣做的結果,反而被綁了架,事實上對他更不利。
從這角度看,特區政府不管意識形態問題的態度,不無道理。首先,反國教、港獨等問題,不能只皮相地看成反對中央政府或中共,說到底,它是西方霸權主義者向拒不歸附這意識形態系統的中國和中共的叫板,的而且確這是一個意識形態問題。其次,梁振英也好,縱使再加上一套理念跟他完全一致,並且十分團結的班子,於整個西方文化霸權刻意強攻之下,也有如雞蛋碰石頭,只會即時完蛋,梁振英是管不來的。因為看透了反對勢力短期之內不會撕票,梁振英目前的妥協和退讓,起碼還能暫時苟活。「好死不如惡活」,這是數千年來嚐過多少惡劣環境的中國人傳統智慧。
說到底,「項莊舞劍,志在沛公。」沛公在北京,沛公當然知道項莊的意圖,更知道只有他才能制得住項莊。「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若然不報,時辰未到。」這條我國民間智慧,不是中國人的香港內外反對勢力是不可能明白的。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