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2年8月26日 星期日

雷鼎鳴談「國民教育」,共三篇──有吉士,有觀點。力薦!!

雷鼎鳴談「國民教育」──有吉士,有觀點。力薦!!
──────────────
國民教育 雷鼎鳴   09/08/2012  《晴報》

有關國民教育的爭議,我認為涉及兩個核心問題:第一是應不應設立這科?第二是若設立應教甚麼?第一個問題簡單,第二個複雜。
改進香港競爭力 先認識中國
只要用一用腦筋,便知放棄國民教育科會對香港將來的經濟及社會發展帶來很大的傷害。香港是一個沒有天然資源、斷不可能獨自生存的經濟體,必須靠扮演中國與世界的橋樑才可發展下去。在就業市場中,誰最能掌握中國及世界的情況,誰便更有發展事業的機會。現在世界各知名大學都爭相加強中國研究的課程,這正反映出社會的需求。
有人認為只要多留意新聞,也會對中國有一定的了解。這沒錯,但遠不足夠。我遇過不少二、三十年都未踏足過內地的人,但評論中國的時候卻口若懸河,香港的一些學生到內地交流時,往往會認為自己比內地學生更掌握中國的情況,感到高人一等,殊不知在不少內地人眼中,香港人只是傻裏傻氣的不諳國情之輩。在學校中有系統的打下認知真正中國的基礎,可改進香港的競爭力。在新高中課程中,絕大部分的學生(將來可能變成全部)已無緣讀中國歷史,這已是教育改革中的重大缺失(先進國家中有哪裏不把本國歷史變成必修課),再無國民教育,將來的年輕人憑甚麼與人競爭?

第二個問題困難得多,關鍵是香港人怕被別人「洗腦」。
甚麼是「洗腦」?狹義的定義是有人企圖改造別人的思想,使之無興趣獨立思考,變成思想被禁錮的囚徒。
很少人願意失去自我,被這樣「洗腦」。不過,我們應對「洗腦」這概念再推敲一下,看清楚問題在哪裏。若說企圖改造別人的思想,便已犯下瀰天大罪,我並不同意。香港的媒體,哪一份沒有自己的立場,並試圖說服別人相信它們的觀點?教會的傳教士怎會不希望受眾從不信變成相信?在學校的老師若不努力改造學生,使他們從無知到有知,從邏輯混亂到思維敏銳,那麼他們便必定不是好老師,家長付錢讓子女上課,正正是希望他們得到改造。

美國反共 大學生必讀馬克思
改造不是問題,甚麼才是問題?最怕的是學生再無思想與辯證能力。要做到後者,有效的方法是杜絕觀點及資訊的多元化,而且一旦脫離老師的觀點便受到打擊。按此準則,教材中存有老師或家長不同意的部分,根本是無關宏旨的,問題是老師是否能引導學生思考,作出自己的判斷。美國是一個反共國家,但我在芝大時,發現無論是主修哪一科,都絕無可能不讀馬克思而可以畢業,但現在也無人把我當作是個馬克思經濟學家。世上甚麼觀點都有,割斷年輕人對某種觀點的接觸,不管這些觀點是對是錯,都等如把孩子放在溫室中,大大不利其成長。
==============
 國民教育與新加坡 雷鼎鳴   13/08/2012  《晴報》

香港經濟對大陸經濟倚靠日甚,脫離了大陸經濟,香港的經濟絕不可能避免崩潰,這是沒有甚麼值得爭論的事實。港人若不熟悉中國國情,對香港的競爭力會打擊很大。
有一些反對國民教育的人唱反調,他們認為新加坡也只是一個城市國家,不用靠中國也可發展得不錯,所以香港也不用理會中國。
這個見解天真爛漫,十分有趣。香港可否走新加坡的路?要回答這問題,我們不妨研判一下,把新加坡的一套搬來香港會有甚麼後果。
新加坡的確有些政策做得不錯,例如她在建造房屋上的投資按人口比例比香港多上一倍,人民有較大的單位可住。她大量從大陸及其他地方輸入優才,人力資本充裕。這些政策我是十分佩服的。不過,我們再探究下去,結論又會有所不同。

「慈父」治國 人民要「聽話」
新加坡治國的理念是所謂的「父愛主義」(Paternalism),政府扮演慈父角色,人民則要當聽話的小孩。新加坡有很大的經濟自由度,但你若在報章上大罵李光耀(假如有報紙敢刊登的話),大概不會坐牢,卻會被送上法庭,你以為會打贏官司得以脫身嗎?不要開玩笑了。
新加坡的愛國教育顯然十分成功,你一批評新加坡的話,便容易湧出一大批人要與你通宵辯論。我自命愛國,但與他們一比不能不甘拜下風。港人若學新加坡人一樣,把梁特首視作慈父,社會的內耗爭拗,必消失無蹤,這種桃花源願景,想想也使人「神往」。
新加坡經濟靠甚麼打造出來?她的儲蓄率一度全球最高,今天雖被中國超越,但仍佔GDP45.3%其中央公積金亦強迫僱主僱員把36%的薪金交到政府手上,新加坡靠長期紮緊人民的褲頭,資金積累當然迅速,但香港人願意這樣做嗎?強積金區區10%的供款,不少港人已甚有怨言,像新加坡人那樣每100元的GDP,私人消費只得39.4元(香港是65.2元),這不是開另一次玩笑嗎?

新加坡也靠吸納中國優才
不要以為新加坡政府不懂得打大陸的主意,她其實十分羨慕香港在這方面的優勢。
1997年新加坡380萬的人口,到去年518.4萬的人口,極低生育率的新加坡如何做到?還不是主要靠在中國吸收優才?你現在跑到新加坡各間大學,普通話豈不隨處可聽到?香港若像新加坡一樣,有27%的人口是非本地居民,而且是熟悉大陸的精英,也許香港就沒有需要搞甚麼國民教育,有這批人支撑着,香港經濟會有多十來年的好景。不過,也許非本地居民會當經理,不懂國情的土生港人則慢慢地變成打雜,港人怎會願意見到如此的結局?

=============== 
再談國民教育  雷鼎鳴  16/08/2012  《晴報》

我寫了兩篇關於國民教育的文章後,可能因為《晴報》讀者眾多,又或因為被另外報章稍作刪改後轉載,所以似乎引起一些反響,有些讀者甚至來信交流,我自幼在思辯的環境中長大,對交流是十分歡迎的。

訓練思辯 增不同觀點接觸面
有位似乎與「大聯盟」有關的讀者,他注意到我文章中支持國民教育這個概念,但在內容上重視培養學生的獨立思考批判精神。他指出很多「大聯盟」的參與者並不否定要多點認識國情,對唱國歌等等也不反對這些我都是相信的,但叫得上「大聯盟」的,一定人多聲雜,政治光譜寬闊,中方機構不宜把不同意見的人看作敵人。
不過,在如何訓練獨立思考上,我的教育觀與香港的某些家長不同。在這方面,我深受研究希臘經典的哲學家史特勞斯(Leo Strauss)自由教育觀的影響。他曾發現,古往今來不出世的大思想家都會把別人看得一文不值,但只要他們的思想是重要的,後學便應把這些不同甚至是矛盾的思想先弄懂,再而作出自己的判斷。
就以一黨專政還是民主制度哪一個制度更好為例,雖然香港不少評論人都已把這問題變作稻草人萬箭穿心,而我也並不同意一黨專政,但家長若是一開始便認定民主制度更好,不讓學生接觸相反的觀點及其理據,這樣教出的學生好打有限。歷史上支持一黨專政的人極多,馬列經典中亦有毫不膚淺的理論根據,它已經具備足夠的重要性要我多作了解分析。把學生罩在一個無菌的世界中長大,是十分缺乏遠見的做法。我對自己及自己孩子的教育,從來都盡可能增加對不同觀點的接觸面,而且老師有責任引導學生自行判斷是非,我相信這才是正確的訓練思辯能力的教育。

說年輕人懂內地 不負責任
有另一讀者指出,香港的學校早已開設與國情有關的課程,而且分配有充足上課時間云云,所以新設國民教育毫不必要。此點不對!學校中已用了多少時間教授國情,這並非焦點。很少有一個行業在接觸年輕人方面會比我更多,也很少有一個行業比我能更多接觸中國的實況。現在的年輕人對中國的了解普遍合格嗎?不要開玩笑了。老師雖努力,但課程設計有問題,必須檢討。剛與一位美國的跨國大公司人力資源高層吃飯,他直言港人不懂內地文化,在內地擔當不了重任,該公司在內地大城市招聘時,目標人數是香港的40倍。再說年輕人很懂內地,是否有點不負責任?
友報一位評論員在其方塊中說我認為「凡試圖改變別人思想的都定義為洗腦,老師也在洗腦,所以洗腦原沒問題」。我不明白這位先生的閱讀或邏輯能力為何如此差勁,我在原文中清楚說明,洗腦要符合幾個條件:企圖改造別人的思想,使其失去獨立思考能力,成為思想被禁錮的囚徒。白馬必須是馬,同時毛色要白。這位先生的邏輯等於是說馬一定是白馬,與公孫龍子可相互輝映,其餘的反共八股更不用多說了。

==================
【註見生果日報,網上版,要聞港聞,20120826日,公開大學電腦系副教授李德成《雷鼎鳴教授的國民教育》。──在己進入文革階段的香港,對雷鼎嗚的攻擊與曲解會不斷湧現。看看這位有江湖地位的學者可以頂多久,支持,及期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