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2年12月7日 星期五

《莫言:我是農民的兒子》--香港不會重視及認真報導莫言其人,及其文學

因為某種偏見?又或者是力有不逮?
香港不會重視及認真報導莫言其人,及其文學
莫言:我是農民的兒子

【批註:肯定外國及港傳媒多談的不會是莫言的文學成績。採訪他的記者,大概大多未看過他任何一部長篇小說──莫言的成績在長篇。勤力的,大概會找一兩個莫言的短篇來快瞄,如此這般便去做訪問寫採訪。
記者會答問上,莫言自薦了《生死疲勞》。很對!
也許,起碼要看過莫言的任何一部長篇,才好去對他得獎「指指點點」。較之於高行健,莫言不是比高行健高出多少皮的問題,是根本不同層次。高行健的文學成績於當代中國小說只屬「未入流」的水平。
而話說回來──諾貝爾XX、YY獎又如何?!一個獎而已!
記者會上莫言的對答充滿作家式的智慧──也是他的文字風格。值得細讀。】
───────────────
莫言:我是农民的儿子
2012-12-06 21:08
当地时间126日下午,莫言在斯德哥尔摩出席诺贝尔文学奖新闻发布会。

由于瑞典遭遇罕见暴雪导致航班延误,莫言的航班上午才抵达斯德哥尔摩。
发布会现场云集了世界各国记者,莫言身边配有一名英语翻译。

第一个提问的现场记者问:此次来到斯德哥尔摩,除了领奖,还有什么是您最大的目的?莫言的回答展现了自己的幽默感我最大的目的就是领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来参加这个记者招待会。
他还表示,有人把新闻发布会描述得很可怕,也有人把我描述得很可怕,其实我们都是人。
接着,有人问到关于十八大推进文化建设有何看法,莫言表示,获奖完全是个人的事,相信自己的获奖会引起中国读者对文学的兴趣,并希望他的获奖能对中国文学的发展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
外国记者问及言论自由,莫言回答:这是文学奖,不是政治奖。我在获奖当天表达了对刘晓波问题的看法,你可以上网看。中国是否有言论自由,这个问题很难说,如果你看看中文网站就可以知道有没有自由。

财富与生活
您如何看待财富和生活?《广州日报》记者提问。莫言说道:我父亲有一句话说得特别好:莫言是农民的儿子。得奖之前是农民的儿子,得奖之后仍然是农民的儿子。所以我看着好多人追着我签名我都觉得有点奇怪。我是一个非常谦虚的人,我知道我的水平到底有多高。我今后还想继续保持这种谦虚的本色。

新华社问如果向其他国家读者推荐自己作品,会是哪部。莫言答《生死疲劳》,因为有想象力和童话和历史变迁。
《潇湘晨报》请喧嚣中的莫言用一句话形容自己的心情。莫言答:心如巨石,风吹不动。
然后,有媒体问对于媒体轰炸报道是否适应。莫言答,自己一开始确实不适应,网络上的议论和批评也让我很生气,后来发现大家议论的莫言并不是他自己。

瑞典记者问对新闻审查怎么看。莫言说:我反感所有检查,大使馆签证处海关都会检查,但这种检查有必要。我从未赞美过新闻检查,但这在世界都存在,只是程度不一。没有新闻审查,就可以污蔑任何人,任何国家都不会允许。但新闻审查需有最高准则,只要不违背事实的,都不应该检查,反之就要检查。

在被问及获奖后的生活所发生的变化时,莫言轻松地表示:对我个人来讲最大的变化是我过去骑着自行车在北京街头没有人来理睬我。前几天我骑着自行车在北京街头走,好几个年轻姑娘追着我照像。我一下知道,哦!我成了名人了。我得奖后马上说过,我希望大家把对我的热情,转移到中国广大的作家身上去。也希望由阅读莫言一个人转移到越多更多人的作品上去。
莫言笑谈:中国作家富豪排行榜公布了我的年收入,我看了看自己的银行帐户,不知道那些所谓的收入都在哪里?

有人在用想象力塑造另一个莫言
莫言说,十年后再访瑞典为来领奖,将在文学创作上继续努力。他表示,现在最希望回到书桌前写小说。
我的名字不是闭口不言,但人总是说话就没有经历写小说。莫言说,既然选择作家这个职业,就要用笔写出想说的话!世界上没有一成不变的作家,我一直在寻求文学艺术上的创新。
莫言称:讲故事是严肃的事情,最好的故事是让所有读者都从其中看到自己。作家写了很多人物,就像有很多孩子的父亲,很难说最喜欢哪个,这个问题答案得留给读者。
在回答中新社记者提问时,莫言说:刚得奖时,有些不适应,看到网上的异论也生气。后来他发现,有人在用想象力塑造另外一个莫言。他开始围观这些评论,无论批评与赞扬。

莫言称获奖感言两天写就,毫无压力我会讲我自己,讲真话
自由与文学
瑞典记者问他和马悦然见面干什么。莫言说他得奖后,马悦然受到许多无谓的指责,事实上,他和马悦然的关系仅限于在国际会议上相互递了三支烟。他对中国古典文学的了解令人敬佩。
记者追问:你给马悦然的书写Dear Friend是怎么回事?莫言说:“‘亲爱的在你们西方不是只是一种礼貌用语么。我第一次去意大利时,有年轻女孩称我亲爱的,当时我心潮澎湃,以为她对我有意思,但我的朋友告诉我说,你别想了,人家那只是礼貌。

瑞典电台问莫言说过避免新闻审查是好事。莫言否认自己说过莫言说我从来没有这样说过话,可能是因为听力产生了误解。但是我在这里要讲一句真心话,如果说一个作家认为他在一种完全自由的状态下必定能够写出伟大的作品,那一定是假话,如果说一个作家在不自由甚至不太自由的环境下必定写不出伟大的作品,那也是假话。
莫言接着说:关键是作家内心深处的想法,关键是作家能够是否站在一个超越了政治的阶级立场上来写作。包括背后咬牙切齿咒骂你的人,也要把他们当人看,而且还要给予他们深深的同情。

新浪记者问准备演讲稿有没有压力,准备过程中有什么难忘的事。莫言答:我得奖以后最大的烦恼说实话,是来自于新闻记者。他们有人就坐在我家门口十天,我太太经常请他们到我们家吃饺子。我实际上自己也当过新闻记者,所以我对坐在我们家门口十天的记者心中充满了敬意。那么我为什么要躲记者呢?因为他们总是让我重复同样的话。他们很多人没有读过我的书,就提出某些问题,顶多是临时上网上搜一遍,而网上的消息真假很难判断。所以我在准备演讲稿的过程中没有什么压力。如果把世界上所有的问题都在短短演讲稿里面讲一遍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就讲我自己,讲真话。
127日,莫言有一场公开演讲;1210日,莫言将正式领奖;1211日,莫言将和其他诺奖得主一起,被邀请在瑞典王宫共进晚餐。

(综合中新网、新浪微博消息)

1 則留言:

  1. 莫言真幽默,他的對答很富娛樂性。對那些低水平的問題和批評很輕鬆的就退了回去,果然是大師的水平。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