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2年12月29日 星期六

背景迷離的南方系,製造「中國版麥卡錫主義」

南方報系=岳不群「明報集團
按:「南方報系」近似香港比水果報高明的明報集團
明報集團的背景是個大問號?它比赤裸裸的水果報更迷離。
─────────────────
阻擊南方系的中國版麥卡錫主義
  郭松民  2012-12-21

  2012年,随着重庆模式的陨落,一团浓重的乌云在天际线上聚集,为岁末年初的中国投下了一大片不详的阴影。这团乌云的底部写着这样几个大字:中国版麦卡锡主义。制造者:南方系。
  什么是麦卡锡主义?简言之就是上个世纪50年代初,美国参议员麦卡锡,以危言耸听的方式肆意渲染共产党员和左翼人士大量渗入了美国政府和文化界、外交界、军界等,在全美形成了一种恐怖气氛和反共歇斯底里。当时,教授社会科学的教师如果不在课堂上大骂苏联和共产主义就会被解雇,辛辛那提红色棒球队被迫去掉了红色字样,甚至参加角逐美国小姐的候选人都必须陈述她们对卡尔·马克思的看法。据统计,在麦卡锡主义肆虐的几年间,总共有2000多万美国人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审查,许多著名人士如喜剧明星查理·卓别林、原子弹之父罗伯特·奥本海默、作家艾格尼丝·史沫特莱、科学家阿尔伯特·爱因斯坦等都受到了迫害。
  麦卡锡的制造政治高压的手法,是先把当时的苏联、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设定为对美国怀有侵略图谋的邪恶势力,然后把所有去过这些国家,或者对中苏怀有好感、做过客观评价的各界人士,都贴上对美国不忠诚间谍的标签,进行无休无止的政治迫害。麦卡锡主义的兴起,就是从迫害曾在美军驻延安观察组工作的国务院官员谢伟思等人开始的,谢伟思被污蔑为赤色分子,无端受到反复审查,最终被美国国务院以忠诚值得怀疑这种纯属莫须有的罪名开除。
  历史往往会有惊人的相似。南方系发起的这场中国版麦卡锡主义风暴,也采取了和麦卡锡几乎一模一样的手法。首先,南方系把重庆前主要领导人过去几年在重庆的政治实践,定性为一场压缩版的文革加大跃进(《王立军是如何炼成的?》20121214《南都周刊》),并用煽情的手法,给他本人和王立军加上了迫害干部、公安干警、律师、民营企业家的罪名,从政治上予以全盘否定,然后,南方系开动宣传机器,给那些2012年之前去过重庆、或者研究、肯定过重庆模式的学者及舆论界人士,贴上和重庆有联系的人的标签,明示或者暗示他们在政治上是不能信任的,是需要加以政治审查的人。南方系的这种麦卡锡式的指控,已经在北京的文化和舆论界形成了一种人人自危的气氛,并激起了广泛的愤怒。
  笔者粗略地统计了一下,被南方系媒体和以及附庸的网站点名的学者有:中国犯罪学学会会长、中国政法大学王牧教授(他2011129日在《人民日报》理论版发表的署名文章《社会主义民主法治的有力彰显》被作为罪证)、张凌教授、赵宝成教授、吉林大学李洁教授、西南政法大学黄开诚教授、西南大学张新民教授、张步文教授、汪力教授、清华大学教授崔之元教授、李希光教授、香港中文大学王绍光教授、北京大学潘维教授、孔庆东教授、以三农问题研究而知名的温铁军教授,《中国震撼》一书作者张维为教授(他的《重庆归来话重庆》一文被作为罪证)、原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教授、以及经济学家杨鲁军、社会学家邓伟志、某基金会理事长胡锦星、美国原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校区教授黄宗智和哥伦比亚大学东亚系主任张旭东教授等。此外还有重庆市作协主席黄济人、香港导演杜琪峰、导演李少红、作曲家吕远、《中国税务》杂志社社长张木生等。还有发表过肯定重庆模式的文章及言论的民间文化人、媒体人一清、司马南、黄纪苏、刘仰、郭松民、司马平邦等,也被一一点名。
  公民个人之外,一些研究机构和大学也被南方系点名,包括中国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人民大学、北京邮电大学等等。
  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是,南方系的点名狂热到不可理喻的地步,就连和他们立场相近的凤凰卫视董事局主席刘长乐、主播吴小莉、学者萧功秦也不能例外,只有创作了《重庆模式》一书,预言作为中国的缩影,今天的重庆正在为中国,也许是世界做一项最伟大的实验的苏伟、杨帆、刘士文等三位教授幸免于被点名之列。
  我们知道,重庆前主要领导人是以刑事罪名被指控的,王立军、谷开来的案件已经审判终结,法庭认定的罪名也都是刑事罪行,到目前为止,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和中央人民政府并没有做出任何决定,否定被称为重庆模式的重庆政治实践,南方系作为一个媒体系统,究竟有什么权力越俎代庖,认定一个地方犯了政治错误,并为一大批拥有合法权利的公民贴上政治不正确的标签,打入另册呢?莫不是南方系已经转型为南方系党?中国已经变成了中国共产党和南方系党共同领导,共同管理的国家?
  在2012年以前的重庆市委、市政府,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法律框架下合法的一级党组织和政权机构,任何公民都有权根据自己的观察和研究,对重庆市委、市政府、市公安局的活动作出自己的评判,这种权利即便是在重庆的政治格局发生剧变后的今天,仍然存在,南方系怎么能够因为的他们的评判不符合自己的胃口,就将他们标定为政治异类呢?如此一来,宪法赋予言论自由和学术自由,不全都变成了一句空话吗?
  任由南方系掌控政治正确或不正确的评判权,掀起这种反重庆的政治狂热是危险的,因为并不仅仅是有大量的民间学者肯定过重庆模式,很多政治领导人也肯定过重庆模式,其中就包括前任广东省委书记、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汪洋,现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他们都曾访问、视察过重庆,并发表过肯定重庆政治实践的言论,是不是也要对他们进行政治审查,要他们交代清楚和重庆的关系呢?我这样说绝非危言耸听,曾经协助罗斯福总统打赢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为美国建立了卓越功勋的马歇尔将军,就在麦卡锡掀起的反共歇斯底里被指控同情共产党而黯然辞去了国防部长职务。
  一切有良知的人士都应该起来阻击南方系掀起这股中国版麦卡锡主义狂潮,不为别的,只为捍卫我们最为珍视的言论和学术自由。1954年的一次听证会上,当麦卡锡竭尽胡搅蛮缠之能事,肆意攻击当时在场的律师约瑟夫·韦尔奇的一名年轻助手时,一向和蔼的韦尔奇忍无可忍,一怒之下拍案而起,质问麦卡锡道:参议员先生,你还有没有良知?难道你到最后连一点起码的良知也没有保留下来吗?这一场面被美国有线电视网向全美进行了直播,引起了饱受麦卡锡主义之苦的美国各界人士强烈共鸣,并成为麦卡锡主义由盛而衰的转折点,在今天这样一个决定中国未来走向的关键时刻,我们需要发出和韦尔奇同样的质问——南方系的先生们,你们还有没有良知?难道你们到最后连一点起码的良知也没有保留下来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