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6年3月28日 星期一

辦學團體主席開腔 揭穿文中謊言--學生?連基本誠信都無,就爭公義?

學生?連基本誠信都無,就爭公義?
你們的「憤怒」是虛擬的?還是有人灌輸的?
圍堵局長猶狡辯 學生撰文網瘋傳
辦學團體主席開腔 揭穿文中謊言
20160328 08:00

天水圍伊利沙伯中學舊生會湯國華中學日前發生令人側目的圍堵教育局局長吳克儉事件,而更令人質疑的是,該校校長朱國華事後死撐滋事者是「好學生」,而發起圍堵的中四學生湯錦婷更在報章撰文「追擊」批鬥吳克儉,見者不禁懷疑:在「黃色思想」為禍的今天,是否學生與為人師表者都失去反省的能力?
事隔多日,終於有辦學機構負責人湯修齊出來說一番理性的話。湯修齊昨日在《明報》發表一篇題為〈互重溝通也請聆聽我們的聲音〉的文章,逐點反駁湯錦婷的論點,指出其不實之處,希望大家對事情「言之有理,論之有據」,即使想向吳克儉表達意見,都希望在大家「飲杯茶,食個包,好好傾下」的環境裡進行,而不是「一大清早,有人已在場外拉起橫額,派發貼紙,要求局長下台;局長到校時,有人喝倒彩、喊口號」,如此的氣氛,又怎能讓對方感受誠意呢?
以下轉載湯修齊的文章全文,寫得有理有節、對學生亦責亦愛,只不知朱國華校長與年少氣盛的學生們,能否聽到湯主席的聲音?網民瘋傳湯錦婷文章之餘,又是否願意聽聽湯先生目睹的真相?

互重溝通也請聆聽我們的聲音

錦婷同學:
第一次認識你,是典禮前最後綵排的那天。禮堂內,校長向我介紹台上的你是典禮司儀之一。當時,大家忙於綵排,全情投入,全神專注,務求把典禮做到盡善盡美的認真,讓綵排當天到訪的校董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典禮當中,大家緊守崗位,縝密的安排、創新的心思,都贏得來賓的讚賞。
典禮後,有同學想向教育局吳克儉局長提交請願信。大家關心社會,積極發言的熱誠,我們明白,也認同。記得當時操場上聚集的人群愈來愈多,吳局長沒有下車接信,人群也沒有讓路。有人揮動標語,有人高喊口號,有人把標語貼上車身,有人推着壁報板擋着,企圖阻礙車輛前行,情况混亂。經歷了數十分鐘這樣的「場面」,雖然你在文章裏也說「身心均非常疲憊」,「心情久久不能平靜下來」,但仍能即晚趕及報章截稿前落筆千字,抒述感受,也真不容易!
作為師長,在認同大家關心社會,積極爭取表達意見的同時,我亦希望同學們在要求對方聆聽你們的意見時,也學會聆聽及尊重不同持分者的意見,不妄聽、不妄測,以實據為本,客觀理性地溝通。你於典禮後發表的《哭喊無用,誰來聆聽我們的聲音?》一文,在網上引起了廣泛的討論,作為負責任的教育工作者,我必須要作出以下回應:你說:「今天我擔任典禮的司儀,站在台上聽着吳局長不斷地重彈梁振英『一帶一路』的老調,侃侃而談東莞的教育有多優秀,繼而說自殺問題並非因為教育制度的失敗…… 選擇放棄生命,原來在吳局長眼中,是因為我們作為學生『不夠努力』所致。」
我不想只憑自己的記憶去回應,所以請同工協助,多次翻看當天典禮的錄影帶。結果確定,在整個演說中,吳局長根本沒有提過東莞的教育發展,沒有談及香港學童自殺的問題,也沒有表示學童自殺問題的成因並非因教育制度失敗,而是學生們不夠努力所致。至於「一帶一路」,在吳局長約十分半鐘的演講中,其中一個段落用了一分半鐘談及這題材,其間「一帶一路」這一詞共出現了四次,若以「不斷重彈」來形容,你認為恰當嗎?再者,我很希望同學們會多作了解, 「一帶一路」是國家三年前訂下的整體發展方向,並不是特首梁振英先生個人所倡議的,故此,稱此為「梁振英的老調」,你認為能準確的陳述客觀事實嗎?

理性交流須論之有據
我希望每個香港人都明白,要理性討論、分享或交流,就必須要「言之有理,論之有據」,若為說服讀者而引用不相關、甚至虛假的資料去牽動大家的情緒以達至目的,那實非負責任的行為。報道事實、發放資料、議政論事,與文學創作不同。應要理性客觀,不宜只想着要抒泄個人的情懷,而把主觀的感受和判斷說成是客觀的事實,予人煽情、誇大的感覺。與其說「吳局長卻選擇虛怯地躲藏在車廂內」,我會客觀的說「吳局長留在車廂內」;與其說「身後是一群被警察用力強行阻擋的同學」,我會具體的描述為「身後是一群被警察阻隔開來的同學」。同類的例子,還有很多,我想還是留待校長和老師,稍後再跟大家詳細分析吧。
和平理性的溝通,是讓社會上不同持份者都可以自由表達意見的關鍵元素。同學們希望與吳局長和平對話,本是非常良好的意願,但行動上,同學們又有否想過,當天大家的表現,能否為雙方面提供局長在典禮上提及的「飲杯茶,食個包,好好傾下」的環境?一大清早,有人已在場外拉起橫額,派發貼紙,要求局長下台;局長到校時,有人喝倒彩、喊口號,如此的氣氛,又怎能讓對方感受到我們有接受「飲杯茶,食個包,好好傾下」的誠意呢?

着眼自身關心事忽略他人需要
有時候,我們又會因為太着眼於自己所關心的事,以致忽略了別人的需要及感受。按原訂的行程,吳克儉局長在出任我們聯校校慶典禮主禮嘉賓後,隨即便應到元朗大棠出席「香港植樹日」活動,擔任主禮嘉賓。同學們有否想過,大家把吳局長的車堵住了四十五分鐘,會影響到接連活動的進行?又有否想過,上述活動的籌辦機構,當時會有多徬徨焦慮?
年輕人是社會未來的棟樑。辦學團體的屬校,一直都致力培育我們的年輕人有多角度思考及獨立選擇個人信念的能力,並學會尊重不同的意見。我希望同學們, 時刻都能謹記校訓「修己善群」。處事待人,能作客觀判斷,理性分析,然後透過重人重己、和平理性的方法,表達具建設性的意見,正正就是「修己」的體現。我相信在我們屬校師生攜手,上下一心的努力下,我們定能迎難而上,迎接未來的各種挑戰!

伊利沙伯中學舊生會教育推廣機構主席湯修齊
==================
【新聞讀後感:湯修齊回應文章中有一句即晚趕及報章截稿前落筆千字,抒述感受,也真不容易!」學生的文章是一早寫好?抑或有人代筆,借學生做工具,而腦殘學生又甘心做人工具?

愈來愈覺得,請吳克儉及圍他、羞辱他,是個局。校長及部入校內教師不可能不知情?甚至有意配合?大話師生教出大話公義學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