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6年3月17日 星期四

曾財安 好文!!《殖民地政府如何弄垮香港特區警隊》 之一至之三--香港人需要知道的事實

殖民地政府如何弄垮香港特區警隊 之一
● 曾財安
20160303 08:20

「孫子兵法」第一章劈頭便說:「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其中一層意思是說,掌控好武裝力量是關係到一個國家、一個地方死生存亡的大事,要慎之又慎。
以前的殖民地政府深明此理,所以對當時的皇家香港警察控制嚴實,除了一定由背景好、能力強、忠於國的英國人出任警務處處長外,港督還在警隊設有一個負責內外情報的政治部,由一個英國人副處長統領。這個副處長(政治部)通常是職業警察或軍人出身,在職位上是處長的副手,卻有不需要通過處長,直接向港督報告的權力。此機制讓港督對警隊的大小事宜都瞭若指掌。

殖民地政府掌控警隊
當形象威風的處長在管理警隊或執行重大行動時犯了政策上或原則上的錯誤時,一般「慣例」是他會在電話裡被港督臭駡一頓,嚴重的就肯定會被召上港督府「照肺」。所以在回歸前,港督對警隊的掌控是絕對的,而處長在配合政府政策事宜上也是戰戰兢兢、主動積極的。二次大戰後,殖民地政府能在數次重大社會暴亂危機中挺過來,警隊對港督的絕對服從與無間配合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
香港回歸後,除解放軍駐港部隊外,警隊是特區範圍內唯一武裝力量,人數達三萬多,擁有法律賦予的廣泛內部執法權力,肩負市民授權的維持社會秩序重任。所以,香港安定及社會繁榮的第一先決條件是警務處處長必須盡忠職守,堅定地執行任務來支援和配合特首的施政。這是為什麼警務處處長是特區政府裡少數需要由中央來任命的部門首長之一的主要原因。

末大必折 尾大不掉
在香港回歸近十九年裡,警隊的「有效管理」一直被不斷高調地提出,不過卻被一些人有意地狹義詮釋為「處長對警隊內部的有效管理」,而更高層次的「特首對警務處處長及警隊整體的有效管理」卻被嚴重忽視。簡單地說,除了每年的財政支出及廉政事宜之外,特首對警隊完全缺乏有效的掌控,尤其是在如何去配合及支援政府政策這個方面。
東漢末年,政治敗壞。西元184年,各地農民借太平道教之名反抗朝廷,天下震動,史稱「黃巾之亂」。為了平息此場大動亂,漢靈帝把軍權完全下放至地方官員,借助他們的力量去剿滅黃巾軍。最後,黃巾之亂是平定了,但地方武裝力量卻迅速膨脹成為怪獸,使到中央再也無力掌控,結果導致群雄並起,直接敲響了東漢朝的喪鐘。

從中英聯合聲明說起
唐玄宗(即寵愛楊貴妃的唐明皇)為了鞏固帝國北面疆土,在邊疆地區設立十個兵鎮,由節度使總攬地方軍、政、財三權。其後唐玄宗耽於逸樂,對節度使疏於掌控,最終釀成大禍,安史之亂爆發,唐朝從此由盛轉衰。以上這兩宗歷史災難證明,任何政府對武裝力量的掌控如果不到位的話,時間一長,必生禍端,輕者亂家,重者喪國。
1997年前,皇家香港警察能征善戰,罪犯暴徒聞風喪膽。為何在搖身一變,成為特區警察後就會出現執法怯懦,猶豫不前的情況呢?較早前,旺角猝然發生了暴動,警隊在事前毫無掌握,於暴動中又潰不成軍,我們的特首、保安局局長、警務處處長、警隊這四個環節究竟出了什麼問題呢?這還需從中英發表聯合聲明的1984年說起。

原載於堅料網
---------------
殖民地政府如何弄垮香港特區警隊 之二
● 曾財安
20160305 22:30

1984年,中英兩國正式發表有關香港回歸中國的聯合聲明。同年,英國啟動了一個長達十多年的陰加陽謀,在警隊的結構上「下毒」,故意有策略、有節奏、循序漸進地放鬆對警隊內外的掌控。計謀的第一步是把搜集內外敏感情報的政治部逐步解散。

港英逐步解散政治部
在各種冠冕堂皇的理由掩護下,政治部中外情報人員被低調地分階段遣散,一個不留,當中當然包括擁有直報港督權力的警務處副處長(政治部)。至於幾十年來所搜集到的有用資料,眾所周知,毀掉的毀掉,搬走的搬走。到了大約1996年左右,多少年來為殖民地政府非常有效地監控主要官員、震懾社會豪強、鉗制異見人士的政治部終於在前港督彭定康(圖)任內「壽終正寢」,走進了歷史。為了掩人耳目,港英政府把陰謀陽行,實行狸貓換太子,新成立一個保安部來「代替」政治部,但這個新單位的主管警官在級別上比前降了兩級。新成立的保安部由一位助理警務處長主管,以他相對較低的階級,政治部以前所擁有「可以向港督直奏」的特權當然順理成章地被褫奪。而如果要把政治部與保安部兩個單位在權力與功能上打個貼切的比喻;一個是「打邊爐」,一個是「打屁股」!
特區成立後,因為沒有了一位副警務處長(政治部)的直線消息來源,特首除了聽閱警務處處長的單線報告外,再也沒有其他獨立途徑洞悉如基層警員的士氣、各級警官的指揮水準、警務政策與特首的大政方針有沒有相配合、頂層警官的價值觀是否與職責相符合等等警隊內部的關鍵性資料。於是,警隊一哥上報甚麼,特首在別無選擇的情形下就只能信甚麼。有點常識的人都會知道,如果讓一個缺乏監察與制衡的管理模式長期運作的話,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如同廢掉特首耳目
更可怕的是,特首賴以掌握香港內部關鍵事務的「眼睛及耳朵」也因此被完全廢掉。特首想知道社會上的事情?可以,看電視、讀報紙嘛!但如果傳媒報道有偏頗錯失的呢?天曉得!想知曉內情呢?對不起,沒有!就是這樣,特首永遠喪失了對反社會勢力蔓延的監控能力,墮入既不知己,又不知彼的無助境況。
就這樣,一個看似正常的組織結構轉變使到特首對內不能掌握警隊,對外則無從瞭解社會中的紛亂勢力漩渦。至此,特首就算是孫武再世、吳起重生,也難逃任人宰割的命運。
不過,對於英國來說,這樣的部署還不夠「嚴實」,還必須要在警隊的軟件裏插種更多的「病毒」,才能把底子堅實的警隊從根基上大幅度弱化。於是「以庸才充斥警隊中層」的陽謀便粉墨登場。

原載於堅料網,獲作者授權轉載
----------------------
殖民地政府如何弄垮特區警隊之三 弱化管理層
● 曾財安
20160314 23:15

在香港的回歸過渡時期,為了把支撐殖民統治的主要柱石——皇家香港警察進一步癱瘓,港英政府繼廢除政治部之後實施了「以庸才充斥警隊中層」 的陽謀。這個計謀的厲害之處在於所有手段都是在明刀明槍地進行,就發生在大眾的眼皮底下,但這些手段所包含的禍心在當時卻很難被察覺。

行之有效Paper E為何被廢除?
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正式向全世界發表。就在差不多同時,一直在皇家香港警察行之有效的警務督察 「第三標準專業考試」(Standard III Professional Examination )Paper E被廢除了。大家千萬別看輕這份卷子,以為一份卷子不值得大驚小怪,這個改變可是一種非常厲害的慢性毒藥,能夠無聲無色、一點一滴地把警隊的質素與能力慢慢閹割,而且毒性會隨著時間而增強。二十多年後,中了此劇毒的特區警察衰弱到連面對一場只有幾百罪犯參與的扔磚頭暴動也沒法有效地對付。
這個Paper E考試為什麼會是這樣關鍵的呢?Paper E只有兩份考卷,一份是行動指令(Operational Order),另一份則是警政策略(Staff Paper)。只有兩份考卷都能夠達到合資格水平(Qualified)的中外總督察(俗稱三粒花) 才會有機會被進一步提拔為警司以至更高階級。不然的話,一位總督察縱使有通天破案本領,幾十年年資,也絕對沒有可能被繼續提拔。每次參與考試的總督察有幾百人,而獲得合資格水平(Qualified)的卻只有十來人。換句話說,這個Paper E考試是挑選進入警隊高層人才的制度,保證只有指揮與管理能力極高的人選才能擔當警務處處長與其左右手的職位。第二次大戰結束以來,香港殖民地政府歷經了1956年、1967年、1984年等大型暴動而能支撐下來,以這個制度挑選出來的警隊管理層是功臣之一。

Paper E毒性隨歲月增強?
Paper E被廢除之後,警隊的整體行動能力並沒有受到即時的打擊。但隨著時間的過去,庸才上流,漸漸充斥警隊,毒性也就開始慢慢發作。不過此時警隊一哥及其左右手仍然是經過Paper E洗禮,百裡挑一的出類拔萃人物,憑借他們的個人傑出才能,警隊大致上仍然能保持表面強勢,疲態未現,直到回歸後第三位特區警隊一哥李明逵退休。
李明逵在處理「韓農事件」中的文韜武略大家是有目共睹的,大家可能不知道他是最後一位經過Paper E機制挑選出來的一哥。在他之後共有三位平步青雲的一哥,市民大眾可以憑自己的觀察去評價他們的表現與李明逵有沒有分別!
單從2011年「李克強總理訪問港大風波」算起、此後「反國教事件」、「佔中預演」、「佔中暴動」、「襲擊內地遊客」、「港大校委會風波」、「2.08暴動」等等暴亂此起彼落,期間市民大眾一直在奇怪為什麼在「韓農事件」時效率高超、有勇有謀的警隊一下子會變成優柔寡斷,進退失據的呢?很簡單,李明逵已經退休,廢除Paper E的毒性已經是蔓延到警隊的最頂層!
但要毒性完全發作,沒有其他部署作為藥引是不能畢全功的,它就是「政治中立」這句似是而非的廢話。

原載於堅料網:

--------
殖民地政府如何弄垮特區警隊之四-六(全文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