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5年3月28日 星期六

《北京秘密報告揭英國勢力滲透廉署》--特別報告!!

【特別報告】
《北京秘密報告揭英國勢力滲透廉署》
紀碩鳴
201362日 第27 21
北京一份關於香港廉署的秘密報告指出廉署中上層被英國人滲透,內部通信遭監控,專員權力被架空,無從掌控運作。廉署近年一些案件具強烈政治動機,如麥齊光案和湯顯明案。英國人欲藉湯案阻止香港和內地融合,讓「特區最鋒利的刀把子,插向港府與中聯辦」。

  最近香港廉政公署引發不少政治風暴。前廉政專員湯顯明作為廉署剛下台的最高領導,卻被現在的廉政專員白韞六率領一個小組調查他任內是否有貪污的刑責,掀起軒然大波。湯的罪名不少是媒體接獲「市民」爆料,列出他報賬吃飯和送禮的問題,但這些資料的背後,其實暴露廉署被滲透的危機。

  亞洲週刊最近獲得一份北京對港研究機構的秘密報告,揭開北京對這個「准特務機構」的懷疑,認為它內部被英國人滲透,在內部監控機密通信,對一些案件在重要時刻向傳媒「爆料」,並影響調查方向。報道指它近年所調查的案件中,不少具有強烈的政治動機,而湯顯明案和麥齊光案都是其中一部分。

  這份名為《關於香港廉政公署目前存在問題》研究報告(下稱報告)指出,「廉署在回歸前是彭定康操控的准特務機構」,「屬於香港權力最大、工作性質最為特殊的執法機構。由於這個機構的工作方式和偵查手段都非常獨特,屬於最核心的部門,因而一直受到港英當局嚴密控制並安插大批身份特殊的人士進入」。這也使北京憂慮,廉署作為「特區最鋒利的刀把子」,正刺向特區政府,甚至會刺向中聯辦和北京的駐港機構。

  北京秘密報告提到,廉署屬香港極機密機構,廉政專員屬於這機構的最高領導,但卻有人可以知道他的通訊秘密和隱私。據香港媒體報道:獲「可靠消息」指出,廉署去年決定調查前特首曾蔭權涉嫌貪腐的翌日(228),中聯辦警務聯絡部部長謝小青曾致電廉署,並於當晚邀約時任廉政專員湯顯明。報料人試圖將曾蔭權、湯顯明、中聯辦串在一起潑以髒水,卻沒有任何實質內容。爆料人是誰?廉政專員和什麼人通電話,此人又怎麼知道?究竟是廉政專員的電話被人竊聽,還是廉政專員相信了不該相信的人?

  另外,廉政專員權力往往被下屬架空。報告舉出一個例子:擔任廉政專員長達5年多的湯顯明,對廉署實際運作也無從掌控。2011318日下午,香港練馬師簡炳墀因涉嫌賄選而被廉署拘捕,而當天上午,湯顯明還和簡一起打高爾夫球。事後,他非常尷尬,在廉署開會時責問下屬為什麼不提前告知,讓廉署最高領導人和一個即將被廉署逮捕的疑犯在一起打球,但廉署有關人員敷衍了事,湯對此無可奈何。

  現任特首梁振英剛上任,廉署內部也在麥齊光事件中扮演微妙角色。報告以麥齊光事件為例,指廉署「閃電式」調查與拘捕麥齊光,根本沒有向梁報告,只是在拘捕半小時前通知了梁振英,令梁措手不及。政務司長林鄭月娥也因不瞭解案情而在之前為麥政治擔保,造成政治上極大的被動。

  一些廉署人員私下表示,麥齊光案另有政治目的,因為麥早已退休而他任職港府期間政績很好,屢獲晉陞,經歷5次嚴格品格審查完全無問題,但一旦林鄭月娥請他出山,再度加盟政府,甫上任就被「爆料」說幾十年前任職政府時租房有問題。由於港英時期的警察政治部對政府內部高官的資料全部掌握,而回歸時就將這些秘密資料全部帶回倫敦,彷若不定時炸彈,一旦需要時,就可以定點精準「引爆」,向傳媒「喂料」。他們估計這樣的情況以後還可能會出現。

  英安插政治部人員入廉署

  香港回歸前夕,港英當局撤銷原情報機構政治部,將原政治部人員安插到香港政府各部門和公共機構。報告指,其中不少人進入了廉署,在原政治部特工操控下,在後過渡期中英就香港問題展開錯綜複雜角力之時,廉署積極配合港英當時的政策,「在幕後協助末代港督彭定康做了許多壞事,更成為港英當局抗拒平穩過渡、打壓愛國愛港人士的政治工具」。

  香港回歸後,按照《基本法》和一國兩制的原則,除了原先英籍的廉專員外,其餘1300多名廉政人員基本是原班人馬直接過渡進入特區政府。報告指出:「出於大局的考慮,我方一直未對廉署進行適當而必要的清理,因而未能實際掌控這把『特區最鋒利的刀把子』。」報告提到,目前,該署中上層負責人基本上是在回歸前進入廉署的,其真實身份以及政治傾向如何,大都難以調查清楚。

  報告指,監查廉署運作的多個委員會負責人大多都由傳統親英人士擔任。並舉例:「審查貪污舉報諮詢委員會擁有監察廉署正在調查重要案件的大權,而現任主席施祖祥,以前就是末代港督彭定康的私人秘書,其政治傾向和與英方的密切程度可見一斑。該委員會還包括了香港中電集團總裁包立賢、史樂夫等外籍人士,由他們來決定廉署是否結束某個案件的調查大權,這顯然是非常不妥當的。」

  27年的官場歲月,施祖祥獲得最多傳媒鎂光燈聚焦的日子,便是1991年出任憲制事務司,為末代港督彭定康奔走香港與北京間,與中方官員唇槍舌劍談判香港政制改革問題;期間,港澳辦前主任魯平更曾點名批評他。面對當年歲月,施祖祥事後坦言,作為公務員,只要在工作崗位上做到恰如其分,做該做的事情,自會得到別人的尊重。「昔日與他在談判桌上角力的姜恩柱、王鳳超,現在都成為他十分要好的朋友。」

  香港回歸後,廉政專員是由中央任命的主要官員,先後有任關佩英、黎年、李少光、黃鴻超、羅范椒芬、湯顯明、白韞六擔任廉政專員。但報告認為:「受到外部勢力操控的廉署掌握實權人士,就利用中方的克制及忍讓,在回歸之後依然沒有調整其政治立場,沒有按照成立的初衷,集中打擊和防止政府公務員和公營機構以權謀私及貪污行為,反而是把刀鋒主要指向了私人機構的所謂貪污行為上,甚至有意無意地採取了雙重的執法標準:對反對派人士很明顯的違法行為,如民主黨的立法會議員塗謹申以公款租用自己物業,以權謀私的行為,他們就輕輕放過,甚至不顧強烈的輿論和社會反應,拒不立案調查;相反,對愛國愛港人士在社會生活或營商過程中出現的瑕疵,就重錘出擊,抓住不放,採用各種特殊手段收集證據,非要弄到起訴不可。」

  報告認為,即使是廉政專員,甚至特首梁振英對廉署的影響也有限。2006年,羅范椒芬一度擔任廉政專員。但據反映,羅范椒芬在領導這個部門短短一年多的時間內,備受廉署內部排斥,很多事情都瞞著她去做,對廉署的工作方向及偵查的案件等重大問題更難以過問。加上得不到時任特首曾蔭權的支持,僅僅一年多就因小事而被迫辭職。

  湯顯明卸任成為廉署暗戰箭靶,知情人士告訴亞洲週刊,湯顯明退休後,曾計劃成立「內地借監香港反貪經驗的研究機構」,有跟廉署分一杯羹之嫌,再加上他在細節上留下話柄。知情人士說,香港回歸前後,廉署和內地檢察部門來往必然增加,應酬也多。

  早在1988年,香港廉政公署就與廣東省檢察院簽署「個案協查計劃」,粵港雙方可互見涉案證人,以加強跨境經濟犯罪調查。回歸後,與內地檢察部門合作進一步加強,並定期互訪,前來香港廉署考察的內地官員不斷增加,僅2002年來港參加廉署講座的內地幹部就達8700多人。

  陸港合作滅罪成效顯著

  正是得益於兩地合作,一系列跨越香港和內地的犯罪案件得以成功偵破。1999年,廣東深業運輸公司涉嫌在香港收受1200萬港元賄款,作為提供過境車輛牌照的「好處費」,被廉署立案起訴。在調查取證過程中,廉署得到了廣東省檢察院的大力協助,使案件順利告破。

  2011年底,廉署檢控「廣南」信用證詐騙案,牽涉24人,涉案金額達18億港元。廣東省檢察院先後多次安排廉署人員來內地與證人見面取證。在廣東省檢察院協助下,「廣南案」涉案的15人受到應有懲處。據北京有關部門統計,自1995年以來,從北京最高檢到地方檢察院,與香港廉政公署共同協查涉及的案件1850件,平均每年逾百件。

  港澳發展戰略研究中心主任蒯轍元對亞洲週刊表示,辦案時,廉署執行處獨立辦案,專員少干預。執行處參與內地與香港合辦的案子,清楚交往的實際情況。「我認為,湯顯明與內地更多的就是迎來送往,最多禮尚往來的角色,所以也容易出現較多的費用。過去,內地辦事講吃喝、講禮數,香港廉署有規定是好事情,有必要查清事實照章辦事,但也有必要關注幕後的不良動機。香港回歸,廉署也要回歸。」

  湯顯明與內地官員接觸不斷被爆料,香港政府部門產生寒蟬效應。有香港培訓內地官員的機構最近聯絡政府部門安排參觀,聯絡了五個部門都遭到拒絕,稱現在是敏感時期,不願意接待內地官員。有關機構負責人十分無奈地對亞洲週刊表示,只是讓港府介紹情況都遭拒絕,過去從來沒有。

  有人想阻止和內地的融合、交往,可能這就是北京所關注和憂慮的。

  廉署拒絕公開評論還在調查的案件,但一些廉署人員私下認為,這次湯顯明事件顯然另有政治目的,有關詳細的帳目被「爆料」,肯定是內部有人將有關文件外洩,是充滿政治動機的行動。對於請客分單報銷的情況,廉署內部不少人都有這樣的經驗。他們說就在北角渣華道303號的廉署總部大樓內部的餐廳,有時候宴請來訪的客人的費用超過規定,吃甜品和咖啡,都另外開單,才能報銷,這種做法都很平常,而今天也還在進行。

  有關送禮問題,廉署大樓展覽廳就有一幅巨大的刺繡國畫,是北京最高人民檢察院送給廉署大樓落成典禮的禮物,價值估計10萬元以上,廉署人員透露,湯顯明回送的禮物是一塊值5000港元的石頭。如果光看這5000元的禮物,而不知道來龍去脈,就會以為是送大禮給人家,甚至是「貪污」。

  事實上,港英政治部的一些人員和線人在回歸前已秘密轉移至廉署工作,成為英方一些重要的潛伏棋子,在關鍵時刻,發揮關鍵作用。

  從廉署歷史看,它從一開始就是一個准諜報組織。當時創辦人姬達出身於英國皇家空軍,他在廉署的左右手就是英國軍情局間諜,也是公開的秘密。

  廉署內部的英國人目前都受重用,並沒因為香港回歸,飄揚五星紅旗而被邊緣化。在重要的執行處,至少有5名非華人的調查人員,還包括兩位印度裔。但一位廉署人員說,廉署內部為英國人做事的,不見得是英國人,而華人也有可能,不能以種族來劃分。

  前廉政公署執行處副處長徐家傑接受亞洲週刊訪問時就表示,湯顯明事件並不只是請客吃飯那麼簡單,「中港關係越來越密切,在外國勢力看來這是對他們的威脅,所以他們希望把香港搞亂,並妖魔化中聯辦」,而「根本問題是香港後殖民地問題沒有解決」。

  嶺南大學公共管治研究部主任李彭廣最近通過研究英國解密檔案,撰寫《管治香港》一書,揭開了殖民地時代香港管治的部分神秘面紗。

  接受亞洲週刊詢問時,李彭廣說,據他瞭解,透露給媒體的材料如此詳細,一定是「內鬼」,而且是圈子裡的。在查閱解密檔案中李彭廣瞭解到,英治時代,政府機構內部會有安全系統監察內部人員,「另外就是秘書,港英時代,所有的機要秘書都是英國來的,一些重要部門都要自己信得過的人」。

  港英時代,最敏感的是屬於情報部門的「政治部」。李彭廣在解密的1973年檔案中看到,香港政府最高層的六百個職位需經過最嚴密的背景和保安審查,其中三分之二,即400個是警察部門職位,「我估算,起碼有300人屬於政治部」。

  事實上,回歸後英國人離開,留下的還不僅是政治部經過訓練的人員。情報圈子早就在九七回歸後傳出,在香港中環的原駐港英軍總部威爾斯親王大廈,回歸後由解放軍駐港部隊接收,但大廈內部裝修時,赫然發現大廈內部很多隱蔽之處都被裝了非常先進的竊聽器,讓駐港部隊歎為觀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