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5年3月24日 星期二

劉廼強《再看香港普選 偏向虎山行?》--為何2017落實普選特首定必是好???下文寫得深刻,非一般見識,值得深思。留下來慢看、重看。

在一片「袋住先」可緩解社會氣氛的說法下,
近來也開始反思,為何2017落實普選特首定必是好???
下文寫得深刻,非一般見識,值得深思。留下來慢看、重看。
───────────
【按:一己之見──我不贊成2017普選,坦白說,連袋住先也不想要。
 主要是以下這種狀況完全未解決--立法、司法完全失控亂判,傳媒習慣性顛倒黑白,教育系統天天系統地生產病態本土主義者……本土主義者被以上所述環節縱容下,日趨猖獗和法西斯主義化的惡劣環境之下,匆忙落實特首普選,對國家,對社會,究竟是禍是福?──以為普選特首可以滿足「中間」大多數。我想,事情沒如此簡單。
當香港教育缺位(九成大學講師天天播毒),意識形態在惡戰,人思想未去殖……總之是連反思過去的陣痛也未經歷,局面難以因普選而一步跳去天下太平。連谷底都未碰的香港、痛也未認真痛過的香港(大部份中產衣食無缺),難言反彈。
在撕裂中激出覺醒的細胞,又是不是繞不開的過程。】
===============
劉廼強:再看香港普選 偏向虎山行?

  中評社香港323日電(作者 劉廼強)當反對派和他們的同情者和東郭先生們(他們就是佔了香港大多數的主流社會)還在幻想如何威逼利誘中央,對政改方案作出對反對派通過普選奪權有利的妥協時,越來越多有憂患意識的愛國愛港人事開始擔心,在立法司法完全失控亂判,傳媒習慣性顛倒黑白,教育系統天天系統地生產病態本土主義者,本土主義者被以上所環節縱容之下,日趨猖獗和法西斯主義化的惡劣環境之下,匆忙落實特首普選,對國家,對社會,究竟是禍是福?
  在內地,傳統的看法是,“政權在我手,部隊在我手,怕什麼?”但是普選特首萬一有閃失,香港管治權便會旁落,到時除了天天都會被人侮辱的國旗和國徽之外,中央只剩下不時被沖擊的部隊軍營了。在國家安全未有立法,內地的相關法例如《反間諜法》、《國家安全法》、《反分裂法》、《反恐法》等又不能應用的時候,部隊又能做什麼?中央必要時只可能使用《基本法》第十八條,宣佈進入緊急狀態,並且在特首、立法會、傳媒一片責罵聲,和國際反共反華大合唱譴責中進行鎮壓。這大概是內外反對勢力沙盤推演所期望出現對香港和對國家極端不利的局面,但這是否我們明知這可能性不能忽視而刻意推行所謂“普選”所希望見到的結果?
  吊詭的是,事情發展到今天,政改通不通得過的權不在建制派手中,而是操在反對派議員手裡。他們大不了就犧牲四個政客於2016年的議席,便能為往後無窮無盡的亂局創造關鍵性的有利條件,何樂而不為?所以我們別看今天反對派二十七名議員,於政改具體方案還未出台,便已經高調綑綁起來,聲言必集體否決,但是政客的話從來都不可信,犧牲四個政客通過特首普選是本小利大的買賣。  
  
於建制派這一廂,中央銳意要落實普選的決心已經最明顯不過,在香港,這已經成了特區政府和建制派議員的硬任務,民間的動員也正進行得如火如荼,難道到時不但叫停,還要緊急掉頭投反對票以阻止方案通過嗎?這樣做不是完全不可能,但會硬傷得很利害,香港和內地很多人都會很難理解。
  正正因為如此,我們在政改具體方案出台的前夕,不妨從新檢視一下當前的大形勢、中形勢、小形勢;政改的目標和可能出現的各種情況等。  
  
大形勢是一個新冷戰的情況已經出現,美國於“重返亞洲”煽動周邊國家惹事生非之餘,還在俄羅斯的門口烏黑蘭搞局,挑起歐盟和俄羅斯的矛盾;與此同時,伊斯蘭國(IS)的突然興起,更使美國進退失據。另外在綜合國家安全各領域,美國、歐盟、日本、俄羅斯、中國等,早已在金融、能源、糧食、信息等戰線殺個落花流水。2015年肯定是個天下大亂之年,上述的參與者當中,必有一個撐不住先倒下。西方先宣傳俄羅斯會崩潰,“中國崩潰論”最近又再翻炒,香港戴耀庭也來湊熱鬧,拾人牙慧來個中國崩潰的沙盤推演。但很明顯,第一個倒下的多半是歐盟,希臘事件只是前菜。香港在大棋盤中,未來好一段時間會扮演著制衡中國的不大不小角色。
   中形勢是是中國正開始進行新一輪全面的改革,簡單而言,習主席將五年整黨,五年整國,重振國魂,準備做好一個制訂遊戲規則,領導潮流的大國。內內外外要處理的問題,成千上萬,天天新款。這裡,香港如不出問題,只不過是小菜一碟,也影響不了大局,所以“佔中”可以從容對付,之後可以口硬手軟。不過香港一旦出事,卻是國際性的大新聞,中國首先不會好看,而且一旦失控,也一定不會好受。從國家立場,香港最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普選則必然會多事,所以於普選落實之日,便是內地對港加築防火牆之時。香港已經自我封閉,再加上外部封鎖,亡無日矣!但是今天的中國,完全可以負擔得起香港沒落沉淪,成為三線城市,苦的只是港人而已。而港人長期不爭氣,受苦也是活該的。

  小環境是香港本來是國際反共反華勢力的天然跳板,以前還是偷偷摸摸的進行,最近條件成熟,可以大模屍樣的公開搞。一旦落實普選,不論誰勝出掌權,政客為求連任和己方勢力延續,執政必然選票導向,怕被罵,要有好形象,要討好選民。到選舉,最有效的方法是攻擊對手,相方互爆醜聞。而當主流是要跟內地保持隔離和自言的獨港思維時,旗幟鮮明的愛國愛港是票房毒藥。而這正正就是《基本法》對政制設計的基本思路:誰也吃不掉誰,只有中間人物才能出線。而當香港的主流政治取態就是獨港時,未來的特首肯定不會是打正旗號的港獨份子,但也必然不會是旗幟鮮明的愛國愛港人士,只會是今天和稀泥的開明紳士。香港和台灣一起唱雙簧,表面拒統抗獨,中間維持獨立自主,大拿好處,“低頭吃肉,抬頭罵娘”是至今港台兩地心照不宣但行之有效的最佳策略。到落實普選之後,特首很容易覺得他的權力來源是選民,對中央只需要唯唯諾諾,陽奉陰違。中央既然已經任命了他,“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能把他怎麼樣?而特首只要不太笨,耍中央的藉口有的是:民意調查反應不好、網絡上反對聲音很大、公務員說有問題、立法會阻攔,有人搞司法覆核…

  我知道以上都是不該說的政治不正確的話。但有些話,總是需要有人敢於說出來的。“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是勇士,不知山有虎,冒然虎山行是蠢才。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