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5年3月11日 星期三

上書局總編輯 是貪曾「文膽」劉細良老婆 鄺穎萱,此次泛民出版陣營伙《明報》屈「三中商」催谷自己銷數。

上書局總編輯 是貪曾「文膽」劉細良 老婆鄺穎萱,
鄺穎萱及泛民同類,一貫連基本誠信都無。
此次泛民出版陣營《明報》屈「三中商」催谷自己銷數。
下文是看不過眼的街外人在行的說法,千萬別錯過!
───────────────────────
致上書局:叫春式的悲情牌其實好討厭
2015310

前言
以恐懼、誤判聞名全港的資深行山者蔡東豪及其朋友所創辦的出版社:上書局,透過報章和網上媒體叫春式攻擊聯合出版集團,指責旗下的「三中商」書局大量退書,以及封殺他們的出版物,退書率高達90%。網上因而出現不少支持「出版自由」和攻擊聯合的言論,這正正中了上書局的悲傷牌陷阱和混淆視聽的手法。筆者作為一個業內小編輯,希望指出鏡子的另一面給諸君知道。

退書和寄賣
小編為何這樣說?首先要指出的是退書一事,寄賣形式在香港書店經營已是常規,有指是所謂的近年,已經「近」了很多年。只有少數暢銷圖書、特別版圖書會以賣斷形式發書給書店。就算不是「三中商」,而是其他書局以及樓上書店也是一樣的。歸根究底,是租金不合理的問題,這已是另一個課題。上書局總編輯鄺穎萱女士指「一般每年7月書展推出的新書,可在書店存放及發售一年才退回」,以小編的經驗,半年結算後退書的情況其實不罕見,某一樓上書店更試過兩三星期就向發行商退回圖書。就算是聯合出版集團旗下的出版社,「三中商」也是照樣把圖書退回去,關係公司尚且如此,為何要獨獨優待你上書局一家呢?
 
老實講,聯合出版集團作為中資機構,不力銷你(上書局)的書,是最正常不過,要是中資機構大力幫你推廣,你才真的要害怕。在香港的市場,跟雨傘革命、本土意識和學說有關的著作,在「三中商」書局也算是賣出不少,絕對是「深耕細作」。更重要的是,其實「三中商」在香港的地位,就算未及上兩大連鎖超市,也有其六七成之勢。以學苑的《香港民族論》和有種文化的《每一把傘》為例,在「三中商」冷銷下,不少書報社、獨立書店和中型書局因此熱銷,可見所謂的封殺其實稍有助益,在這個二樓書店搬上七樓的時代,小編是樂見「三中商」繼續封殺有市場價值的書,根本本來就應該支持中小書店發展,市民不應貪圖安逸完全依賴大書局,上書局既然標榜出版自由和獨立出版,更應該和小書店努力合作推廣,可是他們在報章上的話語中卻只是望天打掛,只期望透過霸權大書局直入讀者手中。雖然經濟日報在2月中曾介紹上書局新書《情與義——金鐘村民的生活實踐》,以及上書局在自家的讀書好facebook page有發布,但小編查閱上書局的官方網站,時至3月,書目資料仍只更新至2014年,書目和最新消息皆沒有2015年出版的圖書,連最基本要做的事也沒有做好,還好意思去怪其他公司不幫你賣書?

再說銷量
首先要問何為暢銷?
村上春樹的《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為2013年商務印書館文學類第一作品,全年售出近5,000本。以商務26家門市來計,平均每家門市其實也售出不到193本,除開12個月,平均每月每店只賣出16本村上的大作,這只是平均數,但這已經是首屈一指的暢銷書書數。更需要留意的是有一定數目是由商務在137月書展攤位中售出,所以26家商務門市平均售數實際低過193本。
鄺穎萱指聯合集團退回她們14年書展期出版的書目,每本圖書退書數達數百本,近90%,只留下不足10%作看門口作應付顧客。經過14年書展特賣期和半年的前期銷售後,還餘下幾百本賣不出,盤點後把多出的圖書退回給出版社,其實,我想問這有甚麼問題?書店空間有限,已過前期銷售的書放在架上頂多一兩本,只留少於10%作守門口,若售清而有讀者去訂書,小編不相信會拒訂。
我們也可以參考明報在同日訪問田園書屋有關上書局的報道其中兩段截錄:
//田園書屋負責人黃尚偉指出,上書局出版的書籍一向「幾好賣」,又指港人多喜歡看政治評論及有關香港問題的書籍,又指上書局最近出版有關佔領運動的《情與義——金鐘村民的生活實踐》,入貨約20本已全數售罄。」
黃尚偉又指出,有關佔中題材的書籍大賣,所有佔中的書籍該店均有入貨,部分書目已賣數百本。//
田園負責人其實已厚道地指出實況,他指出部分大賣的佔中題材書目已賣數百本,而上書局「幾好賣」的,由總編輯鄺穎萱和其夫君劉細良所合著的《情與義》在2月初出版至今,只是賣出約20本,11本都無。作為上書局的主打書《情與義》,在田園的銷量遠少於其他真正熱賣「幾百本」的佔中話題書,只有人家銷量10%左右,話題書首2個月是熱銷期,《情與義》就算再在田園多賣一個月,其勢也難破100本。由《情與義》僅約20本就「售罄無貨」,就可理解連熱銷的樓上書店也銷售乏力,無書看門口,冷銷的「三中商」當然更乏力,根本無需太多書守門口。

上書局的情況要遠比其他佔中話題書出版社差,其原因在於她們的圖書本身就沒有市場競爭力,之前亦提到他們沒有做好推廣,序言書室在26日已有書銷售,但樂文書店要到33日才成功進貨,更在facebook寫下「遲來的」,可見上書局配貨能力如何。小編對劉細良本人在雨傘革命的風評如何不予置評,《情與義》定價高達$118,遠高於李怡《最壞的時代最好的時代》$90、李鴻彦《每一把傘》$78、白卷《被時代選中的我們》$98.6。小編不知道上書局何以有自信緊貼區家麟《傘聚》定價$118,一;區家麟本人在佔領期間一直不算低調,二;天窗出版社趕在12月尾出版圖書,打頭炮,更進行了1個月的8折網上直銷,明顯有做好預防大書局冷銷的準備。陳惜姿女士在27日於其蘋果專欄提到:
//區家麟的《傘聚》(天窗出版)甫推出已搶購一空,現已加印第四版,共推出七千本。……有人說,現在的書是「有把『遮』就能賣」//
現在的結果不過是引證了不是跟雨傘革命拉扯關係就能大賣而已,在出版時間落後、推廣不足、欠缺計劃和配貨準備,眼見其他傘書大賣,就跟車太貼下的自食其果。

被打壓之說
之一
小編更想指出的是,上書局指聯合集團在14年年底結算後大量退書,《情與義》早在2月頭即知道「三中商」入貨少,但何以上書局一直待到3月才大打悲情牌?總編輯鄺穎萱在35日接受南華早報訪問,並談到「中小出版商困境」,36日即宣布312-15日進行上書局會突擊開倉,特價直銷圖書。先後大肆利用報章和網媒(包括重生的立場新聞)作免費悲情宣傳和叫春,再在12-15日來個書展式特賣,直銷圖書。莫講話大書局,小書店知道你自己會連做幾日特賣,也自然不敢「持貨」太多。是打壓,還是利用呢?
而且以中資打壓的受害者和中小企自居的上書局,不是應該在其金主結束主場新聞時,就應該知道會有打壓來到嗎?現在這麼天真嬌也令小編大惑不解。


之二
小編查閱上書局的網頁。
大公報在14219日,仍在副刊讀書樂刊出有關上書局的圖書(學生讀後感),過往在書展亦有訪問鄺穎萱;星島和頭條日報等左報也持續有對上書局和讀書好有利的報道,例如13年書展期間,頭條日報連續2天報道上書局在書展銷情佳,並介紹其出版圖書;大陸的長江日報數字報紙在12921日甚至曾稱上書局為香港時下最具原創力的出版社,真是令700萬人都震驚了的讚許。



(圖片取自上書局官方網站)

同年,重慶晚報、國際航空報、燕趙都市報、青島晚報、圖書館報、襄陽晚報、常州晚報、鎮江日報、晶報、信息時報、京華時報等眾多大陸報章皆有推薦和介紹鄺穎萱在大陸出版的作品。(以上資料皆取自上書局官方網站)
坦白說,比起AV仁連回鄉卡也沒有,小編實在看不到香港時下最具原創力的出版社上書局一直以來有多慘?只是新書銷情不佳,就柯屎唔出賴地硬。


最後
小編當然不支持「三中商」把垃圾書舖陳當花賣的「賣屎讚屎香」手法,但絕不認同把自己的失敗和欠缺市場觸覺等等所有問題都歸究去打壓和封殺,而不作自我檢討。這樣根本比聯合集團的回應指「市場需求而定」更無賴和無恥。香港人一向以靈活變通取勝,而不是柯屎唔出賴地硬。
講開又講,上書局也不是第一次在清貨特賣前大打悲情牌。明年又會上演嗎?
2013112

(圖片取自上書局)

10萬存書

(小編自網路截圖)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