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4年7月29日 星期二

白色恐怖籠罩校園--在香港,究竟,誰是強勢,誰是弱者?!

應該有更多人指出這種實質存在的現象!
在香港,究竟,誰是強勢,誰是弱者?!
-------------
白色恐怖籠罩校園
http://news.takungpao.com/paper/q/2014/0728/2633468.html
2014-07-28 01:05:46|來源:大公網

  特區政府剛展開政改“五步曲”的第一步,學聯等激進反對派即時發出威脅,宣稱若“公民提名”被否決,他們不僅會發動“佔中”,還會發動罷課罷工。年紀輕輕,卻如此大言炎炎,全因在過去一段時間,他們在大學校園内製造白色恐怖,透過圍攻、孤立等手段排斥不同意見,自以爲可以隻手遮天、爲所欲爲。記者透過廣泛接觸,揭發不少同學已被學聯等激進派逼迫成“沉默的羔羊”,多位教授也對目前“文革式打壓異己”的氛圍籠罩象牙塔感到憂心。

大公報記者 劉栢裕(圖、文)

  “學校入邊有沒政治打壓?講呢d?,好大镬?!”中文大學某學系的學生阿強(化名)十分認真地說,但考慮一會後表示:“這種事我深有感受,不過你必須保證不公開我的個人資料,否則我一見報,肯定‘受靶’(指被圍攻)。”
  本報獲悉,多間大學近年均出現激進的學聯、學生會成員言論打壓持不同意見同學的情況,遂到中文大學了解,獲得令人震驚的回應。

持不同意見即遭圍攻
  記者同意絕對保密,但必須拍照作證明,雙方達成協議後,阿強表示:“我反對佔中、反對罷課,更加唔鍾意黃毓民、長毛(梁國雄)、陳雲(提倡香港實行城邦制的嶺大學者),但在學校與同學讨論時,卻遭一些學生會成員圍攻。”
  記者問阿強遭怎樣圍攻,阿強說:“鬧我‘大中華膠’、‘左膠’、‘五毛黨’,之後我雖然不敢再與他們讨論政治話題,但他們仍然疏遠我,現時我在學校只得56個同學聊得來,都系踢波、捉棋的朋友,政治方面我是怕了,不會和人談論。”
  記者追問阿強,如果學聯發動罷課,他會否參加。阿強想了一回會,答覆道:“到時看大圍(指大多數同學)啦!”暗示他在強大政治壓力下,大有可能繼續做“沉默的羔羊”。
  在中大的採訪,令人感到一股窒息的氣氛,許多同學怕談這題目,亦有不少同學持壁壘分明的敵對态度,有男同學便斬釘截鐵說:“我不會接受左派報紙採訪。”

反政府思潮主導校園
  對此狀況,正在中大當教授助理的陳天虹直言:“校園的氣氛确實和以前不同,缺乏自由讨論氣氛,激進派、反政府的思潮主導一切。我和一些中大或其他大學的博士生在facebook溝通,我反對他們的政見,他們就罵我是‘左膠’,罵我是魯迅筆下的孔乙己(指迂腐的知識分子)事件影響到我們的友誼。”
  陳早年在中大碩士畢業,目前在北京大學讀傳播學博士,趁暑假回母校做暑期工。他批評香港部分傳媒渲染對謾罵式言論推波助欄,令激進派更加自以爲是,“好多學生只相信《蘋果日報》的言論,還以爲這才是先進知識分子的表現,所以如果是《蘋果日報》採訪,我一定拒絕。”
  記者到港大、浸大、嶺大、理大和城大了解,同樣感到自由氣氛被窒障,只有少數學生在記者表明身份和任職的報館後,仍夠膽接受採訪,原因據說反對派早就透過facebook散播對付不同意見報章記者的方法。
  “系會的人經常call人參加反政府示威遊行,我一次也沒去過,所以我被孤立,但眼見許多同學都不認同學聯的觀點,卻因爲怕被孤立而被迫去參加,并非真正爲民主而發聲。”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升四年級學生阿Kel駱表示。
  他續謂:“有位相熟的女同學本來不關心時事,但今年參加71遊行後,突然變成民主鬥士,但我就普選等議題向她發問,她卻十問九不知,其實她也是受校園的氣氛所逼。”

逼迫同學“歸邊站”
  即使支持學聯、參與遊行,但只要對某些問題有異議,一樣受到打壓,城大的Candy(化名)自言傾向支持學聯的政見,也每年與父母參加7•1遊行,不過她早前表态支持國教、支持在校園舉行升旗禮後,“有同學就罵我:‘你系唔系香港人???’之後他們就不和我一起吃午飯,又私下唱衰我,說我的言論似足大陸人。”已怕了政治打壓的她,在記者爲她拍照後,要求記者保證不披露其個人資料。
  還有理大屋宇裝備工程學系的Joseph,本身是學系學生會幹事,他說:“我反對佔中和罷課,覺得學聯的激進行爲沒有意義,我認爲要改革,首先進入立法會、建制之内,但卻被一些幹事批評爲‘左膠’、‘五毛’,甚至是‘土共’。”
  Joseph續說:“我試過反擊,卻被群起攻之,像吵架一樣,我不想氣氛變成這樣,最終不再出聲。”對于學聯策動罷課,Joseph表示絕不會參加,但他補充說:“許多同學都被迫靠邊站,最終有多少人參與罷課,實在難以預料。”
  學聯透過各大學學生會、系會内的激進學生逼迫同學“歸邊站”的行爲絕非偶然,因爲反對派針對政改的部署,一早包括在“佔中”的同時策動罷工、罷課,将事件搞大。本報早前揭露“長毛”梁國雄策動滞港難民介入“佔中”時,便報道了他們早已制定的部署,就是“以佔領中環作爲起步,以罷工罷課将運動升級”的圖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