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4年7月1日 星期二

下文重要!!寫出了不忍心的事實。讀之感慨!--即使6.22週至多催出總選民13%的票數;可是積習深重,令香港走不出死局!

下文重要!!寫出了不忍心的事實。讀之感慨!
「沉默的『大多數』」不是虛詞,6.22週至多催出總選民13%的票數
可悲的是公器握在少數人手上,令港式「民主」極不民主,少數在逼迫多數!
此外,被界定為親建制的政黨甚至官員,不少也欠擔帶,令香港走不出死局!
───────────────
刘乃强
香港理工大学中国商业中心研究员
《香港的大多数还会继续沉默吗?》
2014-06-30 09:18:01
【香港激进反对派的闹剧层出不穷,“占领中环”组织发起的所谓“政改公投”于昨天结束。一些媒体指出投票“漏洞百出”,还有民调显示,54%的香港人批评“占中”违法民间似乎出现了对香港激进反对派的反弹但我们也应看到,这样的反弹暂时还很难扭转整个香港的舆论氛围香港的“大多数”如此沉默,是长期积弊导致的。】
两年前,反国教示威中,反对派绝食,香港传统传媒多日铺天盖地的大事报道,造成震撼性效果,逼到特区政府退让,国民教育这一科被取消了。但是同一时间,就在反对派群众旁边的政府总部另外一个角落,几个爱国爱港的网友也在绝食支持国民教育,但是全港除了一家销路很少的中文报章以很小的篇幅作了一次报道之外,这事件几乎完全没有在市民中间曝光。这几个爱国爱港网民于孤单寂寞中撑了过去,之后还组织了“沉默之声”,直至最近才较少活动。香港爱国爱港的市民就是如此委曲!如此孤立无援!如此坚持!我不支持绝食行为,但我尊敬这“千万人吾往矣”的“孤臣孽子”精神。
最近爱国爱港人士李偲嫣单独进行绝食,被反对派网上和网下百般侮辱欺凌,四天后不支昏倒进医院,醒来坚持回政府总部继续绝食,第二天撑不住再次进院,经网友苦劝,终于结束绝食。这回她的待遇稍好,传媒也有少量报道和评论——尽管大部分都是负面的,也有一两个建制派议员来问候。李偲嫣要求的,只不过是政府官员出来接她的信而已,这要求没有达到。


香港家长联会会长李偲嫣
没有错,绝食之类的激烈抗争行为,应该是反建制人士的专用手段,作为建制派,竟然要搞绝食,的确是吊诡的悖论。但是大家别误会,香港的建制派跟爱国爱港,两者覆合的地方很小。要是记者突然之间问我们建制派的议员:“你们是不是爱国爱港?”相信很多都会表现得十分困扰和彷徨,顾左右而言他。
香港的建制和建制派,从历届特首开始,许多时候都弄不清楚谁是敌人,谁是朋友,要依靠谁,打击谁。往往不保障战士,不打击敌人,长人家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这样下来,本来应该是特区的支柱,治港者的资粮和来源地的爱国爱港群众,于长期被打压漠视之下,成了弱势社群,并且急速萎缩。
以今次事件为例,李偲嫣绝食在政府总部外架起的帐篷,在她被送院后旋即被政总职员以“危险”为由,於毫无照会之下便被“清场”,但是在她帐篷旁边、已摆放多月的“占中”和“人民力量”等的帐篷和摊位却安然无恙。一个被反对力量围攻的政府,竟然如此明显欺善怕恶的对待敌人和朋友!我可以肯定地说,于“沉默之声”和李偲嫣之后,短期之内不会再有傻瓜搞绝食支持特区政府依法施政的了。
特区政府也自己弄到成了孤家寡人,连梁振英的女儿也被网上欺凌,而他贵为特首也保护不了,到闹出疑似自残的事件,市面上也少有声援的声音。一个掌握着公权,手中资源丰富的机构,竟然沦落到这一地步,是谁之错?首先不是爱国爱港群众的错,因为他们大部份被建制亲自阉割了,无能为力,甚至连自保都成问题。我们甚至不能深怪梁振英,因为弱势是多年累积下来的,如要对他指责,只能说他不但不能力挽狂澜,更让形势每况愈下。
特区政府之所以多年积弱,是因为自特区成立第一天开始,就没有贯彻“治港班子以爱国者为主体”这邓小平重要遗训。到今天,香港大部份市民都弄不清楚,“一国两制”这方针政策,是为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而立的,如果治港班子并非以爱国者为主体,长期置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不顾,必然会出现今天礼崩乐坏的境况,至不可收拾的地步。
形势发展到了今天,看来政改已经绝对不可能善罢。双方都努力争取中间群众的支持,问题是建制方已经证明缺乏战斗力,它根本没有能力,也没有意志去争取中间群众,甚至连创造议题,带领群众的本事都没有。而外部势力也已经不再介意撕破脸皮,赤膊上阵介入这场政改之争当中,主导着话语权,气势如虹。至此,中央知道光靠特区建制力量,香港有极大风险会全面失守,管治权有可能会落在外部势力手中,而这是国家领导谁都不能容忍的危机,被逼出手,与外部势力正面叫阵。
中央眼看“香港社会还有一些人没有完全适应这一重大历史转折,特别是对‘一国两制’方针政策和基本法有模糊认识和片面理解”,才于此刻发表白皮书,全面准确阐述“一国两制”方针政策,释争止疑。但因长期为香港反对势力所控制的舆论所误导,白皮书所展示在香港市民面前无可争议的事实和理据,与许多市民心目中对“一国两制”的成见之间有非常巨大的差距,于社会中起了巨大的震荡,一些人于一时之间适应不了,即时起了一些反弹。
白皮书清楚地亮出了中央在香港拥有全面管治权,不容篡夺这底线。大国战役正式开始,标志性的战役是法律界无理取闹的“黑衣游行”。我只想问一下,除了一大班被上司赶上街头的实习律师之外,游行中有几个是没有拿外国护照的?他们根本不是中国人,只是想向其祖国表示没有“背叛”而已。大家可以问一下任何一个普通法英语国家的法官,爱国是否会妨碍司法独立,答案肯定是“不会”。那游什么行?抗什么议?

独排众议的何君尧律师问得好:“从什么时候开始,爱国已经成为香港不可接受的,甚至是错误的行为?”过去的已经过去,从今天起,从中央到特区政府,以至我们每一个爱国爱港的香港市民,都要努力把颠倒的事物再颠倒过来,从头在香港树立爱国为可接受的、正确的行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