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3年2月5日 星期二

雷鼎鳴《香港真有奶粉荒嗎?》

「奶粉荒」──是民粹脅逼下的小題大做!
用管槍械的方式立法管奶粉出口,是下策!請叫停!
───────────────
ET Net 經濟通
《香港真有奶粉荒嗎?》雷鼎鳴 - 雷鳴天下

 政府大張旗鼓,跨部門協作,一眾官員在記者招待會中一字排開,宣布要訂定新法例,帶兩罐以上奶粉出境的旅客可能被判刑七年及罰款200萬。這是民粹脅逼下的小題大做。

民粹脅逼 政府小題大做
  香港有沒有奶粉荒?我不是奶粉市場的專家,去年有奶粉商找我做顧問研究,事忙,也推掉不幹了。但要搞清一些基本事實也不困難,在藥房中多問幾句,在銷售熱點中多觀察存貨,也可增長我們的知識。在網上讀過一些媽媽育嬰的討論,當中對奶粉是否缺貨頗有爭論。綜其提供資訊,香港總體而言,奶粉不算缺貨,不少媽媽都說隨時可買到奶粉,若說偶然缺貨,通常是局部地區性的,或是指某品牌只適合某年齡的。曾讀到一位身份為電視台財經新聞記者、育有幼兒的媽媽所寫的意見,她甚至懷疑電視台播出的一些缺奶粉片段是舊片,因需要才拿出來。不少的所謂缺貨,有可能是香港人自己囤積起來。此懷疑有其道理,兩年前日本大地震後香港也出現過「盲搶鹽」,港人跟風之快,世上無與倫比。就算奶粉供應充足,只要有傳媒說缺貨,大家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搶貨以作保險也十分理性。
  有種說法是香港的奶粉市場已被龐大的來自大陸的需求扭曲了,市場機制不能正常運作,所以必要政府介入。此等論述似是而非,其謬有二。第一,在全球經濟一體化的大環境下,世界早已進行著大規模的分工,等閒的一個工廠可以提供滿足整個世界需求的特定產品,看看生產蘋果電腦的富士康便知究竟。深圳的大芬村,短短的一兩條街,曾生產並供應世界六成的油畫。香港過去不少出口產品,如玩具、電子手錶等,都曾在數量上世界高踞第一,香港現在也成為世界的紅酒中心。就算我們再無爭取整個世界市場的氣魄,總也不用有人跑來多買幾罐奶粉而驚慌失措。
  第二,奶粉的原產地的確要有大量的土地,但香港根本不是原產地,最多只算奶粉的轉口港。理論上,就算需求增加,奶粉也可近乎無限量的增加供應。大陸人口200倍於香港,但內地人購買香港奶粉的仍是極少數,香港奶粉的轉口量就算10倍甚至100倍於本地消費,慣於面對世界的香港市場為甚麼便不能應付?現在大家感到刺眼,只是因為轉口的形式是螞蟻搬家,不是大規模的貨運,效率低下而且擾民。所以問題不在市場是否被巨大的需求扭曲,而在轉口的模式落後。

限額消極 浪費「香港品牌」商機
  外國的奶粉商也有大量直接出口到中國去,為甚麼仍有水貨客要來香港買奶粉?據說是大陸造假厲害,同一罐外國品牌的奶粉,只要消費者知道是香港轉口的,信心也會較大,部分人寧願出更高價錢購買。由此可知,香港人努力營構的「信得過」品牌,實有重要的市場價值,內地水客來此購貨,正是此地位的反映。有價值便有商機,港人最聰明的做法是怎樣把這品牌價值搶回自己手中,而不是被水貨客吸走。這個問題不會只局限於奶粉,其他商品一樣適用。政府應考慮在邊境附近設出口區,成為另類物流轉口中心,既可避免太多水客到港擾民,亦可創造就業,內地消費者亦可得益。
  政府用限額的方法是消極的劣招。消極在於主動浪費掉香港品牌所帶來的商機。劣在於「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以後水客大可只帶兩罐奶粉,但多帶其他商品,以降低螞蟻搬家的成本,水貨客的數量還可能會增加。將來若有人只多帶一罐,被刑事檢控罰得比毒販更重,坐牢七年,香港在國際司法界中又情何以堪?

2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