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3年2月26日 星期二

藝評金獎得主 賈選凝轟香港新聞霸權

「主場新聞」是唐梁之爭後炒起的反對派網站
背後金主呼之欲出。網絡新聞很自由,卻也可以很劣質及危險。
此網用最「賤」的用字及態度來「報導」港聞。
──────────────
【批註:「主場新聞」用起底方式將賈選凝污名化。例如,賈文於《信報》、《亞洲週刊》、內地《南方都市報》等報刊出,「主場新聞」卻偏偏以《文匯報》居首。
「主場新聞」還點出賈選凝曾批港媒存在「新聞霸權」,有自由、無水平。「主場新聞」以此來把她污名化。我們或可反用它的資料,一讀賈選凝如何說出了「被沉默」的港人心聲。批評港媒的文章,要麼沒人敢寫、要麼是寫了也沒報章刊出。多謝賈選凝!!會找出以下節錄的幾篇文章的原文廣傳!!
──────────────────────
藝評金獎得主 賈選凝轟香港新聞霸權
2013-2-26 10:19:22
 (賈選凝。)
獲得首屆藝評獎金獎的賈選凝,寫過很多評論香港的文章,曾提出香港有關新聞自由的爭議其實是偽命題。多少偽善和違反專業的新聞操作,都以「新聞自由」之名,誤導讀者。
 賈選凝曾為《文匯報》及中新社供稿,其文化評論專欄見於《信報》及《亞洲週刊》、內地《南方都市報》等報章。其對《低俗喜劇》一片的理解,或與港人不同,尤其是她把《低俗喜劇》形容為「污名化大陸人形象」這一點。她對中港矛盾的看法,還見於她《香港新聞霸權的偽善》、《春嬌志明的中國想像》等多篇文章,或可有助香港讀者理解其觀點。

 「面對越趨強勢的中國大陸時,捍衛「自由」,是捍衛核心價值,也是捍衛港人的生活方式。缺乏專業操守的傳媒正是利用這一點,煽風點火、加重港人的「被迫害想像」,向市民灌輸一種莫名的焦慮感。
 香港的「新聞自由」爭議其實是偽命題。多少偽善和違反專業的新聞操作,都以「新聞自由」之名,誤導讀者。傳媒競爭已失去專業規範,而淪為媒體集團老闆操控的工具。
 香港一些民眾害怕被北京洗腦,卻陷入被《蘋果》的洗腦而不自知。「新聞自由」在不健康的媒體生態中,會被扭曲為另一種壓抑民智、令人們失去判識力的專制。」
 (《香港新聞霸權的偽善》)

 「北上」是港人負擔不起的自我意淫,現實可不是拍電影,草根階層沒造型沒心機更沒機緣,拔腿「北上」談何容易?大陸錢再好賺,也同「春嬌與志明」們無關。由此便更易理解為何面對「北人南下」時,港人的不滿與怨忿點火即燃,他們無法面對內心那巨大失衡——我根本無力去搶你地盤,而你居然跑來我地盤上。
 (《春嬌志明的中國想像》)

 《香港新聞霸權的偽善》節錄:
香港一些媒體從業者在回歸前後,一直評說香港沒有新聞自由。這種判斷總能將矛盾的焦點直指核心價值,觸動人們最敏感的那根神經。香港記者協會最新數據表示,近六成從業者擔憂新政府將加強對媒體箝制、收緊資訊發放。但從一個外來者的角度,最近著名作家白先勇來香港書展演講時,就指出香港新聞自由勝過了台灣和新加坡。
 香港不是沒有新聞自由,而是有太多新聞自由被濫用。香港新聞業的現狀恰恰是在呼喚「自由」的同時,也扭曲著「自由」的本來意義,隱藏了背後媒體霸權的偽善。
 但在香港的媒體生態下,意見與事實的邊界卻模糊不清——特首選戰背後,是不同傳媒的立場之爭,「事實」並不依照國際新聞學準則的「中立客觀」進行陳述,而是被媒體背後財團的立場所左右,以筆名發表的文章,將事實與評論、意見相混淆。
 媒體霸權的最大優勢,就是以新聞自由的名義,不斷滿足公眾的集體「窺私慾」。從過去的娛樂界到今天的政界,某些媒體的籌碼就是不斷揭發陰私,以黑白二分法來論述複雜的公共議題,不是深入地探討公共政策,而是刺激社會的集體焦慮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