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載入中…

2016年2月14日 星期日

以下是一位老香港的評論。市民轉傳,無刊出過。

以下是轉載一位老香港的評論。

由於本人慵懶及心淡,對政情本來不願多提,但新征頭旺角發生近50年來最嚴重的暴動事件,又再激起我的熱情和憤怒。加上事後黃絲陣營瘋傳歪理連篇的文章為暴徒開脫,請容許我盡點棉力,或許可以收以正視聽的效果。

1.小販問題誰之過?
查實,每年農曆新年,深水埗桂林街一帶都有無牌熟食小販擺賣的問題存在,每年都有社運人士聲稱為無牌熟食小販出頭,更繞以大義說甚麼「捍衛香港特色本土文化」,佔盡道德高地。
但甚麼是「富香港特色」?無非是任你口講而已。小販經濟形態的存在其實只反映了社會貧窮,你以為小販們真的喜歡10多小時站在街上叫賣嗎?他們多麼希望發達,不用再辛勞,又或者希望成為有規模的商舖,只有不食人間煙火的保育人士(包括廢青)才會將人家的辛勞浪漫化成文化特色。
隨着社會進步,貧窮人口減少,尤其是年青一輩更不願繼承小販工作,小販逐漸減少,這是很自然的事,但保育人士卻硬要說成是政府打壓。
至於新春期間旺角的熟食夜市屬無牌經營,會衍生消防和衛生安全等問題,只是保育人士只會守着「捍衛香港本土文化」這教條,對可能發生的危險絕不理會。而從公平角度來說,既然無牌駕駛、無牌經營都是犯法,為何無牌小販就有不被起訴的特權?這對其他有交租經營的小販及商舖公平嗎?
大家留意,本土人士高擎捍衛香港文化、保障庶民謀生的權利,卻對同樣是為了謀生的警務人員拳打腳踢,甚至放火,黃台仰更以黑社會的口吻說:「你要玩,我就同你玩大佢!」……這不是虛偽是甚麼?

2.生於盛世.奢談革命
香港反建制人士常掛在口邊的「生於亂世,有種責任」,說得確切一點其實就是集體自慰。
香港不但不是亂世,反倒是一個幸福的城市。民主制度和人權自由是港英時代難以想像的,政府被傳媒和各界嚴厲監督,它即使再不濟,也要不斷回應市民訴求。傳媒百花齊放,人人都可以天天批評政府,也是港英時代難以想像的。再講,教育、社會福利完善,人人都可以自我實現,追求成功和幸福……日前見到何秀蘭說甚麼「梁振英3年以來的暴政、挑釁市民」、何韻詩的「官迫民反」論,簡直是無理取鬧。我們又看到反對派對旺角騷亂暴力事件輕輕帶過,卻着墨於「梁振英施政有問題」,在在都是不願承認香港是個幸福的城市,硬要將白的說成黑。
在一個幸福的城市談革命,充份反映是社會失敗者的集體自慰。革命不是請客吃飯,分分鐘流離失所、家破人亡,這班廢青連工作也覺得辛苦,拿盡社會福利,卻不曾對社會有貢獻,還斗膽說自己有革命理想?

3.制度暴力還是暴民政治?
2010年反高鐵事件後,香港示威活動日趨暴力,但偏偏又有歪理出現:「不要只批評暴力,要正視制度暴力」,這是近幾年甚為流行的歪理。
肢體暴力沒有可爭議的地方,但制度又怎樣暴力?這就視乎閣下的意識形態:反建制的人會覺得整個特區政府都是制度暴力,於是他們便可以對他人任意使用暴力;但是,建制派的人也可以認為反政府組織才是制度暴力,於是他們又可以對他人任意使用暴力……試問這樣下去還要法律來幹甚麼?此所以「制度暴力」根本只是對他人使用肢體暴力的藉口,除此之外了無意思。
以下歪理都是「制度暴力」說的借屍還魂:
黃絲陣營在前晚暴動事件發生後,多如恆河沙數的歪理隨處可見,茲舉幾例:

伍家謙認為,不要只怪責示威者,而應該要問,「魚蛋嘅背後係咩?係貪污無人查、港人突然失蹤無人理、人人唔想佢起果條橋夾硬要上馬、人人唔想佢做果條友偏偏去領導大學;暗角打人不了了之、想講番廣東話都要去悍衛。好,唔講政治吖嘛?搵啲娛樂放鬆下,免費台得一個,上網想話搵啲改圖改歌有啖笑啦,就搞個網絡廿三條」……
伍家謙順手拈來不相關而且未定誰對誰錯的例子來為暴徒開脫,我們可以很輕易的駁斥他:許仕仁郭炳江不已是身陷囹圄嗎?銅鑼灣書店事件的真相伍生是否未審先判?港珠澳大橋真的是「人人唔想佢起」嗎?伍生你做過調查嗎?倒是陳文敏資質太弱,又涉嫌收黑金,就真係「人人唔想佢去領導大學」。免費台得一個?真係駁佢都嘥氣。而新修訂的網絡版權條例正正就是要保障網民二次創作的權利,只是立法會少數人為反而反,不問是非。
伍家謙以錯誤的前設去為暴民開脫,也着實反智和野蠻。
又有評論認為不應只看事件表象,要追究事件源頭,說甚麼「如果不是梁振英政府這3年來倒行逆施,與香港市民為敵,暴亂就不會發生」云云。
你要追究源頭嗎?那收黑金、佔中、拉布、流會、議會癱瘓、浪費納稅人金錢、惠民措施被阻撓、假難民問題,以致搞出民粹主義,扭曲人倫,「民主」霸權,白色恐怖,編造六四「屠城」……則藍絲陣營不是更有暴動的理由嗎?
如果閣下認為不應這樣扯開,也請伍家謙不要將胡扯當作查清源頭,暴力就是暴力,無從抵賴,君不見示威者阻擋記者拍攝他們縱火嗎?

4.臭蟲論還是公平比較?
黃台仰認為擲磚頭不算暴力,很有可能,他要認為學以前的南韓學生掟汽油彈才算合格,將最壞跟更壞比較,就是黃毓民所說的「臭蟲論」,那麼,示威者說香港警察放催淚彈是暴力,我們又可否以外國的用實彈射人來比較?
事實上,大家有眼見,自回歸以來,警權旁落,辱警事件無日無之,警察往往罵不還口、打不還手,還得處處考慮示威者安全。香港警隊的克制和容忍是舉世公認的。將香港警隊與外國的比較是公平比較,而不是臭蟲論。

5.別再消費六七
示威者又非常喜歡以「六七暴動」中的左派使用暴力來比較出他們的不算暴力。
「六七暴動」中的左派群眾面對的是高壓極權的港英政府,他們每天都冒着被拘捕、毒打、拋落海的危險。如今在生的晚境淒涼,還要蒙上「暴徒」之名。
反觀今日的廢青,衣食無憂,正一是安樂椅上的革命家,要示威也有警察保護,動軏可以誣蔑警察為黑警,真不可以同日而語。

6.結語
反對派猶抱琵琶半遮面的譴責暴力,卻又急忘說社會有深層矛盾才導致騷亂發生,反映他們根本沒有誠意譴責暴力,倒是想借機將暴動引出又一場反政府輿論攻勢,從他們為暴徒提供免費法律諮詢,可見這場暴動是有備而來的。 
(好文章,請多轉發)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